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七百三十章 破裂

第七百三十章 破裂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荆柯守
    “果然是死士,还是官家训练的死士!”马顺德惊喜的说着,这明显是官家的作风,要是江湖客,说不定都觉得自己是大丈夫,能熬刑。

    这最后一人竟然是官家死士,马顺德不但不怒,反而大喜!

    毕竟,不是有大问题,何会有死士?并且这死士又何必用这样决绝的方式来自我了结,更是可见,这是真网到了一条大鱼啊!

    就算是没能立刻抓到曹易颜,能确认了应国可能被牵扯其中,还动用了死士,这不就足以说明,他之前的判断不是错的,这曹易颜,的的确确就是前朝余孽!

    只要能够调查到一些确切的结果,将这份报告递送上去,皇帝总不至于认为自己是白干一场!

    而且若能顺着曹易颜这条线,抓到更大的鱼,说不定这次的功劳,比他之前所以为的还要更大!

    一些有着势力和权力的前朝余孽,总要比一个苟延残喘并无势力的前朝余孽更有价值!

    马顺德的脸上,露出了抓到了大鱼的表情,看向刘湛,有些意味深长说:“真人,这可不简单了,你觉得呢?”

    刘湛心里已卷过了一阵风暴,但面上反显得更平静了,带上了一点不解,不答反问:“马公公的意思是?”

    马顺德嗤笑了一声,二人出了客栈上了牛车,伸手让刘湛坐了后座,说声“起”,牛车就稳稳滑了出去。

    里面竟然有着热毛巾擦手擦脸,马顺德又取出一个棉套子捂得严严实实的银瓶,里面不是茶是温的酒,倒了一杯咽了,笑着说:“刘真人,你是道门高人,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但是这件事上,你我似乎可以合作,不说曹易颜和你的关系,就说这人可能是前朝余孽,并且勾结应国,就实是可怕。”

    “应国虽是小国,可也兵甲十余万,一旦有变,怕立刻生灵涂炭,本来大好的局面立刻坏了。”

    马顺德没有点破刘湛此刻这种态度,也自认为给了刘湛思考的时间,此时就继续说:“事关重大,我们就合作一次,事完了,你还去当你的真人,我还去管我的皇城司,如何?”

    刘湛这样一个生性刚强的人,都能在这种事情上装傻,可见这老道也是知道此事重大!

    他就不信,都到了这地步了,刘湛还能继续装出事不关己的模样!

    马顺德觉得刘湛不会拒绝,毕竟刘湛与应国甚至前朝余孽有了关系,嫌疑不小,和自己合作才是双赢!

    自己与赵公公斗争已是到了白热化,现在还隐隐落了下风,必须要尽快给自己再拉一些助力!

    原本他也不必非要拉这个不是很喜欢的老道,本和齐王有着默契,可现在齐王自身都难保了!

    纵然被查出是被陷害了,可齐王身体已是那样了,还有什么前途可言?不好说啊!

    现在齐王未必牢靠,刘湛虽才区区五品,可背后是不小的道门势力,能拉过来,也能使自己多份力量!

    至于说,一次合作,上了船,还有下船的么?

    牛车慢慢行着,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刘湛的鼻间却仿佛还弥漫着一股血腥气,沉吟了下,突然冷笑一声,说:“马公公说笑了,前朝和本朝法度,都不许我等道人干政。”

    “更不要说这等大事了,贫道实在不敢介入。”

    “至于曹易颜,如果有罪,贫道自会向皇上请罪,现在贫道要去处理法事的事了,就不与马公公同行了。”

    说着,竟也不叫牛车停下,直接掀开车帘,轻盈落就这么下车了!

    马顺德完全没料到刘湛居然突然翻脸,顿时脸色一变。

    不过就算这样,马顺德也很快就绷住表情,也不挽留,此人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挽留也是没用。

    “既是如此,那咱家就祝真人一切顺利了。”马顺德笑着挥手,让牛车继续离开。

    等转过了弯,才突然沉下脸,脸色铁青,含着冰冷的杀意。

    “小豆子!”马顺德叫了一声,立刻就有一个跟着的小太监跑过来,脚步轻盈,似乎有功夫在身。

    “干爹!”小太监躬身。

    “你速速回宫,向禀报皇上这次的事,记住一定要向皇上说明,反贼能在京城隐藏这样多年,没有人当后台可不行,而刘湛此人大有嫌疑!”

    “还有,给我查道观,无论是关系人手还是银子。”

    小豆子是方才跟着刘湛一起经历了所有事的太监之一,自然知道这件事的缘由始末,立刻应声骑了一匹马就朝着皇宫的方向疾行而去。

    作皇城司的人,只要是有着紧急消息,就算是回内城,也是可以疾行奔马的。

    “呸,给脸不要脸,叫你吃不了兜着走。”马顺德看着小豆子远去,放下车帘,冷笑一声,就闭上眼睛,乘车前往下一个地方。

    路口

    没有下雪,热身下车,一阵寒风扑面而来,刘湛眯着眼,看看牛车远去,没有立刻离开,而站在原地运了运气。

    “呸,这死阉死气已浓,还想拉我入伙?不过曹易颜的确是大问题……”刘湛神情复杂的叹着。

    刚才站在路侧不动,几次默运玄机,仍旧有沉甸甸的重压喘息不过气,这说明劫数已深了。

    “这种云雾不知处,不是天意就是龙气,如果是前朝余孽,曹易颜说不定真的身怀前朝龙气,不说破我还不知。”

    “就算当时没有说破,不知道,可曹姓是前朝国姓,这是很明显的事,我当年怎么如此疏突,收了此人当记名香火弟子?”

    虽仅仅是结缘的记名香火弟子,就类似有人出家取个道号法名,实际关系不大,但如果和前朝国姓及龙气相连,怕种祸不浅。

    刘湛深深蹙眉,有些搞不懂当初是怎么回事,自己当时是如何想?

    难道真的是天机弄人?

    就在这时,一阵牛蹄声音传来,一辆朴素牛车被一个道人驾着赶过来,牛车上不仅有着赶车的人,还有道童。

    刘湛上了牛车,直接吩咐道童:“你这就回道观,让观主调用本门的眼线寻找曹易颜,找到了就立刻通知我!”

    “还有,告诉他们,马顺德与我不和,道观最近谨慎些,不要给人抓了把柄了。”

    “是,真人!”小道童听了立刻领命而去。

    刘湛沉思下,又对驾车的道人说:“先不去法事那里,回去,回皇宫,我要面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