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六百七十章、 寅将军

第六百七十章、 寅将军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昆吾奇
    寅将军!

    齐鹜飞立刻就想到了这只白虎的身份。

    由此,他也确定了至少眼下所见是真实的,就算有幻,也是幻与真同时存在。

    因为他虽听过寅将军之名,却从未见过,不可能幻想出这样一只白虎来。而猼訑作为一只超级大妖,也不太可能给人制造一个幻象,让他在幻象中见到另一只真实存在的妖怪。所谓一山不容二虎,猼訑和白虎可能从未见过面。

    既然眼前是真实,那么说明刚才经历的一切也大概率是真实的。漂浮在血水里的行瘟使者的尸体是真实的,躺在地上伙伴们是真实的。

    唯一令人困惑的,是这条地下河。

    河水怎会变成赤红,犹如注满了血液?

    齐鹜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记得潘子墨说金包银的任务是去寻找冥河血池了。

    难道这条河就通往冥河血池?

    猼訑弓着身子,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对着白虎,做出将要攻击的姿态,肩膀轻微地左右摇动,寻找着机会。

    白虎站在那里,依然是慵懒自得的样子。那一身雪白的毛,如高原上覆盖的雪;毛间黑色的斑纹,像露出的冰冷的岩石;它的眼神,是雪峰上反射的日光。

    两者就这样对峙着。

    齐鹜飞看见白虎仿佛朝自己望了一眼。眼神中的冰冷似乎在融化,他感觉到一丝冬日阳光般的温暖。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但不管怎么样,这一眼消融了凝固在身上的恐惧。

    从这一眼,他断定白虎并无恶意。

    也因此,齐鹜飞更加肯定了白虎的身份。他就是寅将军。一定是认出了自己身上的血罗衣,所以才出手相救。

    但齐鹜飞心中却也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这种不祥之感不是来自眼前的九尾猼訑,也不是来自血色的河水,而是来头顶的天空。

    虽然目光被山的穹顶遮住,看不到天空,但齐鹜飞知道,此刻天上密布着无数天军,也许正在调兵谴将。

    猼訑左摇右晃,往前走了两步,又后退半步,背上的眼睛一忽儿睁开放出些凶光,一忽儿又闭上。九条尾巴在身后弯弯地竖起来,粗壮如柱,呈扇形散开。

    但无论它如何调整姿势,白虎就只是那样站在那里,以不变应万变。

    齐鹜飞大概明白了白虎的用意,他并不想和猼訑战斗,打不打得赢,齐鹜飞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两位打起来动静不会小,足以会把天兵引下来。

    一旦天兵下来……

    齐鹜飞不敢想。

    得赶紧离开这里。不管是对寅将军,还是对齐鹜飞自己来说,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趁着猼訑和白虎对峙,无暇他顾的时候,齐鹜飞进入了心我之镜,在太极池中恢复了法力。然后立刻出来,拿出丹药准备给其他人服用。

    就在他一转身的一瞬间,血罗衣的衣角离开了水面。

    赤红如血的地下河突然间就恢复了澄澈。

    猼訑和白虎同时向他看过来。

    齐鹜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了一跳。

    好在两只大妖的目光很快就从他身上移开了,继续对峙起来。

    齐鹜飞身上的丹药已经所剩无多,勉强给几个人都吃了一点。

    其他人都渐渐恢复了,不过端木博文、任春晓以及昆奴三人都受了较严重的伤,尤其是任春晓,脸色煞白,吃了药却一点也没有恢复的迹象。

    而更坏的一件事是,齐鹜飞终于确定,潘子墨已经死了。

    看着斜插在地上掩日剑,想起潘子墨说过的话,如果死在这里,就让齐鹜飞把掩日剑拿走,可以卖不少钱。

    一股十分浓烈的悲哀之感从他心头升起。

    和潘子墨不过两面之交,曾经还一度是生死之敌,但不知为何,齐鹜飞却感觉死了一位好朋友似的。

    这种情感来的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未曾料到。

    他苦笑着把掩日剑从地上拔出,收了起来。

    白虎依然站在那里没动,九尾猼訑却似乎有些不耐烦起来,动作幅度变得大了许多,但始终不敢真正越过地下河与白虎作战。

    忽然,猼訑背上的眼睛一翻,向上看去。

    白虎也微微扬起了头。

    接着,白虎说话了:“天兵行动了,快走!”

    齐鹜飞心头一跳,也抬头去看,却什么也没看见,那里只有山腹的穹顶。

    他没有犹豫,祭出了秋官珮。因为人员太多,包括三个伤员,还有潘子墨的尸体,带着这么多人,秋官珮更好用一些。

    秋官珮化作一团白云,将所有人裹住,沿着洞壁朝一边飞去。

    猼訑看见他们要走,突然暴躁起来,转身就要前来追击。

    一直安静站着的白虎猛的往前踏了一步,做出攻击的姿态,口中发出一声啸:

    吼

    一股强悍无匹的威势在山腹内弥漫开来。

    猼訑惊得炸了毛,和九条尾巴在空中乱摇,趴低了身子,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它浑身都透着凶悍之气,简直要把白虎撕成碎片,但它的身体却低伏着,好像迎上了十五级台风,无法前进一步。

    白虎又往前迈了一步。

    猼訑在短暂的坚持后,终于开始后退。

    它缓缓的,小心翼翼地退到了沙渚的中心,那朵地狱之花前,然后站住,仿佛那里是它最后的底线,再也不肯退让。

    白虎没有继续紧逼,看着裹住齐鹜飞等人的白云飘向出口。

    秋官珮虽然不如飞剑那么快,但绝对速度并不慢,这个山腹的空间虽够大,要飞出去也不过一瞬间的事。

    但山腹内的空间仿佛扭曲似的,眼看着出口就在前方,却就是飞不到。

    齐鹜飞有种望山跑死马的无力感。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整座山都颤动而来一下。

    白虎抬头看向山顶,深邃的虎目仿佛能洞穿这穹顶之壁,而那只九尾猼訑,背脊上的两只眼睛,一只还是盯着白虎,另一只也在看向头顶,它变得比刚才更加不安。

    白虎忽然动了,把猼訑吓了一跳。不过白虎并没有扑向猼訑,而是化作一片白光,迅疾地裹住了齐鹜飞的秋官珮化成的那朵白云,一瞬间从山腹中消失了。

    几乎就在同时,巨大的中空的山腹内的空间不知怎么的就变得恍惚起来,如水波一般晃动。

    几个白色的光点突然自虚空中出现。

    九尾猼訑面露凶相,目光灼灼,前爪虚空一探,就把其中一个白点抓了下来。

    一阵奇异的金属碎裂的声音响起,那白点就变成了许多碎片,咚咚的落入水中,激起片片浪花,仿佛下起了金属的雨,其中还夹杂着许多穿着特制的天军制服的人,有的完整,有的只剩残肢。

    他们沉入水底,却再也没有起来,只有灵魂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似的,迅速从水中拉起,被那些九幽束魂草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