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 第1279章 绝,斗

第1279章 绝,斗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寿限无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但却神奇的让人感受到漫无边际的清冷、高贵、孤寂、冷淡,却又带着难以描述、难以形容的执着。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产生了不小的反应。

    “哦?!!!”围观群众在捂嘴。

    “这…………”宫羽蝶在动容。

    就连陈进都显现出些微的惊讶,而后又化作深刻的思索。

    沈骚夜则挠挠乱糟糟的头发,神色很复杂:“不会吧,她都静极思动了?”

    一个声音在他脑子里问道:“她是谁?”

    “是我们的首席科学家,也是我们的绝顶高手。我们在能源、信息、设备方面能够勉强追上天罗的发展,全靠她的付出。我们所有人的战斗能力,也都是她传授。在我们这里,她是真正的高手寂寞。如果不是不能联网,暗渊绝不会踏足世界之巅。”

    石铁心心中有数,肯定是她没错了。

    下意识的在心底解释之后,沈骚夜对着“碧落刀”坏笑起来:“去啊,有能耐去啊,别怪我没提醒你,那里面的,叫绝望。你将深刻的体验到,普通天才和真正妖孽之间,到底有多大的鸿沟。”

    “绝望?”石铁心伸出手,碰触那光团:“那就让我看看,她的绝望吧。”

    光茫暴涨,又渐渐落下。

    沈骚夜光速退网,一把摘下后脑电缆,凑到围观群众中一起聚精会神的看向屏幕。

    消息在营地中疯传,不同地方的很多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各自的屏幕。

    因为那个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动手了。无敌的她,对上势如破竹的碧落刀,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期待着惊心动魄的世纪大战。

    屏幕中,石铁心已经来到了新的场景。

    这是一个高高的山坡,没有树木,唯有野草野花随风摇摆。抬头仰望,孤月高悬,清辉遍撒,但那月下的一片云朵里却又氤氲着压抑的黑色,似乎在酝酿着劈斩尘世的雷劫。

    云层下,山崖旁,距离石铁心三十五米之山巅处,一个女子静静伫立。

    她真的是一个难以形容的绝代女子。

    风吹,发丝飘动,长长的秀发让她的侧颜若隐若现,显现出冷峻的线条和略微狭长的丹凤眼。

    凤眼看着天上月、月下云,而她的气息也如月般明净,亦如云般飘渺。身高一米九五的她,明明是一个罕见的高个子,但没有丝毫不协调,只让人感觉她的脱俗和完美。远远看去,遗世独立的她像个孤独的王者,有种高于俗世的神性,让人膜拜,让人憧憬。

    可同时,又让人产生了难以解释源头的战栗和畏惧。

    天威难测。

    她亦难测。

    她似乎伫立了太久,孤独了太久,沉睡了太久。

    然后,她像是醒过来一样,从细微处逐渐恢复活力,重新拥有了身为人的火焰。

    因为她侧过了眼,看向了山坡之下的石铁心。

    那目光,宁静,苍茫,悠远,但又潜藏着莫名的重量。目光压在身上,意志贯穿灵魂,她一言不发,却已撼动人的心神。任何一个人被这样的目光压住,都会在面对她的时候下意识的觉得她巍峨高峻、不可直视。

    屏幕之外看热闹的人明明没有被直视,却全都开始本能的窒息。

    心灵空间中的老六也忍不住惊叹:“世间竟有这般人?”

    石铁心缓缓点着头:“有。不仅这世界有,别的世界也有。”

    老六惊奇道:“这位也是你的故交?”

    “对。”

    “你的故交,层次略高。她在别的世界也是这样高不可攀吗?”

    “差不多。但,稍微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石铁心的意志贯穿了降临的躯壳,躯壳的双眼中射出石铁心的目光。他目光毫不避让,深深的、直直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神女,心中呢喃道:“是啊,到底哪里不一样呢方清绝?”

    山巅上的女子,是三十岁样貌的方清绝。

    依然风姿绝世,但却更孤寂。

    石铁心的目光似乎激活了她的某种情绪,她开口了,奇妙的声线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见猎心喜,冒昧相请,可否赐教?”

    石铁心同样缓缓的点点头:“没问题。”

    “那好。”她抬起右手,抓在了一把剑的剑柄上。那把剑就插在她身旁的地里,形制与普通长剑大相径庭。

    她手臂用力,哗啦一下把剑从地上拔出来,这才看到那剑的全貌。剑身特别长,剑柄也特别长,一米五长的雪亮剑身修长坚固,接近半米的漆黑剑柄让人能把这剑当矛使。还有为了平衡而在剑柄尾部安装的配重球,这是一门正常人不可能用好的奇门兵器。

    可当她那看似柔嫩的手臂绷紧了肌肉线条时,夸张的大剑仿佛玩具一样被她抓起。

    外面的观众们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管看几次,都觉得大姐的真身实在太强了。那真是人类能达到的高度吗?凭那真身,即便和机械人硬拼也不落下风吧。”

    私服空间里,她看着石铁心,清淡说道:“此处初始设定为全拟真肉身状态。我体质宜乎常人,你可以自选武器和强化。”

    石铁心意志降临的身体只有一米七高,看起来瘦瘦的。就算双方都是普通人,先天的重量级上也已经被对方完全碾压,更不用说她那绝非寻常人可比的巨大力量。

    他身前的草地上横横斜斜的散落着各种武器和机械义肢,像是任君挑选的武器库,又像是曾经每一个来过此地却又被她无情碾碎的挑战者们的墓碑。

    各种机械强化,各种枪械大炮,随便挑。

    但石铁心目光扫视之下,却伸出手,握住一把刀的刀柄。

    既然自称“碧落刀”,那就用这把刀吧。

    噌。

    拔起弯刀,刀身血红,刀长二尺三寸,细长微弯,弧度趁手,正合适。

    石铁心抬起刀,刀尖向前,目光锐利,无声请战。

    外面的人们纷纷叫起来:“太狂了吧,竟敢零强化近身挑战大姐?”

    私服中的她却双眼亮起光泽。

    然后她迈动脚步,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初始几步甚至有些安静恬淡,就像仙子临凡。可几步之后便风云突变,压力陡增。

    风卷乌云,乌云遮月,朦胧的光与暗沉的影纠缠交错。她就走在光与影的分界上,横摆的长长剑刃在月光下寒芒四射,漆黑的长发却在阴影中像风铃一般撩动。

    她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向前走来。剑尖嗡鸣,轻轻撩过花草,花瓣飘扬,犹如她的尾迹。她如行于水面之上的精灵,飘渺灵动梦幻迷离。但随着她一步又一步的前进,身上的威胁感也一步步散发开来。

    她的气息从天上明月、山间清风,变成了云中的劫雷。云中的电荷已经堆积了太久太久,她的某种不知名的情绪也堆积了太久太久。

    轰隆!

    乌云中雷光一闪,苍白电光照亮暗夜。

    她出手了!

    从不紧不慢的悠然,瞬间变成了不及掩耳的迅雷。

    快!

    快!

    快!

    不可思议的快!

    不可思议的强!

    一记突刺,最小的前摇、最快的速度、最不可思议的威力。上一瞬间还在九米之外,还没有进入任何人的高度戒备区域。她脚步横踏一下,似乎还想绕行观察。可下一瞬,身后飞花飘扬,雪亮的尖峰已经直刺眉睫。

    围观群众中的很多人都忍不住叫出声:“出现了,大姐的夺命突刺!”

    “嚯!”老六都被这一招吓了一跳。

    把身体素质压在普通人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能对这一招突刺做出什么反应,一个照面就会被瞬杀。

    但石铁心自然不在此列。

    他不仅反应了,而且非常快,非常完美。

    侧身一闪,好似早有准备。剑锋贴着他的颈侧直刺而过,石铁心则看也不看,右手下压而后反撩,微弯的刀锋也如闪电一般斜向逆斩。

    突刺这种剑技在实战中使用很少,就是因为一旦突刺不中就会留下很大的空当,给人反击的空间。

    这一刀,凌厉、狠辣、绝不留情,可以把任何一个突刺失败的人斩成两截。

    但观战的沈骚夜却低低的笑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他也曾这样反向破解过她的突刺,但每一次都大败亏输,因为她的突刺与寻常人的突刺绝然不同。

    寻常人需要以大动作、大位移、大重心的偏移来创造速度。

    但她不一样。

    在无数次的惨败后,沈骚夜才弄明白,她的突刺与所有人都相反,是极端克制的。克制的架势,克制的动作,克制的重心,克制的脚步,让她的突刺不能爆发最强的威力,却留下了应对一切情况的自如。

    咻,石铁心的刀锋斩在空气中,斩在了飘扬的飞花上。

    但她却错步而过,旋身而转,高挑的身材带着不可思议的灵动,闪电一般的一剑则带着巨大的重量瞬息间横切。剑锋过处花草飞扬,剑刃直斩石铁心的腰部,要将他一刀两断。

    很多观众都紧张起来,这些紧张的人都是被这一招打出心理阴影的战败者。

    但石铁心目光闪亮,好似又料到这一招般提前踏步。她旋他也旋,横剑扫来之前,他已经拧身下腰,一个神乎其神的低身位飞窜,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横扫。

    刷拉拉,草叶作响,石铁心翻滚受身,这一躲引起了外面许多人的惊呼。

    “这小子真的有两把刷子啊!”

    “但也到此为止了。”

    “对,看啊,大姐跳起来了!”

    不是普通的起跳,而是最简洁但也最华丽的起舞。她完全没有浪费横扫的动能,而是顺势把动能化作了撬动自身的助力。巨剑和她自身的体重变作了互相纠缠运转的双星系统,她被长剑的力量抡上了半空,而后又用自己的力量将长剑抡成了惊艳绝伦的一击。

    纵斩,天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