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国潮1980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连中三元

第七百八十八章 连中三元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镶黄旗
    ,国潮1980

    过去的人因为有闲,元宵节比春节还热闹,那是从正月十三要热闹到正月十七的大节。

    后来建国后提倡移风易俗就不行了。

    正月十五的正日子都不放假了,也没人组织公众活动了,元宵节渐渐的就不被重视了。

    不过在老百姓的心目里,因为元宵离着新年太近,而且也没出正月,那还得算是过年。

    按照大家心中默允的习惯,好像也只有过了元宵节才算把整个年过完。

    正因为这个,哪怕在当前春节只放三天假期情况下,宁卫民也要把新春游园会办到正月十五去。

    何况今年还有点特殊性。

    一是许多单位把春节假期和两个周末假期,人为合并在一起了。

    京城大部分职工头一次能一连气儿歇上五天,这就是当代的黄金周啊。

    完全可以预料到老百姓逛庙会的兴致,花钱的欲望,会有多么强烈。

    二是宁卫民已经对外公布了今年中秋、国庆前后,将举办第一届天坛灯会的计划。

    并且效仿“雕塑艺术展”的形式,联合美协对全国各地征集花灯参赛,设置了丰厚的奖金,力求办成另一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公益性”文化活动。

    那么为了积累点经验,秋季能更游刃有余的应对大型灯会活动,当然有必要在这个新春游园会上提前预演一下。

    即可应景,又当练手了,这就叫两全其美。

    于是他就选了连接祈谷坛和北神厨的长廊作为展示花灯的所在,同时还举办打灯谜活动。

    使得天坛的新春游园会北线和东线两条线路又多了一处别致的风景啊。

    不用多说,这里挂出的花灯几乎全是京城美术红灯厂出品的。

    谁让他们京城最资深的制灯企业,又是和天坛、坛宫长期合作的服务商呢?

    技术底蕴与合作默契全体现在时间上了。

    虽然元旦后,宁卫民才真正确定了花灯活动的方案,对于宫灯厂来说,他们只能加班加点赶制的花灯。

    可全厂上下仍然毫无怨言,反而以特别积极的态度来应对。

    尽管事态仓促,来不及做特别大的花灯。

    但宫灯厂还是竭尽全力出了大小、高矮、方圆、材质、形式、色彩不等的各式花灯。

    不但有传统的纱绢、玻璃、羊角灯,还有西洋灯款,绝没有半点而糊弄凑合。

    这些灯上更是绘有古代传说故事,如列国、三国、西游、封神、红楼、水浒、聊斋、精忠传、三侠五义等,或花卉,或飞禽走兽等,无不颜色鲜美,妙态传真。

    甚至宫灯厂还给了宁卫民一份大大的惊喜,主动给天坛送来了一批冰灯。

    说实话,在宁卫民的认知里,向来以为冰灯都是仰仗现代化的电动工具雕出来的,否则难以完成。

    然而古人的智慧并不是今人所能想象的。

    是!过去古人难以造出大型的冰灯。

    但一人高之内大小的冰灯是可以完成的,甚至还方便至极,省心省力。

    为什么?

    就就因为过去的冰灯是模子洒水的方式做出来的。

    宫灯厂的库里就有一批清末民国时候的冰灯模子,厂长许平治一声令下,全给找出来了。

    虽然坏了不少,可该修的修,能用的用,最后居然也给凑出来四十几种冰灯。

    有船型的,有宫殿的,还有花卉的、动物和人物,从款式上说,也算是丰富多彩。

    效果上就更绝了,比如大肚子弥勒佛,腹中就是空的。

    从背后放进蜡烛去,一旦点燃,就像有了佛心,把弥勒佛整体照个透亮,十分晶莹漂亮。

    而且那咧着大嘴笑着,露着肚脐眼的样子,真和画上的一模一样。

    再比如有一個乌龟形的冰灯,是模仿龟趺驮碑的样子。

    在晶莹剔透的乌龟身上,可以点着四支蜡烛,把个乌龟照的四处通透。

    不过要说最美的还是一排仕女,全是和真人一般大小,姿态各不一样,尽态极妍。

    而且每一个手里都捧着冰制灯盏。

    那红彤彤的燃烧的蜡烛放入其中,正好可以把她们的脸打亮。

    设想一下,这些冰灯汇集在长廊之下,要是晚间一起点亮,那是是什么效果?

    岂不是宛若碧天中的星斗!

    即便是白天,赶上雪天、阴天,点亮它们,也是闪闪发光,水色琳琳的。

    虽然这些蜡烛点燃的冰灯,在色彩光亮上,和几十年后的用led的冰灯无法相比的,但胜在了“奇巧”二字。

    首先,这些冰灯的模子都是经验的产物。

    前人不知道多少年流传改进的经典造型,光源照射设置的是特别科学。

    其次,就是倒模出来的冰灯质量恒定,方便快捷。

    只要模子不坏,天气够冷,一宿就能冻出一个来,而且每次所制,均一般无二。

    再加上“水火不相容”这句俗语,就更显得这样的传统冰灯才够味哪。

    别说来逛长廊的游客们都会对这样的的冰灯产生极大的兴趣,谁都想看看临近傍晚时天色一暗,冰里点灯的稀罕事儿。

    就是宁卫民本人第一次见到这些冰灯,他也是格外的激动。

    当时就忍不住一个劲埋怨许平治藏私。

    不为别的,就因为在宁卫民的心里,这样的冰灯俨然与坛宫饭庄的艺术冰雕形成了完美的互补。

    要知道,一个大型宴会所需的冰雕,往往需要两个雕工精湛的厨师,一起忙和半天。

    何况就是尺寸再大,也没有一个人高的冰雕。

    可要是有了这样的冰灯模型,普通的人就能操作,岂不省了大事儿了?

    甚至这冬季晚间,大可摆设这样的冰灯在北神厨院子里,作为应景的户外灯饰啊。

    要论化繁为简的工作效率,这简直弓箭与火枪的区别啊。

    所以宁卫民随后就跟宫灯厂开了口,要先借四个仕女的模子使使。

    等什么时候天儿暖和了再还。

    宫灯厂那边自然是百分百的答应,还主动要派职工来指点冰灯倒模。

    要说这厂长许平治倒是拎得清的。

    他知道全是运气好,能碰上宁卫民这样的大客户,自己厂子才有好日子过。

    何况中秋节的天坛灯会他还惦记要扬名立万呢。

    借几个冰灯模子算什么呀?

    说借,是宁卫民给面子。

    按理说,人家开口,白送都是应该的。

    总之,天坛的长廊,就因为这些廊上挂着的花灯,廊下陈列的冰灯,成功把游人都从大老远引来了。

    再加上廊下也是分岔路口,还安排了一个彩亭提供免费茶水。

    以及几间暖棚在出售应节食品“锦芳元宵”,和宫灯厂制作的“走马灯”、“吉利灯”、“气死风灯”以及狮、狗、羊、兔等动物形象的纸灯笼。

    就更让这一地带变得人满为患,游人络绎不绝。

    许多大人都在买元宵的同时,给自己家的孩子买了提着的纸灯笼,或者拉着玩儿的兔子灯,然后拖家带口四处游逛玩耍,形成提灯拉灯逛灯之景。

    当然,最能招人的还得说猜灯谜的活动。

    灯谜,在京城民间被称作“猜闷儿”。

    过去则被叫做“打灯虎”,意思是难以猜中,如同猎人射虎,

    原本就是以增加知识,锻炼智力,使人的思路敏捷,活跃节日气氛的互动活动。

    历朝历代,从古至今,都是最有群众基础的。

    就更别说天坛园方的打灯谜还是有奖的,不是白猜的,那就更是值得参与的一大乐趣。

    尤其兑奖还极其方便,安全措施也特别到位。

    为了怕游客们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防止拥挤情况下有人被挤下长廊的高台阶。

    天坛园方长廊里一共设置了四处兑奖处服务台,都有工作人员负责。

    而且此地还有民警和公园保卫干事协同巡视,疏导人流。

    地坛的三人初到此处,除了一眼看过去,就被挂满长廊的各色花灯“晃”得目眩神迷之外。

    也无不觉得那些仰着脖子看灯的人,显得分外蹊跷。

    因为有不少人,都手拿着纸条和铅笔专注的记着什么,或者在指着灯讨论着什么。

    他们怀揣着惊奇,直至走到了一处兑奖处,看到了那里立在牌子上的“打灯谜”活动的规则,才真正明白这里是怎么回事。

    敢情主办方在展出花灯的同时,还将各色谜条张贴在各式的花灯上,任人猜射。

    当游客感觉猜中后,还得把谜面和谜底都记下来,去找工作人员当面核对。

    确实无误才可兑出奖券来。

    而众所周知,民间的猜谜是根据猜谜者的智力而定的。

    自简至繁、自易至难、有俗有雅。

    所以天坛公园“打灯谜”活动的奖券和谜面,也按约定俗成分为三类。

    第一种最简单的,谜条是黄色的,只能孩子来猜,孩子来兑的。

    像什么,一对姐妹花,身穿红褂褂,各把门一端,净说吉祥话。

    打一节日物品,谜底是春联

    还有什么,兄弟七八个,围着柱子坐,一旦要分开,衣服全撕破。

    打一农作物,谜底是大蒜。

    这种奖券兑出来是黄色的,所能兑换的奖品没有什么大奖,一概都是几分钱的文具。

    按奖券的最终数目不同,可兑练习本、算术本、各色彩色铅笔、橡皮、刻刀、塑料尺子、三角板什么的。

    最大的奖品,也不过是孩子将十二色彩铅凑齐。

    所以也不怕个别孩子贪心,反复兑奖。

    或是耍小聪明,互相串答案的。

    毕竟没多少钱的东西,天坛园方本意也不过是像发放免费茶水一样,希望孩子们都能得点文具好好学习,再顺便赚个好名声罢了。

    真算得失的话,怕一个游园活动十五天下来,被骗走的奖品,还不如一个免费茶摊一天的茶叶耗费。

    何况占便宜没够的孩子一定会穿帮的,抓住教育几句,也就灰溜溜的走人了。

    都是带着红领巾少年儿童,怎么可能没有廉耻心呢?

    第二种谜条和奖券都是红色的,这就是专为成人所设的。

    不过从功能性来讲,其实也是为招徕人场,以中个好彩头博大家一笑罢了。

    天坛园方便故意采取些通俗的灯谜。

    一般都是比较幽默诙谐,趣味性较强的,也比较好猜。

    比方说,八戒洗澡,打一肉食名,谜底为“猪下水”。

    又比如,农夫心内如汤煮,打三字俗语,谜底为“干着急”。

    再比如,银行收银员,打一动物,谜底为“老鼠”。

    但奖品质量也不大高,一张红色奖券可以顶一毛钱用,在天坛新春游园会内任意消费。

    多数人猜个老半天,也就得个一两毛的事儿。

    有人专爱此项,在长廊仰着脖子研究个把钟头,兴致勃勃拿着一把红券儿走。

    差不多也就能换个纸灯笼,再买个糖葫芦什么的。

    想买元宵,怕是不够,恐怕在即还得添点才行。

    真正有难度,能得重奖的是第三种,绿迷条绿奖券的。

    这种灯谜特别文雅,说白了就是给博学多知者专设的。

    如“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打一字,谜底是“风”。

    还有“内穿白袄外红装,满腹文章直肚肠。只因得了急心症,流出相思泪几行”,打一日常用品,谜底是红蜡烛。

    又或者是,“虫二”,打一成语,谜底是风月无边。

    “宝玉低眉从父训”,打一历史典故,谜底是垂帘听政。

    比这些更难还有呢,“不是关云长,不是楚霸王。也曾败走麦城,也曾自刎乌江”,打两字,合一起又为一物,谜底是翡翠。

    猜出这种谜底来,一张奖券能顶两块,那是二十张红券儿。

    天坛园方就为了奖励才思敏捷又有知识储备的人。

    当然,重奖之下必有勇夫,对绿谜条挑战的人最多,放奖也就相对严格。

    一旦有人得奖,灯上的谜条就得撕下来更换,而且绿谜条是有数目限制的。

    一天了,最多了也就放二百条,以四百元奖金为限。

    这也就是说,这种真正的灯谜只能容人猜出一次来。

    如果来晚了,赶上都被别人猜中了,那就是没了。

    地坛这三位既然走到这儿了,也看明白规矩了,自然像其他人一样跃跃欲试。

    有意思的是,这三位水平也大相径庭,与谜条一样彻底分为了三等。

    那司机呀,就是个腹内中空的主儿。

    饶是看得晕头转向,好像也只能猜出几个儿童谜语的答案,算是彻底与兑奖无缘。

    没多久他就烦了,老老实实举着相机拍花灯和冰灯去了。

    副园长的水平中等的,倒是猜中了七八个红谜条。

    拿出个随身的工作笔记本,也像旁人一样记了下来。

    再加上他耳朵贼灵,还注意听别人聊天,多捞了几个自己没猜出来的谜条答案。

    最后居然兑了一大把的红券儿,整整十张,这就是一块钱啊。

    只可惜对绿的就力所不能了。

    那些不是单靠脑子快,常识多就能应付的,需要相当的文化基础。

    结果这一下就把书记给显出来了。

    书记岁数最长,不但通文墨,对历史典故熟悉,而且也爱听京剧。

    如今实务的担子都交给园长了,他基本上只抓政务,就更有充裕的时间关注自己的业余爱好。

    逛了一圈儿下来,居然是连中三元,猜中的全是京剧戏目谜题。

    “恩将仇报”,谜底《打渔杀家》)。

    “渎职就该撤职”,谜底《卖水》。

    “人面不知何处去”,谜底《无头案》。

    虽然还有两个谜条没猜中,书记的答案没对上,可也无伤大雅。

    怎么说,在兑奖的人中,书记都属于鹤立鸡群,得天独厚的一位了。

    副园长心悦诚服,大加恭维。

    “书记,您对京剧的研究可真深啊。看来国粹就是国粹,不愧高雅爱好,含金量真高。早知道,我也少听点评书,跟您学习,多听点京剧啦。您看,我这一大把奖券都及不上您这一张呢。”

    司机吃惊之余,更是大拍马屁。

    “乖乖,领导!您这文化水平也太厉害了!好家伙,您这么随便溜达一趟就是六块啊。这比我一天工资还高哪。合着咱今天的门票钱已经赚回来了,还白落好几块。这下您可让天坛亏大发了。”

    不用说,书记自然是跟被碰到了痒痒肉一样,难掩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说真的,要不是司机最后一句给书记提了个醒儿,这位三人之中最稳重的主儿,还真就把今天自己一行人的来意给彻底忘光了。

    诚然,也是因为这句话,书记的快慰中,还多少夹杂了一点报复性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