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即鹿 > 第三十八章 田勘催兵进 襄武城东陷(上)

第三十八章 田勘催兵进 襄武城东陷(上)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赵子曰
    “莘阿瓜此贼,我非常熟悉,其人文无点墨,武无骑射之能,所以能掌权定西,成为陇地今之权臣,靠的全是令狐奉在世时,他对令狐奉的溜须拍马!

    “这个人除了性格狡诈以外,没有什么长处!今我天兵十万,由大王亲统,围攻襄武至今,襄武已然十分蹙迫,阿瓜只带了数千兵马来援,足可见一者,他早已是无计可施,二来,只要将军谨慎起见,不中他计,则此番将军迎战於他,就将必会获胜!”

    田勘瞅着且渠元光一张大嘴,厚嘴唇上下翻飞,听他说完了这通话,问他,说道:“‘只要不中他计’,……且渠君,他会有什么计?”

    且渠元光一拍胸脯,说道:“莘阿瓜会用什么计,现在还说不好,但是将军放心,我太了解他了,一定是能够识破他的奸计的!到时,我会提前告诉将军。”

    田勘点了点头,想起了一事,说道:“你姓且渠?杂胡的诸个大姓,我悉知晓,却好像未曾闻过此姓,倒是尝有听闻,说陇地卢水沿岸的诸杂胡部中,有一大部,唤作‘且渠’,……敢问足下,你这个‘且渠’之姓,可与此杂胡部有关?”

    且渠远光满脸骄傲,说道:“不意将军亦曾闻我部的部名!不敢隐瞒将军,末将正是出自且渠部,末将祖上历代皆为且渠大率!……将军定然是知道‘且渠’此词意思的,这本是匈奴称雄漠北时,匈奴单於帐下的一个官职名号,末将家族世代继承此官,所以后来本部就号为‘且渠’;末将为纪念先祖的光荣,是以年长后就以部名为姓,乃取‘且渠’为末将之姓。”

    田勘“哦”了声,说道:“原来你家祖上世袭匈奴时的且渠官职。”

    “正是!”

    “如此说来,足下亦是杂胡中的贵种了。”

    且渠元光故作谦虚,说道:“不敢与赵氏等贵种相比,但单较以我陇卢水胡边的诸部杂胡,末将家确是算得贵种。”

    其实“且渠”此官,当年在匈奴的军政系统中,最多只能算是个中级官员,若与现下唐人的军政官职相比,大约相当於政治系统中的太守之类、军事系统之类的低品将军或校尉之类,并且此职通常是由依附匈奴的诸胡部的酋率担任,也就是说,实际是算不上什么“贵种”的。

    得知了且渠元光其家族的来历,加上元光亦是外来投附蒲秦之人,田勘虽是降将,对他却也不禁登时小看三分,敷衍几句,便不再与他多言,只管乘於马上,催促部曲加速南下。

    田勘的反应,落在且渠元光眼中。

    投蒲秦之最初,元光可称是备受冷落,然在他用其弟的性命换来救下蒲獾孙,得了蒲獾孙的重用后,如今在蒲獾孙部中,已成了大红人一个,早就是鲤鱼跃龙门,身价远非昔日可比的了,却是浑然没有想到此来襄武助阵,头次上战场,不但对手就是他的故主莘迩,而且居然还被田勘这个降将轻视,元光心中恼恨。

    不过因为忌惮莘迩之故,生怕上下不和,可能会导致战败,故此且渠元光将大局观拿出,硬生生把恼恨咽下,装作没有察觉田勘神态的变化,依旧满脸堆笑,陪行於田勘马侧。

    离了秦军大营,田勘率八千余兵,南下十余里。

    时刚过午,前边斥候回报:“莘迩部就在前头十里地处,正在扎营筑寨。”

    田勘惊奇说道:“扎营驻寨?”

    斥候答道:“是。”

    田勘狐疑说道:“他不是来援救襄武的么?怎么离城还有二十多里,他就安营扎寨?”

    田勘部中的两员大将郭黑和呼衍宝,俱皆跟随在田勘左右。

    因现还在行军途中,郭黑穿着铠甲,但没戴兜鍪,露出个光秃秃的脑袋。

    他摸了摸秃头,猜测说道:“将军,莫不是莘幼著知他兵少,也知他定然非是我天兵对手,所以他此来援救襄武,实际上只是做个样子?而其本心,并无真的援助襄武之意?”

    田勘想了一想,朝且渠元光招招手,唤他近前,问道:“元光,你怎么看?”

    且渠元光赶马近前,心中怒道:“刚才呼我‘君’与‘足下’,转眼就叫老子大名!老子的大名是你个降虏叫的了?罢了,我权且忍一时之气,待至败了阿瓜,打下襄武,攻破定西,我再寻机向燕公告状,必要给你这降虏一个好看!”收起笑容,作沉思之态,说道,“将军,襄武守将唐千里是莘阿瓜的心腹股肱,襄武城又是陇地的前沿,以此二者结合,末将愚见,莘阿瓜此来援救襄武,必是真救无疑,断然不会是‘做个样子’的!”

    田勘说道:“那他为何屯兵筑营於二十里外?”

    “就像末将方才说的,莘幼著此贼生性奸诈,这说不定就是他的一计!”

    田勘问道:“什么计?”

    “诱将军去攻,然后他设伏以待!”

    田勘挠颔下之须,寻思稍顷,说道:“‘设伏以待’?”

    “将军,不可不防啊!”

    田勘问道:“如此,则以你之见,元光,我部该如何应对?”

    “敢问将军,莘阿瓜率部此来,所为者何?”

    田勘说道:“你不是说了么?他是为真救襄武而来。”

    且渠元光重新展开笑容,露出“机智”的微笑,被田勘挠须的动作影响,亦摸颔下稀稀疏疏的胡须,说道:“将军,他既是为真救襄武而来,那现在着急的就是他!由此出发,而下的应对之策,末将愚见,上策便莫过於将军也安营扎寨!”

    “我也安营扎寨?”

    且渠元光转目南边,一双小眼睛,透出深邃的光芒,好像是看透了远在十来里外的莘迩的心,悠悠说道:“莘阿瓜如是沉得住气,那就随他沉气;大王那边日夜攻襄武不止,咱们不妨就走着看看,他能沉多久的气!而他若是终於沉不住气,来攻将军壁垒,那么将军依壁垒而战,他也只能无功!……这样,将军阻击莘阿瓜的任务,不就轻松可以完成了?”

    “你这是避战之策。”

    且渠元光说道:“将军,这不是避战啊!末将此策,表面看似避战,而实是在逼莘阿瓜进战!同时,避免了将军部攻坚的困难和可能中阿瓜奸计的危险。”

    郭黑撇了撇嘴,说道:“说来说去,仍是怯战。”

    且渠元光如今眼界高了,懒得与郭黑这等“末流下将”说话,道罢了他的献策,继续与田勘对话,说道:“末将的对策就是这般,将军如能听之,末将敢打包票,必然能胜阿瓜!”

    田勘考虑多时,说道:“大王就在我部北边十余里处的襄武城外,时刻等候我捷报的传到,我如用了你的此策,屯兵在此筑营,被大王闻知,会怎么看我?”

    “会怎么看……”

    田勘说道:“大王一定会认为我怯懦!元光,你此策不能用。”

    “……那将军打算?”

    田勘说道:“大王所统之我王师主力与我部近在咫尺,我就不信莘阿瓜,他有这个胆子,敢设伏哄我!其部长途跋涉,兵士现在必然劳累,又正筑营,正是我突袭之机!我要打他一打!”

    常理而言,田勘的此个决定并不为错。

    且渠元光待劝,却无可劝之言可说,末了,说道:“将军,末将愚见,还得是小心为上!”

    田勘哪里肯听!

    ……

    十余里外,莘迩军中。

    斥候自北而还,急报:“明公,田勘催兵急进,距我军不到十里地了!”

    莘迩尚未开口,旁边的李亮喜道:“果如明公所料,田勘自恃秦虏主力在后,又趁我筑营,急於求胜,中明公计矣!”

    莘迩伸出手。

    从吏知其心意,取出点将卡囊。

    莘迩随手摸出一张,其上绘青鹰攫白兔之图,正面书“拔列”二字。

    莘迩令道:“拔列,率你部精骑五百伏於道边,人衔枚,马衔铃,不闻吾鼓,不得出战!”

    秃发勃野凛然接令。

    莘迩再摸出一张,其上绘黑山下山之图,正面书“罗虎”二字。

    莘迩令道:“罗虎,率你部精骑三百,伏於道南,一样人衔枚,马衔铃,不闻吾鼓,不得出战!”

    罗荡凛然接令。

    莘迩再又摸出一张,其上绘髡头胡骑射雕之图,正面书“勃勃”二字。

    莘迩令道:“勃勃,率你部精骑五百,迂回至北边五里处的那个山谷,同样人衔枚,马衔铃,不闻吾鼓,不得出战!”

    赵兴接令,随后,面现犹疑,欲言又止。

    莘迩问道:“勃勃,你有何疑?”

    赵兴说道:“道北、道南设伏,末将能够理解,可是明公令末将迂回伏兵於北边山谷,是为何故?”

    莘迩笑道:“当然是为了断田勘所部退路!”

    赵兴大吃一惊,匪夷所思似地说道:“明公这竟然是欲要尽歼田勘所部么?”

    “即便不能尽歼,也得重创於他!否则,我军来援襄武已到的消息,又怎能传到城中?”

    赵兴说道:“但是明公,一则田勘部步骑近万,比我军的兵士数多;二来,北边二十里之地,可就是秦虏的主力啊!一旦我军不能快速地歼灭田勘部,那反过来,我军就极有可能会被秦虏主力抓住,我军将有覆灭之虞啊!”

    “无妨。”

    赵兴瞪大眼睛,说道:“明公,怎能说是无妨呢?”

    “我军皆骑,就算不能快速地歼灭田勘部,却也足能在秦虏的主力到前从容撤走。”

    赵兴说道:“明公,末将仍是以为,包抄此策,太过凶险!”

    “勃勃……”

    赵兴应道:“末将在!”

    “我置此点将卡时,下过一道军令,你还记得?”

    赵兴答道:“末将记得。”

    “你说一遍我听。”

    赵兴说道:“凡被点之将,如不从令,即斩!”

    “你是想我行此军令么?”

    莘迩对待诸将,大多时候都是和颜悦色,忽然板起脸来,杀气自然外放,赵兴不敢再多话,慌忙肃容恭谨,应令说道:“末将谨遵明公此令!”

    莘迩看了赵兴两眼,唤身边一将:“魏述。”

    魏述上前两步,应道:“末将在!”

    “勃勃所虑不无道理,秦虏主力距那处山谷不是很远,闻我军设伏围攻田勘以后,蒲茂定会遣援救他,勃勃所部到时候面临的压力会不小,你引亲兵甲士百人,与勃勃同往山谷设伏,助他一臂之力!”

    魏述大声应道:“诺!”

    布置妥当,莘迩顾盼诸将,上指秋空,说道:“此战须速战速决!现在刚刚过午不久,预计战事打响,当在一个时辰后,不管这一仗能否一举全歼田勘部,傍晚之前,诸部皆退!”

    秃发勃野、罗荡、赵兴、魏述及没有被点到,将会随同莘迩一起在正面迎击田勘部的高延曹、李亮、薛猛、朱延祖等将,齐声应诺。

    “按我军令,分头行事罢!”

    秃发勃野、罗荡、赵兴、魏述各点齐兵马,脱离玄甲突骑本部,或东向、或西去、或迂回往北,各去预定的设伏地点埋伏。

    莘迩令在筑营的千余兵马不要停止,又令高延曹等将分率本部精卒,隐藏筑营兵马的后头,他自己登上高地,吩咐把他的帅旗竖立此处。

    一切准备停当,只等田勘部到。

    ……

    田勘率部疾行多半个时辰。

    斥候接连来报。

    “莘迩部仍在筑营。”

    “莘迩部应是发现了我部,停下了筑营,匆忙列阵。”

    “莘迩部约千人下马,组列步卒阵;轻骑、甲骑乱糟糟地正在组列两翼的骑兵阵。”

    “不知何故,莘迩的帅旗倒了!虽然很快就又被立起,然莘部兵卒士气定然已落。”

    前几道情报也就罢了,这最后一道情报,听得田勘大喜。

    郭黑、呼衍宝亦是喜色满面。

    呼衍宝说道:“将军,莘幼著定是没有料到我部来的这么快!就连他的大旗都匆忙歪倒!我部此番突袭,胜之必矣!”

    临战大旗摔倒,不说在兵法中的五行阴阳之术上讲,这是兵败的征兆,就抛掉这些说法,只论士气,对本部将士的士气,也正如那斥候汇报时所言,肯定是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田勘再次招手,把且渠元光叫来,说道:“元光,帅旗倒地,难道此亦阿瓜之计?”

    “将军,不好说。”

    田勘不以为然,哂笑说道:“焉有不顾士气,自倒大旗,而为计者?”

    已经感受到过襄武守卒的敢战,莘迩又威名远扬,事实上,田勘对莘迩并无小看之念,他不肯听用且渠元光之策,只是为了避免给蒲茂一个“胆怯”的坏印象,并且他也的确不相信莘迩会敢在秦军主力的眼皮底下给他设伏,但现如下,本来只是想“打一打”莘迩部的他,因了此道情报,却是起了真打之念。

    复行四五里。

    道东一片丘陵,道西是片林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