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数风流人物 > 辛字卷 第二百一十一节 贾蔷的野望

辛字卷 第二百一十一节 贾蔷的野望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瑞根
    “爷,您这么想,人家不这么想啊。”贾蔷站在边儿上,垂着手,满脸苦恼,“都觉得自己是有头有脸的人,若是被朋友、伙伴或者商业对手比了下去,人家都坐包房,自己却坐楼下,那这面子往哪里搁?没准儿人家就觉得您在这京中的人脉不够,实力不足,兴许下一笔生意就不找您了,……”

    不得不说贾蔷的说法是有些道理的,这一两个月里都在热炒这场发卖盛会,甚至自己都要求曹煜在《每日新闻》上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再加上那些个自带八卦属性的小报卖力吆喝,商界巨子、京中权贵、外埠豪商、本土士绅名流,所有人的那份心思都被煽乎起来了。

    尤其是那些个关于其中一些珍玩古董的传奇故事,更是把许多人勾得心动,都想来看看某样物件是不是有想象的那么神奇。

    包厢门票不过一百两银子而已,对于寻常人等固然是觉得惊人,但是对于达官贵人巨贾豪商们来说,那就不值一提了,你便是涨到一千两,对于他们来说也无足挂齿,当然大观楼也不可能这么做,那太离谱了。

    “这样想的商人都是层次低下的,谁做生意不知根知底?难道就因为能在这次发卖大会上露个脸,坐一下包房,就觉得人他人脉深厚实力雄厚了?荒谬!”冯紫英不客气地反驳:“你也未免把咱们大周商人想得太低俗了一点儿吧。”

    贾蔷自然是不敢和冯紫英争论的,但是这一次对于大观楼来说,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在贾芸看来,大观楼在戏园子这一出的地位上已经达到了极致,再要寻求突破已经很难了。

    毕竟在京中几大名楼对峙的格局已经形成,谁想要压倒谁打倒谁,都很难,谁背后都有大树。

    就像冯大爷和忠顺王那边的明月楼也早就有君子协议,不搞恶性竞争,后来绕梁阁也加入进来。

    燕子楼一直不肯加入,但就被这三家压着针对,进而开始衰落,一直到去年燕子楼换了老板,被北静王买下,主动示好这边三家,表示愿意和睦相处,京中的戏园子竞争才开始进入了相对和平的四国争霸时代。

    但是燕子楼因为前两年的挤压,实力衰减了许多,现在已经从当初的魁首位置跌落到了四大戏园的最末座,比起前三已经拉开了一定距离,后边还有好几家戏园子虽然论实力和名气与燕子楼还有一定距离,但是已经开始隐隐追上来。

    贾蔷却不是一个甘于守成的主儿,从贾芸手中接过大观楼的管理权之后,他就一门心思要想让大观楼更上一层楼,用大观楼的变化来向冯大爷证明自己虽然是贾芸推荐,但是并不比贾芸逊色。

    贾芸从大观楼管事一跃成为海通银庄京师号的大掌柜简直羡煞人等,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一个是戏园子的大管事,另一个却是执掌整个京畿钱庄业牛耳的大掌柜,但是贾芸就这么走马上任了,而且这一年多来还干得有声有色,无他,就是凭借着他入了冯大爷的法眼,冯大爷鼎力支持,就让他坐稳了这个位置。

    他贾芸可以,凭什么他贾蔷就不行?

    他就要用自己在大观楼的表现来证明自己可以,甚至能超越贾芸!

    怎么来证明,贾蔷觉得这一次发卖大会就是一次非常难得的转型契机。

    看看这包房价格暴涨五倍依然供不应求,甚至把自己逼到来找冯大爷求援,这种既焦心又欢喜的感觉实在难以向人述说。

    贾蔷觉得,像这种发卖大会随着朝廷日后肯定还会有查处的这种贪墨大案,大观楼都可以接下来,哪怕是免费给官府提供场地,单凭这种售卖包房门票都能大赚特赚。

    在贾蔷看来,大观楼不应当局限于只是演戏,日后大观楼可以走高端路线,邀请的戏班子应该更加高端化,寻常戏班子坚决不允许到大观楼来出演,哪怕价格很低,就是要全力打造这种高端印象。

    另外就是要考虑转型,像发卖拍卖这种很吸引民众眼光注意力的事儿可以多承办,不但利润丰厚,而且更能提升大观楼的名气,要让所有一进京师城的人都想先来大观楼逛一逛看一看,体味一下京师城中最耀眼的明珠。

    贾蔷甚至考虑将说书也要还引入大观楼。

    这一点有些难度,因为在达官贵人和士绅心目中,说书还是下里巴人,都是中下阶层穷苦人家们在茶馆里的乐子,要进入大观楼,肯定会对大观楼格调和层次产生冲击。

    但是贾蔷却觉得这种说书在京师城里十分受欢迎,一些说书人已经在许多茶馆里赢得了很多固定客人,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大,而许多士绅和达官贵人们其实也都很喜欢这种雅俗共赏的风格,只是碍于传统惯性,大家都不愿意去打破这种格局罢了。

    只要能赢得冯大爷的支持,贾蔷觉得完全可以将京师城甚至扬州、苏州那边的著名说书人邀请来登台献艺,让大家感受一下顶尖说书人的水准。

    还有,贾蔷甚至想到过是否可以考虑除了一些官府的发卖会外,也可以主动承揽或者去筹办一些发卖会,比如京师和扬州、苏州顶级珠宝行或者药材行、绸缎庄的顶级产品,专门拿来供京师城中的顶层人士们来品鉴和售卖,这样同样可以提升大观楼的格调,也能为大观楼的牌子和收益赢得更多。

    “大爷,您说咱们大周的商贾不至于这么俗气,可商贾们能有多高的格调品味?”贾蔷委婉的辩解,“再说了,这样的势头已经造了起来,报纸上也都刊载了,而且发卖的时候这些报纸刊物都要到现场观摩,寻找话题,这也同样是一种造势的手段,现在大家很大程度都不完全是为了这些发卖物资而来了,而是要争这一口气,要露这一回脸,并不在乎发卖本身了。”

    “像龙游商人和洞庭商人素来不睦,而徽商和山陕商会的人更是死对头,扬州盐商更是瞧不起所有其他商人,还有来自朝鲜、日本和南洋的商人,佛郎机和红毛番商人,他们都云集于此,这种竞卖抬价的势头很容易就能把握住,……”

    贾蔷没有再说下去。

    冯紫英却笑了起来,他没想到这贾蔷脑袋瓜子还挺好用,超出了自己对他的预期,居然举一反三,打起这种拍卖的主意来了,但不得不说对方还是有些见识的。

    “蔷哥儿,看样子你颇有打算啊,说来听听。”冯紫英当然不会打击对方积极性。

    对于像贾芸贾蔷这种没什么跟脚和背景的人,自然是愿意跟随自己这样的人,自己也乐于纳为己用,贾家早就没落,他们又不是上阵打仗的料,呆在京中,又无其他人提携,自己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他们自然只能死心塌地跟随自己。

    “爷,小的在想,这种发卖会要多一些就好了,但发卖会必然有限,那么怎么才能让大观楼的名声继续保持呢?这种发卖既然大受欢迎,为什么不能多搞几次?反正每年朝廷都会有一些大案查处,那么查货的财物是不是都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处理呢?还有,这种大案的涉案财物不行,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请京师城里或者苏州扬州城里那些名家珠宝行,选择一些别出心裁或者说极具诱惑力的物件来进行一次品鉴,品鉴之后再来拍卖,价高者得,一样也可以通过报纸来进行宣传造势。”

    冯紫英对贾琏顿时刮目相看,这家伙很有点儿开拓创新的思维啊,居然也能想出这一出来。

    “唔,不错,这想法很有创意,京师江南珠宝行甚多,大家竞争激烈,都想打响名声,那么大观楼倒是可以借这一次事件之后再来好好运作一下,未尝不能作这种尝试。”冯紫英点头:“还有么?”

    “还有就是像京师城中许多典当行,每年都会有许多死当遗留下来,这这多年一直积累,亦有许多稀奇古怪之物,或许在有些人眼中不值钱,但是也有一些特殊喜好的客人会非常喜欢,如果能够提供一个场合供他们进行展示和鉴别,然后再来进行一次发卖,这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喜闻乐见的机会才对,……”

    冯紫英真的被贾蔷的思路给震动了,如果说之前的那些还是因为受到自己的启发,那么这一出和典当行的合作就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了。

    “还有么?”冯紫英鼓励道。

    “还有,还有就是,小侄琢磨能不能把一些最有名的说书人也引进来说一说书,也许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客人来,……”贾蔷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冯紫英神色变化,毕竟这有些离经叛道了,但离经叛道的事情在冯大爷身上还少了么?

    “哦?”冯紫英点头,果然还有新想法,这贾蔷不差啊。“很好,这个想法很好,考虑过如何操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