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白首妖师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能奈我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能奈我何?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黑山老鬼
    “杀杀杀……”

    “杀了你这样的畜牲,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整个灵雾宗上下,都已陷入了一种难言的为难之中,他们看着守山宗弟子雨青离冲向了自家门中薛长老的模样,深深觉得尴尬而迟疑,谁也不知道,那位守山宗弟子,怎么就一下子这么大的火气,看起来竟像是真要与自家长老拼命一般,可偏偏,这位守山宗弟子身后的人是方二公子,大家不愿得罪方二公子,但是,不愿得罪,就由得他身边人这般凶狂?

    那可是我们灵雾宗的长老,被你这样一位别宗弟子逼迫,颜面何在?

    传将出去了,我灵雾宗颜面又何在?

    你一位筑基境界弟子,这般在一位金丹境炼气士面前不依不挠,就真不怕这位长老出手之间,便料理了你?难道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数,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才活到现在的?

    整个灵雾宗之间,已有不知多少弟子愤怒难言了。

    看着薛长老掌掌金丹,却一直忍让,被人逼迫得连连后退的一幕,他们都有些气不过。

    可是偏偏,他们谁也不敢擅动。

    这时候,都下意识的将目光向着清静谷的那方小院看去……

    都在等着宗主的命令。

    ……

    ……

    而在这时候的小院之中,灵雾宗长老,只是深深的沉默着。

    从做了这灵雾宗长老,他还没有一次,如此时般头大。

    望着那女子,他心间也有些不舒服,但迎着方寸的质问,他也不为所动。

    此前,灵雾宗已经做到了极致,守山宗要带这位女子回去,哪怕这位女子,乃是薛长老的道侣,他们还是答应了,这就已经是极大的让步,可如今,你门下弟子非要杀了薛长老,这还让灵雾宗怎么让,带了你的姐姐回去,与非要杀掉吾宗的长老,能是一样的事情么?

    方二公子若再逼迫,那就不是灵雾宗的问题了。

    便是说破天去,也是你方二不懂事!

    “你……你是方二公子?”

    但也就在这一片压抑的沉默里,那缸中的女子,忽然喃喃开口,气若游丝,此时的她,生机都已似若有若无,眼睛里面已经没有半点神采,但在这时候,却像是将剩下的神采,都聚集了起来,僵硬而迟缓的转过了身,看在了方寸的脸上,一瞬不瞬,直勾勾的看着。

    “我在听着!”

    方寸转身,向着缸间的女子,揖了一礼。

    “我听他们……听他们提起过你的名字……”

    那女子气若游丝的说着:“我想……我想求你一件事……”

    方寸轻声道:“请讲!”

    “我想求你,让他们……让他们放我去死吧……”

    这女子吃力的说着,声音都已显得有些涣散与木然,已经几乎要僵硬的脸上,却露出了些黯然悲苦的神色来,干涸的眼睛里,像是有泪水要流出,但却一丝水汽都没有:“阿离……阿离长大了,他……他已经不需要我再护着了,我……我终于可以……去死了……”

    方寸认真的听着她的话,但却没有回答,只是久久沉默着。

    就连一边的灵雾宗宗主,这时候也在沉默,他的气机释放,使得外面的人不敢进来,他也担心外人会看到这女子的样子,但是他同样也觉得无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事。

    毕竟对于他来说,虽然不想,也不太敢得罪方寸,可毕竟,这是他灵雾宗的长老……

    而且这位长老,明面上看,没有犯什么门中戒律,甚至还立有不少功劳!

    他虽然年龄不大,但在郡府之时,却是功勋累累的老将,破获奇案无数,斩杀悍匪无数,而在外人看来,更是觉得他有些传奇,本来只是姓薛,与七族之中的薛家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硬是凭着自己的表现,得到了薛家赏识,大力推举,使得他进入了灵雾宗,作为长老!

    甚至到了宗门,他也谨小慎微,说一不二。

    这一次为了与方寸缓和关系,灵雾宗与七族让他将自己那位道侣交出来,此等侮人之事,他都答应了,当然,那时候谁也没有意料到,他交出来的,已经是快接近于一具枯骨了……

    面对这样一个人,你能让我灵雾宗怎么办?

    大夏可没有什么律法,能管到人家道侣间的房中事!

    ……

    ……

    “不错,你们家的血脉,我是夺了……”

    而在此时的灵雾宗山门之下,无数目光交织之下,薛执正长老从头到尾都没有还手,更是没有借着修为遁逃,他只是在看起来有些笨拙,甚至是狼狈的躲避着状若疯狂的雨青离的术法与神通,外人看着,只能看到他一脸的为难,一边的悲哀,甚至显得有些愧色……

    可只有雨青离能够看到的时候,他才会偶尔露出一抹森然,声音甚至显得有些阴森:“你们家的血脉,当真是不错,我每得来一丝,都能够感受到修为大进,我本与你父亲一样,只是筑基境的小印,可是自从有了你姐姐,我便轻易跨过了凝光这一道号称神境门槛的境界,更是短时间内便成了金丹,哈哈,我已是金丹,你这区区筑基境的小狗崽子,又能奈我何?”

    “杀,杀,杀……一定要杀了你……”

    雨青离已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是拼命在大吼着。

    而他越疯狂,薛执正却是越开心了:“哈哈,你喊吧,喊的越大声越好……”

    “倘若当年的你,也有现在这等与我叫嚣的勇气,说不定那时候我真不敢碰你姐姐,毕竟那时候我也只是小小的掌印官一个,我也担心碰了你的姐姐,会有损我的声望,甚至引起周围一些同僚的轻视,可是呢,当时你没有啊,当时你只是跪在了那里,求我饶了你的性命,你眼睁睁看着你的姐姐抱住,求着我饶你一条小命,这与你亲手将姐姐送我有何区别?”

    “现在你有人撑腰了,所以胆气壮了,想要来找我拼命,却已经晚啦……”

    “生米煮成了熟饭,你什么也解决不了啦……”

    “我早就看破了你,你骨头里便是一个孬种,你根本毫无胆色……”

    “……”

    “……”

    薛执正的话像蛇一般钻进了雨青离的心里,让他想起了当初自己被眼前这个人吓到,只敢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一幕,看到了自己哭着向这个人磕头求饶一幕,这种刺像是从他自己心里生长出来的,刺得他心脏烂作一团,刺得他更加的疯狂,只想与这个人同死。

    “很好,你现在越疯狂越好……”

    而薛执正看着雨青离的疯狂,神色一片阴沉:“你越凶,你越过份,我周围的同门越看不下去,他们现在已经快忍不住了,他们灵雾宗还是要脸面的,堂堂金丹长老,这般让着你,我已仁至义尽,满天下的人都不会说我的不是,他们只会认为是你疯了……”

    “你能奈我何?”

    “便是你身后撑腰的那方家老二,又能奈我何?”

    “哈哈,哈哈……”

    “现在的你,与当初跪地求饶的你,本就没有什么不同……”

    “……”

    “……”

    在他的笑声之中,灵雾宗上下,也确实已经在积攒着,压抑着一种无形的怒气。

    够了!

    你这小小守山宗弟子,如此逼迫我灵雾宗长老,当真一点脸色也不留了吗?

    若再不阻止你,我灵雾宗还有何颜面在清江立足?

    ……

    ……

    “说吧,你想要什么!”

    也是在这时候的小院里面,沉默到让人压抑的气氛里,方寸忽然冷冷的开口。

    灵雾宗宗主梁湘子,整个人都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方寸会说这个。

    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纠结,只是根本没有解决的方法,身为一方宗主,自己能怎么办?

    他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方寸的怒意与仇恨。

    却没想到,方寸这时候的口吻,反而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竟似有些软了。

    “我向你灵雾宗低头,我也愿意向你妥协!”

    方寸声音低低的道:“所以,尽管说你的条件吧,无论是龙石也好,法宝也好,金银也好,秘法也好,只要我能给你的,我都会给你,条件就是立刻放弃对那位长老的保护,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现在只想要那个人的命,为此,我会不惜一切自己能付出的代价!”

    梁湘子听着这话,整个人都已懵了。

    方寸平静的说着,淡淡道:“凡事都是有价格的,你们灵雾宗的长老也有!”

    “你……”

    灵雾宗宗主神色都已经有些惊怒,哪有当着人的面说这种问题的?

    “如果你答应,大家都好,你不答应,那我会杀了你!”

    方寸冷冷的,口吻淡淡的,像是在叙说一个事实:“你知道我做得到!”

    灵雾宗宗主瞬间沉默。

    他听说过当初死在了柳湖的那位凰城将主!

    也是因此,他意识到方寸说的是认真的,心间已是掀起了一片片惊涛骇浪。

    “我毕竟还是弱鸡一只,看不顺眼的东西很多,管得了的却很少!”

    而在这沉默中,方寸只是看向了那缸中的女子,耳中听着外面传来的雨青离疯狂的吼声。

    “可见到了,就得尽最大努力去做不是么?”

    “那人是我的朋友!”

    他沉默了很久,轻声道:“而我现在能为朋友做的,就是给他一场酣畅淋漓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