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813 被猛兽盯上

813 被猛兽盯上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翼赤火
    “刚才的花魁,是叫小紫?呵呵,还真是漂亮。”

    “说起来,长相也确实不错。”

    “也就那样吧,我觉得比起罗宾、汉库克,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的。”

    “林奇先生,你这样评价就太主观了哦?”

    “如果算上她穿的那身和风衣服,额外扣个二十分。这样跟我家公主、女帝比起来,就差得更远了。”

    “林奇先生,这就更主观了。”

    “黑哥,我好困哦……”

    “我闻到酒香了,林奇,去那边吧。”

    离开游廓之后,林奇等人随便走了走,很快找了个酒馆坐下。

    能留在花之都生活的,大多数都是些商人、工匠,普通的没有产出的居民全都被大蛇赶了出去要么在周边城镇种田,要么沦为盗贼、浪人,然后被大蛇派兵缉拿,或者干脆找个由头扔到监狱、塞进黑工厂之类的。

    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让和之国在慢性死亡。繁华热闹的花之都,迟早也会变成外面的样子,凯多的工厂也早晚会建落到这里。

    “大蛇真的不清楚,这是自取灭亡之道吗?”罗宾环顾四周,在林奇一侧坐下,回想着这一路上的见闻,摇了摇头。

    在外,凯多正在逐步蚕食花之都周边五乡,在内,大蛇的暴政不得人心,不出几年,也不需要做什么,花之都也会成为和白舞、兔碗没什么两样的地方,凯多会接管整个和之国海贼不需要一个完整的国家,只要一个可以纵情狂欢的土地,以及一堆可供驱使压榨的人口。祸害完了,赚足够了,就可以去入侵下一个地方。

    林奇不在意道:“或许大蛇想要的本来就是灭亡呢?”

    黑炭大蛇与光月家有仇,为了报复,将这个归了光月八百年的和之国祸害得一干二净,恐怕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反而他通过这种方式结交凯多与世界政府大蛇自认为就算以后和之国彻底不行了,大蛇也能大笑着抽身而去,换个地方潇洒,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甚至还有大仇得报的痛快。

    当然,这是林奇的看法,他也怀疑漫画里那个听到光月时留下的预言,就冻得在热水澡里直打哆嗦的怂包,究竟是不是这样想的,还是单纯就是目光短浅加脑筋有问题。如果是后者,那么与白胡子称兄道弟,让海贼王罗杰跪地磕头恳求的光月御田,到头来竟栽在这么个玩意儿手里,还真是够扯的。

    他们一行人在酒馆吃喝起来,店家虽然觉得他们穿得奇怪,身边还有团白云一样的东西,爆炸头的人还长得像个骷髅,但有生意做谁管那么多,既然不是恶客,那就好好服务,不一会儿酒菜陆续端了上来。和之国闭关锁国,普通民众消息闭塞,根本也不知道外海都有哪些海贼,没读过世经社的报纸,也压根没见过林奇等人的悬赏令,自然认不出这些人的身份。

    “去了酒馆?”狂死郎接到手下传来的消息的时候,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连伪装都不做,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在花之都走了这么久,还堂而皇之地进入酒馆吃了起来。消息恐怕已经传到了大蛇耳中,或许连凯多也……

    林奇与凯多,会是什么关系?是敌人?还是朋友?

    狂死郎只是花之都的黑道头目而已,大蛇也不会好心到将外界的情报全部与他分享,因此狂死郎并不清楚那张50亿的悬赏令上的波纹使者具体的来历,曾经做过哪些事迹。大蛇残虐和之国二十多载,已经不会有新闻鸟送来报纸,再被普通民众得到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林奇与凯多是朋友,那将是最糟糕的结果。而假如他们是敌人……狂死郎也不认为这是个好消息。一旦这两个绝顶强者开战,谁胜谁负还很难说,他们打个十天十夜,和之国就要在那恐怖的战斗中颤抖十天十夜,万一堪称无敌的青龙凯多赢了,和之国将承受他怎样的怒火?

    凯多麾下有三灾,飞六胞,每个都是相当强的高手。还有序列者、僵尸团……整个鬼之岛上都是凯多的大军,林奇他们才几个人?

    “继续盯着。”狂死郎对手下说,“不用做多余的事情,远远地看着他们去了哪里就行。”

    以这几个人肆无忌惮的风格,应该也不会掩饰自己的行踪。

    “索隆先生,你是从哪里开始迷路的呢?”

    而酒馆里,布鲁克正在询问索隆,态度十分诚恳,索隆却十分羞恼,“是他们几个自己跑不见了好不好!”

    罗宾笑道:“迷路的人知道自己何时迷路的话,或许就不会迷路了。”

    “所以说我不是迷路啊!我只是跟他们走散……”

    林奇也诚恳地对索隆说:“等以后没事了的话,索隆你一定要让乔巴好好检查一下,是不是神经系统里有什么……嗯,漏洞?”

    “或者也可以跟克尔拉商量一下,”罗宾想起某人当初使用气体果实的体验,笑着说道,“让她把气体果实送给你用。气体果实能力者会获得相当强的方向感与空间感,如果这样都能迷路的话……”

    几人能索隆打趣,索隆气急败坏,连灌几盅酒。梅丽踮着脚尖,用筷子沾了点酒,伸到了雷云尤弥尔的面前。

    尤弥尔推了推眼镜,好奇地凑过去,闻了闻,张嘴咬住沾染酒液的筷子,很快白云的面颊,出现拟人化的红晕……

    ……

    九里,御田城外,头山〗

    火云须佐能乎飘在众人头顶,俯瞰着混乱的武士们或者说盗贼。这年头浪人武士混得实在不怎么样,好多人的衣服都打着补丁,沦落到躲在深山度日,条件能好到哪里去?能维持住体能不跌落,还有力气拿得动手里的刀剑,就已经算是这个世界的人类身体条件离谱了,稍微给口吃的就能活下去。

    武士们经历过厮杀,分出两个阵营,都带着伤,鲜血淋漓。

    一方是头山盗贼团头目酒天丸也就是曾经光月御田的家臣武士之一的阿修罗童子带领的盗贼们;另一方则是一个面色惨白、妆如歌舞伎,以巨大毛笔做武器的勘十郎,以及他左右胖和尚等人率领的落魄武士们。

    双方杀过一场,正在吵架。一个一个双目赤红,怒意冲天。

    阿修罗童子脸色阴郁,咬牙切齿道:“勘十郎,你们杀了我手下这么多人,难道就这么算了?!别以为大家以前都为御田效力,我就真的不杀你。”

    勘十郎勃然大怒,挥笔呵斥道:“你也疯了吗!是你的那些手下突然发疯,朝我出手!我不得已反击,才误杀了几个,这与我有什么关系?难道要我在搞不清楚状况被你的手下袭击的时候,直接引颈就戮?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他泼墨画出一条蠢萌画风的西式飞龙,咆哮着冲向阿修罗阵营。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咱们继续杀吧!”阿修罗也红了眼,拔刀将这墨龙斩成两段,朝勘十郎等人杀过去。

    “你们够了没有!!!”

    菊之丞将面具摔碎在地,完全没了以往女性般的温婉,怒吼出声,“现在是你们自相残杀的时候吗?凯多还在,大蛇还在!你们每多杀一个武士,都是在帮助凯多大蛇减少一个敌人!就算是阿修罗的手下先发了疯又怎么样,就算是勘十郎疯了又怎么样,这些以后再说!现在我们的敌人是大蛇、凯多!!我们的目标是拯救和之国!我们的这条命之所以活到今天,是为了偿还十九年没能跟着御田大人一起死去的债!!!”

    以往清脆和气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显得有些凄厉,勘十郎、阿修罗等人纷纷停下刀剑,朝菊之丞看了过来。

    菊之丞怀里抱着瓦罐,含泪道:“我兄长以藏的骨灰,我都来不及安葬……你们呢,到了这个时候,却在起内讧?勘十郎,阿修罗,我真恨不得一刀斩了你们!”他红着眼睛,伸手指着不远处依稀能看到的破败的御田城的方向,“御田大人,时大人,还有我们几个的墓碑,都在那里呢,你们忘了?”

    当啷,当啷,许多人手中的刀剑滑落在地,连勘十郎也痛哭出声,阿修罗眺望御田城,面色阴郁,沉默不语。

    不远处,找不到理由出手的马尔科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在火云须佐能乎上面,路飞本来是打架玩的,结果这些武士气氛太严肃,他又搞不清楚状况,马尔科也拦住他不让他随便插手,觉得无聊的路飞早就躺在火云上睡着了,并没有去看武士们的伦理剧。

    就在一群人要和解的时候,远处飞来一个挥动白翼的身影。锻刀匠飞彻抓着一面百兽海贼团的骷髅旗,疾呼道:“我知道那些人为何失了心智!全都是因为这个”他话音未落,阿修罗童子眼瞳紧缩,在他左右的几个手下忽然暴起,拔刀斩向他的后背。

    噗!勘十郎与菊之丞在阿修罗背后拦住这些人,勘十郎被斩中胸口,飙出一泼鲜血。

    “你们……”阿修罗瞪大眼睛。

    几个盗贼武士双目赤红,在同伴不解的眼神中疯狂乱砍。

    “路飞。”马尔科叫道。

    火云上,路飞猛地睁开眼,咧嘴一笑,只扭头看了一眼,无形的霸王色直接扫出,与此同时,马尔科手握地震之力,一拳挥出!

    霸王色与地震之力的冲击,直接将所有人震倒在地,那几个突然发疯的盗贼武士更是口吐白沫晕厥过去。

    路飞拧着眉道:“他们这个样子,跟老康好像啊!”

    马尔科凝重去检查那几个被路飞霸王色震晕的盗贼武士,阿修罗童子等人都认识马尔科,并未阻拦受伤的勘十郎,也由马尔科给他处理伤势。

    “你是编笠村的锻刀匠飞彻?”菊之丞捂着伤口,死盯着戴着漆黑天狗面具、脚踩木屐、背后有洁白羽翼的披发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知道他们发疯的原因?”

    飞彻收起百兽海贼团的骷髅旗,对同样严肃盯着自己的阿修罗童子等人道:“我可以解释,不过现在更紧急的,是让这位外海来的医师随我走……你们要找的人,现在需要治疗。”

    ……

    九里,编笠村〗

    整个村子一副被台风席卷过似的,破败不堪。十室九空,全部被海贼们祸害光了,有许多村民的尸体挂在树上、堆在路边。

    艾斯的脸色阴沉,跳下火云罗杰,脚踏火焰柱,冲到小玉和她师父飞彻居住的树屋。

    没人。

    在家徒四壁的小屋里走了一圈,艾斯深吸一口气叹出。

    来到河边,艾斯的见闻色已经将整个村子扫了一遍又一遍,找不到一个活物的气息。

    艾斯捧了一把河水解渴,抬眼眺望前方,隔着一片大湖,那里就是凯多所在的鬼之岛的方位。几年前,艾斯冲过去的时候,凯多外出征战,并不在家,艾斯误打误撞地与留在鬼之岛的凯多的女儿大和不打不相识。

    抱歉了,大和,我弟弟会打倒你父亲……艾斯笑了笑,想来凯多如果被打倒,那么讨厌自己父亲的大和也不需要什么道歉吧?

    “罗杰,你留在这里,如果有情况,就对天空发射火焰。”艾斯收拾了一下,准备与路飞、马尔科汇合,叮嘱自己的火云道,“我如果需要你的话,也会对天空打出火拳,知道了吗?”

    “嗯嗯!”火云罗杰点点头,艾斯满意地笑了,“挺乖的嘛,罗杰。”

    “嗯?”罗杰面露疑惑,它虽然是艾斯的一片灵魂所做,但可没有艾斯的记忆。

    “哈哈!”艾斯笑着笑着,正要身化火焰飞速离开,却忽然脸色一变,捂着肚子皱眉,“怎么回事,我怎么还会肚子疼?不对,是这个河水?”

    凯多的工厂,污染,河水……

    这次进入和之国后的所见所闻,老康、山治、弗兰奇等人的话,在艾斯的脑海里浮现,有着雀斑与大胡子的青年一下子脸色沉了下来,小玉就是喝着这样的河水生活?

    ……

    兔碗,武器工厂〗

    忙得热火朝天的工厂里,机器开动的隆隆声不断,夹杂着工人们有气无力的劳作声,作为工厂管理的百兽海贼团海贼的怒骂声,鞭打声,呵斥声……当然,还有被责骂的人的哭声,求饶声,哀叹声。

    这些,都潮水般涌入见闻色很好的山治耳中。

    “冷静,嘘,冷静啊山治。”

    乌索普抓住山治的手臂,低声道,“别忘了我们的目标,至少先搞清楚这些工厂的运作,最好弄到整个和之国的工厂分布……”

    此刻,在乌索普的帮助下,山治与他都化身成了透明的隐身人,悄无声息地走在这黑烟滚滚,环境糟糕的武器工厂里。

    山治忍着恨不得现在就一脚将这种鬼地方踹翻的冲动,与乌索普一起四处调查着。即使是近距离走过,堂而皇之地进入工厂管理室,操作间,头戴牛角的百兽海贼们也对他们两人毫无所觉……乌索普将一叠文件透明化,拿在手中给山治看,山治无语道:“透明的我怎么看?”

    “咦?你看不到?”乌索普一愣,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可我看得见……哦,原来如此,被我自己能力透明化的,也只有我这个透明人才能看到。”

    “我说你啊……”山治含泪抓住乌索普的衣领,“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能力啊!你可千万不要跑到女澡堂……”

    乌索普吐槽道:“我才不会这么做啦。太猥琐了吧?”

    “你说谁猥琐呢!”山治不悦道。

    “我说你了吗?!”乌索普一记手刀,“别随便代入……呜!”

    他嘴巴忽然被山治捂住,乌索普凝神细听,路过的百兽海贼的交谈声传入耳中:“……听说最近有个隐身鬼到处流窜,是前阵子九里的桃园农田传来的消息,好像是粮食被盗了?总之,我们这边也要加强警戒,和那点粮食水果比起来,凯多大人的这些武器才更珍贵……”

    山治与乌索普面面相觑,透明鬼?桃园农田?

    我们还没来得及去那边啊!不对,我们压根就没听说过那种地方!

    山治皱皱眉,“先不管他们,做我们自己的事。”

    ……

    兔碗监狱〗

    娜美贼不走空,将整个监狱搜刮干净后,心网这才有功夫关注到那些金银财宝之外的东西上去。

    那是什么?

    娜美找到一间很深的牢房,她无视了栅栏般的牢房,从容地穿了过去,雷电化身的她好似流水般无视了笼子的阻隔,身上还跳动着电光,特别是双眼,电光浓烈,好似两盏手电筒一样照亮幽深牢笼内的情况

    娜美定睛一看,缩在这个牢笼里的,是个长得还挺可爱的鱼人。

    ……

    花之都〗

    索隆被这几个仗着年纪大就调戏自己的家伙搞得十分郁闷,只能闷头喝着闷酒,喝着喝着,顺手就去摸腰间,猛地想起重要的事情。

    “糟了,我的刀!”他起身道,“和道一文字被一个奇怪的家伙偷走,我是因为追那个家伙才不小心来到这里……”

    布鲁克道:“这也太不小心了吧?那可是和道一文字啊,位列大快刀之一呢!”

    罗宾道:“重点不应该是他不小心迷路却能迷到花之都吗?”

    林奇没有说话。索隆等人看向他,忽然间也是脸色一变,纷纷抬头看向一个方向,目光似乎都穿过了酒馆天花板,看向了遥远的天空中。

    索隆神情凝重,布鲁克怀疑道:“那个难道就是……”

    “看来,咱们被猛兽盯上了啊。”

    林奇起身,掸掸衣服,“走吧,索隆不是刀子被抢走了吗?出去走走,布鲁克腰上挂着秋水,对方想抢刀子的话,肯定也很感兴趣。”

    “我那是被偷,不是被抢。”索隆纠正。

    “出去走走?”布鲁克感兴趣道,“那正好,干脆就去铃后墓地,带着这把秋水,祭拜龙马先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