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章 点清收获,以及宿命的幻境 (7400,求月票~)

第三十章 点清收获,以及宿命的幻境 (7400,求月票~)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阴天神隐
    “原初世界?”

    听到这里,苏昼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表情变得凝重雅拉的话语带着一种奇异的魄力,令他的心神不禁为这四个简单的字为之一滞。

    原初世界。也即是从未经历过灵气断绝,传承完整,且一直有着伟大存在影响的世界。

    换句话说,那个世界中,可能存在一个没有仙神离开的全盛中央神庭,全盛地球神系……乃至于比整个地球神系更强,更加可怖的集团势力存在。

    一切皆有可能。

    “那里,就是一切的源头吗?”

    半空中,苏昼沉声道,但不知为何,他却露出一丝笑意:“真正的源头?”

    “不算不上真正的源头。但至少,比你经历过的一切,都更加贴近源头。”

    雅拉与苏昼对视,严谨的说道:“原初世界,原本理论上是无法进入的,它们各自被伟大封印束缚,但是既然它们能倒卷整个多元宇宙的灵气,甚至导致灵气消退,就证明那些世界的确出现了裂缝,给了我们进入的方法。”

    说到这里,蛇灵也不禁笑了起来:“总而言之,祂们能传递影响,来到地球,我们也可以去祂们的地盘,搅乱祂们的地盘抢敌人的资源来成长,这再好不过了。”

    “你说的对。”

    对此,苏昼微微点头,他眯起眼睛,抬起头,看向漫天云霾与星月,若有所思:“是,没错。不能再被动的等待其他伟大存在入侵我们,跑来我们的宇宙搞事我们也是时候该入侵祂们,去祂们的地盘搞搞事才对!”

    “哈哈,就是这个气势!”

    蛇灵晃动脑袋,其节奏简直就像是重金属摇滚主唱,看得出来,祂非常喜欢这个主意:“这才是我们应该干的事情说到底,你又不是救世主,也是时候……”

    “不,我是。”

    打断了雅拉的话,苏昼垂下双目,他转过头,看向身后波涛汹涌,正朝着青丘大陆拍去的海浪,然后又回首,看向大陆海岸,青年沉声道:“展望未来之前,应该先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完地仙天魔的确被我打死了,但我最多也就摧毁了天魔矩阵,中断了青丘天魔之间的联系而已。”

    “实际上,整个青丘无数镇灵塔还存在,还有各路天魔大军,我还没到可以休息的地步。”

    雅拉闻言,也感应了一下周围的状况。

    情况的确如苏昼所说,实际上,就在不远处,就有一片正在缓缓撤退的天魔大军正朝着青丘星北极的方向撤去,更远方还有更多正在退兵的天魔军势,它微微凝神:“那你现在是打算怎么处理这些天魔?”

    “没什么打算。”

    苏昼的目光淡然,此时,他再次启动岚甲火箭,化作飞星,朝着大陆驰去:“天魔,只能杀。”

    “无论是几亿还是几十亿,我都会将它们全部杀光。”

    杀戮,就是拯救。

    这也是作为噬恶魔主,苏昼所能给予的最后慈悲。

    “……”

    闻言,缠绕在苏昼手臂上的雅拉不禁神色微怔。

    祂发现,在自己沉睡的这段时间中,苏昼的性格,似乎又朝着某种怪异的方向偏转了不少。

    怎么说……就像是神木世界时,苏昼轻而易举的就将‘断绝魔兵不死’的思路,扭曲到断绝一切超凡者不死这点上。

    还有兽神界和神龙世界,明明是他自己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其他人,却非要其他人来许愿,给予他动手的理由。

    这个家伙,思维当真是别扭又扭曲……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苏昼正走在和自己完全不同的道路上他的确是一个擅长提出质疑的家伙,但却并非是因为‘想要质疑’‘否认停滞’而去质疑,而是因为他想要未来比之前‘更好’,所以才去质疑。

    【超越】吗?还是说【终极】?不对,也不像是那两个偏执狂……

    但不管怎么说,倘若放任苏昼这样野蛮生长下去,那未来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事。

    这家伙独自一人行动久了,果然会有大问题。

    而就在雅拉思索苏昼未来,苏昼观察超级火山爆发的同时,他也在思考自己进阶为地仙后的种种事宜。

    之前,为了击杀正在蜕变的九尾天魔,苏昼启用智慧树的精魂,强行赋予对方和周围所有天魔集群智慧,然后再以世界树投枪,以他们自己的愿力击杀对方,顺便把整个天魔矩阵干掉,诱爆了天魔矩阵地底的熔岩库。

    两大板块重合交错之地,便是兵主的封印,苏昼能看得出来,在那超级火山底部,有着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而超级火山虽然被自己诱爆,但却没有引发更多的火山连锁爆发,正是因为那股力量不仅抚平了板块重合之间的冲突,还抑制住了其他地质变动。

    这也是为何苏昼敢于攻击的原因相比起使用大陆板块作为封印基础的星球大阵,超级火山的爆发根本无关紧要……倘若说板块是人脸,那么超级火山无非就是一个黑头,挤出来固然可能流血,但也仅此而已了。

    兵主封印,虽然已经在漫长的时光和天魔侵蚀下变得有些不太稳固,但至少还没有完全侵蚀开来。

    “唉,仙神留下来的麻烦摊子也太多了。”

    思索着这一点,苏昼不禁叹了口气除却外星人,兽神界的生主大树外,这儿又出现了一位被封印的天尊级人物,倘若祂真的解封,苏昼也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对付……

    但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凭借‘性之道’进阶至霸主境界。和昔日天池龙王一样的‘地仙业位’,倘若依照旧日仙神们的标准,他也算是登仙完毕,拥有了参与昆仑蟠桃宴和神庭万仙宴的资格。

    而成为地仙后,苏昼感觉到,自己在神通和灵魂方面的能力,得到了长足的增长,更是出现了许多新的能力。

    比如说,现在的苏昼,可以赋予其他人自己神通的力量,令他们临时持有和噬恶魔主相关的能力。

    或者说,让他们成为自己的代行者。

    这也是仙神的一个标示性能力祂们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隐藏在自己的后辈弟子身体中,在必要时刻发挥功效,保护自己的弟子,亦或是令弟子临时学会一些强大的神通机能,让他们通过亲身体验,进而学会这种力量。

    仙可以赋予传承,神可以赋予神术,霸主可以借此成为真正意义上高位者,这便是这些境界名字的由来。

    “听上去怎么有点像是魔王和他的四大天王?”

    感应着自己体内,已经凝结成一团紫青色光球,无比凝实坚固的‘天魂’,苏昼顿时有了一种明悟。

    自己的天魂业位,归根结底,就是自己的灵魂,完全地转换成了噬恶魔主等神通的聚合体。

    人类的灵魂,本质上是人类在高灵气情况下,思维自发凝聚的一种半凝固灵气聚合体,有了它可以加快思维速度,没有它也不是不能活,毕竟人类自有大脑这个思维器官,灵魂只是锦上添花。

    但是等到了超凡阶,灵魂就大致可以脱离肉体而存在,仙灵之道的修行者甚至会完全放弃肉体,成为灵质生命。而统领阶的神通,一部分会强化肉体,一部分会强化灵魂,将某种强大术法和能力铭刻在灵魂之中。

    可到了霸主阶,‘天魂业位’,一切就有了本质上的升华如果说,之前的神通,是他学会了如何点燃火,然后用火焰去攻击敌人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火焰。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倘若苏昼赋予其他人噬恶魔主的神通,那么在那个人死去,亦或是噬恶魔主这份神通之力消散前,苏昼就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哪怕是他的本体被消灭了,那么他也可以凭借其他人身上的‘神通’,再一次卷土重来。

    无需夺舍,因为他就是噬恶魔主,只要这世间还存在这个由苏昼亲自赋予,教导而出的神通,那么苏昼就几乎无法被真正意义上的杀死。

    当然,这点的要求也很高,首先需要的就是被赋予神通者的资质要很不错,其次也要对苏昼很信任,并且可以接受苏昼的信念,三观和守则……这基本也就是传承者的条件,传道弟子的级别。

    自然,使用苏昼赐予的神通的话,倘若使用者有什么感悟,那么苏昼也能很快分析出这段感悟。

    “难怪古代仙神之间的功法,需要‘伐山破庙灭道统’,而消灭一个强大的仙神,更是要将他的弟子先剿灭……不然的话,对方终有一日会卷土重来!”

    苏昼恍然,这就是天魂业位的特殊之处相比起命之道,法之道,灵之道这三道强大的战斗力,性之道除却强化神通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它却极端难缠,极难被消磨。

    当然,这也不是说其他道路就没有保命手段:命之道很可能只需要剥离自己的一小部分血肉作为备用复生储备,时不时同步记忆便可保证复活的根基;而灵之道在灵力结构方面也是如此,毕竟都仙神境界,谁没几个保命手段?

    天魂业位的特殊之处有很多,除却这点外,它相较于普通人的灵魂,强上至少百万倍的强度,就让苏昼几乎可以免疫绝大部分灵魂攻击,而集成了苏昼所有神通的天魂,也令他可以本能一般施行种种强大的法术,反应速度和战斗节奏就高上不止一层。

    不过除此之外,苏昼在其他方面的收获也不小。

    就好比岚甲,水助这种天赋,随着魂力的强化,它们的也得到了强化。

    时至如今,苏昼也完全理解了神通构成的本质就像是‘玄阴’‘冥土’和‘阴魂’三个属性,可以构成‘小红莲地狱’神通那样,风助和水助,就相当于某些神兽神龙天生自带的一些‘属性’,让这些强大的生物可以在后天,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发展出自己想要的神通。

    可以是用来行动的乘风驾雾,也可以是用来攻击的风云骤变,更可以是呼风唤雨这种常见的天象神通……一切皆有可能。

    风助,如今已经和岚甲,一同化作了苏昼的本能,它如今已经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名为‘大周天岚甲’的高级神通亦或是传承,修行至统领阶一点问题没有。

    而水助这方面,因为苏昼没有特意去修行,只是凭借水之神的力量强化过,所以这方面还处于原始状态,后续可以考虑与‘溟涬化龙道’一起,彻底升华一番。

    这是神通方面,而在武器方面,世界树之枪和灭度之刃,都有不同等级的变化。

    世界树长枪,是由欧罗巴联盟赠予,以世界树之枝为原材料制作的神枪,因为苏昼得到的较晚,所以它并没有像是灭度之刃开灵觉醒。

    但是这一次,苏昼以其为核心,凝聚了智慧树的开慧之力,又凝聚无数天魔的愿力将其里里外外淬炼过一番,两种不同神木的力量更是融汇了些许……苏昼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改变,但毫无疑问,它孕育出属于自己的灵智只是时间问题。

    而灭度之刃,则是和赤霄剑气中正国万民的愿力共鸣,产生了些许玄妙的反应。它的刀灵似乎有了什么感触,但是即便苏昼抚摸刀身询问,它自己也说不出来,只有一种‘很宏大’的感觉。

    它的确变强了,但是却不知道原因,苏昼打算过段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此次之外,还有智慧树。

    之前,智慧树与苏昼一齐承担镇灵塔内的天魔魂魄,而后它又爆发全力,为苏昼提供慧光,令天魔开悟不得不说,它功劳极大,而且消耗也很多,也幸亏智慧树上次升华后强大了不少,这次消耗虽然令它有些萎靡,但并没有沉睡过去。

    感知个人空间中,神木那有些蔫乎乎的模样,苏昼不禁有些心疼:“想要什么,就和我说这次青丘星没有什么你需要的东西,辛苦你了。”

    “想要,土……”此时,智慧树虽然虚弱,声音都没那么有气势了,但是听见苏昼的,顿时又振奋了些许,晃动职业,令无数悬挂在其身上的天魔魂魄摇晃:“想要好土,好水!”

    这换到人类身上,其实就是普通的想要吃点好的,换个住宿条件,很卑微了。

    “没问题!”

    这么点小事,苏昼怎么可能会不答应?他心中顿时下定决心,准备回地球后看看地球那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土质,实在不行,去异世界找也是一样。

    此时此刻,苏昼已经快要抵达青丘大陆沿海。

    他已经看见,自己当初和天魔大军战斗产生的战场遗址。

    但就在这时候,苏昼却反而停下来了脚步。

    他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的大海。

    黑夜正在逐渐消退,在东侧的大陆山脉背后,太阳正在缓缓从山间浮现,而疾风席卷,令漫天漆黑的阴云都逐渐散去。

    但是,在更远方,却有比乌云更漆黑,更厚重的阴霾出现。

    那是超级火山爆发的烟尘,而将比它更快抵达大陆的,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海啸。

    也幸亏所有青丘人为了躲避天魔,都隐藏在地势极高的深山老林中,不可能呆在沿海地区,不然的话,苏昼那么一击打下去,固然天魔矩阵被摧毁,西北沿岸的镇灵塔也覆灭,青丘人也要同样死上那么一大群。

    “尊上?!”

    此时,苏昼听见侧方传来了惊讶的呼声,他知道,那是顾泽川的声音,白狐青年之前似乎是准备深入海中,观察情况,但是注意到了苏昼飞行的异象,所以便回转过来。

    他同样察觉到了远方那异常的天象虽然青丘人已经几百上千年没有在沿海居住过了,但他们至少很清楚什么是天灾。

    “那,那是您和天魔的战斗……”

    急速靠近的顾泽川来到苏昼身侧,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察觉,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尊上,气息变得更加缥缈且不可揣测,宛如天威一般无法预估……那是远比之前,所谓人仙巅峰更加强大的威势。

    那是,属于地仙,真正仙神的威势。

    但即便如此,因为苏昼之前的教诲,他并没有条件反射一般,和绝大部分青丘人仿佛铭刻在骨子里的条件反射那样,对‘仙神’跪拜这位青丘人固然惶恐,但还是在第一时间放弃了所有的废话,直接了当的询问:“尊上,您胜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是否需要我去通知其他同胞,再一次商定接下来的行动?”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隐隐有些变得狂热……是的,天魔已经撤军了,它们已经放弃主动进攻,那是否可以说明……

    “嗯。”

    还未等顾泽川继续想下去,苏昼平静的声音便在他耳畔响起:“这正是我想要你去做事。”

    “去召集,顾泽川,召集你所能召集到的所有青丘人。”

    如此说道,苏昼的人躯缓缓亮起一阵光芒而在耀眼的光圈和巨大的气流变动之后,一头庞大无比的烛昼之龙,便头顶一颗明亮无比的青紫色魂珠,出现在天地之间。

    太阳逐渐升起,云层裂开缝隙,在阳光逐渐撒遍大地之时,这一轮青紫色的灵光已经照彻了半个西北沿海。

    巨龙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顾泽川在发现时,就已经置身于这头庞然巨物的手指顶端神龙将他抬至于自己双眼平齐之处,淡淡地说道:“从现在开始,青丘人应当夺回家园在我的庇护,以及你们自己的奋斗之中。”

    “不用畏惧死亡,因为我将与你们同在。”

    苏昼的确可以独自一人,完全地杀死所有天魔。

    别的不说,以他霸主阶的真身,哪怕什么技巧都不用,单单是全力撞过去,就能直接摧毁一座城市。

    但是他不会这么做的。

    因为拯救不是施舍,被拯救者自己也应当努力,为自己的解放作出一份贡献。

    完全的给予,反而是一种仇恨是的,苏昼前来此处,就是因为赤霄剑的预警,要来帮助青丘人走出困境,但是如今,九尾天魔,原初腐蚀者,那个最强大最难以击败的敌人都已经被他干掉,那么剩下来的那些天魔军势,青丘人自己也必须为自己的未来,付出一点牺牲。

    听上去,很高高在上,很视人命为无物……但不流血就得到的东西,青丘人是不会珍稀的。

    更何况,他们或许也想要自己动手,为自己过去千年的苦难复仇。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是!尊上!”

    听见苏昼的话语,顾泽川激动的难以自己,恨不得立刻就出发,寻回那些已经朝着其他青丘避难所出发的顾氏族人在经过了漫长的黑暗后,苏昼的到来就像是黑夜中的一丝曙光,而如今,这份曙光已然升起,化作了昭昭天日……而现在,他居然愿意与青丘人一同并肩作战!

    这还有什么可苛求的?

    毕竟,如果能看见希望,那么就没有人会畏惧牺牲。

    更何况……

    变化成龙身,可以更好展现自己霸主力量的躯体,苏昼凝视着眼前没有任何犹豫就作出决定的青丘人,微微点头。

    他也不可能真的就放任青丘人去死……的确,魂渊服务器,现在正在远望号上,如今估计已经朝着青丘五上的时空门离去了无论苏昼有没有因为他们的援助而得到帮助,远望号都会离开,避免因为走得不及时,被敌人在外轨道追上。

    但是,进阶为天魂业位的苏昼,自己捏一个魂渊服务器,又有何难?

    能看见,苏昼头顶的耀眼天魂,此刻开始散发灵光,它在半空之中搅动出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无形的波动传递间,令已经开始波涛汹涌的沿海地区逐渐风平浪静而除却这最基础的呼风唤雨神通外,有另外一种无比繁复,无比宣告的灵纹结构,正在这颗天魂中被铭刻成型。

    那是属于魂渊服务器的结构电子冥府的结构。

    苏昼直接在自己的灵魂中,复刻了一个电子冥府!

    自此之后,但凡在他的灵光照耀之下阵亡的灵魂,都会被收入电子冥府之中,成为青丘人抗争宿命,抗争天魔的英雄典范!

    “出发吧。”

    将自己指尖的顾泽川放下,苏昼振动双持,朝着青丘大陆深邃的大山中飞去,令白狐青年立刻驾驭道铠急忙跟上:“让我们去把所有天魔,都烧成灰。”

    那是一个被所有青丘人记录在历史中的故事。

    上古之时,邪祟丛生,王上被邪逆所害,国家分崩离析,在天地之通断绝的年代,青丘人被迫迁离自己的家园,隐居在深山老林,承受一次又一次来自天魔的袭击。

    阴霾遍布天地,阳光一日少过一日,昔日在阳光下追逐的孩童,如今只能蜗居在地底,以蚯蚓与菇类为食。

    青丘之人,以为终世不见天日。

    然而有朝一日,天坠大星,来自古老神庭的使者来到了这个世界。

    然后,一切都被改变了。

    漆黑的阴霾退散,天魔的巢穴毁灭,在强大的龙神带领下,无法忍受这般苦难的青丘人再一次地举起自己的武器,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天魔发起了反击的总攻。

    为了孩子幸福且充满希望的未来,为了给那些早已死去的亲朋好友复仇,为了能看见明日的太阳,为了更多更多微不足道,但又无比重要的理由,青丘人愿意为了希望流血,斗争,打破枷锁。

    而龙神与他们同在,所有因为与天魔斗争而死去者,都将被他送入冥府,等待最终的嘉奖。

    “烛昼!”

    他们如此崇敬地呼唤者神龙的名号,并打算雕刻石雕,作为祭拜的对象,但却被对方拒绝。

    “你们不应当拜偶像我前来帮助你们,是因为你们是人类,我们是同胞。”

    神龙如此说道,他承认了自己的确有着极大的功绩,但却否认其他的所有动机:“倘若青丘人没有持续不断地反抗千百年,又怎么可能等到援军?在感谢我之前,你们应当感谢自己从未放弃。”

    他是如此说的。

    可即便如此,这个名字,仍然在所有的青丘避难所中传颂。

    又是一日战斗在以顾泽川为首的一众先锋份子的带领下,整个青丘大陆西南部的所有镇灵塔都已经被抹除,而他们也开始朝着青丘大陆的其他方向蔓延,并得到沿途几乎所有青丘避难所的支援。

    渐渐地,渐渐地,因为天魔矩阵的被拔出,以及一个又一个镇灵塔被破坏,天魔的实力也越来越弱,而身经百战的青丘精锐也越来越强。

    从原本必须要神龙出手,消灭一批强大的统领阶天魔开始,变成了如今只需要神龙督阵,青丘人自己便可将天魔军势摧垮,战而胜之。

    而神龙注视着这一切,心中暗暗点头。

    “这一切都是好的。”

    2018年,1月26日。

    苏昼战胜九尾天魔三个月后。

    今日又是一场大胜如今整个青丘星上绝大部分天魔要塞都开始衰弱,而除却西北地区外,西南和南部地区的镇灵塔也都被青丘避难所的联军们拔除。

    众多避难所合而为一组成的联军,本来会因为内部斗争而产生内耗,但因为神龙就在那里,苏昼的存在令一切想要投机取巧者都瑟瑟发抖,只能摆正心态。

    此时的青丘星南部,山岭之间,正是午夜时分。

    在青丘人临时建设的要塞营地中,灯火明亮,一队队精神十足的天狐修士正在营地之中巡视虽然天魔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过来袭击营地,但哪怕是为了在神龙面前展现自己的精神和努力,他们也不会在这方面懈怠。

    但是今天,却有点不太一样。

    一直以来,除却修行时会入神外,一直都清醒无比的苏昼,此时此刻,却陷入了一场莫名的睡梦。

    并非是疲惫,也并非是陷入沉思,他清醒无比,但精神却不知不觉,陷入一阵虚幻的朦胧。

    朦胧梦境中,无垠地雾气在灰黑色的无尽平原中升腾,遮蔽了天地的全部。

    而就在这片平原中,有冥冥的声音响起,仿佛是呢喃,掀起了雾海中起伏的波澜。

    同样,也掀起了源自于‘宿命’的幻境。

    灵魂空间中。

    漆黑的恶魂中,源自亘古彼端的光辉,正在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