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搏命荒原

第三百二十八章 搏命荒原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阿布有糖
    江枫之所以勉力挣脱与孙宝泰的缠斗,并向天理门金丹修士马士凯的方向移动,盖因是他想将“尖啸护符”的效果,同时施展到对方二人身上,作为他手中最为强力的法器,【啸音震荡】效果倘若能将两者同时晕眩片刻,那么自己和晏殊佳合力对付一人,方可能对其造成重创。

    与两边同样僵持不下,甚至晏殊佳一方隐隐落了下风的情况相比,如果对方能够减员一人,或者仅仅是受伤,那么局面很有可能改观,一直潜伏在自己手臂之中的两位灵级徒弟,便可以在弱势的对手身上施展些许影响。

    因此,他不惜花费了两次【灵跃】的机会,急速向马士凯靠近,还在最关键的时刻,阻挡了马士凯对尸傀的致命打击。

    马士凯的力道比孙宝泰还要大上三分,猝然磕碰,江枫感受到虎口的碾碎般压力,便向后急退,趁此间隙操控凝聚在周身的细碎黑石,向对手飞去,一瞬间便遮挡了对手的视线,马士凯却没有半点慌乱,身侧再次凝出片片晶石影盾,将那黑石隔绝在外,同时身上的披风火光萦绕,炙热的气浪,将那黑石碎片隐隐驱离在外,他随后一个横移,准备脱离战团,重新锁定晏殊佳。

    孙宝泰也没有闲着,趁江枫脱离缠斗的机会,他已经将无数的绿芒,充满了周身所有的空间,甚至隐隐侵入到江枫的身体表面,只是“妙言丹境”凝练的丹力护罩,似乎对这蕴含木系威能的存在多有排斥,短时间内,绿芒竟未得寸进。

    见两人距离恰巧抵近,符合自己心中设想,江枫不再犹豫,体内灵力迅速向“尖啸护符”冲涌而去,【啸音震荡】效果激发,随着脑海中思绪再次如浊浪般翻涌,已经熟悉此节奏的江枫,旋即第一时间醒来,将手中“搅海坤力大棒”锁定了马士凯,因为有那诡异的血甲在,江枫干脆放弃了恢复能力超绝的孙宝泰。

    咔!

    预想的沉闷声没有传来,原本应该陷入短暂昏迷的马士凯,竟然也几乎同时醒来,他身上银光乍现,似乎动用了某种技能,规避了“尖啸护符”激发的晕眩效果,但这银光似乎也有不小的副作用,他的脸色陡然晦暗,身形胀大了少许,袍服因而破碎,露出一身银锁鳞甲,正是他的护身法器。

    他的右臂明显比左臂要粗壮得多,但在银锁鳞甲的包被下,却看不出内里究竟,在“玲珑宝光”窥视下,也无法得其奥秘,只看见这银锁鳞甲绽放出紫蓝相间的光芒,似乎品质不凡。

    不行么?

    “尖啸护符”未能生效的情况下,江枫陡然变向,借助【灵跃】,重新锁定孙宝泰,只是这样,效果便差了很多,孙宝泰虽然刚刚醒转,仓促应对,但却无法趁其昏迷,击中要害,但他赫然发现,孙宝泰的背后,此时被贴附了一杆水龙图样的藏青旗帜,正是自己给予晏殊佳的那件得自碧云宗少主的法器。

    意识不错,江枫暗赞,随即想到人家已经晋阶金丹数年,而自己反而是个新手。方才,晏殊佳多半和自己一样,同样锁定了马士凯,只是迅速瞥见了此间的变化,便趁此机会操控法器,贴附在了不远处的孙宝泰背后。

    但见那水龙旗,快速的随着晏殊佳的心意,骤然放大,倏忽间长到一丈长度,冰冷的气息将其与孙宝泰的后背冻结在一处,任凭孙宝泰身上血光四溅,也仍不能将其驱散,见此机会,江枫迅速放出徒弟江城子,数枚“水泡牢笼”,连续向孙宝泰施展,虽然未能建功,但却给还在应对水龙旗的孙宝泰,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同时,自己则再次转身,利用【灵跃】重新与马士凯对峙,避免他过来施救。

    但见马士凯虽然目光坚定,手中长棍挥舞的速度,却快了三分,江枫不敢给他机会抵近,将体表的丹药之力尽数吸收,他能感受到肌肤之间的痛楚,那是身体吸收速度的极限,但在这种加成效果的催动下,他仅凭蛮力,与马士凯对峙,丝毫不退,体表“巨木壁垒”不断凝聚,爆炸,“寒光簪魔手环”的【银盾】频频激发,又不断幻灭,他干脆使出了硬碰硬的打法,“搅海坤力大棒”的【乱神】也因而激发了一次,但旋即被马士凯身上凝练出的银光破解,不过随着他再次使用此技能,他的脸色更加晦暗,身上的气息旋即下降了少许,看起来,虽然可以抵抗这种不利效果的影响,但并不能频繁动用。

    黑石仍在配合江枫扰乱对手,时而破碎如沙,时而凝练如盾,在这处荒原之上,江枫操控黑石的手段,愈发熟稔,虽然未能伤及对手,但却补足了自己斗法技能的短缺。

    “金光雷链!”

    江枫又一次打出魂器技能,将想要救助孙宝泰的马士凯逼退,余光瞥见一身几近破碎的尸傀刘奎一,已经扣住了行动不便的孙宝泰,而对方身上血光弥漫,修补自身伤势的同时,也在溶蚀刘奎一的身体,江枫能感受到器灵小洛传递过来的灵魂战栗,知道她可能扛不住太久,这场同阶之间的战斗,愈发变得僵持,更像是一场持久战了。

    晏殊佳的弩箭虽然击中了对手,但孙宝泰身上的血甲,直到现在,似乎也没有破碎的迹象,这诚然是一件法宝级的防护利器,不过晏殊佳并不着急,周身凝练的丹药之力,虽

    然没有治愈她的内伤,但却逐渐让其灵气运转通畅,体内灵气也渐渐充盈,她甚至间或可以甩出数道符箓,助力原本可以自动凝练,但速度跟不上消耗的符纸。

    轰!

    被不断轰击的孙宝泰身上终于光芒黯弱了下来,晏殊佳的最后一枚弩箭,也正中他的胸膛,那原本与身体似乎凝练在一处的血甲,也遽然崩解,化为三块藕断丝连的碎片,向下方急坠而去,趁此机会,江枫甩出数道各色灵符,重新动用【灵跃】,反身再度向孙宝泰靠拢而去。

    就在这时,他感受后背一阵入骨芒刺般的寒意,赶紧错身强行挪移,却感到一杆锐利的短矛,顿时透胸而过。

    马士凯,竟然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不过,江枫最后一刻的意识,却避开了要害,但刺穿的疼痛,顿时让其身形不稳,他丝毫不敢停歇,再次【灵跃】,抵近已无血甲保护的孙宝泰,手中已然凝练出半枚“七角灰晶”,径直打在了孙宝泰的身上。

    嗖!

    又是一枚锐利短矛,再次向不甚敏捷的江枫飞去,此番,江枫已经无力躲闪,就在这紧要关头,手臂上一团温热传来,徒弟江之问出现在身侧,手中灵力捻动,“神来一指”发动,江枫的身形随之移动了半步,再次避开了要害,左臂与那短矛擦肩而过。

    啪!

    是孙宝泰体内传来的异动,江枫不敢继续向前,仓促之间勉力凝练“巨木壁垒”,却感到周身一阵灵力颤动,却见马士凯仰天长啸一声,顿时,冲涌的灵力潮袭来,将正在下坠的江之问,以及骚扰孙宝泰的江城子,尽数冲散,修为的差距,让两人顿时如枯木般下坠,虽然未死,但却已经重伤。只是快到地面时,江城子才勉力化为原形玄火鸦,摇摇晃晃的将师弟江之问救起,两人滚落在地,不知生死,无法再战。

    该死!

    江枫右手握住穿体而出的短矛,这是一杆极为锐利的法器,加上马士凯仍然擎在手中的一杆,应是一套,此时,他护住右臂的银锁鳞甲已经撕开,露出里面残存的一枚短矛,方才见其右臂隆起,竟然是暗藏的法器。

    至于为何不在储物袋中寄存,而是贴近身体温养,一定有其妙处。

    孙宝泰仍然在奋力挣扎,知道“七角灰晶”对法相破坏力的江枫,知道他必然命不久矣,不过江枫丝毫不敢放松,给了晏殊佳一个“远离此间”的眼神,自己也借着晏殊佳转而对付马士凯的间隙,勉力飞掠,远离孙宝泰。

    他担心对方自爆金丹,伤及自己和晏殊佳,好在马士凯也同样这么想,不抵近的情况下,他无法判断孙宝泰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变故,只道是江枫从这遗迹之中,得到了某种诡异的秘法。

    孙宝泰濒死,江枫重伤,倘若不是“妙言丹境”提供的加持,江枫思忖自己早已经倒下,短矛刺入的地方,不断有灵能从其中泄露,试图扩大伤口。江枫深吸一口气,咽下即将涌出的血沫,但见那尸傀刘奎一,已经耗尽了时间,器灵小洛短时间无法再次施展【附体】,随着那尸傀的坠落,她也同样遁入了远方荒野的黑暗之中。

    呼!

    是时候决一胜负了,江枫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晏殊佳靠拢,一同看向马士凯,现下,马士凯尚未受伤,双头妖犬因为晏殊佳恢复了低空飞行而失去效应,已被他收入长棍法器之中。片刻之后,孙宝泰身陨,坠落在灵地之上,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放弃自救的机会,故此未能引爆自己的金丹。

    而江枫和晏殊佳,两人均已负伤,是胜是负,还是未知之数。晏殊佳的弩箭已经用光,符纸在最后关头,尽数甩向了孙宝泰,承载其的木盒,现在空空如也,新的符纸仍在凝练之中,她的手中,仅剩下刚刚收回来的水龙令旗,这东西的功用已被对方窥破,想必没有那么容易给她机会使用。

    江枫的残余手段同样不多。

    “七角灰晶”已经用尽,“尖啸护符”仍在冷却之中,况且马士凯对于晕眩的效果,有自损抵抗的方式应对,“金光雷链”还有十次机会,“枭纹铜钟魂蛊”之中,他已经感受了影子的痛处,或许七八次机会,便是它能应对的极限,否则一旦超出,恐怕就会消散。

    虽然没有时间放出来查看,但江枫料到,影子或许在消耗上次融合的积存,而一旦用尽,便会伤及本体,这东西已经伴随自己数年,虽然因为记忆缺失的缘故,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哪一年出现的,但根据之前的调查,应该是九代掌门任我道与华帝门来客,一同探访真灵圣者山洞的那一年。

    直到至今,这个谜团仍没有彻底解开。倘若不幸陨落在此,倒是成了一生的遗憾了,江枫忍不住心中暗忖。

    “落下,跟我走。”

    江枫没有顾忌马士凯也能听到自己的话,拉着晏殊佳,向下急速落去,片片黑石尾随他而去,以防备对方再次掷出那诡异的短矛,随着两人下落,马士凯只是观望了数息,便同时落到地面。

    江枫没有半刻停留,也没有任何遮掩,将在地上已经勉力喘息,无法行动的江城子和江之问收入手臂之中,虽然恢复的速度相较外间要慢,但总比在这里

    安全。器灵小洛悄然回归,江枫同样将其隐入“银灵匕首”,快速收入储物袋。

    晏殊佳未发一言,只是信任的跟随江枫飞掠,两人很快便脱离了那小块三阶灵地的范围,而马士凯也接踵而至。

    江枫没去管他,继续深入遗迹,向着古井的方向行进,在炼化古宝永恒之塔之后,在此间拥有“全知视野”的他,俨然已经成为这里的“主人”,些许的黑暗,对他来讲,根本不算不得什么障碍。

    马士凯甩出一道光幕符,再次将附近照的雪亮,一对二,他虽然没有受伤,但灵力也所剩不多,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击杀江枫,擒住晏殊佳的概率就会更大。不过见两人离开了灵地,疑似向着古井的方向飞掠,便再也沉不住气,离开自然也是他的目的,但江枫手中的宝物,一样是他的目标。

    “休走!”

    一旦脱离灵地,马士凯便立即感受到灵力的流失,倘若拖延久了,他未受伤的优势,反而会失却不少,“把宝物交出来,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江枫却停了下来。

    “掩护我片刻。”他已经到了“妙言丹境”的边界,离开这里,他将无法调用之前献祭的丹药之力,虽然已经所剩不多,但还是有些效用的。

    随着他话音刚落,晏殊佳便将刚刚凝聚出的符纸投射出去,手中灵力绽放,重新祭起水龙令旗,但她除却此物之外,便只有灵符在手。

    马士凯轻蔑的一笑,身形遽动,手擎长棍,便直奔两人而来,与此同时,他轻声念诵口诀,江枫登时便感受到入体的短矛不断的震颤,似乎有数枚的芒刺,从其中伸展出来。

    这是要变成狼牙棒的节奏!

    江枫旋即有了领悟,体内残存灵力半数向那短矛汇聚而去,同时冥冥中呼唤黑蛇之灵太华,希望他尽快帮忙,眼下,他手中正握着一枚三阶符箓,倘若有失,无法成功施展,那便没有任何胜算。

    黑蛇之灵也感知到了宿主的危机,顿时从原地游弋而出,转而盘踞在江枫的胸口,缠上了那锐利的短矛,片片鳞片激发出点点辉光,与那短矛对抗,一时间,竟也难分伯仲。

    不料手中的灵符,却比想象的更难催动,从未使用过此物的江枫顿时有些急躁,不顾胸口的危险,灵力尽数向手中汇聚而去,只在那一瞬间,短矛便刺透了黑蛇之灵的防护,江枫甚至感受到五脏六腑内的疯狂搅动。

    不过这似乎也牵扯了不少马士凯的精力,原本可以轻松与受伤的晏殊佳周旋的他,因为念诵和维持这短矛法器,身形慢了许多,虽然仍然能躲过晏殊佳的水龙令旗,但却只将晏殊佳再次击伤,未能致命。

    哗!

    晏殊佳口吐大团鲜血,滚落在地,又仓促起身,躲开了马士凯的长棍,器灵双头妖犬再次跳脱出来,嗅到鲜血的气息,陡然变得狂暴,尖牙尽露,速度又快了三分,晏殊佳手中仓促祭出数枚寒冰符,不管不顾的向那四目猩红的妖犬甩去。

    轰!

    大小不一的冰凌四溅,因为灵气不济,又猝然激发,寒冰符已经失却了准头和威力,敏捷的妖犬快速躲开,只有些许冰凌,击中了它一个头部,却未能致命,而晏殊佳,也因为近距离的释放符箓,被爆裂的反弹之力再次冲击,连续向后滚动了数十尺,那妖犬再次欺身而上,血盆大口向晏殊佳的双腿咬去,显然,马士凯并不想要晏殊佳的命,他还想借助晏殊佳的阵法造诣离开此间。

    就在这时,左近周遭数百步的空间之内,一阵猛烈的地动,原本坚实的地面,骤然变得松软如沙,江枫在内的所有人,顿时陷入了这片泥淖般的沙海。

    终于来得及了么?

    江枫所剩不多的灵力,在这枚三阶符箓的抽吸下,枯竭见底,而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鲜血再次在喉间翻滚。

    此番,他没有再忍,任凭那鲜血从嘴角冲涌而出,模样甚是狰狞。

    正是地级修士方能使用的三阶非制式符箓,“怒海囚灵符”,耗费灵力甚高,远超江枫的想象,如今,方圆百步之内,连同自己,尽数陷入这沙海之中,看着远处马士凯仍在努力挣脱的模样,江枫勉力探出右手,将胸口的那枚带有数枚倒钩的锐利短矛猛然拔出,擎在手中,咬紧牙关忍着剧痛,紧紧的盯着马士凯,见其灵力被沙海和这废墟双重抽吸,逐渐不济,便将周身的丹力尽数吸收,换得一缕灵力,紧紧的捆缚在这模样骇人,挂着无数细碎血肉的短矛之上,向马士凯投掷而去。

    “这就还给你!”

    他只能在心里呼唤一声,见那短矛缓缓飞过,刺穿了对方的喉咙,殷红的血,连同自己的意念被那无情的沙海吞没,江枫脸上终于露出搏命得胜后的微笑。

    余光借着光幕符残余辉光的映照,他瞥见晏殊佳那苍白却圆润,宛若入睡的脸,一缕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他试图游弋过去,但这沙海此刻却显得甚是宽广,让他最终未能如愿,便只好无力的合上了眼。

    寂寥的荒原之上,无边的黑暗和凌冽再次涌来,仓促的遮掩了一切。

    (第二卷?会猎七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