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厨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反叛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反叛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二子从周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反叛

    说完又对玛古苏说道:“不过节度啊,汉人有个故事,说的是等高飞的鸟儿有一天打完了,打鸟的良弓就会被藏起来不用了;狡猾的兔子如果被抓完了,抓兔子的猎狗就可以下锅了’。”

    “辽人善于玩鹰,大家也知道,鹰是养不熟的。”

    “因此猎人会让猎鹰永远都处于半饥饿的状态,这样猎食的时候,鹞鹰才会急切地出力,但是所得的猎物,好肉都归主人,而鹞鹰所得,不过是些肮杂肚内罢了。”

    “现在看来,辽人只是觉得节度这只鹰还不够饿,爪牙还不够锋利,出力还不够多罢了。”

    “节度只要解决好辽人在这三个问题上的担忧,这次危机,其实也不是不能妥善解决……”

    说是宽解,玛古苏却是越听脸色越青,握刀柄的手上青筋暴跳了几次,终于抬起头来,对蒙根图拉克说道:“安答,瞿师爷说,我们鞑靼人,是辽人养的鹰,他说得对吗?”

    蒙根图拉克不满地看了瞿师爷一眼:“瞿师爷听不懂古歌,古歌里,我们是苍狼和白鹿的后代!”

    玛古苏看着帐篷门外的草原,目光放到了极远的地平线上:“当年辽人夺走了我准布鱼儿泺的时候,说好了的,我们出地,辽人出钱出人,开垦之后分粟,相约一年十万石。”

    “当时哥哥失计,以为辽人会守信,心中的白鹿占了上风,软弱了一回。”

    “……有了一回,就有了两回,却忘了鹿角再尖锐,体格再巨大,也只有沦为别人食物的份!”

    说完面上终于露出决色:“我一共有九个孩子,六个都没有活到成年,就战死在战场。为辽人卖了这么久的命,他们竟然连约定好钱粮都不给!”

    说到这里,玛古苏脸上露出决然之色:“不过辽人也失计了,忘了我们鞑靼人,身体里还流着苍狼的血!鹿做不成的那一天,我们就只有化作苍狼,去吃人!”

    老格吉大惊:“那我家萨仁的哈日陶高怎么办?”

    玛古苏咬着牙,痛苦地说道:“哈日陶高如果不幸,去了长生天那里,有他的哥哥们陪着,也不寂寞。”

    “今日之后,草原上处处都会是血海。还有无数的孩子,会回到长生天那里。”

    “我的哈日陶高是孩子,别人的孩子,也是孩子。”

    玛古苏端起酒碗:“如果哈日陶高能够回来,我会让他赶着牛群,来做白鞑的姑爷。”

    说完喝干杯中的马奶酒:“如果不能回来……萨仁是好姑娘,格吉你再给她寻一门好亲事,是我家哈日陶高没有这个福气……”

    将酒碗一扔,玛古苏拥抱了蒙根图拉克:“安答你也要小心,哥哥走了。”

    “辽狗欺人太甚!”蒙根图拉克猛然转身:“待我点齐部众,与哥哥一同去!”

    老格吉泪流满面,却摆手制止:“部长可使不得,如今咱们这么大的家业……就算,就算是我家萨仁命苦,没有得到长生天祝福……”

    蒙根图拉克唰地一声抽出长刀,指向格吉,怒吼道:“家业没了,可以再挣,安答没了,女婿没了,永远就没了!”

    “萨仁那么烈,哈日陶高死了,她一定会去找辽人报仇,死在东边,死在辽人的箭下!”

    瞿师爷也站起身来:“部长……”

    蒙根图拉克将刀指向瞿师爷:“你也要制止我?!”

    瞿师爷似乎无视刀锋,眼神一如既往地睿智与冷静,盯着蒙根图拉克问道:“我跟部长讲过唇亡齿寒的道理,部长的决定是对的,准布部没了,接下来白鞑也会被辽国逼迫。”

    “我只想问部长,是否决心已下?”

    蒙根图拉克一刀将身边几案劈成两半:“设有他想,有如此案!”

    “好!”瞿师爷说道:“设若如此,咱们大可以坐下来,重新计较一番,不说大败辽人,最起码,也要将我白鞑部的女婿,从辽人手里救出来!”

    ……

    元丰七年,十一月,馒头山,准布冬场。

    辽军金吾将图古斯三千人囤驻于此,对最近不太听话的准布部众加以威胁。

    今冬草原上没有白雪,只露出枯黄的干草。

    旱情,让北方草原上诸部的关系异常紧张。

    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一队散乱的人马,两侧是准布轻骑,中间是五千衣着破烂的室韦俘虏。

    图古斯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对副将说道:“玛古苏这老贼,到底还是识时务。”

    副将讥笑道:“再能咬的狗,那也是狗,自从玛古苏让出长春洲,我看他的胆气就破了。”

    图古斯看着前方散乱的队伍,叹气道:“久养的狗老了,小狗哈日陶高又毫无血性,春捺钵之后,就该告诉仆射、陛下,这草原上的狗啊,就该换一条了。”

    副将说道:“听闻玛古苏有个安答,是白鞑头人,近年来倒是肥得很。”

    图古斯冷笑一声:“白鞑与宋人来往密切,估计陛下只愿意让他们做牛做鹿,不愿意给他们做狗的资格。”

    副将笑道:“也是,肥了正好吃肉……那就是乌古部、敌烈两部?”

    图古斯摇头:“北边旱情严重,先让他们撕咬着吧,这么大片草原,一条狗,总选得出来的。”

    看着前方一骑从队伍中越众而出,副将问图古斯:“金吾,要不要我去迎迎?”

    图古斯摇头:“羁縻的鞑靼节度使,迎?”

    “那就不迎。”副将也笑了:“老狗的安答对他还行,送他的坐骑似乎不错。”

    说话间玛古苏已经奔到近前,下马俯身拜倒:“罪臣玛古苏,见过金吾、副将。”

    图古斯说道:“节度说差了,没人说你有罪,只要将室韦人带回来,你这个鞑靼节度的印信,就还攥得稳稳的。”

    玛古苏说道:“鞑靼人重守承诺,性情憨直,但是我们不傻。”

    图古斯皱眉:“节度什么意思?”

    玛古苏说道:“眼看就要到没有月亮的晚上了,以往这个时候,准布的分粟已经下来。”

    “之前说打完室韦就给;室韦打完了,又说上缴俘虏再给;俘虏上缴了,又说数目不够……金吾,辽朝不会是想要吞没我们部落的粮食吧?”

    副将策马上前一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图古斯举手制止了副将:“我只是金吾,头上还有大帅,大帅头上,还有陛下。”

    “不过我听大帅说了,只要准布诚服恭顺,大辽不会欠缺你们这点粮食。”

    “既然节度带着俘虏回来了,就已经说明了节度的态度,又何必做此口舌之争,徒惹大家的不快呢?”

    “去把俘虏带过来吧,此事过后,我自会去大帅那里,替节度说说好话,咱们争取将今年的粮食要下来。”

    “别忘了,节度的公子,尚在我营中。”

    玛古苏点头,不再说话,翻身上了马匹。

    图古斯说道:“节度的马匹倒是不错,可有意让给我?我出重金相购。”

    玛古苏奔出几步,这才勒住缰绳,转身对图古斯说道:“马儿就是鞑靼汉子的朋友,鞑靼汉子,是无论如何不会出卖朋友的。”

    “至于辽朝欠我部的粮食,也不劳金吾费心了。”

    说完拨转码头就走。

    副将突然喊道:“截住他!有诈!”

    “什么意思?”

    “对面的俘虏!身体结实,骑马壮健!”

    图古斯也察觉不对:“截住他……”

    副将抽出长刀,带着亲卫冲了出去,留下图古斯在身后。

    图古斯突然感觉自己喉头一阵剧痛,才发现前方伏鞍狂奔的玛古苏,在扭头狞笑的时候,身侧多了一把漆黑的弓弩。

    宋人的鹤胫弩!

    图古斯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声响,慢慢朝地上摔去。

    自己的亲卫还在朝玛古苏追击,对方俘虏大军,突然掀掉身上的破毡,露出了精致的钢甲,抽出长刀,朝这边涌来。

    地平线上,突然冒出无数的小黑点,朝这边狂奔。

    那是骑军!鞑靼人的骑军!成建制的骑军!

    图古斯终于明白了玛古苏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不劳费心,他自会去取!

    鞑靼人!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