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看清了吗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看清了吗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知白
    陈冉和断被绑在雪山下的路口,从这条路往山上走曲曲折折的尽头就是冰原城,他们两个被绑在这,冰原宫里的沁色虽然没有被绑,可是这处境倒也并无太大差别。

    冰原宫大门外,白骑将军曾须儿越发的不耐烦起来,死灵契居然还对沁色讲什么君臣规矩,讲什么尊卑贵贱,那女人要不是国师看中的,算个屁的君主。

    阔可敌家族已经完了,人都没了就算是什么皇族有什么意义,对这样的女人还客客气气恭恭敬敬,曾须儿只觉得死灵契是个愚蠢的人,都说人越老越愚蠢,现在看看这话多半还说的有些准确,死灵契这般迂腐执拗的人,会更加愚蠢,愚蠢的让人恨不得给他一个耳光。

    他等不下去,转头吩咐了一声:“白鬼,进去看看怎么还不出来。”

    曾须儿手下十四个白骑校尉之一的白鬼俯身应了一声,带着一群白骑士大步闯进冰原宫,冰原宫里的这些守卫谁也不敢阻拦,那是剑门白骑,许久许久之前国师心奉月就曾说过,剑门白骑的人若是不小心杀了人,按价赔偿,若是有人杀了剑门白骑的人,按这个人一户有多少口人赔偿,大抵上,不管有心还是无意,黑武国内的人若是杀了剑门白骑,视为挑衅剑门,杀人者会被满门处死,有几口杀几口。

    白鬼带着一队士兵进入冰原宫,到了寝殿那边,大门开着,所以白鬼一眼就看到大供奉死灵契爬伏在地上,谦卑之极,所以白鬼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剑门白骑是凌驾于其他弟子之上的存在,当然不能凌驾于大供奉之上,只是大供奉也无权调动白骑,除非像这次是心奉月授权大供奉死灵契带着白骑前来迎接沁色,因为地位特殊所以白骑的人多半桀骜,不敢明面上对大供奉指手画脚表示不满,不代表他们暗地里不会说些什么。

    白鬼这一声哼的很轻,距离也不是很近,本以为那老头儿听不见,可他这一声轻哼才发出,跪在那的死灵契猛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在那一瞬间,那老者眼神里的寒意让白鬼骤然一冷,一瞬间,白鬼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万年不化的冰窟之中,四周都是锋利的冰锥,只要他一动,冰锥就会刺穿他的身体。

    “臣不敢忘尊卑,不敢忘本分,不敢忘规矩。”

    死灵契转回头,依然用额头顶着地面说话。

    “陛下看到了,有些人不懂规矩,不知尊卑,不守本分。”

    他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来:“臣刚刚说,陛下应该会看到臣对皇族的忠诚,对黑武帝国的忠诚,而不仅仅是某个人的手下,不仅仅是某个宗门的信徒,臣现在来证明自己的忠诚,陛下请看。”

    他缓缓起身,缓缓转身。

    在这一刻白鬼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对劲,转身就跑两个人之间至少有十丈左右距离,他转身跑的时候死灵契也才刚刚转过身,白鬼年富力强,武艺不俗,身体自然也比死灵契强壮的多,可是他才跑出去四五步远,却感觉前边有一道虚淡的白影晃了一下,白鬼心知不好想要再次转身,可是脖子上却忽然凉了一下片刻之后,白鬼的脖子上崩开一条血线,血线从前边向后迅速蔓延,一直延伸到了后颈形成了完整的圆,然后人头往右一仰掉了下来。

    脖子断口,血如泉涌。

    可在人头掉落的那一刻,死灵契已经至少在两丈之外,他又变回了那个颤巍巍的老头儿,走路都已经快没力气似的,回到沁色面前再次跪下来,依然头顶着地面,无比的虔诚。

    “臣在陛下身边一天,便会让人懂什么是规矩,让人懂什么不能僭越,所以陛下放心,除非臣不在了,不然这一路上不会有任何人对陛下无礼,谁无礼谁死。”

    沁色虽然震撼于死灵契杀人的手段,可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冷冷淡淡,如果如果不是以前有个从宁国出来的剑客一个人挑战剑门,还杀了大剑师,杀了大供奉,如死灵契这样的老怪物也不会轻易出宗门,一个能控制整个黑武帝国的宗门,如果没有死灵契这样的老怪物才显得不对劲,可这样的老怪物出宗门真的是一件好事?

    “若曾须儿对我无礼呢?”

    沁色面色冷淡的问了一句。

    就在这时候,听闻白鬼被杀的曾须儿一脸怒容进来,大步往前走的时候张嘴就要质问为什么杀白鬼,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听到沁色问了这句话,然后听到死灵契语气平淡的回答。

    “臣说过,谁对陛下无礼,谁死,曾须儿也不过是个人而已,是人就要守规矩,他不守规矩,也死。”

    刚刚要张嘴质问的曾须儿脚步一停,张开的嘴有些尴尬的就那么张着,他站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继续往前走的话就会更尴尬,沉默片刻,默默转身走了。

    死灵契说让谁死,还没有谁不死过。

    沁色看着曾须儿转身就走的样子忽然有几分想笑,她知道事情到了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希望,宁人还没有来,或许宁人还在生气,黑武大军是在她的领地穿过去的,宁人一定会误解是她把这支军队放过去,想想看真是可笑,可笑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自己不相信心奉月那样的人也就罢了,这是谁都会做出的选择,可自己还选择了相信宁人,好可笑。

    这是做错事的代价,再惨烈也得承担。

    她看向死灵契:“我的儿子呢?”

    “国师大人说,孩子得死。”

    死灵契跪在那回答。

    “我儿若死,你以为我会活?”

    “陛下误会了,臣刚刚说了,臣不会逼迫陛下做任何事,臣会竭尽所能保护陛下安全的回到星城,从这里开始到星城一路上,臣可做主,但陛下也知道,臣只是个宗门供奉,力有不及,臣能做的,也只是如此。”

    不管死灵契是真心还是假意,沁色知道他既然说了就一定会算数,死灵契从来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他不愿做的事,他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大供奉。”

    沁色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陛下吩咐。”

    “杀了我们母子二人。”

    这句话一出口,死灵契都吓了一跳,他抬起头看向沁色:“陛下!”

    沁色苦笑,无比的苦涩。

    她低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孩子:“我有勇气了结自己,却没有勇气结束他的生命,他何其无辜?我这一生只此,唯有在他面前会变成如此懦弱,我可对自己下手,可我死了,他怎么办?死灵契,你来下手吧杀了我们母子二人,你不是说懂得为臣之道尊卑贵贱吗?那你就把我的话当做旨意。”

    “臣不敢。”

    死灵契向后跪爬着退了几步。

    “臣先告退,陛下放心,臣在,无人敢来骚扰,陛下该收拾一下东西了,待收拾妥当,即可启程。”

    沁色哈哈大笑,笑的那么凄厉,那么无助。

    雪山下。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点亮了无数火把,原本这哨卡就至少有千余名黑武士兵,可是剑门白骑的人接管之后反而人数少了,那些黑武士兵才不愿意和白骑的人打交道,能躲的远远的就绝不靠近,所以此时此刻,哨卡处只有一百余名白骑,还有十几名剑门弟子,除了剑门大剑师秋狐影之外,还有四名剑师分别站在四个方向看着外边。

    秋狐影一直抱剑等着,可是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之久还是没有人来,于是有几分失望。

    她转身走到陈冉身前,两个人近在咫尺,她看着陈冉,发现这个宁人也一脸无惧的看着她,甚至眼神里还有几分玩味。

    “你的同伙在哪儿?”

    秋狐影问。

    陈冉嘴角一扬:“你长的还挺好看的。”

    说完这句话后陈冉的视线还往下挪了挪,在秋狐影修长的脖子上停留片刻,然后就落在那饱满的胸脯上,不得不说,黑武女人就算看起来很瘦,但是也不算小,规模不俗。

    秋狐影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杀机,但很快反应过来:“你是想让我杀了你?”

    陈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还不想,不过你要杀的话我自然也没法阻拦,只是能不能有个请求?”

    秋狐影有些好奇:“什么请求?”

    陈冉一脸认真:“让我睡一下怎么样?我还行,器大活好体力足,虽然一天之内只能干两次,但是一次可以六个时辰,花样繁多速度快,动作潇洒力道猛,你要温柔就温柔,你要狂野就狂野”

    刷的一声,那把细剑出鞘,剑尖顶着陈冉的咽喉,秋狐影以为陈冉会怕,结果陈冉还在努力的往前伸脖子,她的剑不能刺穿陈冉脖子,陈冉还要自己去撞。

    “也不过是如此卑微的求死罢了。”

    秋狐影冷哼一声:“你们中原人的武艺让我很失望,我可以不接招,只是看着你们出招,然而被我看过出招的人,永远也不会再有击败我的机会,只要被我看一眼,任何招式,任何人,都会被我看破。”

    “你再说一遍?”

    秋狐影的身后忽然出现一道声音,很近,所以秋狐影心里一震,后背都在发凉,四周戒备森严,身后的人是怎么来的。

    她猛的转身,然后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她后边,那个女人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棉服,还披着大氅,所以看起来稍显臃肿,和她这一身单衣长裙比起来还有些土,当然会土,毕竟厚厚的棉服穿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显得很土气。

    秋狐影问:“你是谁?”

    当然是茶爷。

    茶爷侧头看了看陈冉,又看了看断,然后笑了笑:“他们可傻了,自己把一千多队伍调走,只剩下这一百多人还以为能守得住,你们稍等,我应该很快。”

    陈冉和断的眼神里却都是担忧。

    茶爷的视线回到秋狐影脸上,很认真的问:“你想看我出剑吗?”

    秋狐影的长剑横在胸前:“出!”

    噗!

    秋狐影的脖子上爆开一团血雾,然后人就倒了下去。

    茶爷好像根本没有出过剑,看着倒下去的尸体微微叹息:“看清了吗?”

    这个土里土气的茶爷啊。

    那特么也是茶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