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

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孑与2
    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

    夏完淳更深一层的目的,云昭没有跟钱多多冯英说。

    那就是夏完淳在把自己当成一个阶梯,供云彰往上爬。

    对于这一点,云昭是不同意的。

    否则,夏完淳不会在西域总督任期只剩下三年时间的时候准备开始修建西域铁路。

    几千里长的一条铁路,就如同黎国城所说的那样,准备三五年,再修建五六年,才是一个正常的时间顺序。

    三年?能准备好开工就不错了。

    而且,西域铁路的始发点兰州,现在还没有通铁路呢。

    人世间,最可怕的就是出现这种自我付出,自我牺牲的人。

    因为,他做的事情不符合人的本性。

    一个母亲不计回报,把自己的一生乃至血肉,生命全部给了儿子,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孩子好。

    这样的故事人们听过,见过太多了,结果好的却不多。

    事情到了极致之后,总有一个人会感到不舒服的,要嘛是母亲极度的失望,要嘛是孩子极度的压抑,所以,夏完淳这种自我牺牲的想法是要不得的。

    所以,云昭在第二天,就派了云春,云花去了西域,这两个人拿着一根鞭子,她们去西域唯一的目的就是抽夏完淳一顿。

    也只有她们两个能对夏完淳动用家法,就像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夏完淳犯错了,抽他鞭子的人不是云春,就是云花。

    这是家法,是老师惩罚学生的家法!

    云氏确实需要一个强大的云彰,可是,云氏绝对不需要一个变态的云彰。

    正常人的心思是可以预测的,变态的心思则不可预测。

    而夏完淳这个孩子别看是一个活泼的,可是,只有云昭知道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死心眼的,要不是这样的人,也不至于在史书上流芳百世了。

    自己教出来的是学生,不是家奴,这一点他还是能分清楚的。

    如果云氏真的需要家奴,早就调.教张国柱,韩陵山? 韩秀芬这些人了? 不至于让他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的空间里? 更不至于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跟他们商量。

    既然施恩了? 就别要回报!

    更不要指望回报。

    否则,只能收获伤心。

    只有不指望回报的施恩,才有可能收获一半的回报。

    对于人性,云昭从来都不敢有太多的奢望。

    也就是因为如此? 张国柱? 韩陵山这些人虽然看似铁面无私? 却总是在关系到皇族事物的时候退避三舍? 在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 总是愿意跟云昭说? 从他这里寻求支持,而不是另立门户。

    云昭认为这就足够了。

    人家只是欠你四十斤糜子? 不欠你的命。

    这也是云昭之所以会放任他们私下里斗得死去活来,自己稳坐钓鱼台的原因? 更多的,是云昭出于对这些人的信任。

    他觉得? 那些争论很快就回归平静? 不论争论多么的激烈也是如此,毕竟? 只要是玉山书院出来的人,很少有喜欢内耗的。

    所以? 他们之间的争论一定会来的迅猛,去的快速。

    当上了皇帝,基本上除过人事调配之外,就没有别的公务了。

    也没有时间,精力去管理别的公务。

    大明如今人口超过了一万万三千万,大小四十六个府,两百九十七个州,大小两千四百五十六个县,天下的事情何其的多,就算把云昭累死,他照顾不过来。

    真正管理天下的百姓的还是那些官员。

    云昭一个人甚至连管好官员的能力都不具备,毕竟,大明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

    他只能管好身边的这些官员,再通过这些官员去管理别的官员。

    以前,云昭还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一下庞大的大明朝发展的速度,现在,他发现,能把武器,火车,电报弄出来,已经是上天给脸了。

    在燕京,云昭做了太多的人事调整,这些调整都是有目的的,其中军权彻底收回之后,云昭就一直在等朝堂上的争论结束,一直在等着张国柱这些人向自己索取退让之后的红利。

    没有错,自古以来的政治就是这样的,不能因为你是皇帝,就可以在政治斗争中只索取,不回馈,一般不愿意回馈的皇帝,下场不是不好,而是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这种皇帝一般都被史书写成暴君。

    韩陵山提着酒来找他喝酒的时候,云昭就知道,在跟张国柱徐五想他们的斗争中,韩陵山获得了胜利。

    “这么说,代表会举手表决的时候你们获得了一半以上的代表赞同?”

    云昭喝了一口酒,又吃了一口韩陵山带来的猪头肉问了一声。

    “六成以上的代表们认为国相府的权力过于大了,应该分权,不能让国相府变成早就被历史淘汰掉的宰相府。”

    云昭点点头道:“好骂,立法权被代表大会拿走了,司法权被獬豸拿走了,检察权再被你们拿走,国相府基本上就不剩下什么权利了。”

    “行政权!最重要的行政权依旧留在了国相府。”

    “说说吧,你们不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就从国相府中脱离出来。”

    韩陵山叹口气道:“不干涉国相府的行政权。”

    云昭吃了一颗花生后,继续看着韩陵山道:“继续说。”

    “张国柱,徐五想要的是一个不受任何外在权力干涉的行政权。”

    云昭把猪头肉跟花生一起放进嘴里大嚼,味道好的出奇,用一口酒把菜冲下去之后道:“意思是说,我这个已经拿到了军权的皇帝,也不能干涉行政权?”

    韩陵山有些尴尬的道:“是不能干涉,立法,司法,行政,监察,这四个权力中的任何一项权力,您只有最后的审议权,任命这四个大机构首脑的权力,您不同意的律条不能实施,您不同意,的这四个部门的首脑不能任职。”

    云昭点点头道:“我这个皇帝还是中了你们这些人的毒计。”

    韩陵山摇头道:“不能这么说。”

    云昭再次点点头道:“成啊,你们都开始逼宫了,朕这个皇帝当得窝囊,不接受也是不成的,怎么,以后我们就这么相互监督,相互提防着过日子?”

    韩陵山一双虎目逐渐变红,举起一杯酒单膝跪地向云昭敬酒道:“陛下千秋万岁!”

    云昭举杯跟韩陵山碰了一杯道:“你也千秋。”

    韩陵山道:“不宣传,不明示,陛下依旧是我皇,二十年后……”

    云昭淡淡的道:“不用给我留脸面,这个政权架构本身就是我想出来的。”

    韩陵山道:“不,二十年,这是我们一致的意见。”

    “随你们的便,只要你们不后悔就成。”

    “微臣会用生命维护誓言。”

    “你呀,又被人当枪使唤了。”

    “没有,是微臣自己请命来的。”

    云昭冷笑一声道:“就不担心朕在门后藏上三百刀斧手,把你剁成肉酱?”

    韩陵山正色道:“陛下如果想看微臣肉酱模样,派一个屠夫来就够了,不用三百个刀斧手这么夸张。”

    云昭叹口气道:“把他们都叫进来吧,我们一起好好喝一杯,这些年看你们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也怪憋屈的,现在终于把话说出来了,不喝一杯可不成。”

    很好!

    那些混账东西很快就进来了。

    没有人身着铠甲一类的防护器具,也没有人夸张的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可以移动的武库,韩陵山就连习惯性携带的长刀都没有带。

    云昭很高兴,政治斗争到了这种地步,他们依旧愿意相信他,相信他这个皇帝不会伤害他们,即便在他们提出限制皇权之后。

    先前的人事变动,云昭一言九鼎,没有给这些人任何选择的余地,不论是李定国,雷恒,高杰,还是徐五想,杨雄,他们都在等云昭这个皇帝做好自己的布置之后,在他们自己最虚弱的时候提出了他们希望已久的政治改革。

    也就是说,他们以最虚弱的状态,向云昭这个皇帝发出了最强音。

    云昭理解其中的悲壮意味。

    先前跟韩陵山开玩笑的三百刀斧手也不一定就是开玩笑。

    皇帝掷杯为号,刀斧手汹涌而出,在宫殿之上,将某人,某些人剁为肉酱的故事太多了。

    云昭没有这样做,他只是准备了很多酒菜,且心情极为平静。

    这一天,云昭喝了很多很多酒,也放弃了很多很多权力,当然,也放弃了很多很多的责任。

    在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百姓们依旧开始一天的忙碌,世界对他们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粮食价格没有变,蔬菜价格没有变,针头线脑的价格也没有变化。

    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清晨。

    可是,对于燕京城里最高等级的官员们来说,这就是大明皇朝簇新的一天,大明皇朝将从皇帝金口玉言,口含天宪过渡到了集体决策制度上。

    史称《燕京盟约》。

    在这个盟约中,确实的规定了云昭这个皇帝得权力,义务,以及限制,同时规定了大明真正的统治者除过皇帝为世袭之外,其余四者,将五年一选。最后由皇帝任命。

    当然,目前为止,这条盟约只是一个口头盟约,规定了,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将会真正写入大明法典,并开始真正实施。

    而全天下的官员们,也需要用二十年的时间来逐渐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完成自身角色的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