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极限警戒 > 1794节 徇私?

1794节 徇私?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墨武
    沈约提及呼延明心的时候,紧盯着花娇的表现。

    花娇冷漠道,“你觉得我知道呼延明心的下落?”

    沈约立即道,“方才不知,眼下却知。”

    聂山诧异,不知道沈约如何做出这种判断。

    沈约解释道,“你死而复生,夺舍回魂,对寄生体花娇的事情都不知情,对呼延通杀死花娇一事却是肯定,听到呼延明心的名字更不陌生,这说明有人告诉你有关呼延通的事情,更说过……”

    轻叹一口气,沈约缓缓道,“你若真的无法再度拖住我,就告诉我呼延明心的下落,我必定会去救呼延明心。”

    花娇诡异的一张脸上也能看出异样。

    聂山大急,“沈大人,他们究竟有什么阴谋诡计?”没问的是,你既然知道眼前这妖孽在拖延你的时间,为何还对她浪费唇舌?

    半晌,花娇才道,“因此我告诉你呼延明心的下落,你就一定会去救她的?”

    沈约笑笑,“不错,他们将我看的很明白。”

    花娇盯着沈约,声音略有异样道,“哪怕你知道这是个陷阱?”

    沈约平静道,“这或许就是方腊今日黄昏一定要赴约的缘故,有时候,你面前的无论是什么,但你终要面对才能解决的。”

    众人听到沈约的话语,有的已露出钦佩之意。

    说漂亮话的人多了,但真正做着漂亮事情的人,却不多见。

    花娇默然片刻,终于道:“你跟我来。”

    她起身下了停尸台,缓步走出了仵作房。

    房外的方向冲来了梁红玉等人,梁红玉见到花娇的模样,容颜改变,但见沈约跟在后面,虽不明所以,终于没有出手,只是道,“沈兄弟,有事情。”

    “说吧。”沈约看出梁红玉要单独交谈的意思,却没有选择私谈。

    梁红玉不由道,“这件事不好说。”

    沈约淡然道,“如今正是齐心协力的时候,我想在场的所有人,都应该知道眼下的情况。”

    聂山心中正是这般想法,暗叹沈约的坦然。

    梁红玉犹豫片刻,终于道,“不久前,我派徐进去找凌过京,徐进是个稳妥的人。”

    沈约沉吟道,“发生了什么不稳妥的事情?”

    梁红玉凝声道,“他传出命令,本应该立即给我们回复的。”

    “他不见了?”沈约皱了下眉头,他从梁红玉的反应中推出这个结果。

    梁红玉脸色难看,终于还是点点头。

    沈约沉吟道,“但你一定会再派人去找他的?找的人也出事了?”说到这里,沈约脸色也变,因为他脑海中闪出一幅画面。

    梁红玉微微吸气道,“不错,去找徐进的人也没有回信。会不会是李实他们?”

    沈约明白梁红玉的未尽之意,“你是说……李实他们在京城有不少高手,劫杀了我们传信的手下?”

    聂山凛然道,“这些……人真的无法无天了。”

    梁红玉嘟囔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她的意思是宋廷一直贪赃枉法,自己都不把王法放在心上,也怪不得金人这般胆大妄为。

    聂山听得懂,叹息不语。

    沈约冷静分析道,“李实被我一剑刺中喉咙,虽没死,可一时间很难发起有效的反攻,若说他们在汴京的高手胆大包天的伏击我们的人,恐怕可能性不大。”说话时看了花娇一眼。

    花娇淡淡道,“你觉得是明教做的?”

    沈约问道,“你知道李实他们是什么人?”

    花娇反问道,“你话于我知?”

    沈约听出花娇的好奇,也就知道了很多事情,“都子俊没有告诉你这件事?”

    问话不用得到回复,从花娇的反应中,沈约知道了两件事花娇的确和都子俊有过交流,都子俊行事是分线进行的,花娇不知道金人的算计。

    “都子俊不告诉你李实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沈约沉声道,“李实是金人乔装,在呼延通案中潜伏,但他们的真正用意却是作为金人南下的细作,刺探宋人军情布置,企图灭亡大宋。”

    聂山的脸色极为难看。

    他虽知金人兴兵一事,可却没想到这般严重的后果。

    大宋繁荣多年,少有战事,蓦提灭国一说,难免让人觉得危言耸听,可等聂山发现金人这般诡异的举动,难免觉得眼下宋人如肥美羔羊,金人却如饿狼般窥视,这般情况下,沈约所言倒是极为可信。

    沈约看着花娇,“你们明教虽然想推翻宋廷,可依我想来,终究不会勾结金人,害中原百姓?”

    花娇冷哼一声,并未回答。

    民族矛盾是民族矛盾,但勾结外人祸害自家人,稍有良心血性的人都是不屑为之。

    沈约轻淡道,“那烦劳你带路,去找呼延明心了。”

    “发现明心的下落了?”呼延夫人一直跟随着梁红玉,闻言惊喜。

    沈约却皱了下眉头,想到件麻烦事,看向梁红玉,“你怕李实对我们各个击破,想必是将眼下能召集的力量聚集起来了?”

    梁红玉点头。

    沈约皱眉道,“你肯定也派人看守呼延通了?”

    梁红玉不解道,“有什么问题吗?”

    沈约眼皮微跳,“立即派人将呼延通带到这里。”话音落,沈约叹口气道,“不用了。”

    有禁军向这个方向冲过来,各个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

    梁红玉喝道,“高托山,怎么了?”

    禁军中最壮硕那个惶恐道,“呼延通跑了。”

    众人惊。

    聂山喝道,“这怎么可能?他戴着脚链手铐!”

    高托山神色不安,“他勒住了一个兄弟,胁迫我们取了钥匙,然后……逃走了,我们控制不住他。”

    梁红玉喝道,“你高托山极为力大,张变心细如发,如何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说话时,看向一个身材瘦削之人。

    那人脸有愧色,低头道,“红娘子,呼延通要挟的就是我,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你杀了我吧。”

    梁红玉怒道,“我杀了你有何用?”

    高托山一旁道,“怪不得张变,实在是……谁都没想到呼延通这么不是东西,兄弟们信任他,他却辜负了兄弟的信任!”

    呼延夫人泪盈眼眶,本来想说呼延通不是那样的人,可事实就在眼前,让她实在无法开口。

    沈约略有沉吟,“不急,先去救呼延明心。”

    花娇冷笑道,“我才发现沈大人也是不过如此,呼延通这样的人畏罪潜逃的事情,到了沈大人这里,居然是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