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偷香高手 > 第2266章 内应

第2266章 内应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六如和尚
    赵敏顿了顿继续道“因为这些,本来我还以为他俩是清白的,但听你刚才提起的那些,他俩之间恐怕真的有点啥。手机端 ”

    宋青书迟疑着问道“铁木真怎么判断她是处子之身的?要知道有很多方法可以瞒天过海的。”就不说后世那些医院的大修补术了,就是算好月事日期或者拿鸡血什么的伪装,演技再好一点瞒过去问题也不大。

    赵敏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大汗是何等人物,他阅……阅女无数,又怎会分不清这些。”

    宋青书一想也是,经验丰富的铁木真可不是后世那些憨憨接盘侠。

    赵敏忍不住去掐他腰间软肉“你这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连青楼里那些龌龊手段也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这叫学究天人,咳咳,”宋青书也觉得聊这些很尴尬,急忙说道,“忽兰和纳牙阿的事情以后在考虑,现在最紧急的事情是如何救郭靖,时间多耽搁一下,恐怕他就没命了。”

    “你干嘛这么热衷于救他啊?”赵敏有些狐疑地看着他,“算起来前前后后你已经救过他无数次了,每次你都这么上心,难道……”

    “难道什么?”宋青书心中一跳。

    赵敏嘴角微微上扬“难道你和那位美艳绝伦的黄帮主有什么,因为她的缘故方才这么上心救郭靖?其实你换个角度来想,如今铁木真杀了他,不正好替你们扫除障碍么。”

    宋青书神色一正“郭大侠有功于国,也是天下人心中国士的榜样,我既然知道他处于危险中,又岂能坐视不理?”

    赵敏撇了撇嘴“哼,谁让我是妖女呢,可没你那么高尚,只是在衡量得失而已,反正在我看来,你这么多次冒奇险救了他,实在是收入和付出不成比例。”

    宋青书心中歉疚,可很多事情又没法明说,只好说道“敏敏,帮我出出主意吧。”

    赵敏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缓缓答道“你现在直接暴露身份去救他并不明智,依我看来可以借助别人去救。”

    “借谁?”宋青书问道。

    “难道你忘了之前在忽必烈府中见到的杨过了么,”赵敏嫣然一笑,“他们两家是

    世交,郭靖又待他恩重如山,又岂会坐视不理?”

    “当然,杨过如今武功虽高,但单靠他一人可不行,之前洪七公和周伯通不是相继在阿里不哥和忽必烈王府闹过一回么?想办法联系上他们,让他们相助,事情要好办很多。”

    宋青书依然有些疑虑“可和林是蒙古的大本营,不说那些海量的士兵了,单单算上层的高手,也称得上不计其数,单单靠他们几人,真的能救出郭靖么?”

    赵敏不慌不忙答道“他们只是外援,还需要内应,这时候就需要你出场了。”

    “我?”看着她脸上狐狸般的微笑,宋青书很想好好揪她一番,说话非要这样慢腾腾地说。

    赵敏道“之前蒙哥的遗孀雅伦王妃不是还给你送过礼么?这次他爹在高昌迷宫出事,你也有了接近她的由头……”

    宋青书急忙正色道“虽然雅伦王妃长得是不错,但让我去出卖美色,我是这样肤浅的人么?”

    赵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谁让你出卖美色了?人家雅伦王妃素来端庄矜持,对男人从来不假辞色,你想出卖美色也卖不出去啊,更别说你还顶着水月大宗那副尊容。”

    “呃……”宋青书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

    赵敏继续说道“根据我得到的情报,这次铁木真将郭靖关押在天牢之中,由大将兀良合台率军看管,而兀良合台和蒙哥渊源颇深。”

    “兀良合台?”宋青书对历史上这个人有印象,因为他的名字很特殊,历史上他和忽必烈一起远征大理,他这一生以征战地域范围广而著称,征战范围东达图们江流域,西至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地,向南则攻占过越南首都河内。

    只不过后来忽必烈上台后不久,便解了他的兵权,哪怕后来与阿里不哥征战到关键时刻,也没有让这位名将上场,因为他是蒙哥昔日的心腹大将,历史上蒙哥派他和忽必烈一起远征大理,恐怕也存着监视的意思。

    只不过这个世界蒙哥早逝,不知道他和诸王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赵敏解释道“兀良合台是名将速不台之子,早年速不台一次战斗大败,大汗加以责备,是蒙哥出来求情,说胜败乃

    兵家常事,请允许速不台戴罪立功。使得他保住性命有机会反败为胜,所以速不台家族很感激蒙哥,如今速不台虽死,但他的儿子应该也记着这段恩情,雅伦王妃出面,他必然不会阻拦。”

    宋青书疑惑道“一般的事情也就罢了,可这次事情非同小可,兀良合台又岂会为了昔日之恩冒这么大风险?”

    赵敏答道“换作其他人可能的确不敢,但兀良合台身份特殊,要知道他爹速不台是大汗建国时封的十大功臣之一,他自己又是名将,这些年他们父子也不知道立下多少功劳,家族势力也非同小可,所以就算犯些错误,大汗也顶多责罚他一番,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顿了顿赵敏神色古怪地望着他“现在的问题是你如何说动雅伦王妃帮你了,要不要真的考虑一下牺牲色相?”

    “胡说,我是那样的人么?”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那我先去布置了,后面再回来找你。”

    赵敏点了点头,她知道如今郭靖性命攸关,也没有出言挽留。

    宋青书离开汝阳王府,一路往城南的招贤馆而去,正有些头疼杨过住哪儿之际,忽然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争执声,急忙循声而去。

    “杨过,你在这里推三阻四,依我看就是贪生怕死,不想去救师父!”

    “大哥你和他废话这么多干什么,他如今投靠蒙古,已成了蒙古的走狗,又岂会冒险去救师父,可怜了当年师父对他恩重如山。”

    只见大武小武正一唱一和对着杨过不停地冷嘲热讽。

    杨过终于怒了“闭嘴,真是猪都要拜你们为王,就这样冲过去救人,不仅救不了郭伯伯,只会白白送了性命。”

    “我们又不怕死,大不了和师父他老人家一起死,也算对得起师父师娘,对得起天地良心。”武敦儒对着桃花岛的方向拱了拱手。

    “不错!”武修文昂着脖子,“我们这次来找你是瞎了眼,救人的事不劳你费心了,哥哥我们走!”

    一个身材婀娜的绿衣少女急忙拦住了他们,不是公孙绿萼又是谁“两位莫要误会,杨大哥他也心急如焚,当务之急想一个稳妥的救人之法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