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 280、闯阵

280、闯阵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徐公子胜治
    杨老头早就隐晦地提醒过华真行,他若将养元术当成义务教育内容推广,迟早会引来冈比斯庭和昆仑盟这些传统修行势力关注,说不定还会发生冲突。

    冈比斯庭那边已经来过人了,新联盟这边基本上是由洛克负责接触,也有冲突发生,但大体结果还好。

    有约高乐大神术师私下沟通,华真行给了他十年春容丹的独家总代理权。如今新联盟只在几里国北部小打小闹,影响不了冈比斯庭的利益,华真行反而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至于昆仑盟,华真行倒没有想太多,因为毕竟离得太远,很难打什么交道。三湖镇萧光等三兄弟,那是覆灭宗门的逃匿弟子,远走天边才碰上了华真行,不算是与昆仑盟修士打交道。

    没想到昆仑盟的人来得这么快!养元谷略俱雏形,养元师总部也刚刚成立,才搞了两期针对三级学员的临时培训班,昆仑盟的使者就上门了,而且是送东西来的。

    广任真人话里有话,交谈之间还以神念解释了此行的来龙去脉。

    梅野石明明姓梅,石双成为何姓石?因为梅野石自幼被一对山村夫妇收养,其养父姓石,曾为其取名石野,所以石双成也跟着姓石。

    梅盟主起初打算将定风潭这批器物送过来,还没有确定要委托谁,其女石双成听说了便自告奋勇要走一趟。

    梅盟主哪里能答应,完全不放心嘛!但石双成又去找了其师祖,也就是梅盟主的师父风先生,风先生说可以让她来开开眼界。

    开眼界可以,但不能把这件事托付给她,于是梅盟主又找了正一门掌门泽仁商量,委托广任真人把东西送来。广任是梅盟主亲自点的名,为此广任还特意向导师请了假。

    梅盟主为什么不放心石双成?换谁心里都不能踏实了!不仅是因为石双成年纪尚幼、修为尚浅。

    石双成今年十八岁,刚刚高三毕业,已有四境巅峰修为。梅野石既为其父又为其师,其实已经算教得很不错了。

    关键原因是石双成从小就调皮捣蛋,东国修行界众高人尊长倒是对她有诸多劝戒指点,但也难免偏爱关护。

    石双成出身很好,其父是昆仑盟盟主,修为高超自不必说,在世间也是富甲一方,家里有酒厂还开了好几座酒楼。

    她的同门都是高手,平日结交的也是各路高人。梅盟主的辈分很高,所以她的辈分也高,像广任真人年纪比她大七岁,还得叫她一声小师叔。

    梅野石的性情朴直,倒并不娇纵孩子,假如石双成闯了什么祸,就算苦主不告上门来,他也会尽量查明实情并惩戒石双成,还会上对方那里道歉赔罪。

    但是说句实话,石双成的家世背景实在让人惹不起啊,有事都不用父亲出面,只要把几位师兄、师姐都叫过来,恐怕也就没什么人是对手了。

    偏偏她还有一位非常护短、比父亲更厉害的祖师爷风先生。风先生从小就喜欢石双成,有时候石双成在父亲那里受到了委屈,便到祖师爷那里告状,挨收拾的就变成了梅野石。

    有这样一位爱护短的祖师爷,平常人也不敢告石双成的刁状啊,她简直成了一位没人敢惹的小姑奶奶。

    其实风先生本人小时候也非常淘气,十几岁就能把天捅个窟窿,不是形容词,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把天捅个窟窿,石双成的脾气和他有点像。

    比如她上初中放暑假的时候,就曾跑到姑苏万变宗闹得鸡飞狗跳,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鸡飞狗跳,拽着狗尾巴玩旱地雪橇,磨坏了好几双鞋,还去爬上道场中宝树抓灵鹦。

    万变宗的狗和灵鹦,都是已经开了灵智的,得了吩咐也不会计较她的胡闹,那真是狗不敢咬、鸟不敢啄,宗主还得在暗中护着防止其意外受伤……

    石双成还有一个特点,令梅盟主既欣慰又头疼,她既调皮捣蛋又聪明伶俐,在高人尊长面前尤其是在其祖师风先生面前,经常表现得甚为乖巧听话,略带几分可爱顽皮。

    待到石双成年纪渐长,脾气倒是有所收敛,不再像小时候那么胡闹,毕竟已经是大姑娘了嘛,平常也是一副斯文恬静的样子,看上去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

    但梅盟主了解自家姑娘是什么脾性,肯定不会放心派她来做这种事,不好违背师尊的意思不得不让她来了,却把任务托给了广任真人,并叮嘱广任一定要将她看好。

    广任和石双成今天一大早就找到了非索港市的杂货铺,在杂货铺值班的恰好是易彬,听说消息赶紧通知了欢想实业总部众高层以及洛克市长。

    王丰收就在非索港,听说这两人身份之后立刻就赶到了杂货铺。广任和石双成也没耽误,获悉华真行和三位老前辈如今正在养元谷,便立刻起身赶往养元谷。

    洛克前几天就听说华真行让曼曼到养元谷中过生日,他便和连娜商量抽空一起去祝贺,结果恰好碰上了这件事,就与大队人马一起组团来了。

    这伙人还没走出市区又碰上了约高乐,约高乐问明情况,也厚着脸皮蹭进了队伍。想来凑热闹的人还有很多呢,被众领导压下了,大家都擅离工作岗位可不行。

    更巧的是,他们在天河镇碰上了曼曼和沈四书、崔婉赫、扎朵。

    这四人是从另一条路走过来的,曼曼当然是到养元谷中过生日,另外三人最近在班达市工作,听说消息顺便到扶风园和曼曼一起过来养元谷,算是捧个场。

    在天河镇,众人又遇到了江怀谷。江怀谷听说了这件事,便特意请了一天假,央求着一起来了。

    进入养元谷时,他们穿过了刚刚落成的科考站,那里并无人值守。众人是知道规矩的,沿着石板路进入教学区即可,想找华真行就去后山先找杨老头。

    范达克还特意叮嘱大家,养元谷中有困阵,不要离开这条石板路随意乱闯,等过了前面的牌坊就是安全活动区域了。

    大壳子不提这茬还好,他既然这么说了,石双成便问了一句,假如乱闯会怎么样?范达克回答倒也没有什么危险,只是会陷入困阵不得脱身。

    这小姑奶奶偏不信邪,过了一会儿趁着众人都在前面走呢,一个箭步就闯进了旁边的竹林,展开身法眨眼就跑不见了。广任暗道不妙,再想劝阻已经来不及。

    不出意料,石双成果然陷入了困阵。但这姑娘倒也没担心,因为她身上带着一大把破阵符呢,难道还破不开这区区困阵?

    她的破阵符的确很好用,当然能破开困阵,可惜被杨老头给摁灭了,继续把她留在困阵之中……这就是今天一大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

    神念中介绍了这么多,广任似是担心华真行误会他在背后说石双成的坏话,又解释道:“小师叔虽然有些顽皮,有时候脾气比较冲,但行事从无恶意。她小时候是胡闹了些,但并没有真的闯过什么祸,否则祖师爷也不会护着她……”

    华真行明白他的意思,就比如今天的事情吧,石双城的行为确实有些出格,跑到人家的道场中乱闯,但也没造成什么破坏损失。

    假如换一种情况,她凭借自己的修为能够破开困阵,无非是验证了一番修为、显弄点本事,探探这里的底细。

    假如她破不开困阵,也能凭破阵符脱困而出,无非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未损此地一草一木,在昆仑修行界也没人会计较这种事。

    可惜今天遇到了本事更大脾气也更大的杨老头,把她直接摁在了困阵里。广任多加了这么一番解释,显然是想替石双成道歉求情。

    华真行已回过神来,大致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又问道:“风先生为什么要让石双成来这里,难道就没有解释具体的解原因?”

    广任:“有的,但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梅盟主说的,其原话是‘令其见造化玄妙、令其见人间疾苦、令其见世业之艰。’”

    华真行揉了揉太阳穴道:“我明白了。”

    这时杨老头咳嗽一声道:“小华呀,此地你做主,你看怎么处置这个姑娘?”

    广任有些纳闷,他虽然不太清楚三个老头的具体身份,但也知道这是三位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前辈,而且他们显然就是华真行的尊长。

    这种事情,华真行肯定应该先询问尊长的意思啊,哪怕尊长让他决定,他不能擅自做主。不料华真行很坦然地就做主了,没有问三位老人家是什么意见,而是问范达克道:“大壳子,你真的已经提醒过她?”

    范达克点头道:“是的,我一进养元谷就说了,不要离开石板路,曼曼他们都可以作证。”

    曼曼也附和道:“是的,我们都听见了。”

    约高乐在一旁暗戳戳地添油加醋道:“那丫头听见了范主管的话,就偷偷走到了最后面,趁大家不注意突然蹿出去了。”

    华真行瞪了约高乐一眼,心中暗道凭这位大神术师的修为,岂能察觉不到这点小动作,假如他真想拦住石双成肯定可以……当然了,这也不能责怪约高乐,他也没有看着石双成的义务。

    华真行沉吟道:“风先生的面子不能不给,养元谷的规矩也不能不讲。”说到这里他又开口朗声道,“石双成,你明知养元谷不可乱闯,还要执意如此。养元谷就罚你在原地禁闭五日,五天后再放你出来。”

    这番话通过阵枢也传到了石双成的耳边,石双成喊道:“你谁呀!”

    华真行:“我是此地主人华真行,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也知道我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