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信息全知者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怒放的焰火

第六百六十八章 怒放的焰火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魔性沧月
    哪怕是小灰人,一旦有了统一力武器,也是威猛至极。

    本来就没什么智慧的兵虫,被砍瓜切菜般杀戮。

    不过暗物质后勤体系,让敌人得不到大规模补给,只能把虫子的尸体转化为冰块进行补充,外加用能源轴心吸收部分敌人的高能打击。

    但这些都只属于中小额补充,所以小灰人也只能在中小型消耗上可以肆意妄为,战略级特大打击,依旧会让自己一段时间内陷入能源耗尽的困境。

    基于这一点,昆仑女皇让兵虫不必进行任何精细的战斗,只需要一味地高能轰炸,乃至迫近敌人自爆就行了。

    再强的材料,都挡不住反物质炮,再强的力场,也承受不了创世能级的打击。

    而这种形式的武器,微子入门就能实现了,昆仑大军用起来,只会更精准、更迅猛、更快捷。

    攻击的上限,永远大于防御的上限,破坏永远比保护更简单。

    如此狂轰滥炸,不计成本地惨烈高能打击下,虫群的技术弱点被尽可能地规避了,逼迫敌人与他们进行后勤对耗。

    几分钟后,林立与阿兰,在充满了巨大冰块的碎石带航行。

    他们两人,已经合力绞杀了好几队小灰人了,在经历数次激战后,至少肉眼范围内已经看不到敌人。

    并非敌人被杀光,而是战术隐藏乃是一切太空战争的基础。

    小灰人数量比他们少,自然要采取隐匿作战。

    “发现目标!”

    “距离我们三十二万公里,共计一百二十九名小灰人。”阿兰通过探测器说道。

    林立看向那个方向,什么也见不着。

    这个距离,接近地月距离,哪怕是上千米高的机甲,也不可能肉眼看到。

    站在他这个位置,只能看到黑暗星空中,此起彼伏的微弱亮光。

    偶尔还能看到一条光束,从微粒状开始渐渐拉长,缓慢地变成短棍,之后化为细线,直至消失。

    这都相隔他们几千万甚至几亿公里,可谓是极端空旷的战场。

    他们的第一战略目标,就是完成向心包围,将敌人的生存空间进行压缩!

    值得一提的是,敌人并不打算逃跑,同时也在用各种方法消灭他们的兵力。

    整片战场,到处是惨烈厮杀,显然万华镜也打算与他们决战。

    “真是骄傲啊,以为吃定我们了吗?”林立兴奋道。

    阿兰平静发出一道创世能级死光炮,干掉一名小灰人,并说道:“万华镜没有出手,他是在等我们靠近啊。”

    林立点头道:“没错,量子神核虽然厉害,但高速飞行的话太耗能量了,不如以逸待劳。”

    “他的统一力场破坏范围是有限的,当我们大军逼到十万公里的尺度时,其必有雷霆一击!”

    “那量子神核太强,是绝对碾压我们的兵器,之前昆仑兵团已经验证过了,根本不可能打的赢。”

    阿兰无所谓道:“如果没了量子神核,万华镜什么都不是……等黄极消息吧。”

    林立咧嘴笑道:“没错!最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

    黑暗太空中,到处爆发着惨烈激战。

    有些天虫小队,甚至杀到了金身上空,对着蓝雪之星轰炸。

    不过他们很快,就被一道道雪花状的飞轮,泯灭成灰烬。

    “蠢蛋!这群小灰人机动联防都做不好!废物!”迦文脸色十分难看,干掉一群虫子后,嘴里骂咧着。

    一旁的炽翔,脸色也很难看,人手太缺了啊!

    战争中,情报、资源、人才、技术都很重要,现如今,他们除了有技术优势,其他都是稀烂!

    尤其是人手,只剩下迦文、炽翔、塔尔塔洛斯三个人了!

    至于最强的老板,也明显状态不对,时而钻进金身裂开的缝隙里面,时而又飞出来疯狂大笑,癫狂破坏,肆意打砸……

    “可恶!塔尔塔洛斯,你怕不是内鬼吧!你为什么会把敌人的隐藏虫洞带来!”迦文恶狠狠地质问。

    塔尔塔洛斯无奈道:“我只是想收尸而已,我说这是巧合你信吗?”

    “住口!你老实说,六千万大军的惨败,到底怎么回事!”迦文又追问之前的事。

    塔尔塔洛斯之前说的都是实话,此刻也只能老生常谈。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灭了紫微!”炽翔打圆场道。

    迦文凝重地回望道:“量子神核不出,我们怎么打?老板不知道在干嘛……”

    就在这时,索锐飞到他们身边说道:“主人在夺取金身的能源库……”

    这对迦文他们来说,是个陌生人,但之前他冒出来劝说万华镜冷静的一幕,都被大家看到了。

    万华镜专门解释过,如果他没有命令,就听索锐的。

    这是他从仙女座星云带回来的奴仆,是真正的死忠。

    “你们守住量子神核方圆三十万公里范围,禁止一切敌人靠近。”

    “等老板夺得金身的能量,就是敌人的死期。”

    听了索锐的话,迦文等人顿时放下心来。

    仔细一想,这尊者简直帮大忙了,如果没有这座金身,与紫微的一战恐怕会艰险万分。

    此刻有这金身,只要保护老板夺得能源,就是必赢!

    想到这,塔尔塔洛斯也松一口气,这排除了他心里对火羽的一丝怀疑。因为尊者与紫微,明显不是一路人。

    于是乎,他也就没提自己与‘火羽’的交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战事也越发激烈。

    广袤的星际战场,一尊尊巨大的狰狞虫舰,就好像超新星般被引爆。

    从远处看,起初只是个小米粒,渐渐的光点越来越大,如黄豆!如雪梨!不断膨胀!

    它们的光芒点亮了星空,刺破了黑暗,此起彼伏,越来越多,很快犹如浩荡银河,将这里点缀成一片星罗密布的美丽图景。

    随着时间推移,黑暗太空变成了超强辐射的海洋,一道道创世能级死光,穿行于其中。

    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虫子与无数的小灰人,成为星空中的烟火!

    而这,只是紫微疯狂攻势的第一波!

    率先冲入小灰人大军阵型的虫群,已经死光了。后续还有源源不断地怪兽巨舰,如同失控的火车头般超速撞击过来。

    “炸他娘的!黄极说了,对抗统一力武器,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力降十会。”

    “骨扇,多给我些能量!”

    “我这边也要!”

    “放弃个体战,开始高能洗地!”

    昆仑一伙,散落在战场各个方向。

    他们消灭了几百队冲上来迎战的小灰人后,发现大部分小灰人开始退却,集中在尊者金身上空。

    一时之间,林立、阿兰、布兰度等人,都不约而同地向暗物质虫云申请调动战略能源!

    如果小灰人散落四方突围,他们只能单兵作战,或者小队作战,进行机动围剿。

    但现在小灰人竟然惧怕的收拢阵型了,他们一个个不约而同地采用了极端火力覆盖!

    就见他们,指挥着自己麾下的天虫兵团,汇聚起来,暗能量后勤向他们源源不断地运输反物质。

    本就庞大的怪兽巨舰,肚子一个个都变得鼓囊囊!

    “杀!”

    “歼星式冲锋!”

    数以百亿计的虫群,排成紧密阵列,构成巨大的黑幕,就好像一面连绵千万公里的巨墙,高速推进而来!

    一旦临近小灰人大军,就立即变成一个个剌目的火球,奋勇冲向目标!

    每一只巨虫都顶着扭曲的电浆冲击波,拖着长长的火尾,在后面留一条发着荧光的轨迹。

    它们庞大的身躯,灌注了无尽的焰火,每一寸都在化为惨白的炽烈能量。

    这由九百六十亿颗天火流星构成的阵列,无比的壮观,也无比的惨烈。

    “都是疯子吧!”小灰人哪里见过如此波澜壮阔的死亡冲锋?

    虫群大海的疯狂,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群怒放的焰火,打一上来,就是冲着同归于尽去的!

    别说小灰人,就连恶龙他们也没见过,当年为了一点能量愁破头,此刻只知道用无尽的怒火碾压敌人。

    “轰!”

    凄厉的爆炸,无死角地覆盖上来。

    火墙犹如巨掌拍下,很快又包裹成团,将大片小灰人笼罩其中。

    下一秒,暗物质虫云出手了,它骤然坍缩,缔造出无形恒星。

    强大而扭曲的巨引源出现在无尽烈焰的中央,数之不尽的爆炸光波,也随之收缩。

    接着又爆炸!膨胀!然后再收缩,挤压!

    一片战场化为无边炼狱,充满了恐怖的辐射高能。

    任里面的小灰人如何挣扎,也抵不住这堪比超新星大爆炸的全方位冲击!

    可以看到,巨大等离子光球中,有数百万的小黑点,它们以肉眼可见地速度迅速的破碎、消亡。

    只此一波,小灰人大军损灭大半!仅有极少数穿越火海,逃脱出来。

    “继续炸他娘的!”

    接连不断地高能打击,为昆仑女皇部署包围网争取了时间,只见她操控着暗物质虫云,在战场上疯狂投放反物质云。

    弥漫的反物质云,让人们仿佛置身于迷雾之中,即便很稀薄,但这迷雾是致命的。

    下一秒,各种扭曲的引力源诞生在战场上,它们汇聚着巨量的反物质,渐渐构成盘踞的星云旋涡!

    数百个星云漩涡,直径皆在三千万公里左右,它们从各个方向,各个角度螺旋撞击而来。

    目标,尊者金身!

    阿努纳奇残存的兵力,全都在尊者的金身上。

    尊者的身体实在太大,就像是无边的大陆。而现在,他们抬起头,能看到满天星云陨落。

    “咚咚咚咚!”

    璀璨的大丸子,砸在尊者身体各处,胸前、腰间、手臂、大腿……

    金身承受住了这种打击,只被摧毁了一层皮,但小灰人就没那么好了。

    超高速冲击波,沿着金身表面传播,涤荡不休,将无数黑点掀飞。

    持续不断地冲击摩擦下,尊者的金身越发光亮了,就好像被搓了个澡似的,直接被搓掉了几公里的一层皮!

    厚实表皮提供了大量物质,与反物质云引发了二次轰炸,强劲的冲击波裹挟着正反物质交错,摧残着置身于其中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