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番外一:一路同行(还没到中)

番外一:一路同行(还没到中)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
    这叫大事?

    入梦之界,敖乙闭着嘴、和周遭一道道虚影一同,注视着神像脚畔的那道倩影。

    所谓入梦之界,是道庭之主最近几百年精研出的最新‘人与人交互’法宝,其实原理就是当时敖乙与李长寿被放置在海神庙时,经常勾勾搭搭、咳,勾连交流的神像。

    把大家的信物摆在天庭,以功德连通,就有了这种方便且快捷的联系方式。

    同时,能进入这般入梦之界的大佬们,也算是如今洪荒真正的话事人,敖乙所立的位置就比较靠后,身前都是些大能大仙。

    他刚化出龙形,还未飞出五部洲边界,就感受到了入梦‘邀请’,进来之后看到的便是这般情形。

    大能云集,群英荟萃。

    居于神像脚下的倩影依然保持着许多少女的青涩,虽已盘起秀发,穿着打扮也换做了端庄秀美的长衫襦裙,而非此前偏好的纱质短裙,但她只是现身站在那,就让人下意识代入了‘小师妹’的形象。

    自是李蓝灵娥。

    灵娥身前,一袭白衣的玉帝、身着喜袍的财神爷、风轻云淡的玄都大法师各自皱眉沉吟,一个个面色越发凝重。

    “灵娥……”

    玉帝有些欲言又止……

    “当真?”

    赵大爷嗓音都有些轻颤。

    “云霄师妹在何处?”

    这是大法师之言。

    灵娥轻叹了声,秀眉轻蹙、小脸上满是担心,柔声道:

    “姐姐已去找了,留我在这与诸位联络。”

    她抿了抿薄唇,似是想劝大家不要太紧张,但一旁的吕岳已是忍不住开口道:

    “我说诸位,就这么大的事,至于这般紧张吗?”

    赵大爷扭头瞪了眼吕岳:“师弟你可曾听清灵娥弟妹说了啥?”

    吕岳下意识缩了下脖子,小声嘟囔:“不就是,长寿师弟出门了吗?他一个大活人,说不定静极思动,外出溜达溜达……”

    越说,吕岳越是底气不足。

    此前还以为此事有些大惊小怪的众仙,纷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那个男人会静极思动?

    世间已知道庭之主的成长之路,总结起来,若不是被道祖直接或者间接逼着外出打工,此人绝不会离开自己的小琼峰。

    甚至,还没事找个花瓶、找卷书册,把自己化成微尘大小,在里面安安心心苟着!

    若说静极思动,严格来说,其实只有主动上紫霄宫搞掉道祖那次……

    入梦之界的氛围逐渐凝固。

    玉帝道:“吾且去镇守天庭。”

    “陛下莫慌,莫慌,”赵大爷连忙将玉帝拉住,皱眉看着灵娥,“他什么都没跟你们说吗?”

    灵娥轻轻摇头,又道:

    “师兄自与我和姐姐婚后,都是与我们相伴一段时日、独居一段时日。

    此前师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四个月前,与我和姐姐相聚三年,便回了道庭闭关。

    按理说,这又到了放假的日子,我们左等右等,去那边看了眼,却并未发现师兄的踪迹。

    姐姐用神通搜寻,我也用师兄给的法宝探查师兄踪迹,都是毫无结果。”

    “化、化道了?”

    最角落中传出这般嘀咕,一道道锐利的视线瞬间刺了过去,却见是此前被李长寿特批进入此界的截教弟子。

    留着两撇胡子的申豹哪里经历过这般阵仗,诸天大能的注视让他身体哆嗦了几下。

    但众仙又想到了什么,大多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逐步收回目光。

    灵娥轻轻松了口气,对申豹做了个道揖。

    “有道长这般话语,师兄安危总算不必太过担心了。

    只是,如今师兄并无大道在身……对了,可否请玉帝陛下查一查,三十六定天神宝有无异样?”

    “善。”

    玉帝答应一声,身形瞬间便要化作云雾,但转眼又立刻凝实。

    “太极图与东皇钟没了踪迹,其他神宝运转如常。”

    大法师沉声道:“并未取用盘古幡,只是防御至宝,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对咱们言说?”

    “这不合理,”赵公明低声道,“这天地间还有什么能让长寿瞒着咱们去犯险?这更不可能,若真的是什么险情,道庭与三十六神宝肯定早就被带过去了。

    他会犯险?

    这突然一声不吭就溜出去了,还不告诉两位弟妹,这……”

    话语一顿,赵公明突然想到了点什么,身旁玉帝也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看了过来。

    瞬间,玉帝与赵公明达成了某种共识;

    一旁玄都大法师的眼神强行凑了进来,与他们……达成了某种共识。

    “灵娥啊,”赵大爷咳了声,“你师兄那人你也知道,做事若说第二稳,没人敢说第一。

    他应该是有什么小事要处理,大事肯定不可能如此随意,你也不必太担心。

    通知云霄回来吧,在家等消息就是。”

    “不错,”玉帝笑道,“吾突然想起,此前长寿曾说想去走访三界,探查现在不能修行的生灵具体生活状态。

    想必,这次就是去做这件事,结果没注意加了干活的时辰。”

    大法师板起脸来:“这个长寿,稍后定要好好劝诫一番。

    行了没事了,大家散了吧,散了。”

    灵娥与众仙齐齐歪头,但大法师已开口了,众仙也不敢久待,身形化作云雾坍塌,离了入梦之界。

    玉帝和赵公明对视一眼,随后对玄都大法师投去了意味深长的眼神。

    某大法师淡定地抬头看天,继续风轻云淡。

    待灵娥的身形消散,玉帝和赵公明故意多留了一阵,喊住了要走的大法师。

    “师兄,”赵公明小声问,“你明白我跟陛下是什么意思?孔萱师嫂看起来不像那么强势的性子……”

    大法师目光瞥向一侧,喃喃自语:

    “觉都不让睡。”

    随后身形缓缓消散,只留下一声余韵袅袅的叹息。

    财神爷与白衣玉帝对视一眼,尽在不言。

    “陛下,您觉得长寿到底去了何处?”

    “吾也不知,”玉帝沉吟几声,“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此时应是在三界之外,并未进入这片天地。”

    赵公明奇道:“天外有什么能让人放松的地方吗?”

    “大概,只是去透透气吧。”

    “应该是,”赵公明缓缓摇头,“像长寿这般做事周密之人,应当是此前判断自己能准时回返,不然不会留下信儿。

    若非进入混沌海深处,怕也不会错过时间。”

    玉帝缓缓点头,两道身影也各自消散不见。

    待他们走后,神像脚后转出一道身影,身着浅蓝长裙、身段纤柔温雅,正是云霄仙子。

    云霄妙目中流转少许思索目光,待身旁升起一缕缕流光,灵娥再次现身,两人又是一阵嘀咕。

    “姐姐,可探听到了什么?”

    云霄温柔地摇摇头,轻声道:“并未,莫要太过担心,多等些时日便是。”

    言罢,云霄又道:“他虽是你我夫君,却也不能整日守着你我,应当是有什么要事,待他回来再解释就是了。”

    “这不是担心他吗,”灵娥目中满是忧虑,“大道都没了,就一颗金丹,出门都不肯多带几件至宝,最起码把道庭带上呀。

    师兄变了。

    太不稳健了!”

    云霄:……

    这家,真难。

    ……

    “多久了?”

    一片迷蒙的天地间,那盘坐在天地正中心的灰袍青年,问出了这般话语。

    就听一声钟响,这片天地四周出现了一缕缕浅白色流光,宛若天地之壁垒,给这看似无尽的世界套上了有限的枷锁。

    仔细辨认,却是东皇钟的钟壁。

    “哎呀!”

    伴着轻呼声,有道身影转着圈出现在李长寿面前,身形虽有些虚淡,但也因此有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自是钟姐。

    她做了个吐舌尖的动作:“好像玄都城那边过去四个月了,内外岁月流速差距太大,我一时间没能做出反应。”

    “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卖萌,”李长寿摇头道了句,任钟姐不断翻白眼,已将目光挪向下方。

    他做了个拨手的动作,两缕自太极图借来的阴阳道韵散开,下方云雾自行消融,显露出了一幅宛若十八层地狱的画卷。

    铺满灰烬的大地上漂浮着无边黑气,一只只兽影在黑气中匍匐、吐纳,却根本无法计算其数量。

    而这还只是第一层;

    自第一层向下,灰烬化作跳动的火焰和玄冰,各处闪耀着紫红色的雷霆,若是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中看到了一片阴影,那或许是一座骨山,或是一汪血泉。

    这里是九污泉,真正的九污泉。

    当初鸿钧与他博弈时,曾因李长寿借九污泉威胁,用‘置换’的办法,将九污泉搬到了混沌海深处。

    因与九污泉对应的功德之力,已与洪荒世界相融,这里虽离洪荒稍远,但天长地久之后,也会成洪荒隐患。

    防患于未然,李长寿自是率先对它出手了。

    还顺便废物利用,将九污泉之力具象化,凝成了这般恶之国。

    李长寿仔细感应了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钟姐抱着胳膊,纳闷道:“你做这些东西做什么?天庭一次讨伐也就没了。”

    “它们是引子罢了,”李长寿微微摇头,笑道,“你赋予了此地岁月,此地自混沌之内成型,而当它有了完整的大道结构,在这些生灵的作用下,能在混沌海中维持一段时日。

    我已将它们纳入了洪荒天地,太极图也已开启了一条最初的通路。

    这条通路会隐藏在洪荒天地外围,如此就能让这里成为洪荒天地的延伸。”

    钟姐眨眨眼:“你真决定了?如此怕是会沾染许多骂名。”

    “万物有阴阳,洪荒也是如此,”李长寿道,“在很多时候,个体的意义与集体等同,因为个体是集体的组成部分。

    但一个无限膨胀的集体,终究会自我坍塌。

    而且,你忘了我们如何寻来的此地?”

    “跟随生灵之恶欲……”

    “不错,此地离着洪荒虽远,却一直在汇聚生灵之恶欲,若此地失控,洪荒也难免被吞噬。”

    李长寿看向下方的这些黑影。

    “让天庭知道还有敌人,让天兵天将保持足够的进取心,也给不甘寂寞的生灵一个建功立业之地。

    虽然牺牲在所难免,但我禁锢了这些恶念化身的神魂。

    在这件事上,是短痛不如长痛,如此总体来看的牺牲反倒会小很多。

    必须把此地之力控制在一个稳定的程度。”

    钟姐缓缓点头。

    李长寿掌心出现了阴阳双鱼,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扣在掌心。

    稳一手。

    “等我去问询老师,与玉帝陛下商量了再做决定。”

    于是,三十年后。

    洪荒天地边缘开始出现一小撮一小撮的混沌黑兽。

    最初时,没有人对这个消息感兴趣,没有炼气士把这个当做一场灾难。

    到后来,边缘的小千世界开始出现这些黑兽之影……也没有炼气士将这当做什么大事,毕竟混沌海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直到,昆仑山那常年不停的仙宴上,一位资历颇老的广口瓶、呸,老神仙酒后失言,说出了一条上古隐秘……

    “黑兽体内有玄晶,可炼上等仙宝,也可提升成丹之效。”

    道道流光朝天外飞射,炼气士们饱含热情去护卫这片生存的天地,第一批抵达洪荒的黑兽尚未来得及泛滥,已进了观览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