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座无敌城 > 536.等他送上门

536.等他送上门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八月飞鹰
    霍一鸣收刀,看着已经裂成两半的雷瀚分身:

    “我的童年很幸福,你不需要补偿我什么。”

    黑雾中男子的身躯裂成两半,渐渐飘散。

    但那条血目黑龙,这时口吐人言:“你长大,没有跟在我身边,对我不了解,我补偿一个人,不会是给那个人斩一刀出气,我没那么无聊。”

    霍一鸣闻言一怔:“你到底要做什么?”

    血目黑龙身形也渐渐瓦解,散做一团黑气消失。

    只剩下雷瀚的声音在半空里回旋:

    “期待我出关后,我们下次见面。”

    声音消散,黑雾也完全消失。

    霍一鸣站在原地,皱眉沉思。

    他下意识内视己身,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思索良久之后,霍一鸣深吸一口气,然后离开原地。

    他先设法通知了王慎行等人,交待自己有急事要离开一段时间。

    接着,飞离西牛贺洲。

    虽说是暂时抛开自己职守,但霍一鸣还是判断,当前这件事,更加要紧。

    他一路赶往南瞻部洲。

    到了南瞻部洲后,他见到了自家掌门,解峰。

    解峰听他讲完,面上亦不禁微微变色。

    “龙魔大帝”雷瀚,少有地让长安城遭受挫折的人。

    不考虑苏破的情况下,雷瀚统帅的北俱芦洲,倒是没给长安造成多少人员伤亡。

    但问题是,跟北俱芦洲一场大战后,长安一方伤了元气,被西牛贺洲净土佛门趁虚而入。

    佛门反攻东胜神洲西域之时,包括狱龙派在内,长安出现不小的损失。

    诚然,陛下之后亲自出马,横扫北、西两大洲。

    要说北俱芦洲和西牛贺洲死的人,比长安这边多得多。

    但想起“龙魔大帝”雷瀚,不仅仅是敖空恨不得生食其肉,解峰等人也不能讲心里没有芥蒂。

    他看着霍一鸣一路成长起来,对方此刻又将一切坦言相告,是以他不至于因为雷瀚的缘故,影响自己对霍一鸣的观感。

    霍一鸣虽天资惊才绝艳,但自幼性情平和,所以同狱龙派上下关系都不错。

    狱龙派众人,多半也都可以谅解他,至少是不迁怒于他。

    但其他人,可就说不准了。

    尤其是那位性情暴躁的敖先生,更是难讲。

    解峰对霍一鸣寄予厚望,此刻脑海里转的念头,自然不是放弃对方,而是想着如何帮对方找补。

    “此事还有谁人知晓?”解峰问道。

    霍一鸣言道:“我自己这边,只跟您一人言明,但龙魔大帝那边,我就不清楚了,现下消息似乎还没有传开。”

    解峰点点头:“那就好,不要多声张,你现在立刻随我去东胜神洲长安城,面见陛下!”

    只要张东云不介意,其他的都可以慢慢转圜。

    霍一鸣当即随同解峰一道启程,前往东胜神洲。

    如今的长安城城墙,已经将大半个东胜神洲都包括在内。

    霍一鸣、解峰跨越一道道仿佛没有尽头的城墙,不断深入长安城内部,最终抵达长安城最核心处的大明宫。

    他们求见张东云,却被宫外的乌云先生告知:

    “霍一鸣一人进去即可,解掌门请回吧。”

    解峰、霍一鸣心中立马就是咯噔一声。

    看这意思,陛下分明已经了解个中真相。

    “你进去吧,陛下面前,不要有任何隐瞒,一切都请陛下圣裁。”解峰叮嘱道。

    唯一的好消息是,陛下仍然召见霍一鸣。

    他老人家素来宽宏,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掌门放心,弟子明白。”霍一鸣深吸口气,步入大明宫。

    解峰面带忧色,目送他的身影消失。

    虽然担忧,但张东云已经有明令他回南瞻部洲,他便不敢再宫外多留,当即向乌云先生告辞离开。

    霍一鸣到了大明宫正殿中,拜见那个宝座上被强光笼罩的身影:

    “狱龙派弟子霍一鸣,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上方一个缥缈而又威严的声音响起:“他毕竟是你生父,并且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

    霍一鸣答道:“禀陛下,晚辈从小到大,一直过得很好,不需要他补偿我,如果他要补偿,也是补偿包括狱龙派在内的长安人。”

    上方的声音淡淡飘落:“显然,他不这么看。”

    霍一鸣略微沉默:“……是。”

    然后他便听上方的声音说道:“他视长安为仇敌,反之,他也是长安的敌人,那么,你呢?”

    霍一鸣缓慢但坚定地答道:“禀陛下,我愿为长安而战。”

    “你有此心足矣,十二妹有言,无谓父子相残,朕同意她的看法,但不影响你接下来,为长安城出一份力,只看你自己愿意与否。”

    霍一鸣闻言,心下奇怪,口中应声道:“任何吩咐,但请陛下吩咐,晚辈无有不从。”

    上方光辉笼罩下的张东云微微一笑:“你先下去休息,晚些时候,事情会很考验你。”

    霍一鸣心中微微一突,不敢多问,依言退下。

    张东云目送对方离开大殿,自己则靠坐在椅背上。

    他忽然大笑起来。

    霍一鸣选边站,选了养亲而非生亲,现在看来倒无所谓了。

    重要的是,雷瀚的选择。

    雷瀚分身同霍一鸣相见的场面,某位姓张的城主,看得一清二楚。

    年轻人立场坚定,固然让人欣慰,但更让张城主在意的是雷瀚一句话:

    “我心中已有计较,有地方,或许可以寻找证据,证明我的话是对的。”

    说这话时,其视线望向东方。

    如果张东云所料不差,雷瀚要找的地方,也是当初的仙迹遗址。

    在那里,他或许能找到自己心目中的证据。

    从和方面来看,他似乎还不知道,仙迹遗址已经落入长安的掌握。

    或者,即便知道,但笃定仙迹遗址位置固定在东胜神洲以西的荒海里,张东云没办法将整个遗址搬走。

    所以雷瀚有心找机会进遗址里,然后寻找他想要的证据。

    然而,仙迹门户所在的位置,现在已经在无敌城范围内了……

    虽说城墙才只到东胜神洲内部的西域位置,但无敌城早已经把整个东胜神洲都装进来。

    连同外侧广阔海洋,也不例外。

    雷瀚如果要来找仙迹门户,然后前往仙迹遗址,那他就只会一头撞进无敌城范围内。

    张城主等他将来上门便是,眼下都无需费心去找他下落了。

    不过,话说回来,雷瀚这厮,话里话外,倒是都笃定,曾经的“邪皇”明同辉,背叛了大家。

    假设他所言为真,当初在仙迹中他确实看到了上门不该看的事情,那就意味着他看到的事情也是真的。

    身负天净真魂的他,确实不受幻象所扰。

    这一点,张东云对雷瀚的信心比雷瀚自己都足。

    可是,张某人得到仙迹遗址后,同样里里外外查找一遍,并没有特殊收获。

    事情属实透着诡异。

    难道叛徒真是我自己?

    张东云脑海里转着无厘头的想法,但忽然,那个诡异的身影再次一闪而过。

    金边黑袍,看不清面目,只有仿佛性格一般的诡异微笑。

    张东云长长呼出一口气,将这些清理出自己的脑海。

    他手一抹,半空里顿时出现另一幅光影画面。

    西牛贺洲更西边的远洋深海里,大战基本已经要落下帷幕。

    宗天璇只凭手中一口剑,便成功压制修习灭剑的高亮。

    目前看来,同境界下除了苏破能略胜她一分外,论剑道,余者皆不是她对手。

    智远上人、龙舍陀二僧眼见高亮连连受挫,也不再看热闹,上前相助。

    他们有心叫高亮领教一下长安城的厉害,让高亮别再那么狂妄,同时也加紧联络灭剑派,让他们意识到长安城的潜在威胁。

    如果高亮死在长安城,以灭剑派的作风,定然会来找长安报仇。

    他们同长安之间,原本只是因为森罗剑宫带来的间接恩怨。

    如果高亮死了,那双方就是直接的仇恨了。

    哪怕没有森罗剑宫,灭剑派也不会跟长安善罢甘休。

    不过,智远上人和龙舍陀终究还是不想高亮就这么死在长安,于是双双出手相助。

    宗天璇则再次拔刀出鞘。

    只见她以一敌三,一时间仍然稳占上风。

    长安方面其他人趁势反攻。

    于是佛门的反扑再次被粉碎,短短片刻,便兵败如山倒。

    智远上人眼见形势不妙,连忙把手一扬。

    他手中多出一朵碧玉雕刻而成的莲花。

    莲花上佛光闪动,有一片片甘霖从上洒落,仿佛瀑布。

    宗天璇初时一刀斩去,居然未能斩破甘霖所化的瀑布。

    她再补一剑,方才将瀑布破开。

    龙舍陀连忙拉了高亮,带着其他人退走。

    智远上人手捧莲花,负责断后。

    宗天璇刀剑齐出,毁灭的星光洪流化为“十”字,直接将周遭天地斩裂成整齐四块。

    甘霖所化的瀑布,顿时也分裂开来。

    碧玉雕刻而成的莲花上,发出一声脆响。

    就见花瓣表面,现出裂痕。

    智远上人不敢多待,连忙也飞速退走。

    宗天璇则微微蹙眉,她抬起手指,轻轻敲了敲眉心符印所在之处:

    “老大,方才那朵莲花,源于佛门罗汉之手,跟炎黄这里西牛贺洲佛门的佛法,又自不同,似乎是慈航净土传承所出。

    这么看来,如果摩诃罗尼也修成罗汉金身,那他们最少有两个罗汉可能来炎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