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四百二十四章,背锅,你是自愿的对吧

第四百二十四章,背锅,你是自愿的对吧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奶瓶战斗机
    博旺便带着热罗姆朝着内森·罗斯柴尔德走了过去,他很亲热地向罗斯柴尔德打了个招呼:“嘿,内森,你能来真好。”

    “啊,博旺先生,我想整个欧洲,还没有哪位银行家能抗拒您的召唤。”内森·罗斯柴尔德也用夸张的语气回答道。

    “嗯,内森,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是我们罗马银行新任的监事,安德烈·皮萨罗先生。”博旺向内森·罗斯柴尔德道。

    安德烈·皮萨罗当然是热罗姆的化名。约瑟夫和拿破仑都不希望他顶着个“波拿巴”地姓氏到处畅通无阻。所以如今在罗马银行,真正知道热罗姆的身份的人其实并不多。

    “您好,罗斯柴尔德先生。”热罗姆说道。

    “您好,皮萨罗先生,您真是年轻有为。”内森·罗斯柴尔德虽然不知道热罗姆的具体身份,但是看他这么年轻,就能成为罗马银行的监事,那么不是自己真的非常出色,就是家里非常有背景,所以这种不要钱的恭维,自然是要顺口说一说的。

    “内森,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到那边去坐坐。”博旺先生说道。

    内森·罗斯柴尔德知道博旺可能要和自己谈重要的事情,便对旁边的几个人点点头道:“诸位先生,我先失陪一下。”接着又对跟着自己的妻子道:“爱玛,你自己在这里走走,我和博旺先生有些事情要谈谈。”

    于是三个人便离开了后花园,进到了一间小客厅中。大家在沙发上坐下来,博旺先生伸出手似乎想要在茶几上拿点什么,但是他最后什么都没拿,而是将空手缩了回来。

    “博旺是个烟鬼,他的茶几也也正好摆着雪茄。他习惯性的想要拿雪茄,但是又放弃了。博旺先生不是一个特别愿意顾及别人的人。那么他这样……这位皮萨罗的身份恐怕真的很不一般呀。”内森·罗斯柴尔德想道。

    “内森,你对如今的那些铁路股票的情况有什么看法?”博旺先生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作为杰出的银行家,内森·罗斯柴尔德自然知道,如今包括法兰西铁路在内的所有的铁路公司的股价其实都明显的存在过高的问题。以市盈率来说,这些企业的市盈率普遍高得一塌糊涂,哪怕是其中问题最小的“法兰西铁路公司”的股票,每股的价格除以每股的利润,也高达两百多。也就是说,你购买了这种股票,如果指望靠股票的分红来回本,至少要等两百多年。有这个钱,就是存银行也比这强呀。所以如今的铁路股票已经完全是在炒作概念,博傻骗钱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但是在这个时候博旺先生提出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就很值得深思了,难道说博旺先生是在表示他准备又有所动作,做空股市?这可是个大动作,如果博旺先生,不,应该是如果罗马银行开始做空铁路的话,那整个法国,整个欧洲的铁路股票的全面崩盘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到时候,无数的投资者的尸体只怕会飘满了塞纳河(巴黎)、美因河和莱茵河(法兰克福)的。就算是泰晤士河上,多半也会有一片尸体。

    如果罗马银行是一家和罗斯柴尔德银行一样的银行,那内森·罗斯柴尔德就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股价的确太高了,满是泡沫,现在是做空的好时机了。”

    但是罗马银行他不是一家普通的商业银行,它是一家中央银行呀,这就意味着它拥有其他银行所没有的巨大权力,但是也有着其他银行不需要顾及的包袱。它必须对整个法国的经济形势负责。

    如果整个铁路股崩盘,说不定,不,应该说是肯定还会影响到其他方面,然后弄得不好就是一场大萧条。然后,这不就出大问题了么?

    所以罗斯柴尔德想了想,然后道:“铁路股的热度的确过高,需要让它缓缓地降温。要不然,的确存在崩盘的危险。不过要让它缓缓降温,操作起来很有难度。”

    罗斯查尔德的意思表现得相对隐晦,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把握到了罗马银行的意思,那就是罗马银行希望他能和罗马银行联手,将这个热潮慢慢地降下去。

    罗斯柴尔德的意思,热罗姆是一点都听不明白的,他只能努力地将大家讲的话都记下来,然后回去听约瑟夫给他解读。

    “罗斯柴尔德先生,您也知道这个泡沫非常大,想要让它慢慢的降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技术上是不可能的。”博旺先生摇摇头道。

    罗斯柴尔德陷入了思考,显然从博旺先生刚才的发言来看,他以及他身后的罗马银行,并不打算静悄悄地消弭危机,甚至可能打算主动的引发危机。但是引发危机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这样想着,一个小火星突然一下子从罗斯柴尔德的脑袋中跳了出来,就像全副武装的雅典娜从宙斯的脑袋中跳了出来一样:

    “从技术上讲要避免崩盘的确很难,甚至几乎是不可能。强行违背市场的规律,肯定是吃亏不讨好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危机爆发?只要其他国家在危机中的损失比法国大,结果就不是不可接受,甚至如果处理得好,虽然问题是法国的问题,但是恶果完全可以让其他国家去承担……这恐怕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罗斯柴尔德这样想着,便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博旺和我讲这些,目的是什么呢?”

    要保住泡沫不破裂,要让泡沫受控的减小,这的确需要罗斯柴尔德的帮助,但是要刺破泡沫,要让这个泡沫爆炸掉,对于罗马银行来说,完全是顺势而为,一点难度都没有。也根本就不需要罗斯柴尔德的配合。甚至于,认真的说,在如今的局面下,单靠罗斯柴尔德银行一家的力量,就足以引爆这个大泡沫了,个忙不要说是罗马银行这个庞然大物了。此前罗斯柴尔德之所以没有动手,很的一个原因只是不知道罗马银行到底是什么态度。如果罗马银行反对这样做,那么他这样就就会让自己成为整个罗马银行,甚至是整个军工复合体的敌人,这样就算是在这场风潮中得到了不少利益,但这些利益并不足以抵偿他和整个军工复合体反目为仇的损失。

    “罗马银行不想自己动手?至少是不想自己第一个动手?”罗斯柴尔德隐隐地有了些想法。于是他问道:“那么博旺先生您的意思是,这场危机已经不可避免了,所以让他早一点发生,比让它晚一点发生更好?”

    “是的。”博旺先生回答道,“我们希望这种狂热尽快结束。”

    “那么,您在这个时候找我,是希望我能帮您做点什么呢?”罗斯柴尔德问道。

    “我们的银行很特殊,有些举动不能由我们主动来做。我想这一点您应该能够理解。”博旺先生道,“所以我希望,您的银行能主动采取行动,首先击破这个泡沫。”

    罗斯柴尔德沉默了一下道:“罗马银行不适合这样做,是因为这会损害它的声誉吗?毕竟,罗马银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就是法国政府的另一个财政部。但是主动挑破这个泡沫的人,会遭到很多人的嫉恨的。所以罗马银行只能跟进,不能带头。对吗?”

    “你说的不错。”博旺先生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但是如果我们来做,我们的声誉也会受影响的。”罗斯柴尔德说道。

    “恕我直言。”博旺先生道,“内森,你们本来有这什么样的声誉,你们自己应该是心里有数的。加上这一件事,也不会让你们在这方面的声誉更坏了。反正你们的名声早就坏得不能再坏了。而另一方面,真正对你们有意义的名声,我指的是善于经营,善于赚钱,那才是最重要的。客户不会因为你们社会道德上的名声不好,就不把钱放在你们那里;但是客户却会因为你们目光不敏锐,行动不果断,不能抓住赚钱的机会,而不向你们投资。您说,我说的对吧?”

    罗斯柴尔德嘿嘿一笑,却并不回答。

    “再说,首先动手虽然有名声上的损失,但是却也有经济上实实在在的收益。老实说,内森,除了你之外,愿意干这个事情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如果我们需要将黑锅扣到你的头上,难道还扣不上去吗?老实说,我们的确打算让你承担一点坏名声,但是你放心,在《民法典》的保护下,坏名声不会真的伤害你。而且你第一个动手,这当中能够获得的利益,也算是某种补偿。而且这次你和我们合作了,成了我们的朋友,今后也会有好处的。”

    内森·罗斯柴尔德当然知道,所谓的“成了我们的朋友,今后也会有好处的”纯属骗人的鬼话。没有变成白纸黑字的合同,博旺先生随时都可以翻脸不认人。但是情况确实也像博旺先生说的那样,如果罗马银行,或者说如果军工复合体,甚至是法国政府需要把锅丢到他的脑袋上,难道他还能抵抗得了不成?即使他什么都没做,控制着那么多媒体的军工复合体,也一样能把黑锅扣到他的头上,然后在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远都翻不过来。所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是自己老老实实地把锅接过来扣在自己头上吧。

    于是罗斯柴尔德便问道:“那么,我们需要如何配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