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一百八五章.秋山彩音(4000字!)

第一百八五章.秋山彩音(4000字!)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和风遇月
    带上可怜,带上寄宿着依旧沉睡着的麻宫永世灵魂的神乐铃,最后再整理其他的东西,北川寺这才背上背包回到赖户城的家门前。

    与北川寺不同的是,赖户城选择轻装简行。

    但其实他轻装简行也是有原因的。

    据赖户城所说,他在御川还有一处房产,那里有他所需要的生活用品,所以他不用带任何东西。

    对于他这个说法,北川寺也只能当成赖户城有钱的名作者来看待了。

    作为全职作者的赖户城,他的履历对比起一般落魄写不出来任何东西的作者来说,其实已经算的上是相当不错了。

    他在十多年前同样完成过一部不错的作品,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积累了一笔不错的财富。

    那笔钱一直支持他到今天,直到《遗失的御川》完成,他也总算摆脱窘迫,手上也又多了不少余钱,而在东京的那处房地产,便是他用《遗失的御川》的版税所买下的。

    他们两个在车上又聊了一会儿各自所知道的关于御川小镇的话题。

    “十多年前,在御川小学边确实举行了一次有名的法事,据说当时小镇的人们是请来了高僧对小学进行了封印,听说好像是当时镇里的孩子经常在御川小学附近离奇失踪。”

    赖户城看着前面的道路也不忘继续解释道:“在那之后,御川小学就被列为禁区,特别是小孩子们的禁区,这也是我创作的原型。”

    “是么?”北川寺摩擦着下巴,目光闪烁后继续说道:“可在封印与御川小学区域封闭之后,御川小镇应该就没有发生什么离奇的事件,此后就平平安安地延续到至今了吧?”

    “嗯。”赖户城轻轻地点了点头。

    可这又有些奇怪了。

    北川寺眉头微皱。

    他详细调查过,四人捉迷藏游戏是前年就开始风靡网络的灵异怪谈游戏。也就是说,最开始被诅咒的受害者应该从前年再到今年才对。

    但前年到去年这个时间点却并没有那种足以轰动日本当下的怪异死亡事件发生,反倒是去年到今年这之间举行四人捉迷藏游戏的受害者开始初露端倪。

    若是应往这上面选择一个合理解释的话那就是那些高僧对御川小学的封印伴随着年月的推移而减弱了。

    没错。说到底封印也只是人力所施加的,会伴随着年月的推移与时间的腐朽,封印效力减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正是因为从去年开始的封印减弱,孩童怨灵们也逐步可以从御川小学这个灵域影响到现实了。

    最近直接杀人这一点也足以证明,束缚着他们的条件正在缓慢但不可逆的消失。

    要真是那样的话

    北川寺觉得自己需要赶在封印完全消失之前,将最初四名牺牲者的怨灵超度,帮助它们脱离不断杀人滋养怨念灵域无休止的轮回。

    但让北川寺感到棘手的是,这些孩童怨灵似乎与灵域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要完完全全消灭它们的话,肯定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北川寺沉浸在思考中片刻,另一边的赖户城就突然开口了:

    “我们已经神奈川县了,现在就要转小路往丹沢山区那边去了,可能会花点时间。”

    “我明白了。”北川寺点头。

    出了大路,赖户城拐向小路。

    城市间的景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田埂水渠等田园风光以及老旧的公交车站台。

    老旧的木制站台边站着几位嬉戏打闹着的女生,看样子应该是趁着春假回家的女子高中生。

    车子继续不急不缓地向前驶去,越过这一片郊区后,北川寺就发现了一直隐藏在道路的不远处的河流大川。

    它正顺着人工河道缓缓向外流逝而去。这条大川便是当地有名的御川,在距今许多年前,水利工程还不方便发达的时候,这条御川不知道冲垮了多少人的居所,让多少人饿死野外。

    但现在不同了。

    北川寺向前看去,一座连着一座的小巧精致的堤坝将河川截流分化,减少部分排水量的同时层层阶阶向上而去。

    而最遥远的那里,有一处显眼的小镇,那便是此行的目的地

    御川小镇。

    赖户城开车到一个偏僻山头宅邸后停下,他笑着回头看向北川寺说道:

    “北川先生,这就是我家了,不过目前实在太晚了,不如我们吃过饭后就休息吧?调查的事情等到明天。”

    “我还不饿,赖户先生。”北川寺摇头,同时开口道:“我现在打算先去询问一下居民,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情报,镇内的图书馆我也会去一趟,看看一下关于十年前的记录,我总觉得那四个小孩子的失踪实在让人过于在意了。”

    “是吗?我个人倒是不推荐你去询问当地的住户。”赖户城一边将自己车内装着的沉重冰块拖下来一边继续说道:“御川人热情好客,他们非常欢迎外来游客参观,可当初的事情却是他们心中一直以来的伤痕,你就这样去问他们,说不定会激怒他们。”

    “我明白了。”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句。

    赖户城点点头,笑着把冰块拖进了家。

    目送着他完全隐入门后,北川寺将背包背起,向着坡道的下方走去。

    防人之心不可无,西九条可怜与神乐铃都在背包里,北川寺不可能让对方去动这些东西。

    而且,还有一点也非常让北川寺在意。

    北川寺怀揣着心思下了山头,进入城镇街道。

    小镇安详平和,抛去了东京大城市的喧嚣,只留下让人舒服的静谧氛围。

    现在已经时至黄昏,北川寺将手机取出,按照上面的地图,缓缓向前走去

    秋山彩音是刚从神奈川县内高中回家的女子高中生。

    说实话,她根本就不喜欢一切都显得落后复古的御川小镇,这座静谧悠然的小镇在她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

    没有神奈川县内的现做咖啡店,也没有漂亮的服装店,就连买个甜品,吃个甜品都要被家里人唠叨

    因为她家就是一间日式传统点心店,也就是所谓的‘和菓子’店。

    “家里面明明没什么生意为什么还要把我从县城里面叫来啊,怎么偏偏就我这么倒霉?”秋山彩音百无聊赖地坐在店门口,脸上满是对这个春假的遗憾。

    本来她应该坐在神奈川县的咖啡屋里或者是在街上搭讪帅哥享受自己春假的,怎么偏偏又让她回到这个破破烂烂的和菓子屋了。

    也是幸好她的母亲与父亲去给有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送点心了,不然看见她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子,肯定又是一阵批评。

    “好想去东京啊!好想看看真正的大城市是什么样子啊!”

    秋山彩音再次叹息一声,丝毫不顾‘幸福会从叹息声中溜走’这句俚语。

    而就在她已经认命接受事实的时候,从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冷淡的声音。

    “请问这里做生意吗?”

    秋山彩音一愣,急忙站起来道:“当然!请问顾客您想要什么?”

    她一站起来就看见迎面走过来的青年。

    好帅!

    秋山彩音咽了咽口水。

    青年身材修长,眉清目秀,柔和的五官中透出一股冷硬之感。

    这种形象去当偶像根本没有多大问题。

    而且看对方一副旅客的打扮

    ‘是从大城市过来的?’

    正当她陷入些许思考空档的时候,青年似乎有些等得不太耐烦了,他伸出手敲了敲柜台:“不好意思,我想买些点心。”

    “啊啊”秋山彩音涨红了脸,她‘啊啊’了一声后急忙从柜台后面出来将青年接引到玻璃柜台前。

    她继续说道:“请您随意挑选,本店的和菓子都是现做出来的,绝对合您的口味。”

    “嗯。”

    对方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黑色双瞳扫视着玻璃柜台中的点心,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她。

    秋山彩音面色红彤彤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用手指摩擦着围裙。

    “三份草莓大福,三份芒果大福,再来三份羊羹,四百克金平糖。”

    “好、好的!承惠四千一百日圆。”

    秋山彩音身为和菓子店女儿的手速展现出来,她飞快地将北川寺需要的点心装入一个小小的木盒中,交给了他。

    “木雕文化么?”北川寺看着手中木盒上的精致雕花,禁不住开口道。

    秋山彩音用力地点了点头,她有些想与北川寺攀谈,于是开口道:“御川小镇独特的木雕花手法,本店所有木盒都是自家产出的。”

    北川寺察觉到了对方的想法,于是也停下脚步:“是吗?”

    刚好他也有事情想要打听,眼前的女生是不错的人选。

    刚才他一路走过来打听关于十多年前孩童失踪案件,但都被突然变了脸色的店主挥手打发走了。

    在御川小镇中,似乎没有店主愿意提起往事,似乎真打算将御川小学所发生过的事情遗忘一样。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您是不是来自东京?”秋山彩音在介绍完当地的木雕文化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问道。

    “嗯。”北川寺点头:“我在网络上看见御川小镇的宣传,所以就过来观光了,不过估计也待不了多久。”

    秋山彩音一听这话忍不住撇撇嘴。

    来御川小镇观光?

    但这里除了烂木头以及两三天就看腻的山水还能有什么?

    果然她还是弄不懂大城市人的想法。

    像她这样的乡下姑娘巴不得把头削尖了往东京里面挤,可北川寺这样的东京人反而还刻意来到御川小镇这边来观光,这也算是格外讽刺的一件事情了。

    “我能问您一些问题吗?”秋山彩音将心中的杂念压下,咳嗽两声后开口道。

    北川寺无所谓地耸耸肩:“不碍事,反正我现在也不着急。”

    这个小女生语气里透满了对东京的向往,北川寺也不想打击她。

    倘若她没有一个好门路,就算在东京就职,也只是在那边过着每天啃廉价便当的日子。

    这与天朝那边削尖脑袋往魔都帝都挤的人其实差不到哪里去。

    五千的月租,刨开水电费交通费衣食费用,倘若有女朋友还要增添一笔花费。

    一个月下来根本就积攒不了什么钱。

    上班、下班、回家。三点一线望得到的生活,仅此而已。

    不过秋山彩音暂时还没想到那些,她所询问的大多也只是东京年轻人的取乐方式,而住在东京已经两个多月的北川寺,对这些还是十分理解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北川寺将自己所见所闻都告诉了这个小女生,这让这个小女生更加对东京涌起了向往之情。

    “东京真好啊好想去一次看看啊。”

    “若是以后你有机会要来东京,我倒是可以尽地主之谊招待你。”北川寺眼见差不多了,开口拉近了一步关系。

    “真的吗?北川君你真是个好人!”秋山彩音双眼放光。

    “”北川寺下意识地将秋山彩音与神谷未来做了对比,发现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人。

    对比起神谷未来的古灵精怪,秋山彩音未免也太好骗了,感觉只要是个东京人,稍微有些经验都能骗到她。

    两人交换了LINE与邮箱后,北川寺这才直接开口道:“其实我还有些问题想询问秋山小姐。”

    “只要是我知道的事情,什么都能告诉北川君。”她乐呵呵地点头。

    要到一个东京现役男子高中学生的邮箱联络方式,而且还是个大帅哥,这下子可以向加奈美她们炫耀了。

    “这件事是我个人比较好奇的事情,我听说御川小镇,在十多年前出现过孩童失踪事件,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北川寺加重了语气,双眸抬起看着秋山彩音。

    “十多年前我小时候?”秋山彩音瞪大双眼:“北川君想知道的事情是这个?”

    见她一副不愿意谈起的样子,北川寺还是点点头。

    “好吧,北川君也算是我刚交到的朋友了,告诉你是没关系只不过你不要和别人提起这是我告诉你的。”秋山彩音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在的时候,打了一针预防针。

    “我明白。”

    北川寺精神微振。

    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