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三章 货卖识家

第二十三章 货卖识家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卷土
    面对方林岩暗带倾向性的问话,不知江湖险恶的刘小哥果然中计,立即冷笑道:

    “首屈一指?他也配?哎呀谢大哥我告诉你,术业有专攻,制器这种事情博大精深,还要细分为防具,饰品,制符,武器,启灵(开启器魂)等等几大类。”

    “这就像是行医的医生,有专攻儿科的,有习妇科的,有治跌打损伤的人的精力有限,怎么可能面面俱到?”

    “就像是没有人敢于声称自己是天下第一包治百病的神医一样,也没有人敢自称制器本事首屈一指,这些东西你们外人都不懂,都是我们行内人才知道的!”

    方林岩顿时一拍大腿,做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那可不!我就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果然还是你们行家懂。”

    被人一夸,刘小哥就打开了话匣子继续道:

    “说实话,黑三——就是老羊皮这人在防具方面造诣确实厉害,不过这人的口碑却不大好,收赃销赃不说,还经常闹出来一些纠纷出来。”

    “当然,我还听说这人很有背景,在叶万城里面曾经有一位贵戚想要招揽他,威逼利诱都不成,然后恼羞成怒之下打算收拾他,结果这位贵戚第二天就暴毙在了家里。”

    在听到了刘小哥对老羊皮的判断以后,方林岩顿时产生了疑惑,然后越想越不对劲。

    他很清楚一个道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之前金光寺的方丈班志达和自己打交道的时候,方林岩心里面就有些犹疑,自己拿出大梵念珠这件传说级别的装备来和金光寺做交易,最后自己到手的东西是:

    清心普善坠(传说)+定身珠X3(一次性传说道具)+冰芭蕉扇X3+班志达帮忙出手处理传说级别材料一次+介绍老羊皮。

    说实话,大梵念珠并不是什么顶级的传说级别装备,其针对性和限制很强。所以正常交换的话,那就应该是清心普善坠(传说)+定身珠X3(一次性传说道具)这才是公平交换。

    清心普善坠(传说)的价值看起来比大梵念珠弱一些,但大梵念珠是有使用前提的,并且还有负面效果,所以二者的价值差不多。

    所以,实际上这三颗定身珠,就应该是金光寺拿出来的额外奖励了——货卖识家嘛,将佛宝交给佛寺肯定有溢价。

    那么,三发冰芭蕉扇,其实就是莫比乌斯印记帮自己搞到的额外代价,也就是金光寺拿出来的封口费,算是补偿方林岩被宗衍毒打一顿之后获得的补偿。

    因此,现在看起来,班志达后面的做法仔细一想就有些多余了啊,又是帮忙出手处理传说级别材料,外带还要介绍老羊皮。

    这样无微不至的关怀,一下子让方林岩感受到了仿佛打野住在了中路那样的慈祥父爱,只是这种爱未免会让人有些心中发寒,情不自禁的想要打字拉低一下自己的素质而已。

    方林岩这时候想来想去,觉得世间自己一不是妹子,二魅力值很低——这世上的爱有各种各样,不是爱财,就是爱色,既然自己没有色,那么方丈惦记的啊呸,劳资就算是有色也不能被他惦记啊!

    这时候,刘小哥也要负责招呼其余的客人,告了个罪就转身走了出去。

    方林岩便索性在旁边坐下然后等一等。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见到了旁边的台子上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礼盒,上面的红纸条上写着赵府小姐亲启的模样,仔细闻了闻还能发觉礼盒上有香粉的味道。

    很显然,这玩意儿应该有大概率是刘小哥讨好心上人用的礼物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隔了一会儿,就见到了刘小哥带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走了进来,旁边还跟随着一个丫鬟进了内室。

    丫鬟转头看了方林岩一眼,居然还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了一声:小姐,有外人在,我们进去看一看辟邪符吧?

    刘小哥当然就将旁边的礼盒拿了进去,脸上的表情和动作堪称尽显舔狗本色。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心中一动,既然班志达这边介绍的老羊皮不怎么靠谱了,那么眼前的老刘家就是一个挺合适的合作对象啊。

    那么最好的合作方式,就不是自己去求人,而是让别人来求自己!这样的话才能拥有主动权,才能够将利益最大化。

    因此,现在不就是一个大好机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吗?

    用力抓住核心用户的需求,再仔细寻找一个可以用来交流的核心,就能顺利化被动为主动。

    于是,方林岩就继续耐心等待着,他相信那位赵家小姐不会在里面久待的,因为她来的时候都要用买辟邪符作为借口的呢,而当下的这本世界社会风气,估计这也是未婚男女接触的极限了。

    因此,只是过了差不多一炷香时间,小姐就在丫鬟的催促下走了出来,刘小哥在旁边恋恋不舍的陪着,眼神当中的迷恋肉眼可见。

    方林岩知道时机来临,就从怀中掏出了那个玉铃铛,先声夺人的晃动了几下,那泉水一般的叮咚声立即就吸引住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为什么是几乎所有人,因为刘小哥这时候正在偷瞄小姐的哺乳器官看得专注而投入,几乎浑然忘我,仿佛回到了那还戴着尿不湿,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它的甜蜜岁月。

    方林岩只能叹息一声,对着刘小哥道:

    “少掌柜,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你也算是见多识广,见闻广博的了,能看得出来我这块玉雕的材质吗?”

    刘小哥听到了有人呼叫自己的名字,这才从YY当中清醒了过来,急忙瞟了一眼恍然道:

    “啊?你的这块玉雕啊?没有灵气啊。”

    不过,方林岩接下来就再晃动了一下,让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口中却遗憾的道:

    “是吗?哎。”

    方林岩一面叹着气,一面又摇晃了一下铃铛,看起来打算将之收起来了,但这时候戴着面罩的小姐却忽然发话了:

    “这位先生,您的这一枚狮子球铃能给我观赏一下吗?”

    方林岩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立即道:

    “可以,当然可以!”

    事实上,方林岩一听就知道这妹子是个行家,因为就连他现在才知道这个玉铃铛叫做什么“狮子球铃”的呢。

    不过仔细想一想,现在的风俗就喜欢在大户人家门口摆上一左一右的石头狮子,这狮子的脖子上,往往就会雕刻上一个仿佛绣球一般的铃铛,狮子球铃的名字就因此得名。

    方林岩是通过答案来反推过程的,当然比不得人家看了一眼就将之叫破了。

    而方林岩也是懂规矩的,直接将手中的“狮子球铃”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示意丫鬟来取,再交给小姐。

    这也是有讲究的,一来是男女有别,免得在递送的时候手掌交接,女的被吃豆腐。

    二来则是有一些江湖骗子就喜欢在过手的时候碰瓷,在递饰品,瓷器这种易碎东西的过程当中,直接故意把东西整地上去,然后倒打一耙说你为什么不接稳?

    所以,此后就有规矩,易碎的东西不直接过手,一方放好了离手,另外一方去拿。

    小姐拿到了这枚狮子球铃以后,立即就变得十分专注起来,看样子竟是进入了状态:

    “这这触感,刘郎,啊!不对,刘老板,能帮我拿一碗清水过来吗?”

    少掌柜被叫了一声刘郎,只觉得骨头都要酥掉了,立即大声答应了一句,然后兴冲冲的跑到了厨房当中去,结果中途还狼狈的摔了一跤,这才打了一碗清水过来。

    赵小姐将狮子球铃放进了清水里面,伸出了纤纤十指,灵巧的在水中搓动着,其用意不外乎有两点。

    第一,则是洗掉表面的污物,看看有没有染色,做浆的可能。

    第二,则是给这件玉器降温,她要看上面的温度是来自随身携带的体温,还是其玉质本身就是暖玉。

    很快的,赵小姐就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这块玉饰,然后便对着方林岩急切的道:

    “敢问这位先生,您的这块狮子球铃是从哪里来的?”

    方林岩耸了耸肩道:

    “抱歉,如果你一定要一个答案,那就是祖传的。”

    赵小姐顿时看出了方林岩的难言之隐,歉意的道:

    “抱歉,如果不想说的话那么没关系的。”

    然后她试探性的道:

    “不知道这位公纸有没有想过要出手这块狮子球铃的呢,我可以出个好价钱。”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不好意思,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些饰品之类的东西,可是这玩意儿对我来说有很重要的用处,并不是钱的问题。”

    为了避免大小姐使起兴子来,直接拿钱砸人,方林岩就先发制人,直接让姑娘自重!请不要动不动就拿钱砸人,我是那种人吗?钱不是万能的!因为通用点才是。

    不过面对方林岩的回绝,这位大小姐居然还是听出了潜在的台词,那就是方林岩对这东西没兴趣!只要能满足他的需求,这就不是非卖品。

    这样的回答,总比什么“先父遗物,睹物思人”,“家传宝物,卖了败家”之类的要好得多啊。因为这么一说,得了,你若是再开口要买,那就相当于结仇,基本上就别指望能用正常手段拿到东西了。

    李大小姐恋恋不舍的看着方林岩拿过了狮子球铃,那眼中的炽热感觉甚至让旁边的刘小哥心中产生了墙裂的嫉妒之意,虽然那只是一件挂饰而已,也不允许这样吸引我的女神啊。

    好在这时候旁边丫鬟的眼神让刘小哥醒悟了过来,急忙直接走到了方林岩的旁边,然后低声道:

    “谢兄,借一步说话。”

    方林岩道:

    “好啊。”

    刘小哥带着他来到了内室当中,很干脆的道:

    “这个谢兄,李家小姐是我的心上人,她看起来对这件饰品,狮子球铃着实喜欢,你看能不能将它转让给我?价格真的好说。”

    方林岩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低声道:

    “实不相瞒,刘兄弟,这玩意儿我也是千辛万苦弄来的,为此还惹上了一名猎骑,不死不休的那种哦!”

    “所以,这玩意儿上面是有天大的麻烦,卖给你的话,你能不能扛得住?若不是听方小七说你们家口碑极好,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也务必要给我保密哦。”

    “不仅是这样,我之前为什么找你打听老羊皮,就是身上还有一件上好的法宝胚子想要找人打造一下,这件玉饰就是我打算拿出来的报酬。”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刘小哥也是呆了呆,然后道:

    “我能告诉李家小姐吗?谢兄弟你放心,她一定不会乱讲的。”

    方林岩点了点头。

    刘小哥于是就去找李家小姐,将原委一五一十的说了,没想到李家小姐一听,立即就两眼放光道:

    “从猎骑那里弄来的?!你确定,我本来心里面还有些疑虑的,现在一看就正好对得上号了啊!”

    刘小哥尴尬一笑道: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对上号了?”

    李家小姐道:

    “我家祖父当年号称是(祭塞)国中的第一雕刻师,他老人家在六十一岁那一年,被请到了亲王的府邸里面去,然后雕刻了几件佩饰,根据他老人家所说,亲王拿出来雕刻的原材,是一块十分罕见的暖玉。”

    “这块暖玉哪怕是在冬天触碰,也会给人以温暖的感觉,不仅如此,在太阳光照耀下,其表面更会升腾起若有若无的烟雾,这是极品美玉的表现。”

    “当时在雕刻的时候,他老人家和一名宫廷供奉用这块暖玉的主体雕刻出来了一个龙座,这个龙座现在被放在了金光塔当中,用来供奉放置宝珠。”

    “而暖玉被切下来的边角料,则是雕刻出来两件东西,一件是一只玉蝴蝶,另外一只则是被雕成了狮子球铃,据说摇晃之后其声音可以凝神醒脑,佩戴在身上还能洗涤身心,延年益寿。”

    李家小姐说话本来还是比较小声的,正常人听不见,但方林岩是正常人吗?当然不是了。

    他刻意偷听之下,获得了这些秘闻,真的是恨不得给李家小姐点上三十二个赞,这玩意儿本来就只是一件饰品,空间爸爸认证的!

    但是妹妹你既然非要加上洗涤身心,延年益寿这两个功效,那我也不会嫌弃的,只能默默举起竹杠了。

    这之后却听刘小哥道:

    “这么说,这就是外公当年收藏的宝物了?”

    李家小姐叹了一口气道:

    “这怎么可能?那块暖玉的主体都被用来供奉了宝珠,哪怕是边角料制成的,也是被当年的亲王带走,藏入了宝库当中,我外公对此也是念念不忘,平时经常说自己能再看一眼就好了。”

    “而我说的这位亲王,就是两年前密谋用巫蛊之术造反的那颜亲王,事败之后全家都被斩杀,因为当时还负隅顽抗,所以国主直接出动了猎骑。”

    “你们知道的,猎骑这帮人能打,但是军纪也是一塌糊涂,进了府里面肆意烧杀掠抢,就连国主都是无可奈何的,所以是很有可能拿到这个狮子球铃,这样的话,就对得上号了。”

    “难怪这人不敢在这里卖,这东西来路不正啊,若是公开售卖的话,被闻讯而来的猎骑抓到线索,那么只怕不死也要掉一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