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逍遥驸马爷 > 第617章 驱逐

第617章 驱逐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难山之下
    李承乾内心敏感的解读着皇帝说的每一个字,他已经习惯了将皇帝的每一个字都仔细斟酌。

    他鼓起勇气而来,问出了一直憋在心里想要问的话之后,心里的勇气已泄尽。

    此刻他的心里更多的是害怕和担忧。

    如果他被剥夺了太子之位,他无法想象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

    自古以来,废太子就没有一个能落得好下场。

    若是母后一直活着,他被废之后也还能安享富贵,可是一旦母后驾崩,那么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不,不是死那么简单!

    如果他被废,那被立为太子的会是谁?

    一定是李泰!

    他和李泰现在就是水火不容,无论是谁继位,另一人必死无疑!

    甚至可能死的十分凄惨。

    李承乾终于从和称心的浓情蜜意之中清醒了过来,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他感受到了危机,如果他的太子之位被废,那不但他的生命受到威胁,他和称心也无法再长相守。

    李承乾躬身诚恳道:“父皇,儿臣错了,儿臣知错了!”

    说罢,李承乾有转身,朝着孔颖达躬身道:“孔师我错了,我一时糊涂,违背了圣人之训,还望孔师能够教我!”

    国之储君躬身认错,孔颖达心里的那口气也顺了,毕竟一直以来太子都尊师勤学,表现的确实很好。

    孔颖达叹道:“希望殿下不要怪老臣严格,老臣也是为了殿下好,是为大唐江山好,是为大唐百姓好!”

    李世民心里也长松了一口气,脸色缓和了不少,点头道:“孔卿说的很对,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不易,你身上的担子很重,所以朕和孔师的要求也很高,你是储君,将来要登基为帝,怎么能沉迷享乐?做皇帝就要耐得住寂寞,要担得起责任,要承受的起劳累!”

    “是,儿臣谨遵父皇的教诲,一定不会辜负父皇的期望!”李承乾一脸诚恳。

    李世民转头看着孔晓达宽慰道:“孔卿就不要生气了,年轻人嘛,难免有时候钻牛角尖,顺过来了就行了,还请孔卿能继续教导他。”

    太子躬身认错,皇帝诚恳挽留,孔颖达还能说什么呢?

    孔颖达躬身道:“陛下,其实是老臣太鲁莽了,老臣也有过错。”

    李世民脸上的表情彻底缓和了点头道:“不管是谁的过错,最终问题能解决了就好。”

    整个大殿里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小太监们也不用提心吊胆了,终于不用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立政殿,长孙皇后虽然面色平静的坐在软塌上,但是心里却一直都不平静,自己的儿子她知之甚深,太子的性子其实十分执拗。

    小丁子一溜烟的跑来,喜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认错了,陛下很欣慰,孔大人也不再坚持请辞了。”

    长孙皇后长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本宫就放心了。”

    说罢,长孙皇后站了起来,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她要前往两仪殿去看看。

    宫里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消息正在隐秘的传播。

    魏王府,小太监正低声禀报着什么,面有惶恐之色。

    然而李泰脸上却没有惶恐之色,反而越听越是激动。

    李承乾宠溺一个叫称心的男宠,这事他早就知道了,他甚至比皇后还要早知道。

    正应了一句话,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

    最开始李泰知道的时候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喜欢男宠这种癖好甚至可以算是一种雅好。

    当然出现在太子身上,难免会引起更多的议论,但是也无伤大雅。

    但是后来,李泰却渐渐变得惊喜起来,因为李承乾竟然十分宠溺称心,宠溺到有些过火。

    甚至为了和称心腻歪竟然装病,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

    甚至装病不去跟孔颖达学经史,他听了简直喜出望外,孔颖达那老头是那么好糊弄的吗?虽然那老头是当世大儒,但是脾气却暴烈如火,一旦知道了,不去找父皇狠狠告一状才怪呢。

    到时候不但父皇会大失所望,就连朝中的文臣肯定也会大失所望,试问一个太子沉迷男色无法自拔,那能行吗?

    所以李泰一直在期待着,期待着,如今这一天终于来了。

    还没等小太监说完,李泰已经激动的站了起来。

    “快,给本王更衣!本王要入宫!”

    李泰满怀憧憬的朝皇宫行去,心里在猜测两仪殿里到底如何了。

    两仪殿里,气氛已经平和了下来。

    “朕就知道,一定是有奸逆小人蛊惑太子,不然太子怎么会荒废学业,不知进取?”李世民笑道。

    “那个称心留不得,来人,把那称心驱除出东宫,让他不得再踏入东宫一步!”

    原本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的李承乾一听顿时懵了,什么?要把称心逐走?

    那他岂不是这辈子都见不到称心了?

    称心的身世那么可怜,经历那么多坎坷,如今来到他的身边终于能过上好日子了,却要被逐走?

    不行!

    这绝对不行!

    李承乾急声道:“父皇且慢,这不关称心的事!请父皇不要将称心逐出东宫,儿臣保证以后不再荒废学业了!”

    李世民面色一沉,太子还是执迷不悟吗?

    “高明,这个称心蛊惑你,让你连学业都荒废了,岂能留在身边?朕不止一次的教你,要远小人亲贤臣,难道你都忘了吗?”李世民呵斥道。

    “父皇,不是这样的,称心并没有蛊惑儿臣,是儿臣自己一时糊涂才荒废了学业,这不关称心的事,还请父皇饶过称心,儿臣以后一定会乖乖的跟着孔师学经史,绝不会再装病逃课!还请父皇饶过称心!”李承乾躬身急切道。

    孔颖达叹道:“太子殿下,老臣教的经史,殿下都忘了吗?区区一个男宠,殿下怎么能分不清轻重呢?”

    这会儿,李世民心里的怒火已经又烧起来了。

    李承乾越是为称心求情,李世民心里的怒火就越盛,若是李承乾宠溺一个宫女他还能接受一些,结果李承乾竟然宠溺一个男宠,宠溺一个宫女好歹还能生孩子,宠溺一个男宠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