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熟睡之后 > 60.直播间美男正道激情牧苏性感陆离,陪您嗨翻天

60.直播间美男正道激情牧苏性感陆离,陪您嗨翻天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吾即正道
    奇幻建筑群落坐落在深渊般海底。

    巨型水母的透明薄膜形成空腔,包裹着怪鱼与只有阴影轮廓的“乘客”飘向建筑群落。

    断齿处探头探脑,念叨着“我二大爷会送你你72个雌鱼”的牧苏庆幸没有痛击友军,缩回口腔,不多时,牙齿挪动着搬回原处。

    “一切正如计划进行……”

    牧苏低沉自语,等待特洛伊死鱼将自己带进建筑群落。

    等待没持续过久,恢复原样的断牙忽然松动,牧苏只来得及抓紧船长帽抱住牙齿,汹涌海水冲垮断牙,涌进鱼嘴。

    牧苏此时咽下鱼鳃药剂,然后咽了个空。

    “我药剂呢!?”

    含糊嚷声被淹没,腰上麻绳倏然勒紧,冰冷海水涌进肺部,牧苏感觉无法呼吸

    直到湍急暗流拂过脖颈生长的鱼鳃。

    “哇啦哇啦啦啦……”牧苏含糊咕噜几句,水流逐渐平缓的鱼嘴里安心等待。

    几分钟后,羽毛包裹般失重感袭来,鱼嘴里的牧苏飘起,缓缓落下。

    涌动暗流逐渐平息。

    荧光珊瑚点缀着幽暗海域。

    阴影与静谧共同笼罩铺满鱼尸的屠宰场。

    某个时刻,海水搅动,大片血污随暗流弥漫

    成人大小的腐败死鱼无声推开,随溢散血水钻出一道轮廓。

    牧苏小心翼翼冒出脑袋,窥探屠宰场周围萦绕的阴影。它们每隔一段时间频率飘过。

    鱼鳃药剂持续时间30分钟,足够谨慎的牧苏直到第一片鱼鳃药剂失效,服下第二片药剂,确认阴影巡逻规律,悄然从蛰伏的尸堆移动。

    也许未对屠宰场尸体抱以警惕,深海群落防备的是外部,牧苏毫无遮掩的失败潜行大获成功。

    抵近边缘,牧苏甚至能闲暇将自己埋进尸堆,露出脑袋观察这是群什么玩意儿。

    阴影不久后飘荡至此,也不知道谁规定的,正眼观察绝对会被感知。深谙此道的牧苏用旁光观察那道轮廓,顺便瞥了眼理智值:80以上,问题不大。

    粗略看去它们像是深潜者,但很快发现它们只是具有同样鱼类特征。

    这些轮廓外表更粗鲁。比起深潜者白皙柔软的腹部或柔滑皮肤,姣好姿态,以及那双源于它们的主宰克苏鲁,如深渊般引人堕落的眼眸,它们更像是未开化的物种。

    就像人与猩猩的区别。

    不过这也让牧苏发挥他的聪明才智,思考混入深海群落的办法……

    阴影飘离,牧苏从藏身之处爬出,在周围鱼尸里挑挑拣拣,拖出一只人类体型样貌清秀的死鱼,并排躺在旁边比划了下,用富江斧砍断鱼头,挖空内部,将鱼头扣在脑袋上。

    眼睛位置不对,牧苏微调鱼头,将眼睛对准鱼头眼眶。

    虽然鱼头因此歪斜,但在海底里睡落枕也是合乎常理的吧?

    又废物利用地割掉鱼鳍,贴在膝盖上假装是鱼尾,鱼泡塞进怀中,套上鱼头,画龙添足地扣上船长帽。

    伪装完美的牧苏开始执行潜入计划。

    珊瑚礁散发着朦胧荧光,远离珊瑚的幽暗海域给予牧苏潜行的机会。嶙峋怪石掩盖牧苏的轮廓,即使偶尔海底暗流将他掀起,伪装也让他与远方游荡轮廓没有区别。

    只是牧苏仍需警惕,警惕那些隐藏在群落边缘,伸展着海草般飘荡触须等待猎物的阴影。

    脖颈腮部隐隐发痒,知道药剂时效将至的牧苏服下又一枚鱼鳃药剂,忽然矮身藏进建筑墙后。

    这些粗糙、幽深的黑石没有明显切割痕迹,它们似乎只是将椭圆形的巨型黑石挖空。不过群落中心的黑石屋相对精致和美观起码像是屋子。

    牧苏很快迷失方向,躲在悬挂着看上一眼就会理智值震荡的金属徽章的石屋旁,切出游戏询问望闻问切。

    “你被关押的地方有啥特征?”

    “唔……我知道的已经都告诉你了。对了,屋外有个图案看到会掉理智值。”

    “那我到了。”

    “???”

    “暗号船长帽,记得对暗号。”

    茫然的望闻问切回到游戏,就见石屋外涌动的幽暗海水忽然浮现阴影,然后浮现怪鱼人的轮廓。

    望闻问切刚失望地想牧苏怎么可能回来,就见“哗啦”穿透水幕的落枕鱼人发出声音:“暗号。”

    “你怎么做到的……”望闻问切愕然讶异。

    同样愕然的还有观众们。

    “暗号!”

    “海盗……船长帽!”

    “暗号正确。”

    牧苏取出富江斧,砍断绑缚望闻问切的绳索:“来不及解释了,快走。”

    “等等……”望闻问切停在幽深水幕前:“我没法在水中呼吸。”

    “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牧苏得意地取出鱼鳃药剂。

    一枚药片孤零零躺在瓶底。

    牧苏陷入沉默,无言将最后一枚药剂交给望闻问切。

    尚未意识到什么的望闻问切服下药剂,鱼鳃迅速于脖颈生出,屏蔽直播间的喧嚣,跟随牧苏钻过水幕。

    用鳃呼吸的感觉相当新奇你能感觉冰冷海水涌进肺部,在你下意识产生窒息感时却发现它们犹如空气般带来氧气。

    然后,望闻问切脱困后的激动与鱼鳃的新奇被骤然降临的恐怖抹除。

    海水震荡着耳膜刺痛的频率,警告般沸腾整片海域。

    游荡建筑群落间的阴影正向这边迅速靠前。

    “哇啦啦啦!(我引走它们)”

    牧苏坚定地摘下鱼头套给望闻问切,将愕然的他推进阴影,“哇啦啦”嚷着引走周围怪鱼人的注意。

    阴影裹挟着暗流涌过,它们没有发现阴影里的真正祭品。

    望闻问切意味难明地望向牧苏远去的轮廓,转身向另一边游动。

    可惜望闻问切终究不是鱼类,他很快被怪鱼人赶上,利爪抓向刚刚转身的轮廓。

    就在此刻,牧苏斜地里冲出,和怪鱼人缠斗一起。

    “哇啦啦!(快走)”

    望闻问切愣了下,下意识想靠近帮忙,又被牧苏突然推开,同时将什么塞进他的怀里。

    “哇啦啦……哇哇啦……(答应我,活下去)”

    望闻问切被塞进怀里、因空气鼓起的鱼泡带着上升,怔怔看着越来越多的怪鱼人汇聚这片幽暗海域,将牧苏层层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