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爆裂天神 > 第925章 伤口撒盐多了就是腌肉

第925章 伤口撒盐多了就是腌肉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当年离歌
    每个人都惊恐的看着陆泽,现在他们终于又感受到了三天前被支配的恐惧了。

    想当初,斗武场上的那些人也是同样的想法吧。

    可现在当人面说人子的事,这分明是既要杀人还要诛心!

    看王岂老爷那不可抑制抖动的手掌就知道了。

    偏偏眼前这个毫无烟火气息的男子,还拥有着超越所有人认知上限的武力。

    这直接导致了明里暗里的白银家族武卫们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只敢躲在远处又惧又怕看着陆泽!

    陆泽依旧用那温和的目光注视着王岂,语气平淡的自言自语:“至于那200多亿应该还在家里吧……我知道了,的确还留在家里。”

    在陆泽的注视下,王岂感觉到了一种窒息感,他承认听到陆泽的话时自己心脏有过那么一瞬间的不正常跳动。

    也就是这么一丝细微的跳动都被陆泽捕捉到。

    “现金我就不拿了,留着没事给儿子烧烧纸也好吧。”

    陆泽语气充满了鼓励,单手拍了拍王岂的肩,然后转身潇洒的离去。

    人群愕然。

    谁都没想到陆泽竟然如此洒脱的离去。

    王岂的手臂都在抖动,肩膀、全身都在不受抑制的抖动。

    这个岂止是杀人诛心,简直是在人伤口上一遍又一遍的撒盐,这是腌肉啊!

    这个细微的间隙里,没有人顾得上王二爷的细微表现,人们依旧震撼于陆泽的霸道。

    内心庆幸于没有波及到自己,庆幸于陆泽就此选择放过……

    对比之下,王家二爷王岂……表现的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然而当陆泽即将走出厅门时,后面陡然传来一声扭曲的厉吼。

    “你真当我不敢派人杀你!?”

    王岂的心态崩了。

    被陆泽一而再再而三的撒盐,王岂终于破防了啊!

    “呵~”

    轻轻的笑声传来。

    陆泽的脚步仅仅微微停顿了一瞬,侧首轻声反问了一句:“你是想让王家灭族么?”

    耸耸肩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悠闲走出。

    只是走到一半,陆泽停下脚步,看着一名恰好站在最近的满脸堆笑的胖子。

    那个胖子满脸的笑容,小眯眯眼里透出精光,看上去和弥勒佛似的。

    “宋初阳吧。”

    陆泽笑着开口。

    宋初阳则是一个激灵,一股难以言表的悚然感从尾椎骨直接涌到天灵盖。

    陆泽可以问你是哪位,也可以问怎么称呼……

    但现在一脸笑容的喊出了自己名字。

    这就不止是诡异了,简直是让人惊悚了!

    宋初阳破天荒的第一次感觉到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东楼这里等候王易水,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来到王家!

    “嘿嘿。”宋初阳刚刚露出标志性的笑容。

    陆泽就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他那满是肥肉的脸颊,温醇的嗓音响起:“贴心的忠告,务必一直躲在云州城啊。”

    陆泽的笑容让宋初阳如坠冰窖,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死意。

    因为他从陆泽的眼里看到了世上最纯粹的淡漠。

    那是对生命的淡漠。

    宋初阳心性狠辣,在某些事情上的处理甚至比王易水还要极端。

    所以虽然和王易水是合作关系,但在王易水安排针对陆家的事情时,他有许多方面瞧不上。

    现在看来……

    幸亏当时没有嘴贱的出主意,更没有手贱的直接参与!

    陆泽不轻不重的拍着宋初阳的左脸。

    周围上百人根本无人敢出声,只能看着陆泽一下又一下的拍着。

    啪~

    啪~

    似乎是前辈在勉励后辈。

    可是宋初阳的年龄又大于陆泽。

    这种强烈的违和感形成的对比,愈发有震撼力。

    “记住了么?”

    “……”宋初阳抿着嘴,依旧露出标志性的笑容,他内心的凶性在这一刻不允许他如此轻易的低头。

    哪怕……哪怕陆泽给他半个台阶。

    他都可以应声。

    嗯?

    陆泽微微歪头,下一秒抬起不过一寸的手掌落下。

    啪!

    一片气浪被陆泽抽出。

    噗!

    宋初阳喷出血雾,直接横飞七八米远,嘴里喷出鲜血连带着一半牙齿。

    半张脸瞬间肿胀成紫色。

    陆泽不紧不慢的走过去,俯身看着宋初阳,伸出右手在对方干净的蓝色大号西服上擦拭着,又轻声询问了一遍。

    “记住了么?”

    这一刻,宋初阳明明左耳被扇到失聪,但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那下一秒即将覆满全身的杀意。

    “记住了!我记住了!”宋初阳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涕泪横流。

    “很好。”

    陆泽看着干干爽爽的右手五指,优雅起身,对着身后百人抿嘴笑了笑。

    “叨扰了。”

    百人噤声。

    他们甚至有种幻觉,这是不是在群体的梦中。

    可在场宋初阳的痛吼、地上的血雾、鼻翼间萦绕的血腥味……无时无刻不在证明着这就是现实。

    陆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他彻底离开东楼了!

    呼……

    在场众人终于感觉那种黑云压城的窒息感消失,很多人下意识的大口大口喘气。

    王岂安静的在原地站了足足半分钟,然后僵硬的抬起头,环视四周。

    他没有理会那边模样凄惨的宋初阳,他的眼神很木然,但也冷的可怕。

    “我养你们吃,养你们穿,给你们上等的武道技法,给你们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修行资源……他就站在你们的眼皮底下,你们却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我养你们这帮废物干什么!”

    狰狞的厉吼声回荡。

    那些站在外围的武者们蹙了蹙眉。

    他们都是修行有成的武者,放在外界哪个不是名震一方的豪杰。

    平日还有王家的各个堂主制约。

    现在看看,那些堂主死的死,还是死的死……

    妈的但凡和那个煞星对上以后,就不可能受伤,除了死还是死!

    能制约他们这些旁系武者的人都快死没了。

    王家大房一脉又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大厦将倾,王岂还指望有人给他卖命?

    算上一去未回的天机长老……

    偌大的王家二房巅峰战力已经折损大半了。

    这真是想让大家给你儿子陪葬?

    不过出来混,大家毕竟都要脸面。

    所以还做不出当场告辞的事情,只是毫无表情的看着王岂。

    叮铃铃……

    这时,王岂的手环忽然不合时宜的响起。

    人群眼神疑惑的看着王岂。

    谁会在这时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