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神级文明 > 第两百八十八章 你去牺牲吧!查尔斯

第两百八十八章 你去牺牲吧!查尔斯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傲无常
    ……

    毫无疑问,这位美丽与危险并存的女子,正是吴辉这位光明神麾下,自封为黑暗圣女的资深狂信徒,黑暗女巫朱蒂。

    在黑暗女巫朱蒂身边,还跟这一位身材娇小,短发蒙面的美丽女性。

    她正是朱蒂的助手与亲信,深喑潜伏与暗杀之道的女盗贼阿曼达。

    “朱,朱蒂小姐!快,快请进!”

    两名把守营地入口的士兵,连忙战战兢兢的弯腰行礼,随即让开道路,恭迎道,“这边请,查尔斯殿下已经等待多时。”

    这两个多月以来,黑暗女巫朱蒂与反抗军首领查尔斯,展开了多次合作,其中主要针对亡灵主君的残党,以及教皇纳萨德尔成立的新教势力。

    因此反抗军的将士们,早已对这位大名鼎鼎的黑暗女巫十分熟悉,同样也越发敬畏。

    进入查尔斯皇子所在的营帐,反抗军首领查尔斯与他的导师安德鲁·海威,立即迎了上来。

    “朱蒂小姐,你终于来了,这边请。”

    查尔斯皇子如今十分乐意见到这位黑暗女巫,因为对方每一次来,都能给他带来十分重要的情报。

    他也不知道这位女巫,到底哪来的本事,总是能打探到那些珍贵情报,部下看起来也是一群乌合之众,但能力却出乎意料的出色。

    总之只要与对方配合,就绝对能为光明吾主立下大功!

    “查尔斯,你立大功的时机来了!”

    入座后,朱蒂立即开门见山的开口道,“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大到足以颠覆教皇建立的伪新教!”

    “朱蒂小姐,还请你详细说明。”

    查尔斯与导师安德鲁,一听能立大功,眼睛立马随之一亮。

    他们两个做为反抗军的核心领袖,刚开始发起叛乱之时,内心同样七上八下,但随着功劳的建立,来自神灵的赏赐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别的不说,单他们两人的实力,就硬生生被提升到这个世界的巅峰。另外神灵赏赐下来的神兵利器,件件削铁如泥,坚不可摧,这些可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大恩赐。

    以至于尝到甜头之后,他们两人及其部下,为光明神奉献的信念,早就坚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桌案前,朱蒂映着烛火的光芒,神秘兮兮的笑道:“两位,听说过宗教裁判所吗?”

    “当然听说过。”

    提起宗教裁判所,查尔斯年轻英俊的脸庞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厌恶与源自本能的寒意,“那里曾经是光明教廷,用来关押审讯异端邪恶的场所,只不过进去的人,没一个能完整出来的……”

    “据我所知,宗教裁判所直属教廷,就连当今皇帝陛下,都无法直接干预宗教裁判所的行动。”

    查尔斯的导师安德鲁皱了皱眉头,接着补充说,“而且早在二十年前,光明教廷的前任教皇圣约翰·纳萨德尔,就叛离了教廷,成立了光明新教。如今宗教裁判所已经被纳萨德尔掌控,怎么?这一次我们要完成的任务,与宗教裁判所有关?”

    “不愧是帝国三皇子与帝国宫廷圣魔导师,对宗教裁判所确实有一定了解。”

    黑暗女巫朱蒂依旧神秘的笑了笑,目光扫过查尔斯与安德鲁后,这才缓缓开口,“如果我说,掌控宗教裁判所的教皇纳萨德尔,实际上就关在宗教裁判所呢?”

    “呃,什,什么?”

    “你是说教皇纳萨德尔,被关在宗教裁判所里?这,这怎么可能?”

    “半年之前,我与导师还亲自在皇宫见过教皇,他怎么可能被关在宗教裁判所里。”

    “没错,光明新教已经是我们帝国的国教,教皇不可能被关进自己掌握的宗教裁判所里,就算正被关了,恐怕整个大陆都会为之震惊吧?”

    查尔斯与安德鲁两人都为之一愣,随后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表达着自己的不解与吃惊。

    据他们所知,宗教裁判所就是教皇用以镇压异端,折磨罪犯的铁血工具,教皇本身自然不可能落入自己掌管的工具里。

    再说了现任教皇成立的新教,完全是他自己一个人说了算,因此更加不可能出现这一类事件。

    “朱蒂小姐,看来他们确实被蒙在了鼓里。”

    一直陪伴在朱蒂身旁的女盗贼阿曼达,看了朱蒂一眼,在后者的示意下,她转回目光,缓缓解释道,“根据我们获得的情报,现在被人们熟知的教皇纳萨德尔,并不是他本人,而是曾经的红衣大主教伊格纳兹!”

    “轰隆!”

    阿曼达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解释,简直如同雷霆一般,轰鸣在查尔斯与安德鲁的脑海里。

    查尔斯与安德鲁两人双眸圆睁,久久不能从震惊中恢复。

    好一会儿后,查尔斯才深吸了一口气,试探性的开口:“真的?这,这是真的?”

    “没错,确凿无疑!”朱蒂嘴角带着桀骜的笑,仿佛已经看破了教皇所有的把戏。

    嘶!

    又是一口凉气倒吸。

    曾经的红衣大主教伊格纳兹,假扮了教皇,并且以教皇纳萨德尔的身份与影响力,成立了新教廷,还一度成为了帝国皇帝的亲信,连带着整个光明新教,都被提升为国教……

    查尔斯又与安德鲁相视了一眼,当真震惊了好一会,才从深达心底的惊愕中抽回了神来。

    这个秘密,实在是太过惊天重大了!

    “怪,怪不得……”查尔斯喃喃自语着,“自从教皇纳萨德尔宣布成立新教之时,他不论无时无刻,都会戴着一张象征神性的金属面具,还对外宣称他就是光明的化身,将成为新一代的救世主……娘的,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耍的诡计,我们整个皇室与整个帝国都给他骗了!”

    回忆至此,查尔斯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一想起皇室与帝国都被骗了之后,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团怒意。

    尽管他想争夺皇权,但这在他看来是他们帝国皇族内部的家事,如果皇族包括整个帝国都被骗了,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甚至很有可能,因为教皇的诡计整个帝国,整个人类,乃至对光明神真正的信仰,都会因此沦陷!

    真到了那个时候,问题可就大了。

    “我想你的父亲应该是知道的,否则他不会任由伪教皇伊格纳兹,如此做大做强。”女盗贼阿曼达不急不躁的补充说,“如今的局势,很有可能是你父亲与伪教皇伊格纳兹,共同设计所为。”

    “我父亲……”查尔斯瞳孔一紧,“在光明神离去的时代,我父亲与伪教皇合作成立了伪教廷,借由新教廷的教义,宣扬信仰,他们的目的难道是……”

    最后几个字卡在查尔斯喉咙里,半响都没有脱出口。

    不得不说,这个计谋实在是太可怕了!

    如今查尔斯已经十分清楚,信仰对一位神灵的作用性。

    现在他的父亲帝国皇帝卡洛斯,与伪教皇伊格纳兹开始了合作,成立了伪教廷,并且向整个帝国散播了新教的教义,借此收集信仰之力。

    如此做法,毫无疑问,他们想借此蜕凡成神!

    “查尔斯,不得不说你的父亲真是野心滔天,成为人类的帝王还不满足,居然还妄图触及神灵的禁忌,这是对光明吾主的亵渎,这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黑暗女巫朱蒂透着疯狂的双眸,缓缓落到了查尔斯的脸庞上,其中浓浓的寒意,仿佛来自恐怖的地狱,将查尔斯看得心底都随之发颤。

    “哼!那老不死的不知死活,居然伙同伪教皇,妄图颠覆吾主至高神权,简直罪不可赦!”

    查尔斯在惊诧之余,也缓缓收紧眼眸,郑重宣誓,“我,查尔斯·普林斯霍尔,绝不与这种皇族耻辱为伍,我必将代表光明吾主,将他们全部讨伐镇压!”

    “很好!不愧为吾主坚定的信徒,吾主的光辉必将与你同在!”

    查尔斯的宣誓十分真诚,朱蒂与阿曼达不由得对他又高看了几眼。

    现在伪教皇伊格纳兹的诡计,大致已经清楚,接下来营帐内的四人,开始商讨起如何对付伪教皇的计谋来。

    “朱蒂小姐,依照你们的情报,真正的教皇纳萨德尔,以及曾经的教廷骨干,都被伊格纳兹关在了宗教裁判所里?”

    阅历较广的安德鲁,眉头紧皱,一边思索一边询问,“一直以来伪教皇伊格纳兹,不将他们杀害,反倒是关在宗教裁判所里,那伊格纳兹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知道。”朱蒂简单明了的回答道,“不过等我们凿开宗教裁判所的墙壁,一切都将明了。”

    呃……

    查尔斯与安德鲁微微一愣,不过转念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没毛病。

    只要能解放关押在宗教裁判所里的真正教皇,一切都将明了。并且以真教皇的实力与影响力,非但能重创帝国皇帝与伪教皇的阴谋,同时还能进一步壮大光明教廷的势力,可谓一举多得。

    只是问题又来了,称得上铜墙铁壁的宗教裁判所,又岂是说凿就能凿的开的?

    “朱蒂小姐,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不过宗教裁判所位于帝都内城,靠近皇宫,以我们现在的身份,根本无法靠近。”

    在帝都待了几十年的圣魔导师安德鲁,明显知晓此次任务难度之大,于是满脸愁容的开口说,“就算我们能侥幸进得去,可据我所知宗教裁判所的最底层,实际上是一颗空间气泡。那可是千年前初代教皇,以强横神术,镶嵌在宗教裁判所底层的次级小空间,专门关押重刑犯。”

    “如果真正的教皇被关在宗教裁判所,那应该就在那里面无疑。只是要想进入那里面,就必须要用到世代由典狱官掌握的钥匙。否则我们就算拆了整个宗教裁判所,也无法进入最底层的次空间内。”

    安德鲁的忧虑不无道理,如果将现实的主空间比作一汪湖水,那么次空间就是这汪湖水中的一个小小气泡,它与主空间相连相接又相隔。

    所以要想进入这个次空间,就必须在次空间与主空间之间,打开一个门,既一个可供出入的空间通道。

    固定次空间,建设空间通道,在这个世界上要数魔法师们最为擅长,因此现安德鲁也最为明白,进入次空间通道钥匙的重要性。否则就必须以绝对强横的力量,硬生生破开空间壁垒,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如何进入宗教裁判所,我们有的是办法,这个问题就交给我们的人。”

    女盗贼阿曼达透着些许骄傲的目光,随之落到查尔斯的身上,“至于如何拿到钥匙,就要靠三皇子查尔斯你了。”

    “我?”

    查尔斯满脸诧异,“钥匙在女典狱官莫妮卡的手里,她可是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寡妇,我怎么可能拿得到?”

    提起女典狱官莫妮卡,查尔斯本能的感到了一阵恶寒。

    宗教裁判所位于帝都内城,地位十分崇高,因此裁判所女典狱官莫妮卡的名声,在帝都民间也十分响亮。

    除开她强达7级圣境的强横实力之外,她对待敌人的恶毒心肠,折磨罪犯的残忍手段,统统骇人听闻,传闻由她亲自出手的犯人,绝对撑不过三天!在帝都境内报出她的名号,甚至能治小儿夜哭。

    当然最令人感到畏惧,尤其是帝都男性感到毛骨悚然的,还是她那特殊的癖好。

    不知道是因为丈夫死的早,还是她对折磨拷问这项事业的热衷,总之她的特殊癖好与这方面也有着极大关系,而且需求极大,尤其喜爱年轻英俊,细皮嫩肉的贵族男子。

    落入她手中的贵族子弟,往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流露出去的种种事迹,信息量之大,手段之多,玩法之残忍,简直骇人听闻,以至于帝都的男性提起她莫妮卡的大名,心肝都要颤上三颤。

    查尔斯皇子自然知道女典狱官莫妮卡是怎样的人,要从她手里拿到裁判所最底层的钥匙,他几乎产生了发自本能的抗拒。

    没办法,对方实在太可怕,他对此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桀桀,查尔斯殿下,这件事如果你做不到,那这世上就没人能做到了。”

    黑暗女巫朱蒂狡黠笑道,“而且这件事你不出面,难道要让我手下那群丑八怪去?还是说,你想让你的导师安德鲁代替你去?”

    朱蒂说着还特意朝安德鲁瞄了瞄,但立即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啧啧,你的导师又老又丑,身板看起来又软弱,他就算想去努力,帝都的女典狱官也看不上啊?”

    “我又老又丑又……”安德鲁胸口一阵憋闷,不过一想到对方是可怕的女典狱官莫妮卡,哪怕被人鄙夷,他也只好忍了。

    “是啊,查尔斯,导师已经老了,就算想替你去也办不到。”安德鲁一副任重道远的表情,重重的拍了拍查尔斯肩膀,“你正年轻,身强体壮,如果由你出马的话,这件事一定没有问题!”

    “导师,我……”查尔斯脑袋一晕,险些没当场昏死过去。

    导师!你真是我亲导师啊!查尔斯在内心忍不住狂骂,他确实年轻,健壮,也够英俊,可就活该他往火坑里跳?

    要知道那个女典狱官就是个欲求不满的虐待狂,口味重的出奇,他要是真去了,还能回得来?

    不,就算能回得来,他也不再是过去的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