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飞越三十年 > 第1109章 欲望三角

第1109章 欲望三角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大茶碗
    房间里,淡淡烟香,李建国把烟放在鼻下,轻轻嗅着,又像是挡着烟气。

    无人催促。

    都知道李建国的知识体系是被李一鸣在极短时间里头生生堆出来的,除非他也是个天才,否则不可能什么都能理解得一清二楚。

    李建国是天才吗?

    聪明算得上,天才够不着。

    李一鸣是个不折不扣天才,但他有很多东西只有想法,还要验证。

    “他说,人因为是从动物进化来的,所以有很多天性相似,有些时候这个可以互相借鉴”李建国想了想说道。

    “把动物当人一样教?”王真突然问。

    李建国一愣:“他倒是有这么提过两句想法,具体的效果”

    搓搓嘴,摇头。

    “你知道他要训猪的事吧?”

    “训猪这个,已经开始了?”李建国犹疑看了眼纪朋飞。

    纪朋飞摇头:“还没有,就是有这个说法,没说怎么弄,你知道吧?”

    大家都很好奇,李一鸣那孩子仿佛有种神奇的能力,想法层出不穷,偏偏个个都挺有意思,却又往往半掩着。

    “知道不多”

    “那也要说。”

    李建国一脸蛋疼表情:“就跟我说过,动物可以当小孩子一样教,拍点教育片,”

    “教育片?拍给动物看?”

    “嗯,他就是一个想法,说动物也有动物行为学,有交流方式,学习方法主要还是模仿,所以可以用这种思路,那个他拍了?”

    众人看向纪朋飞,后者刚在本子上重重写下动物行为学几字,摇头:“没有唔,还没开始。”

    “模仿”众人若有所思。

    “怎么拍?”

    李建国想了想,咧嘴:“说可以用人去扮演,再拍再放给动物看,咳”

    “这样?”

    “人怎么演?”

    “可能得包个皮”

    “哦包得跟猪一样?”

    “嗯,我当时感觉这个法子有点侮辱人格,可他说演员有这个课的,让你装什么就得像什么,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李建国犹豫着,“可能是国外有这课程,什么演员的自我修养之类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书。”

    王真直接摆手:“没关系,搞生产科研,怎么算是侮辱,有没有书都不要紧,方法我们可以试。”

    李建国点点头,松了口气:“嗯还有就是奖励那些表现出色的,是榜样的意思。”

    “榜样啊!”

    众人各自想了想,又微微点头。

    李建国吸气:“就是这样,他认为动物也有智力的,就是笨小孩,我们不用要求它们懂非常多的东西,只要它们能按着我们要求,比较好地服从管理就可以了。”

    众人无语失笑:“那也不容易吧?”

    “呃,主要还是看怎么教了,学习,奖励,然后淘汰掉不守纪律的。”李建国看看大家,“淘汰的那些反正也要吃的。”

    这下大家直接就笑喷了。

    “倒是没错,不听话的可以吃掉嘛!”

    “呵呵”

    笑声中,李建国嗯了一声。

    众人安静。

    “其实我个人觉得是很值得研究的,因为以前我们也有这么做,像马戏团这样的,但在更多地方就没有,马戏团应该也不是用电视,就是用人教,但那种驯兽员比较少,而且未必也是最科学的。如果说好的办法能推广的话生产生活会很方便。”李建国认真说道。

    “没错!”

    李一鸣有些听起来略微荒唐的说法,仔细想想却有那么点道理。

    越想越令人好奇,心里满满都装着期待,如果说真能把这个形成一整套的组织方法,那对于国民生产作用其实是非常大的。

    从自然走向科学,从无序走向有序有组织。

    “关键是,不听话的一定要淘汰掉,这个重点!”有人说了句。

    李建国点头:“是的,永葆先进。”

    又是一片笑声,意味深长。

    在座都是管理千军万马过来的,就算不是科学家,对于组织管理还是有些感性认识,什么样的组织有战斗力,大家心里自然清楚。

    有些道理真是一点就透。

    可为啥以前没想过?

    “咳!”

    陈去笑笑,顿顿笔示意李建国:“这个没关系,让他尽管试,有成绩固然好,没有也不要紧,刚才说组织管理里头,天性,你接着讲,不要断了思路。”

    “好!”

    李建国呼了口气,思路重新捡起:“就是说这个人和动物的天性啊,有个欲望三角”

    “什么三角?”

    “咳”李建国轻点手指,“贪、懒、馋这三种天性构成了欲望三角。”

    “贪、懒、馋?”

    “是的,这三项,或多或少,不同时期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影响个体行为,进而构成社会行为。”

    “”老人们目光错杂。

    李建国深吸了口气:“我解释一下,这三个字眼是贬义,但其实有另一种讲法,分别是占有欲,控制欲和求知欲”

    “那为什么不直接说占有欲、控制欲和求知欲呢?”纪朋飞一边记录一边替大家问。

    “是这样,一方面这个里头有动物,不光是人,另一个,”李建国咽了口口水,“用这个带点贬义的,是想让人带点警惕心,经常反省一下。”

    “哦”

    “这个对得上吗?”

    “对得上的,贪是想要占更多资源,是占有欲,资源是个比较广的概念,比如说贪财好色,贪生怕死,贪功冒进”

    “唔”

    “懒是想少付出,本质上也是想留住更多资源,形象点就是想天上掉大饼,不劳而获,但为什么说懒本质是控制欲呢?其实是因为怕麻烦”

    “怕麻烦又是为什么呢?”

    李建国盯着前面空气出神,“因为生物是不喜欢变化的,一变化就得去适应,适应是很痛苦的,一不小心就可能灭绝了,所以懒其实是出于对于环境变化的恐惧,想要把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熟悉的范畴里”

    只有纪朋飞在记录,别人都在默默思考。

    刚说完教育动物的事,又来了这个东西,那孩子的理论真是环环相扣,联系得很紧啊!

    “馋呢”有人轻声问。

    “馋,是求知欲,也是好奇心,这个是贪的前提,要判断价值,然后才会产生占有欲,对于没用的东西,是不会去贪的,这里又跟资源联系起来,”

    “很有道理啊!”

    老人们点点头,总结得很到位这个三角。

    果然李建国是个富矿,这个三角肯定是资源论里头重要组成,如果要排目录,大概得是资源组织单独起一大章了。

    虽然不是技术层面,却已经上升到了社会哲学的高度。

    “贪懒馋,这三种天性,我们摆脱不掉。”

    李建国轻叹口气,“从任何一个小孩子身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在成长里头都不会完全消失,只是程度变化,有的是被规则束缚,然后也有被引导到不同的方向,有好的有坏的方面。”

    “无论是文明社会,还是自然界,这些个体和组织,其实就是依据这些天性,一步步发展过来的。”

    “有意思”几人喃喃点头。

    李建国看看大家,注意到这说的是有意思,而不是有道理,看来也不是完全认同?

    “人人有”有人嘀咕。

    李建国点点头:“是的,这其实挺普遍为什么这么说我自己有亲身体会,我自己平时会从单位拿些纸张什么的用这就是贪,懒这个,我就盯着他成绩,管他吃饱,希望他别出事,馋也是有的,外头看到没吃过的想尝一下,然后有时也会打听些家长里短,例子可能不恰当,”

    “呵呵”

    …

    列车停靠,马季睁开眼:“到哪了?”

    “晚点了。”

    冯巩正探着头看外面的热闹:“这是老田庵站,好像有部队要上来。”

    这趟列车一路南行,上上下下,时快时慢,不是正常的班次。

    “老田庵那前面就过黄河了。”

    马季也跟着探出半头,看着前两节车厢处,那里确实有绿军装的人正排队上车。

    飞越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