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余烬之铳 > 第七十六章 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倒下了

第七十六章 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倒下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Andlao
    042并不存在。

    一瞬间洛伦佐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被抽离干净,失去了那框架的支撑,血肉无力的坐回座位之上。

    自己是梅丹佐,是047,洛伦佐从那圣临之夜后所坚守的一切,所有的愤怒,所有的哀伤,那些不可饶恕的的所有,乃至洛伦佐·霍尔默斯自己本身……

    突然有种莫名的悲凉感,洛伦佐为了根除妖魔付出他的所有,可如今自己却是虚构的存在。

    这一切都是只是一段疯狂的臆想。

    毫无意义的臆想。

    此刻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怜悯,他们似乎都在可怜这个悲哀的灵魂。

    “我知道这可能很难接受,可霍尔默斯先生,根据资料你在旧敦灵的新生活里成为了一名侦探。”

    安东尼似乎赢下了这一局,洛伦佐是个疯狂的家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哪怕是失去双手他也会用力的咬断敌人的喉咙,可此刻安东尼摧毁了他的一切。

    “作为一名侦探,你应该清楚证据的重要性,而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042并不存在,你真实身份是047,被冠以梅丹佐之名的猎魔人。”

    洛伦佐低着头,似乎是在看那一张张自己的照片。

    很久之前洛伦佐便觉得自己长得与梅丹佐相似,可现在那相似的临界被突破,两张脸重叠在了一起,变成疯狂的模样。

    “黑山医院里有过这样类似的病例……”

    梅林在此刻突然说道,他的语气不带任何情感。

    “一位骑士受到了侵蚀,侵蚀之严重导致了他记忆的错位,他忘记了自己是谁,随后他在疗养院生活了很多年,除了失忆外与常人无异,但漫长的生活中他有了新的朋友,新的社交圈……”

    空洞的眼神里倒映着那个失落的家伙,他就像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野狗。

    “他拥有了新的生活,可突然有一天曾经的他醒了过来,他记起了一切……”

    那平静里的声音带着哀伤,似乎故事里的人此刻就正坐在这里,另一个他醒了过来,于是双手撕裂胸膛,另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伸展了出来。

    “他变成了与曾经完全不同的人,现在与过去都变得模糊,他甚至无法判断自己此刻究竟谁,失忆前所爱的女人已经有了家庭,而失忆后的他在和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生活,他的生活崩塌了,可凶手却是他自己……”

    “霍尔默斯先生,你被伪圣杯污染了,即使强如你这样的猎魔人,也感受不到污染的进行,在这漫长的时光里被一点点的腐蚀吞没。”

    安东尼总结道。

    所有人都看着那低垂着头颅的男人,他以前就像一团桀骜不驯的火焰,无论是狂风还是暴雨都难以将他熄灭,可现在这团火就像融化积雪,一点点枯萎,变成小小的一团,甚至连自己都无法照亮。

    “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倒下了~”

    见鬼的声音响了起来,很轻微,但在这安静的会议室里却是如此的清晰,那人反复的重复着,还带着童谣的旋律。

    “无敌的霍尔默斯倒先生倒下了~”

    洛伦佐缓缓地抬起头,颓然的目光看着在座的所有人。

    那真是令人感到怜悯共情的脸,就像一只被大雨浇透的小狗,你忍不住的想抱起它,可突然那悲伤的脸上多了一抹笑意,紧接着变得狰狞了起来,碎裂的钢铁重新被拼凑在了一起,变得愈发坚固。

    风中摇曳的火苗开始翻滚,炸裂成了炽目的火海。

    抛开那些该死的情绪,就在所有人以为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倒下时,洛伦佐再度变得强硬了起来,他带着奇怪的笑意,嘲讽似的看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我的谁?我来自何方?我要去哪?”

    洛伦佐轻声诉说着,可那声音下的疯狂却触动了每一个人。

    安东尼此刻也警惕了起来,之前的一切都按照他的预想前进,直到现在这个突然情况。

    亚瑟则在此时突然和洛伦佐一起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拍着手。

    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又爬起来了,他是要杀光妖魔的怪物,在此之前没有人能打败他。

    至始至终安东尼都没有搞清楚一个点,按他的说法,洛伦佐是个生活在疯狂中的人,在这漫长的疯狂中,这荒诞怪异的世界已经被他认知为了常态。

    洛伦佐·霍尔默斯本身自己就是一个极端的疯子,为了根除妖魔不择手段的疯子,而自认为理智的正常人,永远猜不到疯子的步伐。

    “我来自翡冷翠,要去根除妖魔,至于我是谁……这重要吗?”

    洛伦佐一反之前的固执,此刻反而不在意自己的身份究竟是谁,他紧盯着安东尼,仿佛下一秒就会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温彻斯特向他射击开火。

    “不不不……准确说,我来自哪里也不重要,毕竟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三个见鬼的问题里,我觉得唯一有用的,就是我要去哪。”

    洛伦佐重新变回了那从容的样子,他用手梳起了那淡金色的短发,悠闲地坐在椅子上。

    “是啊,我可以来自翡冷翠,可以来自旧敦灵,甚至说来自那遥远的九夏,我也可以是047,或者042,当然称呼我为亚瑟我也不介意,反正名字这种东西,只不过是对一个事物的称呼而已不是吗?

    唯一重要的是我要做什么。”

    洛伦佐微笑地看着安东尼,平静地诉说着他的夙愿。

    “我是个……暂时名为洛伦佐·霍尔默斯的武器,我要根除所有的妖魔。

    那么,你呢,安东尼神父。”

    洛伦佐翘起了腿,双手合十放在腿上。

    “说了这么多,你想做什么呢?安东尼神父?”

    安东尼愣住了,过了好久他也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

    “真不愧是你啊。”

    一位携带了伪圣杯数年之久,在疯狂中依旧能继续战斗的猎魔人,他不会这么轻易地倒下,即使是倒下他也要带着妖魔们一起步入地狱。

    安东尼收敛起了笑意,重新带起了那对于猎魔人的敬意,与那些新生代猎魔人不同,他有幸窥见过那疯狂的一角,他很清楚眼前这位猎魔人曾经面对过什么……不仅是面对,他还活着从那禁忌的疯狂里脱身离开。

    “我们想回收你携带在身上的伪圣杯。”

    安东尼继续说道。

    “伪圣杯诞生于圣临之夜,由于当时的失控,我们只知道它很危险,除了这些以外一无所知。”

    “你们想回收并测试伪圣杯的能力?”洛伦佐一眼看破了他们想做的,紧接着他无趣地笑了起来。

    “那是属于福音教会的财产。”

    “可我现在属于净除机关。”洛伦佐毫不留情地回复道。

    紧接着洛伦佐继续说道。

    “安东尼我清楚你们今天的来意,甚至说还有你们……”

    目光投向了一旁沉默的净除机关诸位。

    洛伦佐突然站了起来,他围绕着这会议的圆桌缓缓行走,前行的同时就像一头欢乐的小鹿,时不时转身踢腿,仿佛是在跳一支舞蹈一样。

    他很冷静,但又在失控的红线边缘。

    “福音教会,净除机关……真遗憾啊,说到底你们只是打着对抗妖魔的旗号,企图获取那禁忌之力。

    那不是凡人该触碰的。”

    洛伦佐双手搭在亚瑟的双肩之上。

    “别着急反驳我,诸位,不就是这样吗?当我们弱于妖魔时,我们拼尽全力试图毁灭它们,可当我们与其平等,甚至说略胜一筹时,人类的劣性便出现了。

    你们也开始渴望那禁忌之力,是啊,那种力量用来满足自己的贪欲,太合适不过了。”

    灰蓝的眼眸里有了几分落寞。

    “真怀念历史那东征的时刻,没有任何杂念,大家只是想摧毁妖魔而已,如此纯粹。”

    洛伦佐紧接着看向了一旁的安东尼,毫无感情地说道。

    “神父,放弃吧,无论是你们,还是净除机关,伪圣杯的力量都不是你们可以触碰的,它与圣杯一样,属于【弥赛亚】级收容物,具有模因效应,如果我在这里说出了它的真名,或许你们下一秒便会被侵蚀感染……”

    话语里带着威胁,洛伦佐扫视了一圈。

    “你们也不想这样对吧。”

    洛伦佐在威胁所有人,只要他念出了那禁忌的名字,或许会在旧敦灵内再度掀起一场圣临之夜。

    当然,这也只是个预测,正如安东尼说的那样,没人了解伪圣杯的能力,或许有知情者,但他们也都死在了圣临之夜中。

    “不,洛伦佐你不会这么做的。”

    亚瑟突然说道。

    “你是个疯子,但至少是个有底线的疯子,你要根除妖魔,所以你会成为囚笼,永远的困守那个魔鬼。

    这种带着大家一起死的行为,违背你的目的。”

    洛伦佐似乎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总拿着枪指着自己的家伙会这么了解自己,但他随即说道。

    “可永远不要测试一个疯子的底线,说不定我就一时兴起带着大家一起死了呢?”

    洛伦佐的神态悠然,难以猜测他是在说烂话,还是认真考虑过这决定。

    他走到了会议室的大门旁,最后回过头看着诸位。

    “那么结论就是……我拒绝,安东尼神父,我拒绝所有人对于伪圣杯的探寻,人类不应该触碰这些邪异,尤其是这些来自你们上位者的贪婪。”

    他的声音带着怒火,斥责着在座的所有人。

    “你们根本不懂这一切的代价,而我亲眼见证过,猎魔人被杀死,被吞食,断肢与内脏散落一地,你们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血淋淋的。

    这一点我永不妥协!”

    洛伦佐坦然的张开了手,接着问道。

    “然后……要打架了吗?能不能先给我两把剑,毕竟你们人看起来挺多的样子。”

    洛伦佐说着烂话,他能听到,那门后沉重地呼吸声,手指在金属上轻轻摩擦,隐藏在角落里缓缓运行的蒸汽引擎,还有那游荡在头顶的鲸鸣。

    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不会倒下,但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或许会被杀死在这里,没有死于妖魔之手,反而死于人类的劣性之下。

    可就在洛伦佐抱着死意之时,亚瑟再次开口。

    “那你可以走了,洛伦佐。”

    安东尼目光凛然的看向亚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同意你的决定,洛伦佐,需要有人守住人类的红线,正如清道夫看管着净除机关,你来看管那个伪圣杯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你们所说的危险。”

    亚瑟看向了安东尼,安东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阳谋会变成这个样子,按照他的剧本,被识破身份的洛伦佐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再加上伪圣杯的威胁性,福音教会有很大概率可以重新收容伪圣杯,虽然这可能要和净除机关分享果实。

    “按照你们的说法,洛伦佐已经携带伪圣杯很多年了,在此期间他一直很稳定、安全,当然,关于伪圣杯究竟在不在他身上,这一点我们目前也无法确认,不是吗?”

    所有人都清楚有伪圣杯这个东西的存在,但至于它究竟是什么样子,什么特性等等这一切都是未知。

    “我们福音教会不会放弃伪圣杯。”安东尼强硬地说道。

    “可洛伦佐现在隶属于净除机关,而这里是旧敦灵、英尔维格。”

    亚瑟把洛伦佐牢牢的绑在了净除机关的战车之上,随后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

    洛伦佐最后看了一眼安东尼,紧接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廊并不漫长,一边站满了净除机关的骑士,另一边是猎魔教团的猎魔人们,大家看洛伦佐的表情都有些意外,似乎按照他们的想法,应该是会议室内一声号令,他们就冲进去把洛伦佐砍个稀碎。

    可洛伦佐活着走出来了,目光在猎魔人们面孔上一一扫过,将他们死死的记在脑海里,安东尼不会就此罢休的,说不定洛伦佐在某个阴暗的小巷里便会和这些猎魔人重逢。

    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漫步在无人的巷尾里,脸上那狰狞的疯狂消散了,神情就像宿醉后的流浪汉,他已经记不清是怎么离开那守卫森严的建筑了,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他步伐踉跄了起来,扶着墙壁一点点倒了下去。

    就像一头凶恶的怪物,可此刻他的身上插满了箭羽,洛伦佐的欺诈毕竟是拿手好戏,这一次也不例外,他骗过了安东尼也骗过了亚瑟,可这一次他无法骗过自己。

    阴暗的巷尾外便是繁华的街头,洛伦佐那强撑起来的意志终于崩塌了,灰蓝的目光空洞,抱着头颅,泥泞的积水里倒映着他那痛苦至极的脸,直到这一刻无敌的霍尔默斯先生倒下了。

    042并不存在,洛伦佐·霍尔默斯也不存在,这所有的一切只是自己疯狂的臆想,那所有坚守的一切也成了虚妄。

    洛伦佐在角落里蜷缩成了一团,就像一头丧家之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