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 第五十三章 囚禁于地心的天人

第五十三章 囚禁于地心的天人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想我是海带
    正午,山林闷热,康节却寒毛直竖。

    不是感觉冷,是真的冷。阵阵寒气袭来,连松树的表皮上都凝结出了白霜。

    他不由得悻悻猜测,隔着棋枰端坐的青年修士肯定擅长寒冰法术。这会儿全神贯注对抗阿神大人,法力外泄了……

    盘面的落子超过一百五十,局势还是一片混沌。

    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你包围我,我包围你……犬牙互错,厮杀得天昏地暗。

    猛烈的战火在中腹燃烧,边角也余烬未息。

    孤棋不孤,遥相呼应。死子未死,存在着种种借用,甚至起死回生的手段……

    作为围棋圣手的康节,只思考了五六步就天旋地转,脑子成了浆糊。

    对面青年的瞳孔如火苗燃烧,面孔却越来越苍白。一抬手,掌心赫然出现了一块琉璃状的方形石头。

    老头愈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能够与阿神大人战斗了这么久不露败相,又拥有空间戒指,对方恐怕是道门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真人。

    显然,他用脑过度,亟需补充灵气……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老头儿的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子。

    只见青年的动作宛如木偶,小臂机械地一节节抬升,把灵石塞进了嘴巴。随即腮帮子僵硬地咀嚼,发出“咯嘣”脆响,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围棋盘。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法术?

    康节闭上眼睛使劲甩了甩脑瓜,确信刚才没有看错,青年的确把石头当成了零食嚼。

    扑通……

    侧立的少年摔倒了。

    老头慌忙起身将弟子扶起,道:

    “唉,你退后些。别老是盯着棋盘看,会头晕目眩的……”

    这盘棋在信天游全身心浸入之后,散发出类似法符的效果。当初在华国的钦天监书写点如瓜子撇如刀的“永”字,就曾让小胖子冯程程浑身发毛。今非昔比,小小的棋童当然经受不住了。

    他对眼前的一幕熟视无睹,拈起一枚白子,缓缓落向棋盘中央。

    从海量的判断中筛选出了两步,点“八八”或者“九七”,难分优劣。但“九七”把局面弄得更加复杂,而“八八”则短兵相接,凌厉决绝,颇符合他的性格。

    “九七。”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脑海响起。

    哦,应该是直觉在提醒自己……信天游的手偏了偏,白子稳稳落在了“九七”之上。

    康节确认了落子的位置,迅速挪开目光。

    少年则飞快地回传棋谱。

    这盘棋已经进行三个多小时了,却没有人感觉饿。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与阿神大人对弈超过百步,却还没有溃败之人。

    信天游面无表情地仰望了一会儿天空,随即如同石佛一般端坐,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趁着空当养神。

    谁也没注意,他以非常轻微的幅度打了一个寒颤。随即,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沁出。

    信天游回过味了。

    刚才,就在落子前的一瞬间,脑海里响起的竟然是一个女子声音!

    靠,难道天人观战,千里传音,把老子当猴耍?

    数息后,充满威严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凝神感应之下愈发清晰。但总像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来,仿佛清洌的泉水顽强挤出岩石缝隙。

    “落子于‘八八’,阿法狗在二十步后有一个双征子的妙手。你就算提前几步发觉,也躲得了初一却躲不开十五。尽管盘面的状态依然胶着,但随即会发生大转换,迅速趋向简明,那才是它最擅长的。

    “落子于‘九七’,属于最大限度地拉长战线。为了与你决战,阿法狗调用了香格里拉将近一半的能源。当负荷越来越重,无人机、机器人、视频监控、窃听照明、恒温装置等等,都会一一熄灭,那是它承受不起的损失。

    “所以,下面你只要按照朕的指点走,必胜。”

    天人,绝对是天人!

    但是那个“朕”字,雷得信天游外焦内嫩,马上又推翻了这个想法。

    “你是谁?”

    强烈的脑电波辐射而出。

    “你不需要知道,朕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说。”

    “朕被困于地心,你只要将朕解救出来,朕就助你荡平这天下。”

    “切,吹牛!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你爬不出来?”

    “一言难尽。”

    “呵呵,你被谁关进去的,阿法狗是不是专门镇压你的?你是不是想等它和我斗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就可以偷偷溜走?”

    信天游倒吸一口凉气。

    地心温度高达六千多,比太阳表面还热。而且是铁核固态,高达三百五十多万倍大气压强,什么玩意能够在那里生存?

    他觉得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师父信使在遗落之地圣战时抓住了一个天人。毫不怜香惜玉,把她硬塞进了地心。

    师父铁石心肠,这种事真干得出。

    可“朕”却是帝王口气,怎么也说不通。

    对天人而言,帝王就是一只小小的蚂蚁,不可能把这个专称挂在嘴边。

    对方恨恨道:

    “呸,卑贱的人工智能岂有资格镇压朕,顶多算狱卒罢了……少废话。虽然这盘棋定不了生死,但若没有朕的帮助,你一定会死在香格里拉。不讲别的,轩辕枭的实力就在你之上……”

    “我是来打酱油的,干嘛要同他们打打杀杀?”

    “你大模大样朝香格里拉闯,傻瓜都看出来必定怀揣使命,必定有保命的底牌。但是,科学党在道门的重压之下犹如惊弓之鸟,宁肯错杀三千,绝不放走一个。即使你的底牌足够强硬,一样会有人置你于死地。”

    “你是谁,知道一些什么?”

    “朕知道,你一定是王八蛋信使的弟子。也只有他,才能培养出像他一样愚蠢倔强的人。但你那个傻瓜师父,也没有本事囚禁朕……少啰嗦,接不接受交易?”

    “我……我也没本事爬进地心把你弄出来呀。倒是在南海认识了一只叫龟虽寿的老乌龟,经常爬进熔岩玩儿。可惜,他被天道死死摁在深渊……”

    “不要东拉西扯,朕自然有办法让你进入地心……第一,我们的交易不能告诉任何人;第二,你接不接受?第三,不接受的话,立即死。”

    “切,想杀我?连你自己都被关在地心呢!”

    “朕确实不能够直接杀你,但是趁着阿法狗与你激战分神的时候,在核弹发射井的程序内埋伏下了暗桩。一旦启动,你将逃无可逃。然后就会上演一出好戏,道门必然注意香格里拉,将这里化为一片焦土。等你们都死光光了,朕只需继续沉睡,等待下一个有缘人……给你三秒钟考虑,一……二……”

    “好啦好啦,发那么大脾气干嘛,我接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