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超神宠兽店 > 第一千三百十一章 飞速淘汰(求订阅月票)

第一千三百十一章 飞速淘汰(求订阅月票)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古羲
    “这筛选也太残暴了吧!”

    “至尊的化身一击,不是我吹,能接得住算我屎夹得紧。”

    “都是封神境,这差距太大了。”

    众多封神者都是议论纷纷,显然这种筛选如果让他们也参与的话,能直接全都刷下来,只是纯粹的浪费时间。

    很快,虚空战场内的众多天君行动了。

    他们挑选一处方位,前往三方至尊化身所在的地方。

    紧接着,一位位天君与至尊化身碰面,测验展开,至尊化身轻飘飘一掌打出,但周围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掌心似乎按压出一个黑洞。

    恐怖力量的波动,让隔绝在战场外面的众多封神者,都感受到心惊肉跳的寒意。

    迎接这一击的天君们各显神通,大多都释放出领域,将整个区域覆盖,使得人无法看清里面的交手情况。

    这多半是担心外面的封神者录屏,暴露他们的底牌,在后面的夺帅交战中,处于不利。

    在世界领域展开不久,便又快速消散,里面的天君显露出来,有的似乎受伤,无法保持风度,弯腰喘息,有的依旧若无其事,但仔细看的话,能看出身体在轻微颤抖。

    短短一掌的测验,速度极快,一位位测验过的天君身影在原地停留不到五秒,便忽然消失,似乎被虚空战场转移到别的地方,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后续的天君则逐个进行测验。

    苏平仔细观看,发现三位至尊的化身,力量虽然强悍,但似乎跟他在培育世界里遇到的那些至尊,还是有较大差别。

    “总的感觉来说……似乎比培育世界的更弱。”

    苏平眉头微微皱起,没有欢喜,这算不上意外,在意料当中,但却让他有一些失望和遗憾。

    他所在的宇宙,跟培育世界那些顶尖培育地,还是无法相比。

    无论是神族还是混沌死灵界的魂族,都超越这些至尊的表现。

    毕竟那些古老位面,有祖神境的强者坐镇,竞争力更强,整个世界的沉淀也更深。

    “我们的宇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太稚嫩了……”苏平心中暗道,越发笃定要将多重小世界修行法传授,加快整个世界的变强进程。

    万一那些培育世界曾遭遇的劫难,在他们的宇宙出现,将不可想象,必定是摧枯拉朽的灾难。

    在苏平深思时,虚空战场内的测验飞快进行。

    有些天君展开了世界领域,但有些天君却没这么做,像大师兄宋渊,他面对的至尊化身不是神尊,而是虚空至尊。

    面对虚空至尊的一掌,他微笑着同样回以一拳。

    拳掌相碰,一股恒星撞击的爆裂光芒闪耀而出,紧接着无数炽烈的能量宣泄,如洪流般肆虐八方,将二人身影淹没。

    等能量逐渐消散后,众人才看清,宋渊的身影屹立在原地,毫发无伤。

    在另一边,赤火星区的首席弟子,流夏则来到神尊化身面前,面对神尊一掌,抬手聚集出一团乌黑的区域。

    神尊一掌打出,陷落在这片乌黑区域中,狂暴的力量竟被覆盖,在里面挣脱片刻,逐渐消融,整个过程显得极其简单,但却让人看出这位永夜罗刹的恐怖。

    “果然,天君跟天君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

    “简直夭寿了,虽说人家是天君,但境界跟咱们一样,跟咱们有差距就算了,他们还在内卷,让不让人活了!”

    “那位天君应该算失败了吧?”

    众人看向某位天君,对方的领域展开后很快便破碎,身体躺在原地一动未动,似乎昏迷了过去。

    随后其身影也消失不见。

    苏平静静观察,看到姬师姐他们在测验结束时,表情看上去似乎较为轻松,当即放心下来。

    不过,这里面也有三位师兄,挑战结束后有些遗憾的模样,苏平结合他们先前测验出的成绩,也恰好在天君中属于垫底级,估计是没戏了。

    “不过,从这些至尊化身来看,我承受他们一掌,基本没啥问题。”

    虽然有虚空战场的阻隔,无法感受到交手的力量宣泄,只能看到视觉景象,但苏平却有这种直觉和判断。

    “祖母……”

    楼兰琳紧张地望着,此刻测验到她的祖母,只见剑兰天君神色平静,面对赤火至尊的爆裂一掌,猛然拔剑,一道璀璨剑光即便隔绝战场,也让人有种眼球被割裂的感觉。

    剑光掠过,宇宙如重启。

    一切力量消散,剑兰天君的剑早已不知何时收起,飘然立在原地,看上去没怎么费力。

    楼兰琳见状不禁松了口气。

    随着时间流逝,众多天君都一一检测结束,虚空战场内的三尊至尊化身消散,紧接着,气泡内再次浮现出白蒙蒙的雾气,将众人的视线阻挡。

    没过多久,一道道身影从气泡内弹出。

    陆续倒飞出二十多道身影,才停止下来。

    这些从气泡内飞出的天君,面面相觑,看出一些其他熟悉脸孔后,有种挫败又庆幸的感觉。

    “诸位请入座吧,下面夺帅之战正式开始。”神尊淡然吩咐。

    其他封神者也反应过来,这些被弹出的天君居然是淘汰者,难怪里面没看到三大至尊的首席弟子,以及先前那些表现亮眼的天君。

    “居然一下子淘汰二十多位天君,也够离谱!”

    “太残暴了。”

    “不知道后面的大将之选,会是什么情况,我们不会连交战的资格都没,直接就被刷下来吧?”

    不少封神者忧心忡忡,感觉苦涩又无奈。

    “可惜。”

    三位淘汰的师兄跟一位师姐折返入座,其他师兄师姐立刻出声安慰。

    不过四人虽被淘汰,也没感到沮丧,他们早就知晓自己跟大师兄他们的差距,只是上场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力量罢了,夺帅只有一人胜任,他们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能抢到这个宝座。

    只是没想到,连第一关都没过,更没机会跟其他星区的天君交手磨练。

    苏平看向楼兰家,那位剑兰天君没有被淘汰,倒是另外两位天君被弹回,一共只有三人晋级,其中包括楼兰家族那位名震星空的家主,据说其是顶尖天君,先前测验时的表现,比起宋渊等人也丝毫不逊。

    “这些天君都被一下子刷下来了,好难!”

    迪亚斯跟帅千侯望着这一幕,迪亚斯不禁攥紧手指,心中紧张和兴奋。

    帅千侯眼眸中却闪烁着光芒,他对苏平的多重小世界越发渴求了,如果他掌握多重小世界,再封神的话,必定能成为天君中的顶尖,而不会像这些天君一样被淘汰下来。

    “要做就做到顶尖和极致!”帅千侯的人生准则,在任何境界都不甘于落人身后。

    随着神尊话落,在气泡内的白雾消散,而虚空战场内的景象也变化了,山川河流重新罗列,面积极其辽阔,如微小的沙盘。

    先前晋级的众多天君,都一一浮现,如尘埃般渺小。

    “根据各位先前的封神力量测验成绩,你们可自行挑选对手,由上而下,排名高者优先挑选,被挑选者不可拒绝。”赤火至尊朗声道,将规则宣读。

    此话一出,不少封神者惊愕,没想到先前的测验,居然是为了这里做铺垫。

    难怪神尊说,让他们务必全力出手。

    优先挑选的话,那自然是捡软柿子捏,至少能在第一战中晋级,也能减少自身的损耗!

    这时,虚空至尊挥手成字,在虚空中浮现出场内晋级天君的名字和先前的排名,依次排序,在第一名的正是赤火星区的流夏。

    流夏神色平静,即便没虚空至尊公布,在场都是封神者,先前众人测验的种种成绩,都如数据般刻在大脑中,封神者的记忆过目不忘,他们根据场上的人数,基本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自己在第几个能挑选。

    “徒儿,你先来吧。”赤火至尊轻笑道。

    流夏微微点头,旋即看向身侧不远处的宋渊,眼中浮现出敌意。

    宋渊也看向她,不禁微微苦笑。

    “这家伙不会要直接挑战宋渊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精彩了,强强对决!”

    “啧,不会一上来就这么劲爆吧!”

    许多封神者都激动了,其中不少人听闻过这二位的一些过节,包括先前测验时,流夏对宋渊的态度明显有敌意。

    就在众人期待时,流夏来到了宋渊面前,她脸色淡漠,嘴唇微微动了动。

    宋渊听到她的传音,抱以苦笑。

    紧接着,流夏便走过了宋渊,来到一位在晋级天君中排名倒数第二的中年人面前,公布了自己的选择。

    这位中年人有些愣住,但也没怎么意外,只是叹了口气。

    “果然,这些天君还是理性的。”

    “为意气之争不值得,现在夺帅明显是首要。”

    “三军统帅,掌管的权力太大了,作用也太大了,三方必争之位,这时候冒然耍性子就很愚蠢了。”

    “我就知道永夜罗刹不会选他,这女魔头有多冷血,怎么可能会被怒气冲昏头脑。”

    不少封神者在叹息中,也没感到太意外。

    很快,其他天君也都陆续挑选起来。

    他们基本都是选择里面看上去比较好揉捏的天君,不愿在第一轮暴露太多底牌。

    但在这时,楼兰家族跟原天家族的几位天君,却彼此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他们竟没有挑选排名更靠后的,而是选择了彼此。

    其中,原天家族的族长,挑选了楼兰家族族长,而剑兰天君,也挑选了一位原天家族的天君。

    “他们这是放弃争夺帅位了么?”

    “真是相爱相杀啊,在这时候都不放过彼此。”

    “也未必,兴许是他们有别的原因,想通过这一战,了解恩怨,毕竟此后就要结盟了,从此的恩怨都会放到一边,有三位至尊在头上,谁也不敢搞小动作。”

    “这倒也是,对他们来说,也许这次夺帅,是一次和解博弈!”

    众多封神者猜测着内幕原因。

    而两大家族的对战,也让那些排名较为靠后的天君稍微松了口气,这意味着他们也有选择的机会了,能弱弱对战。

    等挑选结束,第一战开始了。

    第一个上场的便是流夏,她的对手是一个老者模样的天君,不过虽然看上去是老翁,但实际年龄兴许还不如流夏,甚至是她的孙子辈。

    战斗爆发,流夏直接展开自己的永夜领域,将整个战场覆盖。

    众人犹如看到一片黑洞在旋转,里面时不时有流光溢出,就像是黑幕下掩藏着一头吃人怪物。

    没多久,战斗结束了。

    流夏静静站在虚空中,而那位老者,却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望着如此快速结束的战斗,众多封神者都是哑口无言,对面的老者好歹也是一位天君啊,而且名气极大,不少封神者都听过他的名。

    谁能想到,在这位永夜罗刹面前,对方竟连一炷香都没撑过。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些天君之间的差距,就跟咱们封神境跟星主境的差距一样?”

    “……你别再说了,我想静静。”

    众多封神者都感到心塞。

    天君虽然被冠以天君之名,但实则仍旧是封神者,跟他们的境界是相同的。

    “果然有至暗法则的气息,虽然未必是至暗法则,但应该是处于同源,如果能掌握的话,不但能加深我的至暗法则领悟,也许还能补全,让我的法则深度更进一步……”苏平目光闪动。

    虽然这场战斗极其短暂,但他还是感应到,这位永夜罗刹的力量属性,跟他的至暗战体极其贴近。

    等有机会,一定要让师尊给他拉拉关系,找对方探讨探讨。

    随着流夏退场,那位失败的天君也直接被传送出来,不存在继续战斗的机会。

    这夺帅战便只夺帅,只可常胜,一旦败北便直接淘汰。

    很快,宋渊的战斗也开始了,他挑选的对手同样是先前测验中较为靠后的一位天君,虽然对方挡住了至尊一击,多半有别的底牌,但在宋渊面前,也同样轻松被击败。

    宋渊跟流夏一样,都展开领域,将战斗隔绝,让人无法轻易看到他们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