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九百零六章 思想逐渐迪化 (更新完毕)

第九百零六章 思想逐渐迪化 (更新完毕)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十三闲客
    “老何啊,来来来,咱们进去聊一聊。”

    马玉川当然是相信向南的判断的,他说这件青铜器是古代的取暖设备,那它就是取暖设备。

    因此,他连个磕绊也不打,直接拉着还有些发懵的何千秋,到“寻宝斋”的里间去商量价格了。

    看到马玉川拉着何千秋走了,向南和苏江涛相视一笑,两个人都不觉得例外。

    在古玩店里交易,成交价格始终都是最大的秘密,谁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花了多少钱买的这件古董。

    华夏人刻在骨子里的富不外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在自己转让这件古董时,被人知道赚了多少钱。

    当然了,古玩店也绝对不会轻易对外泄露交易价格的。

    马玉川和何千秋在古玩店里间究竟是怎么谈的,向南是完全不关心,苏江涛虽然有些好奇,但现在他对向南更好奇,也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向南的身上。

    “向南,我刚刚听马老板的意思,你这次过来是为了跟柳河川柳大师学习缂丝织造技艺,莫非你是……”

    “对。”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其实我是在修复一件龙袍,但修复的效果我很不满意,所以就到这边来学一学缂丝织造技艺,争取将那件龙袍重新修复过。”

    “那真是巧了。”

    苏江涛笑了起来,又有些遗憾地说道,“其实我就是缂丝织造世家出身,到如今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不过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家里让我学我不愿意学,等到想学的时候,年纪又太大了,学不成了。”

    “不过,我的一个堂弟苏江哲,倒是把我祖上的这门技艺给学精了,如今也跟柳大师一样,是姑苏缂丝织造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之一,而且他还自己研创了好几种缂丝新技法,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他看了看向南,笑着说道,“你要是哪天有时间,我带你去找他,你们也可以交流交流。”

    “好,那到时候就要麻烦苏老师了。”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但也没表现出有多么兴奋的样子。

    对于他而言,能多向几位缂丝名匠讨教技艺,自然是好事,不过他也知道,一般情况下,同行是相斥的,要是自己私下里去拜访这位苏江哲苏大师,也不知道会不会惹得柳河川不开心?

    所以,就算要去拜访苏江哲,也得等过一段时间再说,至少先让自己搞清楚柳河川和苏江哲之间的关系如何,才好再做决定。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一会儿闲话,马玉川和何千秋就从里面出来了。

    向南一看到马玉川和何千秋两个人都是一副满脸堆笑的样子,就知道两个人谈得不错,交易肯定是达成了,价格方面双方应该也都比较满意。

    “老何,今天有点晚了,那我跟向南就先回去,交易的手续我明天再来一趟。”

    出来之后,马玉川先朝向南和苏江涛点了点头,又转身对何千秋笑道,“下次再有这样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记得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啊!”

    “一定一定!”

    这件青铜炭盘盘出去了,何千秋也是很高兴,他连连点头,说道,“这次还是要多谢马老板,要不然,我那朋友可真得愁死了。”

    说着,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他这个老顽固,我借钱给他他都不要,还说什么朋友之间涉及到金钱,很容易破坏两个人之间多年的友情!”

    “老何,他说得对啊,假如他还不上你的钱了,那他怎么面对你?你又会怎么想?就算你不在意这些钱,你家里人知道了也不在意?他不跟你借钱,那是为了你好。”

    马玉川看了一眼何千秋,说道,“你有这样的朋友,应该高兴才对,还叹什么气?”

    有多少平日里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子的朋友,一旦涉及到利益纠葛,就立刻反目成仇,甚至背后插朋友一刀?

    这样的事情,他这些年在商场里见得多了。

    老何能有这样的好朋友,那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多少人一辈子也碰不上一个真心的朋友呢。

    这会儿,马玉川心里面也是有些戚戚然

    商场上是没有朋友的。

    不过,等他看到向南之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就轻松了下来,他跟张春君其实算得上是好朋友了,向南现在还算不上,但早晚也会成为朋友的。

    文物修复师,都是一群相对比较纯粹的人,和这样的人相处,相对于商场上的那些老油条而言,简直是太放松了。

    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似的。

    说起来慢,实际上这些只是马玉川脑海里一刹那的想法,他看了看向南,笑着说道:“向南,事情办妥了,那咱们回去吧?”

    “好。”

    向南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朝苏江涛和何千秋笑了笑,“苏老师,何老板,那我们先走了。谢谢何老板,你的茶不错。”

    “啊?”

    何千秋懵了一下,连忙说道,“向专家太客气了,您要是喜欢这茶叶,我这还有一些,我送一些给您。”

    说完,他就赶紧转身,准备回古玩店的后面拿茶叶。

    “你可拉倒吧!”

    马玉川一把拉住了何千秋,撇了撇嘴,“你那都是什么茶叶,也好意思拿来送人?”

    说完,他也不管何千秋尴尬不尴尬,转头对向南说道,

    “你要是喜欢喝茶,回头我给你拿,我那里有西洞庭山明前碧螺春,都是当地的老茶农纯手工炒制的,市面上都没得***这破茶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哼,比茶叶,看不起谁呢?

    向南现在是我的客人,怎么可能让他拿别人的烂茶叶?那不是打我马玉川的脸?

    我也就是不怎么爱喝茶,要不然,我把东西洞庭山的茶树都买下来……

    算了,没那么多钱……

    “哦,哦。”

    不止是何千秋感觉尴尬,向南也有点尴尬,我就是客气客气一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这何老板是不是思想逐渐迪化了?

    还有,这马老板也太那个啥了!

    “那可是好茶叶啊,马老板,什么时候我上你那儿去尝尝鲜?”

    苏江涛是个人精,连忙开口岔开话题,笑着说道,

    “你也别觉得会吃亏,我家里还有一瓶以前的学生送的90年的飞天茅台,虽然你喝的酒可能比这还要好,但这瓶酒可是我最值钱的东西了,我可一直都舍不得喝呢!”

    “嗨,你来就来呗,带什么酒?”

    马玉川豪爽地一挥大手,又对何千秋说道,“老何,到时候你也一起来,我让你尝尝什么才是极品茶叶!”

    何千秋:“……”

    苏江涛:“!!!”

    向南:“???”

    这马老板,今天是打算跟茶叶过不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