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这个锅我隐天宗不背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这个锅我隐天宗不背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吃苹果的鸭子
    魔修地界,战无影看着高空脸色异常凝重。

    他是身体微微有些颤动,握住的拳头差点没能抑制住反击的本能。

    刚刚的那一剑,光威势就逼的他下意识动手反抗。

    而且那种感觉,是久违的心悸。

    面对那一剑,他居然没有战胜的把握。

    战无影看着陆家方向,低沉自语:

    “是我小看你了,终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你。”

    随后战无影开始平缓下来。

    “看来需要把正面针对陆家的方案封存了,希望那些人不要做什么愚蠢的事。”

    心里这般想着,战无影便抬头望向天空,他发现星辰有些不对劲。

    “星司那边出问题了,还是说已经看到答案了?”

    不过他始终没有接到星司求援,所以也不急。

    …

    道宗深处在看到陆无为出手之后,沉默了许久。

    最后传出了自语声:

    “我道宗,历代与陆家交好,从不起争执。”

    这位古老的存在,已经不想出禁地了。

    出去也不想去见陆家的人。

    …

    湖面上,冰海女神看着陆家方向逐渐融入冰川湖泊中。

    “太阳神陨落了,他的神格空了出来。

    只能等待新太阳神诞生。”

    “陆家?看来七大主神没有全部复苏,不能与之正面为敌。”

    “远古有强者,可镇压仙庭仙君,佛门古佛。

    当世亦有天骄,神众主神难以力敌。”

    “帝尊不醒,佛陀不出,真神不显,陆无为可称无敌。”

    “但,双拳难敌四手,等待我们苏醒完毕,一个陆无为,一个陆家,难成大事。”

    这时候冰海女神彻底融入湖泊中。

    一些侧面针对陆家的事,其他人会完成,不需要她提醒跟介入。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尽快让各自势力苏醒才是正事。

    以及早点知晓后半部分是什么。

    太阳神,并不是白白牺牲的,至少让他们明白,陆家暂时不能动。

    陆水在听到那句话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句话看似信息量不小,但是对他没有丝毫的用处。

    随后他便想再一次去查看这块石板。

    去看看上面究竟有什么。

    而且他总感觉这石板有着特殊的力量。

    给人一种跨越时空的感觉,既真实又不真实。

    预言石板果然不是普通石板。

    随后陆水继续尝试从石板中获取消息,这石板并不是本体,所有他没法看到其上文字,只能用心神观看。

    这种方法能从里面得到一些消息,而得到什么不可控制。

    很快陆水听到了新的声音,仿佛是雷鸣声。

    轰隆!!!

    雷鸣声四起,这雷给陆水一种异样的感觉,仿若不详。

    接着听到了“哇哇哇”的哭喊声。

    是婴儿哭泣的声音。

    随即陆水听到了一个人在哭泣在呐喊,异常的绝望与痛苦,是男人的声音。

    陆水有些不解,随后他想要从中看到画面,很快他看到了一副画面,很模糊不知道是房间里还是哪。

    画面中有三个人,一个躺着抱着婴儿的人,一个跪在一边绝望的人。

    陆水想要去看他们三个人的样貌。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什么人?居然敢擅入本仙君星空领域?”

    陆水内心叹息,被发现了,不过比他预想的要慢一些。

    可惜没法看清画面。

    不过倒不是被这个人影响的缘故,而是这石板中,根本没有这三个人的样貌信息。

    预言本就是模糊的。

    他要是能看清,仙庭的人自然也可以直接知道。

    那样对方就不用这么麻烦一直针对陆家了。

    直接针对某个人就好了。

    之后陆水也不再多想,虽然不知道具体内容,但是总有看到石板的那天。

    只是他很好奇,预言石板,未来经,启示录,三个内容到底一不一样。

    不过从这里他可以看出,对方也没有看全这些东西。

    可能只看了一部分。

    但是这部分到底有多少也难说。

    很快陆水就发现那个人要把他拉过去。

    也该过去了,顺便帮乐风等人逃离这个人的掌控。

    …

    星司仙君原本是打算查看后半部分的,但是刚刚观看完一部分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有人强行进入了这里。

    而且对方居然在观看预言石板。

    预言石板并不在这里,而是被封存在特殊的地方,他可以利用星辰之力去解读,可是别人怎么可能能够解读到预言石板?

    这超出了他的设想。

    他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在这里解读,就是绝对不会影响到预言石板。

    可是现在预言石板被看了。

    这不是好事。

    必须把对方留下。

    不过对方能够到达这里终究是不简单。

    他需要做好足够的准备。

    需要设法将对方拉入他的星空中,随后利用他的星空能力将其神识震碎,这需要睁眼以及观看到,不然无法使用。

    不过他也很好奇,对方在他星空中,会闪耀出怎样的光辉。

    为了全力引导星辰之力,他几乎关上了他的星空目光。

    现在他将再一次将星空开放,观看这星空中的亮光。

    只是还没有等星司仙君开启星空目光,他就感知到有人闯到了他预设的星空之下。

    “怎么会这么快?不,他不仅仅是被我拉过来,还是自己主动过来的。”

    星司仙君有些意外,对方的举动足以表明对方的实力。

    如果对方不进入他的星空目光,难说能不能留下对方。

    为此,星司仙君只能选择拖延时间。

    以确保对方不会太快离开。

    好在他开启星空目光如同寻常睁眼,不会被察觉到。

    “阁下为何擅闯本仙领地?”星司仙君开口说道。

    下面的乐风跟聂浩都有些意外,有人来了?在哪?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们就看到星空上方出现了一道光亮,接着这个光亮就成为了一个人影。

    如同星光组成的人影。

    当看到这个人的瞬间,乐风跟聂浩都有种感觉,这个人是他们的少宗主。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少宗主真的过来了。

    而且还是以这种玄妙的方式过来。

    陆水从高空中出现,他倒是有些意外,这里居然只有一个瞎子。

    不过这瞎子可不简单。

    他不敢小觑。

    毕竟等级差距…咦,等级差距不大,仙庭的人也这么菜?

    至于什么之前的境界,这个陆水没在意,毕竟对方之前境界再高也没他高。

    不过这里是对方的主场,陆水还是没法赢对方,尤其是星辰之力都被对方吸收了。

    打起来基本没有胜算,倒是乐风等人问题不大。

    让他们逃离这里,不难。

    陆水顺势看了乐风跟聂浩一眼,随即望向星司仙君道:

    “仙庭的人?”

    星司仙君抬头看向陆水的位置,道:

    “仙庭星司仙君,没想到时至今日,还有人记得仙庭。”

    仙庭在这个时代确实没多少人知道。

    知道也只是听说过。

    仙庭已经算传说了。

    陆水看着星司仙君,沉默了片刻,道:

    “你跟不灭仙谁更强?”

    “不灭仙前辈?”星司变现的有些意外,这是真的意外,他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问出这个问题。

    这足以说明对方已经见过了不灭仙。

    “不灭仙前辈踏进仙之颠时,我还是个小小的真仙,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当我仙路大成,不灭仙前辈已经陷入沉睡。

    帝尊曾经说过,他那里永远为不灭仙前辈留一个仙君仙籍,想来是比我强了。

    当然,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我所专注的,不灭仙前辈必然无法跟我比肩。”星司仙君开口说道。

    当他说起不灭仙的时候,第一人称都变了。

    陆水点点头。

    牙疼仙人沉睡的时候仙庭还没有建立,那时候的仙之巅几乎没有。

    不灭仙对仙庭很多人来说,都是前辈,甚至传说。

    停顿了片刻,感受了下周围,陆水才开口道:

    “把他们两个送出去吧,你的星空已经构建完成,我已经在你星空之中。”

    星司仙君有些意外,他确实已经将陆水包裹在星空之中,现在只差睁眼。

    他愈发觉得对方不简单。

    也愈发的想知道对方在他星空中会是怎样的光亮。

    不过他也算知道陆水是谁了。

    “原来阁下就是这两个小家伙背后的人。”

    星司说着伸手一挥,乐风跟聂浩直接被送出了这里。

    随即星司望着陆水的方向道:

    “阁下很自信?”

    “我感觉到你要睁眼,而睁眼是为了窥视一些什么。”陆水确定乐风他们已经离开后,继续道:

    “奉劝你一句,这个世上有些东西不能直视,有时候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会为你带来灭顶之灾。”

    陆水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是要干嘛,但是他一直都知道对方在拖延时间。

    只是陆水对逃离这里有绝对的信心,所以没打算阻止罢了。

    不过对方那么爽快放乐风他们走,他也特地提醒了一下对方。

    至于这个星司要怎么选择,他不在意。

    星司仙君笑了笑道:

    “阁下说笑了。

    你我虽无仇隙,但立场不同。

    你看了我仙庭至关重要的东西,那么我自然需要将阁下留下。

    这是必然的事。

    不管阁下有多么特殊,我都必须全力以赴。”

    随后星司仙君,摘下了他的眼前的黑布,开口道:

    “让我看看吧,看看阁下会有如何的光亮。”

    星司仙君知道对方的特殊,所以他打算尽全力,只要让他看清对方的全貌,他就能将对方永远留在星空中。

    彻底灭杀对方。

    这般想着,星司便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有些激动也有些期待。

    万物的光各有不同,有时候是极致的光华,有时候是扭曲的光辉。

    看的越多越能给他带来足够的好处。

    所以本就特殊的陆水,让他非常的期待。

    陆水看着星司,他只是安静的看着,没有躲避没有动作。

    他看到星司的眼皮下没有眼球,有的只是第一道微光,微光中有一片星辰。

    那星辰便是属于星司的极致星空,这星空是无尽的,也是有限的。

    渐渐的,陆水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被对方目光笼罩。

    对方,看到他了。

    星司睁开了眼,在他睁开眼的瞬间,他就能看到眼前这个人的光亮。

    那是一道极致的光,这光璀璨无瑕,绚烂夺目。

    然后星司发现这光照耀着他,照耀着他整片星空。

    在发现这一幕的瞬间,星司愣住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因为这光,不,他的星空容不下这道光。

    这光完完全全超越了他的星空,超越了他承受的范围。

    “怎么会?”星司有些震撼,又有些无措。

    但是他第一时间选择了关闭,关闭他的目光,关闭他的星空。

    然而,他惊愕的发现,关不上,完完全全关不上。

    璀璨极致的光在不停的照耀过来,越来越亮,越来越热。

    仿佛一颗炙热的太阳在不断的靠近他,不断的散发光亮。

    当光亮越是靠近,温度就越为炙热。

    不多时,星司仙君感觉天已经被这热度占据,渺小的他在这光与热下,没有了丝毫反抗能力。

    “不,不能过来。”

    星司动用了全部的力量,想要让这些光远离他,可是做不到,根本无法反抗。

    当他还在挣扎的时候,一道源头的光突然照耀了过来。

    当星司看到那道光的瞬间,他就知道,这就是光的核心,这就是一切的来源。

    然而,在他看到这光的时候,原本就已经瞎的他,又一次失去了视觉。

    火光从他眼中出现,开始燃烧他的双目,下一刻他感觉这光照耀在他身上。

    接着他浑身出现了火光。

    他整个人焚烧了起来。

    巨大的痛苦穿透他的眼睛,穿透他的身体,穿透他的内脏,穿透他的一切。

    “啊啊啊啊啊。”

    无法忍受的痛苦让星司不由的惨叫。

    这一刻,星司终于明白了陆水说的,有些东西不能看,看了就会带来毁灭。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看到这么可怕的一幕。

    他无法想象,这个世间会有如此可怕的潜力。

    这个世界容得下他吗?

    “她说的对,我的眼睛能带我走向仙路巅峰,亦能带我走向深渊毁灭。

    人当怀敬畏之心,仙亦是如此,随意窥视万物光亮,必然灭亡。

    可惜,我明悟的太晚。”

    是的,太晚了,这种事没有任何回头的机会。

    明悟就意味着毁灭。

    陆水看着即将焚烧殆尽的星司,好奇道:

    “她,是谁?”

    星司感受着痛苦,苦笑道:

    “她说,她是天地独一真神。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只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女孩。

    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告诉我,我的眼睛会为自己带来灭亡,她给了我一本功法,告诉我可以削弱我的眼睛,从而躲避灭亡。

    我,将功法丢弃了。

    可笑吧?”

    “玖吗?”陆水开口问道。

    星司看着陆水,最后点头:

    “原来你知道她。”

    “她真的是独一真神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神众应该也有一个叫独一真神的吧?”陆水看着星司说道。

    这个是陆水后来想起来的,独一真神是神众的境界名称。

    虽然叫神,但是只是自称神明的神经病罢了。

    而玖这个人也很特殊。

    牙疼仙人遇见她的时候,她是个小女孩,星司遇见她的时候她也是小女孩。

    而且对方都在帮这些人解决问题。

    没有目的是不可能的。

    “不一样。”星司摇摇头道:

    “神众是后来才出现的,开创神众体系的那位独一真神,并不是玖。”

    陆水不动声色的点头。

    星司吃痛了叫了声,随后艰难道:

    “是我不自量力窥视了阁下,这种下场是我自找的,能死在阁下这般人手中,对我来说也算好的归宿。

    只是,我有个小问题,想请教阁下。”

    …

    陆家区域。

    二长老离开大殿后出现在高空之上。

    她看到太阳神之前挥去的星空貌似还有一点光亮,而且里面总有星辰之力传出。

    让她有些在意。

    随后她轻轻触碰了下这光亮,顺势打开了这片星空。

    当这星空被打开时,星辰之力如同风暴一般涌出。

    还没有收回目光的人又一次侧目而来。

    “这小丫头打开了太阳神的星空?”凝夏看着二长老说道。

    二长老在她这里,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丫头。

    她跟这小丫头见过几次。

    战无影也有些意外,那星辰之力是星司的。

    “星司出意外了?”

    战无影想要联系星司,可是始终联系不上。

    道宗等人也观看了下,他对那个潜力强大的人很有兴趣。

    而在所有人侧目的时候,里面传出空灵的声音,这声音被星辰之力扭曲,如果不是他们本就修为高深,根本难以听清。

    “能死在阁下这般人手中,对我星司来说也算好的归宿。

    只是,我有个小问题,想请教阁下。”

    星司要死了?怎么可能?

    是谁可以杀死星司?

    战无影浑身炸毛,难以置信。

    不过他也有所猜测,可是这个猜测他不信,一个能走在太阳神规则下,必然是一个后辈。

    一个后辈怎么杀星司?

    其他人自然也是这么猜测,所以他们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这时候里面又一次传出声音。

    “问。”

    听到这句话,凝夏失落了,男的。

    看来跟她们巧云宗无缘了。

    不过她还是很好奇,这个星司会问什么。

    “本仙仙庭帝尊座下大罗仙君,星司仙君,敢问阁下乃是何人?”星司几乎用尽全力问出这个问题。

    在听到这个问题的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是被问题愣住了。

    而是被对方的自我介绍愣住了。

    大罗仙君,对应的常规修真境界,就是大道天成。

    跟太阳神以及陆家大长老是一个境界。

    这种可怕的存在要陨落了?

    今晚直接陨落两个这种层次的存在?

    别说凝夏等人了。

    就是陆家后山的大长老都有些意外。

    战无影则死死盯着那里,他想知道到底是谁杀得死星司。

    二长老也是盯着这片星空,她也挺好奇的,能这么短时间击杀一位仙君的人是谁。

    这个时候,星空内部传出平静的声音:

    “本座,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二长老:“???”

    后山大长老:“……”

    除了这两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流火是哪号人物。

    他们都打算让人去查一下。

    战无影看着,他其实也不知道流火是谁。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星司这个时候又开口了:

    “流火?原来是你,真的让人意外。

    杀荒芜的是你,杀花仙的也是你。

    阁下跟仙庭有仇吗?”

    “谁知道呢?”陆水的声音没有起伏。

    “这样吗?我,我,到,到极限了。”星司的声音带着痛苦:

    “虽然不甘心,但是这便是我的结局,我选择接受。

    呃,啊啊啊啊啊。”

    随着星司的声音落下,星辰之力消失,原先的星空更是直接消失。

    “隐天宗,要出名了。”二长老在心里自语了句。

    最后一步踏出回到了后山。

    隐天宗确实出名了,战无影决定让人去查隐天宗。

    他要找出那个流火。

    道宗的人同样让人去查,如果证实对方真的是隐天宗少宗主,那么他,他就当没发生这事。

    道宗禁地中能从陆家二长老那个时代活到现在的,不过三人。

    有些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

    凝夏也是一脸懵逼,她不知道流火是谁,但是她知道隐天宗。

    这个少宗主是怎么回事?

    分身吗?

    二长老出现在池塘边上。

    “现在流火不是隐天宗少宗主也是少宗主了,真正的少宗主还要继续出现吗?”

    安静了一会儿,池塘中传出平缓的声音:

    “顺其自然吧。”

    二长老没有说,她看着池塘,最后转身离去。

    这个流火有些超出预料了,可惜查不到太多信息。

    仙庭的人应该也查不到,不过他们查不到流火,不代表查不到隐天宗。

    呵呵。

    “淦,这个锅我隐天宗不背,流火杀仙庭仙君,关我们隐天宗什么事?”

    暗处,石柱上四个人站立其上,每个人都带着些许愁容。

    有的更是愤怒难当。

    比如这个骂街的。

    他们刚刚收到了好心人的秘信,信上说隐天宗少宗主流火,当着仙庭的面,暗杀了仙庭仙君,从容离去。

    还说仙庭已经盯上了隐天宗。

    看到这个秘信,隐天宗四位高层,简直是哔了狗了。

    ******

    周一了,求个推荐票跟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