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爆裂天神 > 第839章 无非是一条直线

第839章 无非是一条直线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当年离歌
    笑容一如既往。

    东家躺在床上,明明看着陆泽的方向,却看不清陆泽脸上的笑容了。

    他感觉自己的眼睛里全是血液,自己的视野里满是血色。

    当他回应陆泽说出那个“好”字之后,整个人仅存的精气神也消散了。

    “白银家族现在主事的是谁?”

    “太仓王。”

    “哦,王太仓啊。”

    ……

    “派出了几支队伍?几个东家?”

    ……

    “我这个人恩怨分明,从不滥杀无辜,所以……是第几房主谋?”

    “二房。”

    “呵呵,机遇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喜欢这种努力。”平静的回应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

    ……

    “那些行走在东海的人是谁?”陆泽的话题忽然一换。

    东家的本就失神的目光一滞。

    “不方便说吗?”

    “不……认识……澹台……澹台公子……申城……”

    东家并没有和陆泽对抗的想法,他的大脑受到了永久的损伤,正在忍受着生理上的剧痛而努力回忆。

    其实不如说这是潜意识当中的审讯回应。

    东家出现这种反应只能证明他是真的不知道。

    陆泽看到东家竟然努力回答出“澹台”两个字后,忽然有种浅浅的感动。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

    “还真是很努力的活着啊。”

    陆泽轻声的感慨,看着下方说话似乎卡带一般不断重复澹台字眼的东家。

    随意将手搭在金属长桌上。

    “感谢,你已经回答的足够了。”

    陆泽低头,与东家的眼神对望。

    无意识呢喃的东家一个激灵,他的灵魂迅速归窍。

    “不、不……我……”

    “真的足够了。”

    陆泽单臂猛地一甩。

    嗞啦。

    金属撕裂的声音在舰桥室内绽放。

    这掺杂了白银的特种合金长桌直接被陆泽生生从一体铸成的地板上扯掉,掷出窗外。

    强大的劲道弥留在东家躯体上,与金属长桌一同沉海。

    原本干涸的、半凝固的血迹,开始溶解在海水。

    海洋里那些游荡的嗜血鱼类,嗅到了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开始疯狂扑去。

    “不……咕嘟咕嘟……”

    连惨嚎都只能发出不到半声,东家的口腔、鼻腔、气管就彻底被海水填满。

    挣扎的身躯被一层层的不知名鱼兽围住撕咬。

    浓郁的血色在水下弥漫。

    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这一天的太平洋,东海领海之外。

    舰桥室内,陆泽看上面前那被自己强大星源力依旧束缚半空的水团,优雅的伸出双手插入其中,有耐心的清洗着手指。

    “法老。”

    “咿?”

    房间角落捂着眼睛却露出大大爪缝的小波球仰头。

    “通知幻星铺开结界。”

    “咿呀。”

    奶声奶气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经历过诸多大阵仗的法老,叉腰跳到窗户旁,冲着外面的汪洋大海大喊着……

    “咿呀咿呀!咿呀咿……咿呀!”

    将指甲缝都清洗干净的陆泽从水团里抽出双手,随意扬了扬。

    这团海水横飞数十米,穿过窗户,重归大海。

    陆泽站在一片人间炼狱当中,低头轻轻踩了踩地面。

    “很荣幸,你们活了下来。”

    “不过,从今以后你们的东家要换一个人了。”

    “现在,上来两个人打扫一下房间。”

    陆泽的声音很温和,却能清晰穿透地板,传入下方每一名操作员的耳中。

    舰桥一层、二层的操作人员全身颤栗。

    因为刚刚的用刑过程,被完整的放映在每个人眼前。

    那个梦魇一般自称“陆泽”的男子自走入舰桥室随意格杀一众战王后,从这头走到那头的短暂间隙里,他的眼神透过监控和下方的所有人都隔空对视。

    那种平静下透出的对生命的漠然,以及随后东家的惨状,彻底震撼了众人。

    没过10秒钟。

    两名年轻人战战兢兢的通过内部楼梯走到舰桥室,强行忍住惊恐,开始清理这片修罗血场。

    当经过陆泽时,他们两人忽然听到了轻声的询问。

    “从现在你们称呼我什么?”

    “……东家。”两人心底胆寒,满脸惊恐而又哀求的匐倒在地。

    “唔,很好的称呼。”

    “安心在这里等待白先生吧。”

    充满微笑的语言回荡在舰桥室里。

    两人再度抬头,哪里还有陆泽的身影?

    舰桥一层、二层的工作人员看遍所有监控,同样失去了陆泽的身影。

    狂风肆虐的太平洋上,白舰沉稳的漂浮其上。

    舰桥顶端,陆泽负手而立,眼神幽远。

    死去的东家真的很敬业,临死说了这么多干货。

    甚至还贴心的为陆泽安排好了线路。

    既然如此。

    “就不拒绝这份好意了吧。”

    “从远到近,从近到远,始终是那一条直线。”

    陆泽淡淡自语。

    ……

    ……

    虹山岛指挥部。

    偌大的作战大厅里,一片静寂。

    终于有监视员忍不住出声询问,“将军!?”

    当云镇雄看到那个坐标点突兀消失后,饶是强悍如他,心脏都重重一跳。

    这个消失代表的意思可太多了。

    这意味着强行摆脱了超级雷达【青龙塔】的持续锁定。

    怎么才能做到这一地步?

    深浅1500米以下。

    又或者是庞大的能量力场,以近乎迷雾气旋一般的汹涌能量转速来强行抹除信号。

    云镇雄扬起手掌。

    四周的军官士兵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进一步吩咐。

    于是,云镇雄就这样安静的站在作战大厅,和四周手下一同度过了安静诡异的十分钟。

    整整十分钟里,除了仪器设备滴滴答答的声音,连稍大一些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十分钟过去,依旧没有任何异样。

    云镇雄看着那片重归安寂的海域地图,忽的一笑。

    “任务提前解除。”

    “警戒解除。”

    “作战大厅全员下达封口令。”

    云镇雄龙将边说边向外走去,快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

    “好好珍惜现在的一切。”

    意味深长的话语,让整个指挥部一片肃穆。

    和前面的雷霆之举相比,此时的云镇雄可谓春风化雨。

    但是面对这种平和的语气,大家却感受到了深深的残酷和警告。

    ……

    走出作战大厅的云镇雄龙将看了看自己的手环。

    刚刚,他感受到了自己手环的震动。

    那种细微的震动之内还有一丝不寻常的信号,是将星勋章独有的能量波动。

    与触觉并行,能够和精神视界直接产生关联的特有信号。

    信号没有什么内容。

    却在传递着最大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