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人仙百年 > 第768章 满眼缺陷

第768章 满眼缺陷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鬼雨
    金仙大能的比试,已经很难用言语来描述,如果换做一般的观众,几乎看不见金仙和位置和仙剑的运动,即便是卓绫这样的九阶天仙也看得很吃力,她要全神贯注瞪大眼睛,才能看见一道道若有若无的剑气;卓雨乃是七阶祖仙,所以看得比较真切,剑气仿佛彩虹,又像是大海扬波,不停的翻滚,风起云涌,云蒸霞蔚,变幻个不停……

    秦笛戴着天魂眼镜,能看见天道法则的交织,两人修炼无数岁月的结晶,他们的一举一动是否能引起天道响应,剑气能否触及洞天法则的变化……

    假如说卓绫看到了一,卓雨看到了十,秦笛则看到了百、千、万!

    他把比较新奇的地方,对自己有启发的地方,描绘下来,形成一幅幅图画。

    现场还有很多人,拿了留影石,想要将厮杀录下来,然而留影石的效果很差,没办法记录细微的变化,而且电光火石之间,变化太快了,超出了留影石所能记录的范畴。

    按理说秦笛也能将自己的感受刻在玉简中,但他更喜欢记在本子上,这只是初步的记录,回去之后,经过整理,还会将重要的部分,写在金箔纸上长期保存。

    众人都在凝神观看下面的交手,就连金仙卓庆也没有例外,先前他站在数丈之外,已然听见秦笛关于列子三剑的说法,此时再去看江大石的动作和他驾驭的承影剑,感觉很多地方都变得清晰了。

    江大石乃是承影剑派的金仙? 这不代表他手里掌控着真正的承影剑。

    真正的承影剑可能还在列子手里? 江大石使用的仙剑乃是他按照承影剑的心法自己凝炼的。

    相传天下有很多神器,比如说盘古幡、诛仙剑、青萍剑、凤凰琴、八卦炉等等? 这些神器都有独特的传承? 下面的人可以根据相关传承,仿制出仙器、宝器和灵器。

    因此你不能说? 秦笛手里有四口剑,他将其命名为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和绝仙剑? 这些剑就等于真正的诛仙四剑?不是的? 真正的诛仙四剑,还在通天教主手里,而秦笛铸造的四口剑,则随着他的功力一点点提升? 等他将来成为仙帝的时候? 或许他亲手铸造的四剑,将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凌驾于通天教主的诛仙四剑之上!这种事并不稀奇,前世他作为顶尖的仙帝,使用的法器都已经登峰造极了。

    两位金仙? 江大石和连成毅之间的交手还在继续。

    如果没有大阵的束缚,他们放出的剑气能将周围的山峦切成薄片? 甚至能将剑气放松到数千里之外。

    光有大阵也未必保险,他们还处于七阶仙器金钵之内? 这件金钵乃是不错的宝贝,不晓得是不是属于南明剑派的法宝。

    四周山峰上那些观望的群仙? 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 刀光剑影中? 他们似乎看到自己的未来,憧憬将来有一天,自己能成为金仙。

    而前来观摩的金仙也有三十几位,有些人如卓庆一般,不久之后将会下场,有些人则是纯粹的观众,没有参战的机会。因为大多数门派都有不止一位的金仙,但只有一人能亲自出手。

    这些金仙一个个表情凝重,生怕错过任何的细节。魔鬼藏在细节中,于无声处听惊雷。

    秦笛平心静气画着草图,等他画到第十七张的时候,比赛结束了。

    江大石略胜一筹,承影剑以其无形,让连成毅受了轻伤。

    连成毅板着脸跳出金钵,显然心里很不爽。

    江大石面带笑容,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卓绫转过头去,想看看秦笛究竟画了什么,然而她却发现,秦笛已经将画好的图形藏了起来,换了一叠新的桑皮纸!

    “秦先生,你怎么动作这么快?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刚刚画的东西?”

    “呵呵,你看不懂,何必徒增烦恼?”

    “你看不起我?”

    “不是看不起你,而是因为我用‘速记’的方式,笔迹很潦草,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人能看得懂。”

    “哼,你骗我……”

    卓绫心想:“等到下一场比试,我一直盯着你,看你还怎么隐藏!”

    很快的,第二场比试又开始了,由轩雨剑派的金仙对阵高阳家的人。

    另一侧,卓雨问道:“秦先生,你对高阳家了解吗?”

    秦笛摇头:“不太了解。我只知道,高阳氏便是黑帝,但是黑帝宫的学问浩如烟海,不晓得高阳家得到了哪一支的传承。”

    卓雨道:“高阳家的金仙名叫‘黎阳’,我以前见过他出手,他用的是八口仙剑,能发出奇怪的乐音。他那八口仙剑,都是六阶中品,合在一起,配合着乐音,有很强的杀伐效果。”

    秦笛笑道:“我明白了。黑帝生自弱水,实处空桑。惟天之合,正风乃行,其音若熙熙凄凄锵锵。帝好其音,乃令飞龙作,效八风之音,命之曰承云。乃令鱓先为乐倡。鱓乃偃寝,以其尾鼓其腹,其音英英。看样子高阳家的金仙黎阳是将仙音‘承云’运用到剑法中了。”

    卓绫又听得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是鱓?”

    “就像鳝鱼一样,乃是一位上古妖王。黑帝的臣子。”

    卓雨问:“如何才能破解黎阳的‘承云八剑’呢?”她这话是帮卓庆问的,因为卓庆正在不远处侧耳倾听。

    秦笛道:“关键在‘八风之音’。何谓八风?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滔风,东南曰熏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凄风,西方曰(风翏)风,西北曰厉风,北方曰寒风。如果是黑帝亲自出手,肯定是没有破绽的。但我看这位金仙黎阳,面色黧黑,体型偏胖,猜测他修炼的八风之音有偏差。”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因为他感觉到远处也有人在倾听。

    卓雨紧着问:“你接着说啊,究竟有什么偏差?”

    秦笛道:“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会惹麻烦。”

    卓雨转头四顾,发现有些人目光灼灼,不时的瞄向这边,心里明白秦笛说得没错。

    这时候,卓庆走过来,放出仙家庆云,将秦笛和卓雨、卓绫笼罩进去,如此一来,从远处看朦朦胧胧,再也看不清这边的景象了。

    卓庆沉声道:“我已经封闭了周围数丈的空间,不管是声音还光线,都无法透出去。你接着说,不用怕被别人听见。”

    秦笛之所以说这么多,并非是为了简单的卖弄,而是想收服青鸟家的金仙为己用。

    俗话说,贪心不足蛇吞象,秦笛功力这么低,竟然想收服卓庆和卓鹰,这话要是说出去,或许会被人打死!

    然而在他看来,这完全有可能!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只要他自强不息,用不了几万年就能修成金仙,一旦成了金仙就有办法裹挟卓庆和卓鹰,一起冲破剑仙界,进入金仙界,到时候再加上雷纤云,有三位金仙顶在前面,他在金仙界的日子就好过了。

    助人助己,借力打力,不知不觉间,秦笛一步步走向仙帝。

    于是他接着道:“我猜黎阳修炼的八风可能有缺陷,东南的熏风和南方的巨风相对较弱。我猜得对不对,等下看结果就知道了。”

    此时,卓庆的心里已经信了六七成,卓绫相信了九成。

    接下来,比试开始了,秦笛又在桑皮纸上写写画画。

    卓绫偷眼观瞧,发现他画得很潦草,像是人影,又像是树木花草,她确实看不懂,于是便放弃了。

    实际上,秦笛画的是大道树,次要的枝丫被他省略了,只突出两位金仙最擅长的地方,所以一般人看不懂。

    卓庆盯着山谷里看了一会儿,发现跟秦笛猜测的一样:黎阳的攻势有强有弱并非铁板一块,似乎修炼的黑帝宫的心法还没有达到大成,跟他资质相合的方位比较强,跟他资质不合的方位比较弱,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晓得,然而却被提前秦笛猜出来了。

    看着看着,卓庆禁不住心中一颤,暗道:“我以前猜测,秦府有高人,却没想到高人便是秦竹本人!怪不得他是秦家之主,拿了主牌,别人都持有副牌,就凭这份眼光,就可以说明一切了!这家伙年纪轻轻,怎么会懂得这么多?难道他是仙王转世不成?”

    随后,他开始盘算:“如果秦竹是转世仙王,对我们青鸟家而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会不会反过来吞并青鸟家?”

    在他看来,到目前为止,秦竹来到青鸟家显然是一件好事,他不想率先打破彼此之间的良好关系。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黎阳输给了轩雨剑派的金仙郭光枝,他冲着对方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郭光枝略微舒了一口气,并没有显得多开心,因为他的功力比对方高一阶,取得胜利并不奇怪。

    再下一场,轮到青鸟家的卓庆出场了,他的对手是太乙剑派的金仙南明礼。

    南明礼乃是四阶金仙,头戴道冠,身穿一袭道袍,原以为对阵卓庆占有优势,可是没想到,卓庆有一口六阶上品的仙剑,而且还不是本命仙剑,不用担心被损坏,双方的仙剑碰撞,南明礼吃了暗亏。

    金仙之间的交手,看似只有剑气争锋,然而六阶上品的仙剑放出六色剑气,每一道都像是一口大剑,显得非常的厚重凝实。

    南明礼的仙剑放出的剑气长度是够了,但是厚重方面略有欠缺,两者之间眨眼间碰撞上千次,很快便分出了优劣!

    南明礼迫不得已,又取出一只拂尘,协助仙剑对敌。

    按理说这是剑会,只能比剑,不能随意动用别的法器,不过他的拂尘有数百根金丝,每一根看上去都像是仙剑,所以一般人也说不出反对的话。

    剑气纵横,持续了半炷香的功夫,南明礼的拂尘被削断一半的金丝,仙剑也在发出低低的哀鸣,于是他一咬牙,纵身跳到远处,高声叫道:“且住,我认输了!”

    卓庆收手笑道:“承让!”

    南明礼咬牙切齿,道:“哼,你赢在这口仙剑上!我记得上次剑会,你用的还是六阶下品的仙剑,怎么这一次,忽然大幅提升了?”

    卓庆只是“嘿嘿”干笑,并没有多解释。

    他心想:“我还有一口七阶下品的仙剑呢,要是用出来,还不把你吓死?”

    剑仙界虽说有很多铸剑仙师,但是绝大多数都只能铸造四五阶仙剑,很少有人能铸造六阶仙剑,更别提六阶上品的仙剑了!

    这是因为一般的铸剑仙师,受到自身境界的限制,无法突破剑道约束,他们自己不是金仙,也就很难铸造出六阶仙剑,偶尔得到一口六阶下品的仙剑,那还是得到老天眷顾,纯粹是运气好。

    那么,剑仙界有金仙级别的铸剑师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进阶金仙的难度太高了,铸剑师因为沉迷于铸剑,掌握的大道缺乏广度,所以很容易陷入天人五衰。

    因此之故,这些金仙大都使用六阶中下品仙剑,或者干脆动用本命仙剑。

    本命仙剑跟功力境界直接相关。如果是中阶金仙,一般有六阶中品的本命仙剑;如果是高阶金仙,自然有六阶上品的本命仙剑。

    秦笛又画了十几幅图画,将两人施展的功法要点记录下来。

    他已经看出来了,卓庆的功法显然有缺陷,因为青鸟剑诀不完整,幻化出的青鸟翅膀不完美,连带着仙基也略有偏颇,失去了中正平和之意。

    卓庆赢了一场,笑容满面,回到山峰上观战。

    他没有问秦笛,自己的表现怎么样。他觉得从头到尾一帆风顺,应该没有明显的缺点。至于说缺失的剑招,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他作为后辈,也没有办法弥补。

    老实讲,卓庆能进阶金仙,已经代表了他的优秀。

    青鸟家那么多后人,只有他一个人成功了,其他的人包括两位叔叔卓光、卓明,还有许多的同辈都卡在祖仙阶段,那些人受到了青鸟剑诀缺失剑法得限制,造成的仙基缺损更加明显。

    这就像堆积木一样,跟脚稍有不稳,上面就没法搭得更高,到了一定高度,就会停下来。只有将根基打得极为坚固,才能突破祖仙,踏入金仙境界。

    然而卓庆自以为表现完美,在秦笛眼里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就像微雕大师审视学徒的手艺一样,站在不同的层次,拥有不一样的眼界,学徒能在米粒上雕刻,大师却能在芝麻上发威,细微之处更见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