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第一状元郎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择地筑城

第六百八十二章 择地筑城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日日生
    汴梁,兵部衙门。

    杨霖自从封王之后,不去明堂点卯很久了,除非有紧急政务,镇日里就待在昭德坊。

    今日带着一众亲卫,来到兵部,为的是确认一下前线的补给,尤其是棉衣的情况。

    大堂内,兵部尚书刘仲武亲自带着一堆公文账目,当着杨霖的面一一清点。

    “这么多棉衣,怎么做出来的?”杨霖笑吟吟地问道,心情十分好。

    刘仲武笑道:“少宰,江南如今兴起了一种水力纺车,织布只需要三五个妇人,就能操控一个作坊,源源不断产出布匹。我们的订单只要下到袖楼,很快就可以凑齐,下官亲自试穿过,特别暖和。”

    “说起来,这还是少宰的功绩,当初这东西可是从昭德坊研制出来的。”

    杨霖突然想了起来,大感脸上有光,哈哈笑道:“这就是我为什么推广杨学的原因呐。”

    江南织布作坊如此高效,再加上解放徭役之后,劳动力回归农田,增加了棉花和粮食的产量。

    如此一来,区区女真,拿什么跟我耗?

    刘仲武又拿出一个公文来,说道:“少宰,这是我们兵部准备上报的,奏请在大名府开设一个武备校舍,研制新的军用器械。”

    杨霖拿过来,粗略看了一眼,当场拍板道:“你去跟白时中说,这事我准了。”

    现在整个国家,终于有了将资源倾斜,去培养各种人才的觉悟,杨霖开心还来不及,肯定不会去阻止。

    离开兵部衙门,杨霖在街上随意转了一圈,仔细观察揣摩这个冠绝当世的都城。

    汴梁的街道不像是当年的长安那般规矩,这里就如同汴梁的百姓一样,自由散漫。

    城中水路纵横,光是桥梁,就有二十多个,也是一个实打实的水城。

    通过这些水道,汴河上百舸争游,船帆如云。

    湖船、刀鱼船、魛鱼船、落脚头船、大滩船、舫船、飞蓬船,各式各样,各具功用。像输血一样,将两浙布帛、广东珠玉、蜀中清茶、洛下黄醅、安邑之枣,江陵之橘,陈夏之漆,齐鲁之麻,姜桂藁谷,丝帛布缕,酿盐醯豉,米麦杂粮,一一输入东京。

    汴河边上还有许多商铺,贩卖的货物琳琅满目,吐番回鹘的皮毛犀玉,江淮的粮食、沿海各地的水产、蒙古的牛羊,东瀛的扇子、高丽的墨料、大食的香料和珍珠,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酒、果品、茶、丝绢、纸、书籍,应有尽有。

    还有一些小店正在出售小吃,熟羊头、扒羊脸、肚肺、腰子螃蟹、蛤蜊、枣砂团子、香糖果子,处处飘香。

    高阳正店、任店、状元楼,清风楼,潘楼酒店熙熙楼游乐:象棚、东西教坊、浴室院、车辂院、温州漆器、香药铺、鬼市子林林总总,店铺林立,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城门就有八个,水门又有金水门,汴河北岸角门子,蔡河水门,汴河南岸角门子四个。

    不论从哪一点看,这都是个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辉煌的都城。

    要想找一个城池,取而代之,一时半会是建不起来的。

    但是杨霖自问迁都之心,已经十分坚定,此时须得抓紧时间着手去办。

    他一抬头,眼前一个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参差错落,雕栏画栋古雅宜人,小窗珠帘暗敛清幽,显得幽静了许多。那些楼阁亭院临水而建,门户开在街道一边,临水一边的多是后院门窗。

    杨霖经验老道,一看就知道,这是东京汴梁的勾栏瓦舍,画舫游艇,是寻欢作乐的所在。

    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方,干脆就在这商量好了。

    他迈步走了进去,转身跟陆谦说道:“走了这么久,我在这儿讨杯茶喝,你去把殷慕鸿给我找来。”

    陆谦领命而去,几个亲卫簇拥着他进来,宅中一处雅居,此间主人正描眉画鬓。

    室中陈设典雅,壁上悬了几幅字画,厅中两方小几。几上有几碟时令水果,门口一架红泥小炉,炭火正旺,炉上水已滚沸。

    眼看杨霖进来,身上穿的又是贵不可言,还有几个亲卫守护,便知道是达官贵人。

    一个宜嗔宜喜的小丫鬟出来,笑道:“贵客里面请,可曾下了名帖,约了时间?”

    杨霖摆了摆手,道:“今日只是借贵宝地,商谈些事情,朱老头,去把资费结一下。”

    不一会,此间主人苏暖暖,年纪大概十七八岁,算一个相貌很出众的女子,双手奉茶,恭恭敬敬递到雅间内。

    杨霖笑着道谢,这雌儿穿着半袒胸的大袖罗衫,白嫩赛雪的酥胸上便现出一道诱人的沟壑,伸手递茶,两条玉臂的肌肤也隐然可见。

    眼看人家没有留下自己的意思,这女子稍微有些失望,便作势要退出去。

    在汴梁,这样的贵人论事,一般都喜欢来这种地方。

    待客也不用桌椅,仍是席地而坐,矮几奉茶。美人如玉,陪在一旁,斟茶倒水,殷勤伺候,廊下风铃叮当作响,情趣意境着实不同。

    不过也有一些,商量的是机密大事,便喜欢只开雅间,不叫姑娘。

    眼前这个人,贵不可言,料想便是有机密相商,苏暖暖暗叫一声可惜。她才刚刚开始顶着门头,整个院子和下人都是为她服务的,都指望着她吃饭,要养活这么多的人,小妮子恨不得多认识一些显贵。

    当然,要是让他知道今日讨论什么,估计也就很快可以猜出这客人的身份了。

    苏暖暖刚要出去,杨霖感觉有些累了,朝后一躺有些不得劲,便道:“有软塌算了,你留下吧,坐在我身后,让我躺一下。”

    苏暖暖神色有些愠怒,似她这等第一流的优伶,虽是以色娱人,却并不侍奉枕席。

    起居之处也是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帷幕茵榻,左经右史,学的满腹才华。她们往往是落落大方、谈吐不凡,能够把客人们照应的面面俱到,活跃场面;其次便是琴棋书画,能歌善舞。

    那些大富大贵之人,在商量得失利益,讨价还价之时,或许有些事不方便当面提出条件,这时就要有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儿从中穿针引线、沟通协调、缓解矛盾,促成各方政治结盟、商场合作。

    这个人,自然就是那第一等的优伶,她真正赚钱的手段就来自于此。一般客人也都知道,等闲没有人会强迫她们。

    所以,第一等的青楼名记,赚钱的营生是做‘项目’,后世叫做公关,而不是一般的青楼那样,靠操持枕上生意赚钱。

    眼前这人,初次见面,就要她做那靠椅一样的物件,苏暖暖心里厌恶,嘴上却笑着道:“这却是有些不太方便。”

    一个亲卫上前,低声跟她说了一句,苏暖暖马上神色一动,巧笑嫣兮地走了过去,让杨霖舒舒服服枕在胸前。

    杨霖蹭了蹭,有些软和,但是显然还没有发育起来。

    那苏暖暖一动也不敢动,紧张地腿股都有些颤抖,这要是让她的前辈知道了,一定恨铁不成钢地骂一句暴殄天物。

    遇到这个主,还不施展狐媚子手段,让他飞了可就亏大了。

    袖子里,她的双手都在颤抖,脑子里全都是关于此人的传言。

    过了一会,殷慕鸿匆匆赶来,和陆谦一道进了院子。

    一个亲卫把他们引到雅间,殷慕鸿抱了抱拳,才坐定身子,问道:“少宰,今日叫属下来,莫不是为了迁都之事?”

    他来时问了陆谦,说是少宰在城中转悠半天,心里已然有了计较。如今值得少宰亲自去做的事,无非就是迁都这一项了。

    杨霖点了点头,道:“我有意新筑一城,设为京都,取代汴梁。”

    他身后的“枕头”苏暖暖,一听这话,惊得一动也不敢动。

    这还真是商议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