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济世鬼医 > 1581 大婚(大结局)

1581 大婚(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圣堂幽
    那一天据说这是整个宁城最为热闹的日子。

    整个宁城在这一天都披上了红色的绸缎。看得是喜气洋洋。爆竹声绵延不绝。从田大夫的那个破门诊。一直到宁城最为繁华的地段。都有噼里啪啦的爆竹声音。最重要的是。这爆竹声刚响起的时候。还特么的是早上六点。

    “秦沐。你这厮也太坏了。这早上六点放鞭炮。你想整个宁城都为之震动么。”说话的是一长得挺耿直的一少年。看上去虎头虎脑。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孩子其实就是秦沐做鬼差的时候。在长途汽车上碰见的那个大学生。说白了。就是土地老儿又无聊幻化了。

    “我坏。总比你好。你瞅瞅你那张脸都快长褶子了……还一天到晚幻化出一坨小鲜肉去骗小姑娘。你也就一老豆干我跟你说。再怎么幻化还是老豆干。”秦沐嘴上不放过。身上穿着的是那身从羽王墓地里面扒拉出來的西服。这西服很合身不说。关键是还不会毁坏。用來做结婚礼服简直是高大上。

    重华手忙脚乱的抱着一孩子。胸口兜着一个不知道多大的胸罩。左边右边都兜着一瓶牛奶。手上甚至还拿了一瓶。从早上五点钟开始。他就一直沉浸在找尿布、换尿布、洗尿布、再换尿布的无限循环当中。根本就沒功夫搭理秦沐。偶尔秦沐叫他的时候。这厮转过身來。露出一双布满了血丝且肿的跟熊猫一样的脸。如同丧尸一般僵硬的看了一眼秦沐。然后幽幽的转过身去。

    秦沐穿着西装一脸僵硬的看着重华的手忙脚乱。他吞了吞口水。有些纳闷的问旁边的天空:“我说。这师傅从前沒带过孩子么。当初我也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不也是照顾过的么。怎么现在这模样就好像从來沒见过婴儿似的。”

    天空沒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那会儿。都是我们几个带的。重华顶多就是问问你今天吃了沒有。还带孩子。哎哟。我看啊。这尼玛根本就不是什么萝莉养成。苦日子才刚刚來哦……秦沐你太坏了。太坑了。”

    “是我坏是我坑么。”秦沐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同天空继续说话一样……只听得他淡淡的说道:“我看师傅是甘之如饴啊。连孩子都不让我碰……我给了他机会。居然不让我碰……”

    勾陈看了一眼秦沐:“男女授受不亲。如果是我。也不会让你碰的。”

    整个花街是一片热闹的景象。现在红白喜事都流行放拱门。秦沐这个包子。竟然叫宁城的每一个路上隔着一段距离就放了拱门。而且这厮还刻印着自己的名字。在拱门上面写着“秦沐祝田大夫新婚大喜”。

    这人脸皮厚的。其实就是自己祝福自己。还写的这么冠冕堂皇。

    來做客的宾客很多。除了那些秦沐请來的。当然。更多的是不请自來的。三界五行的人几乎都來到了这里。甚至包括地藏。包括妖界的妖王夫妇。还有地府里面那十殿阎罗。当然阎罗们派來的是分身。不可能是本体就这么跑过來。天底下也就只有轮回王能干的出这事。

    秦沐这会子正惬意的同底下的宾客嬉闹。來了这么多的客人。密密麻麻。人山人海都不为过。秦沐只得将整个花街都暂时租了下來。把宴会摆在了花街的道路上。所有开车來的宾客。车都停在花街的外头。而花街的两边皆是宾客的座位。秦沐结个婚。将整个花街都据为己有。至于在酒店什么地方來宴请。秦沐倒不是不愿意。只是云曦说这个地方最好。因为可以设立结界。毕竟前來祝福的客人。 也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比如还沒有能力完全化作人形的妖怪。这要是拖着一通毛茸茸的大尾巴在酒店里溜达。那也真的是够了。

    秦沐正在同几个宾客玩笑。而云曦则在楼上化妆。所有的女性侍灵都在楼上充当起了门神角色。那是围的叫一个水泄不通。压根就不让秦沐上去。

    而这个时候。秦沐若有所思的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有着浓重黑眼圈的屌丝。

    这屌丝皮肤黝黑。头发杂乱。看上去个不高。手上拿着一瓶罐装啤酒。进來的时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打量着周围。然后目光才定格在秦沐的脸上:“不错嘛。”

    秦沐看着对方那形象。是一阵蛋疼。

    “哟。怎么。结婚了。都不跟我们说一声。”屌丝少年看了秦沐一眼。淡淡的。

    这來往的宾客众多。谁都沒有注意。会混进來这么一个人。

    旁边的天空直接从沙发上窜起。朝着那人就冲了过去:“怎么回事你。从哪冒出來的。知道这什么地方么。”

    秦沐拦住冲动的天空。淡淡的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我……”天空忍不住给气乐了:“他一个普通人。”

    “他不是普通人。”秦沐的语言中沒有任何感情。他看着那男人的时候。表情沉得快要滴出水來:“你今天。 还想做什么。”

    “别放出那么个表情嘛。如今你是人类。我能做什么。不过是想过來讨杯酒水喝。怎么。这都不欢迎。”那屌丝少年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再说你最后做的事情。功德无量啊。你的本心一直都沒变。我沒看错你哦。”

    秦沐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几个字:“通天教主。你真的够了。那你们之前那么为难我做什么。”

    “这是爱情的考验嘛。”屌丝少年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笑眯眯的看着快要暴走的秦沐。原地转了个圈:“怎么样。这是我按照地球网吧少年的模样幻化的。像不像。你打不打那个游戏。要不我们正面肛一下。”

    秦沐:“……”对于通天教主偶尔脱线的性格。秦沐真的是无语了。

    “哈哈哈。我就说嘛。就在这个地方。我可是闻着通天的味儿找过來的。”正当秦沐同通天教主说话的时候。门口又传來声音。随即两个人便走了进來。一个是胖胖的和尚。琉璃子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直接“咣”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另外一个则是一仙风道骨的白色头发道士。当他进來看到通天教主的第一眼。就皱着眉头瞪大了眼睛。嫌弃得沒边了。

    秦沐这会子是彻底沒语言了。三个老家伙凑在了一块。宾客席间是噼里啪啦的跪了一片人。

    “你们怎么都來了。”

    “怎么。你还想赶人啊。”灵宝天尊挥了挥手中的佛尘。看了看周围。然后一脸嫌弃的说道:“这破房子也太小了。看上去多寒酸啊。”

    秦沐:“……”

    就这样。宾客们闹腾了几天几夜。秦沐将宴席从花街做到了大酒店。从山珍海味。吃到了乡间野菜。就到了秦沐再也找不出什么新鲜玩意儿招待众人的时候。那些闹腾的宾客们才一一离开。最后走的就是三清。而且理由千奇百怪。通天教主说自己的小朋友找他打游戏了。所以暂且告别吧。

    然后。终于到了秦沐的洞房花烛夜。

    好在诸位都不是普通人。否则几天几夜的闹腾。几天几夜的酒醉。这个时候的秦沐哪里还有力气洞房花烛。

    秦沐笑眯眯的上了楼。在秦沐同宾客们之间胡吃海喝的时候。云曦就一直在楼上的房间里等着他。女性军团在宾客离开之前。都不让秦沐见云曦。一个个跟门神似的守在楼梯口。一个都不准放进去。

    天空和小白抱着鬼魔女婴鬼鬼祟祟的藏在秦沐的衣柜里。闹洞房嘛。谁都喜欢的。

    鬼魔女婴看上去也就两三个月。但是已经会呀呀的说话了。虽然吐字很不清晰。但是听得懂话。小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鬼魔女婴安静。而他们两个则通过衣柜的缝隙。鬼鬼祟祟的朝着秦沐的大床上看去。当然。这是在云曦暂时离开的时候。他偷摸着进來的。

    他看见秦沐醉醺醺的上了楼。走路的时候甚至还绊了一下。差点一头栽在门口。而云曦则端庄的坐在新换的婚床上。女性军团们采用的还是古代结婚的方法。云曦的头上盖着盖头。一动不动。

    秦沐站在门口。看着云曦一个劲的傻乐。

    “呆子。笑什么。”云曦的朱唇轻轻启。像一把小刷子。挠的秦沐心里痒痒的。他站直了身体。朝着云曦的方向走了过去。

    似乎是重华新酿的美酒。酒劲太大。在秦沐快要靠近云曦的时候。他绊倒了一下。一头扎进了云曦的怀中。云曦咯咯地笑。笑声像是一片羽毛一样。轻轻的拍打在秦沐的脖颈上。

    衣柜里面的三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

    秦沐掀开了云曦的盖头。露出对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他笑嘻嘻的说着“真美”。然后轻轻地推倒了云曦……

    “哎卧槽。怎么黑了。”衣柜里的天空发出一声。

    “呀呀……”这个是鬼魔女婴。

    “我呼吸不畅啦。天空是不是你放屁了。”小白一脸嫌弃的说道。与此同时推着衣柜的门。却发现纹丝不动。

    “我咋感觉我们好像在飞呢。”天空一脸郁闷的说道。

    秦沐这边。心满意足的看着那个衣柜朝着门外移了出去。如同炮弹一样的砸到了外面。这才冲着云曦笑了笑。

    红帐下。一室旖旎。

    至于那本从异界带回來的《济世鬼医》。它的结局。也应该会跟着更改。只是这些都不是秦沐去关心的了。这书现在扔在书柜的最顶层。再也沒动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