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系统逼我做皇帝 > 第519章:所以,你是想让朕退位了?

第519章:所以,你是想让朕退位了?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景以
    萧锐拿着账本,开始了艰难的讨薪历程。

    回宫的马车里,萧锐手中有一封信,是齐国惠妃袁媛离开时,给萧锐留下的。

    齐皇最终用两千多名大夏俘虏换走了袁媛。这笔交易对萧锐而言很合适,就是有些惋惜。

    自己真是正人君子啊!

    外人都诽谤自己是因为美色抢来了惠妃,但是自己却什么都没干!

    像自己这么坐怀不乱之人,世间罕有啊!

    至于惋惜的原因…尼玛,白白被人冤枉了,坐怀不乱的名声竟然只有自己和袁媛两人知道,早知今日,哎…

    打开信,信纸上是清秀的笔迹,只见上面写道:

    “今夜提笔时,晓风残月,愿君平安。

    此次一别,恐今生难见。虽是被君擒来,却也感谢这一路上的经历。

    留此书信告别,山高水长,望君勿念。”

    短短几句话,透着洒脱,只是清秀的字迹到最后有些凌乱,笔墨似乎被水滴打湿,摊开一块。

    “不会是口水吗?”萧锐开个玩笑,心中虽有其他念头,只是觉得不太可能。两人相处时间不长,自己是大夏的储君,她是齐国的皇妃,又能产生什么交集呢?

    虽然萧锐很帅。

    将信折好收起来,这位妩媚的齐国皇妃对他而言,只是过客。

    进了宫,萧锐雄赳赳的到了养心殿,求见陛下。

    夏皇刚刚批阅完奏折,正读读书歇歇,听说太子求见,诧异道:“他怎么来了?看来一定有事!”

    “陛下,奴婢看太子来势汹汹,的确是有事的样子。”海大富恭敬道。

    夏皇点点头,随机来了兴趣。

    作为一名皇帝,恐怖的猜测思维能力是掌握全局的必备技能,所以他推测道:“他刚刚出宫去了詹事府和虎贲阁,詹事府倒没什么,而虎贲阁现在是有声有色,他招揽的那个萧何很有手段,朕都眼馋这样的人才,做个户部侍郎都有些屈才。在没有动用朝廷的力量下,就把玉米和土豆推广的如火如荼。朕之所以把这件事交给太子,就是想历练他,让他知道推广一件事的难度是很大的,他倒好直接找了一个人才。萧何画出一个很大的饼,让百姓看到了甜口,用最短时间和最合适的方式认可了玉米和土豆。这是好事啊,难不成他是来邀功的?不不,这小子如果邀功,也会低调的假借他人之手,那么就是有问题了…现在虎贲阁遇到的困难是…”

    夏皇说完,眼前一亮,随即道:“让他进来吧!”

    海大富恭敬去请。

    萧锐握着账目气昂昂进了殿,他已经想好了说词,先礼后兵,必须让陛下吐出银子来!

    谁知刚刚进殿,就看到陛下在那里唉声叹气,并且说道:“讨伐赵国、齐国,虽然战绩斐然,但国库消耗巨大!黄河上游暴雨不断,下游出现了洪灾!淮南、淮北、徐州等地干旱,粮食减产,福州、赣州大雨、暴风。大夏官吏冗余,结构臃肿,吏部竟然还要给官员涨薪…朕的内帑也没钱了…哎…钱啊钱啊,身为一国之君,竟然也要为钱发愁!”

    叹息之后,夏皇瞄向萧锐,道:“皇儿来了?”

    萧锐的脚步顿在那里,张了张嘴,刚刚准备的说辞瞬间没了。

    “儿臣拜见父皇。”萧锐恭敬道。

    夏皇露出希冀,问道:“皇儿,朕听说你再返京的途中,抄了一些贪占良田,不配合清丈工作的贪官污吏,听说抄了不少银子?”

    我艹!

    萧锐立即瞪大了眼,自己是来要钱的,嘴还没开,反倒被讹,这可不行!

    “父皇,儿臣领右都御史之职,又负责检查良田清丈大任,查抄贪官污吏皆按照朝廷流程进行,至于抄多少钱,儿子并不知情!”萧锐拒绝道。

    夏皇惋惜道:“朕还以为皇儿是来送银子的呢,可惜了。”

    这样可不行!

    萧锐立即追问道:“父皇,虽然黄河下游出现洪灾,但规模较小,并未造成大面积泽国。淮南等地干旱,收成减产,朝廷早就下过减免赋税的旨意,百姓虽然收成少了一点,但生活够了。至于讨伐赵、齐两国,是的,消耗了大量军费用度,但是占领敌国各郡、府后,大批粮食、宝物源源不断地送往京都来,儿臣耳闻得到的收获不仅补充了消耗,而且还有结余。至于官员要求涨薪,哼哼,谁提的涨薪,就杀谁!”

    尼玛,自己现在就缺银子,现在提涨薪就是抢自己的钱!所以涨工资没有,命要不要!

    夏皇心中暗笑,嘿,这小子好大的戾气啊,看来是真的缺钱了。不过你缺钱就去想办法弄钱,来朕这里打秋风可不行。

    就在这时,萧锐面容悲戚,开始装可怜飚演技:“父皇,说到没钱,儿臣才是没钱的主啊,还请父皇体恤儿臣啊,为了大夏,儿臣把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了十九年的家底全部掏了出来,为了大夏鞠躬尽瘁两袖清风啊!”

    萧锐献出了账本。

    海大富接过,呈给了夏皇。

    夏皇翻看后,欣慰道:“我儿有心了,大夏能有皇儿这样的储君,不仅是朕的福气,更是天下人的福气!海伴伴,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太子殿下体恤百姓、心怀天下,为了大夏的繁荣无私奉献,当真是天下白百之楷模!”

    夏皇赞同道:“没错,朕也深有此感!如果不表彰,岂能对得起太子的良苦用心?朕要亲手写下‘两袖清风’四个字,命人做成匾额,赠予太子!”

    萧锐说这些,可不是为了要什么两袖清风,他要的是钱!

    “父皇,两袖清风是表彰清官,儿臣乃是储君,不太合适。不如换成银子?还请父皇体恤儿臣的努力,现在虎贲阁用度开支太大,儿臣真的捉襟见肘了。”萧锐立即索要。

    夏皇点点头,赞同道:“皇儿说得有理,两袖清风是表彰清官,你是储君,是大夏未来的皇,的确不合适来表彰你。至于要银子…朕的内帑也空荡荡,没有什么钱啊,是不是啊海伴伴?”

    海大富不想得罪太子,但更不敢忤逆陛下,所以他只能接话道:“是啊太子殿下,陛下的内帑啥也没有,连耗子都饿走了。”

    夏皇欣慰地点点头,海伴伴不愧服侍自己这么些年,这话说的太到位了,就是有点假。

    瞧瞧萧锐,已经乜着海大富,咬牙切齿了。这厮皮又痒了,看来本宫去赵国的这些天,他已经忘了本宫的厉害!

    有事没事打海大富!

    萧锐决定重拾这项业务。

    至于海大富,内心一片悲鸣,是什么让我们饱含泪水,是棺材本一点一点在自己眼前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萧锐才不相信陛下和海大富的一唱一和,于是叫道:“父皇,不应该啊!上次儿臣可是孝敬了父皇七百余万两啊,儿臣不要多,随便赞助个三四百万两就可以!父皇啊,儿臣是为了推广玉米和土豆啊,是为了父皇,是为了大夏,为了天下苍生啊!”

    晓之以大义,倒要看看陛下如何推广!

    可惜啊,萧锐忘记了一句话,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夏皇笑眯眯道:“皇儿推广玉米和土豆,是为了大夏没错,是为了天下苍生,但却不是为了朕,是为了你自己。你是大夏储君,将来必是大夏的皇帝,你为了你的百姓,又有什么不应该的呢?所以就该你花钱。如果朕有钱,倒是可以借给你,你只需要写个字据,九出十三归。但朕的确没钱。皇宫内用度花销都是钱,你说朕有钱,难不成你调查朕?”

    所以说嘛,姜还是老的辣,夏皇直接否决了萧锐的大义,最后来个威胁,直接将军!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推测,岂敢调查父皇。另外,儿臣虽然是储君,但现在还不是皇啊,应该算是为父皇做事才对啊!”萧锐努力反抗。

    夏皇笑眯眯的使出杀手锏:“哦,所以…你是想让朕退位了?”

    “儿臣不敢!”萧锐一哆嗦,心中暗骂,自己的老爹太坏蔫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那你今日前来是要干什么的?”夏皇反问道。

    萧锐义正言辞道:“儿臣也忘了是来干什么的,但肯定不是来要钱的!”

    夏皇欣慰道:“好!来,坐吧。”

    “是!”萧锐叹了一声,他是看出来了,从自己进门,陛下就知道了自己的意图,要钱?门都没有!

    颜小小看萧锐吃瘪,心疼坏了,连忙送来茶水。萧锐连喝三杯,都觉得喉咙干燥,尼玛,没钱难道英雄汉啊…

    夏皇心中暗笑,不过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该帮也得帮,虽然坑儿子一时爽,一直坑一直爽,但不能太过分,不然多丢皇帝的涵养。

    夏皇谆谆教诲:“朕也听说了虎贲阁的难处,花销开支巨大,你现在又摆弄一个专科学院,都是为了大夏培养人才,朕都看在眼中。不过要钱朕是真没有,但是朕可以教你一个赚钱的办法啊。要记住,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学会弄钱,才是长久之计。”

    萧锐眼前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