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宫 > 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惊天布局!

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惊天布局!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打眼
    那黑暗球体,直接飞跃而过,从那黑暗之地之中,从黑暗囚笼之内,飞快的靠近过来,成为了最难以置信的一个光彩,在想迅速的靠拢。

    随后,定在了一个坟墓之上,那黑色的光球开始逐渐的膨胀又缩小了起来。

    黑色球体之上的赤红符箓,开始闪烁不定,明灭不定了起来。;

    这等的力量简直超越了叶天从前的认知手段,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根本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决定这东西的走向。

    他暗中操控力量,却根本影响不到这黑暗球体的行动。

    或者说,完全不受到自己的力量操控的影响。

    只见,那黑暗球体族中化为一片完成的大道锁链重新显现,就是那黑暗囚笼原本存在的大道锁链。

    此刻威势无比的恐怖的,那是一尊圣人全部的力量,上面的赤红符箓,展现出无穷的力量,随后,将其力量全都锁在了自己的房间之上。

    是无数的力量在汇合,在膨胀,在聚集。

    轰然声中,黑暗球体和坟墓之间贯穿了一条巨大的通道,所有的力量都在往坟墓之中灌输。

    叶天心里上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太可怕了!

    这力量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

    而且,其布局,是将一个圣人的力量弥补在一个坟墓之中。

    坟墓之内,是什么样的存在?要将这等的力量全都汇聚过去?

    这便是那黑暗存在的手段和布局吗?

    实力之上的存在,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什么东西来。

    最关键的是,除此一个黑暗球体之外,还有很多。

    都在一个个坟墓之上行漂浮者。

    “这些坟墓里面,埋藏的到底是谁?”

    “这黑暗存在,究竟要做什么?”

    叶天心中震撼,看着这一画面。

    他知道,自己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再走下去,必然会生出事端来。

    对于叶天来说,他可以猜测,黑暗之中的存在是故意让自己看到这一幕的。

    作为超越圣人一般境界的存在,必然可以轻易知道自己的到来。

    却没有阻止,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阻拦之人出现,一路顺畅,畅通无阻的走了过来。

    叶天的神色很沉重,在短暂的时间之内,他已经不能想到更多了。

    这无数的大墓之中,究竟是什么,是一个巨大的疑惑。

    但是叶天不打算继续追查下去,身形开始后退,开始隐匿。

    就在此时,天地之上,忽然开始有了变化。

    一丝若有如无的震颤,仿佛是一个心脏的跳动一般,整个空间,都在微微颤栗了起来。

    是连着空间,一切的物质,仿佛是成为了一体的存在,在颤动。

    就连叶天的心脏都仿佛漏了一拍,和那颤动同步了起来。

    叶天心脏抽动,将自己从这同步的状态之中协同出来,他头皮有些发麻,身形爆退而出。

    他要尽快离开,这里马上要出事情了,这是他的预感。

    轰!

    他身形已经倒飞千万里的距离,但是,却么有离开这边空间。

    仿佛,身后来时的那一片空间界壁已经为安全不存在了。

    对于叶天来说,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完全从自己的身形之后,他已经完全被囚禁在这里了。

    这是一个,更大的黑暗丘囚笼一般。

    只是相对于那些圣人的黑暗囚笼,这里可以任意的行动,不至于被大道锁链所压制。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出不去。

    甚至,不管他怎么后退,都是和那些坟墓,先展现出来的距离,都是相差不多的。

    一时间,以叶天的心境,竟然都有了几分失措之感觉。

    他沉凝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快速的将自己的身形隐匿。

    并且,他体内的力量,属于圣人之力,开始有了转变。

    功法运转,力量涌动,逐渐的,他的气息变得诡谲而隐秘了起来。

    几乎和那黑暗球体的气息一模一样了起来。

    黑暗之力!

    他在模拟,尽管他不可能完全做得到是一样的,这相当于将自己同化那黑暗之力。

    这就像是,他当初在逆反宇宙之内,所有进入宇宙反面的人都会化为黑暗之气,但是以大道相同,模拟之后,就变成了逆反宇宙大道承认的存在。

    他可以化为正常的人形。

    基于此,他开始展现出自己的力量,以那一次的手段试探是否会化为黑暗之地认同的存在。

    至少,在黑暗存在未出现之前,不应该自己被控制起来。

    不过,他对于这黑暗之地的大道,完全没有认知,只有留在表面上,对于那些大道锁链,还有赤红符箓的认知、。

    可以说,叶天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是极为逆天的存在了。

    至少,表面上,他已经初步做到了。

    他自己,再也没有被裹挟在这无边的囚笼之内将自己的力量完全隐匿了起来。

    “小子,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就在此时,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忽然落在了叶天的耳中。

    叶天心中一惊,猛然抬头,环顾虚空之上,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存在。

    “是谁?谁在和我说话?”

    叶天沉声开口说道。

    “你不是一直在好奇,谁在和这里的存在对抗么?就是我!”

    “你走到这里,你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了,你所走的路,出乎意料的,让我觉得很顺畅,仿佛是那位,在暗中扶持你一样。”

    “要不是我知道你的来历,甚至会认为这是他安排的人。”

    “这里,你呆不下去了,就算是他让你进来,你的存在依然不能停留在这里,对于他来说,你的作用也到头了。”

    那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戏谑之色,开口笑着说道。

    叶天仿佛都看见了一个人在大笑一般。

    他沉凝了片刻,随后目光闪烁,道:“现在的界壁已经完全被封锁了,所以,我没有离开的通道。”

    “这个简单。”

    那声音回答的很是迅速,带着积分笑意。

    “你且看身后,你的眼前必然会出现一个通道。”

    “此通道,便是接引你的地方,你可以过来。”

    那声音淡淡说道。

    叶天心思一震,立刻回头,一条黑色的通道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通道之上,呈现出漩涡的形态,在疯狂的汲取里面的力量,在片刻的时间之内,根本没有人做到其他的事情。

    叶天微微思考了一些,眼神之内,闪过了一丝决然之色,他脚步一动,直接迈入了那通道之内。

    就在此时,忽然,整个旋转的漩涡,竟然停滞了下来。

    紧接着,外面的世界,都仿佛沉寂了。

    所有的空间,时间,都被停滞了。

    叶天也不例外,在这停滞的时间之中。

    但是,叶天的思维依然是在运转的,他眼神之内,闪过了一丝难以言明的意味。

    “哼,我带人走,你还想阻拦不成?”

    那声音忽然变得怒意充斥,爆喝一声一股无上威严和大道法力的存在,直接引爆在这黑暗之地。

    轰然声中,空间就仿佛是被打破的镜子一样,变成了一个个的碎片,随后消失在虚空之内。

    那空间回复原装,又像是一个平静的湖面上,生出的波澜和涟漪。

    一圈圈荡漾开来。

    “带走他,你问过我没有?”

    就在此时,一道不知道从何而来,充满了沧桑的声音,从任何的角落之中,又仿佛是从岁月长河而来。

    不属于这片虚空,也不属于这片时间的节点之上。

    但是,他的力量确实来了。

    刚才一切的波动和涟漪,都仿佛消失,直接被他抹平。

    甚至,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他出手过的痕迹。

    “果然,你还是如同以前一样,诡谲!莫测!”

    “不过,那又怎样?今天的人,我要定了!”

    最开始和叶天说话的那个声音冷笑了一下,随后,虚空再次震动。

    轰然一声,漩涡直接炸开,直接裹挟其中的叶天身形爆退了出去。

    这等的力量实在是太狂暴了,在其中的叶天无比清晰的能够感觉到这股力量的恐怖之处。

    所以,在很多时候,根本无法抗拒。

    ;叶天甚至难以汇聚自己身上的力量。

    一切失去了操控的感觉,叶天很是厌恶这种感觉。

    他自修道以来,踏入修行之路,很少有这种不在掌控之中的感觉。

    哪怕是被汲取进入一个个的小世界,在他实力还很微弱的时候,他也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自主权。

    但是,现在,这个感觉,完全都没有。

    他不知道外面的碰撞是到了何等的地步,接引自己的存在和黑暗之地的存在必然发生了冲突。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股混乱的力量之中游荡了多久。

    忽然,他眼前一亮,出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

    这个空间,大概只有十丈左右,其中,只有一个老者在其中,手中端着一个小酒杯,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就像是,乡间的一个老农,坐在田埂上喝着小酒一般。

    而叶天,终于恢复了对自己身躯的自主权。

    他凝眉,看着眼前的老者,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是,苍心圣人!”

    叶天开口说道,带着很肯定的语气。

    “何以见得?”

    那老者晒然一笑,根本没有任何震惊,也没有认为叶天森hi猜测不出来的,他看着叶天,只是有几分好奇之色,说道。

    “除你之外,别无他人。”

    叶天也不做其他的解释,直接说道。

    “那老家伙给你说过一些东西吧?”

    苍心圣人也不扭捏,笑着看着叶天,随后喝了一口小酒,继续说道。

    “你是说,我进入之后,遇到的第一个老者?他确实给了我一些东西,一些消息一些认知!”

    叶天看着苍心圣人,开口说道。

    “那个老家伙,肯定还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苍心圣人笑着说道。

    “不,他并不知道,他说你死了!对抗黑暗之地,你是最强的存在,打破了黑暗囚笼,随后被镇压了,很快的被镇压了,没有了任何的气息存在。”

    叶天开口说道。

    “这不就是告诉了你答案?”

    苍心圣人大笑,仿佛发现了什么极为畅快的事情。

    “的确,正是基于这一点,我才认为你没有死。”

    “要知道,以他的实力,完全有机会打破黑暗囚笼,而在他的嘴里,你虽然和他都是属于最后的一小撮人。”

    “但很显然,你的实力完全凌驾在他之上了。”

    “以他的力量都能撕开黑暗囚笼,更何况是你?”

    “你的实力,不可能是撕碎了囚笼之后,完全有机会逃离出去,但是你营造出了,被镇压的迹象。”

    “他的实力已经是圣人顶尖的存在,我猜,你已经站在了某个境界的门槛之上,更甚者,我认为,你已经突破到了那个境界!圣人之上的境界!”

    叶天看着老者,神色沉凝将自己内心的猜测说了出来。

    “很敏锐,那老家伙,但凡有你这个见识推测,也不至于完全是我一个人在做这些事情了。”

    “你猜测的基本上没有错,实力么,我确实摸到了圣人之上的门槛,但是,一只脚在外面,一直叫在里面。”

    “还没有做到完全突破,若是没有这场变故出现的话,很有可能我已经突破到这个境界了,不过,现在看来,我的可能性已经完全不够了。”

    苍心圣人似乎十分遗憾,也有一些不甘,他喝了一口小酒,站了起来。

    神色之中带着一些怅惘之色,继续说道:“我告诉你,这个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人能够拯救了,这一切,也不过是我的一些布置。”

    “那位存在,就是刚才你所感知到的那位,他已经完全跨越了那一道门槛,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我,只能算是半个,半个对抗整个,你可以推算出结论来。”

    “也并非是我的实力可以和他周旋,只是,他现在还没有腾出手来,或者说,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他和我完全一战的力量。”

    “他还在做自己的事情,等他完成了自己的布局,所有的一切,就应该陷入湮灭了。”

    “我,只是一个挣扎者,不要把我想的太高了。”

    苍心圣人笑着说道。

    他的语气淡然,但是,实际上却带着极端的悲哀。

    是的,这么强横的一个存在,竟然是被龟缩在其中,没有丝毫的信念。

    叶天微微沉默了下来,他看着苍心圣人,道:“你不是只是差了他半个境界吗?”

    “哈哈哈,小子,你说出这话来,让我怀疑你不是修行之人,半个境界,你知道半个境界是多少吗?”

    “哪怕是真仙巅峰,只差半个境界,成为天仙,他在天仙的眼中,便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除却少部分的可以逆斩境界之人的存在,基本上不可能所有人逆反,这,还只是一个真仙之境!”

    “其他的,你也要清楚一个事端,在很多时候,很多形态之中,越是到高深的境界,其察觉就越大。”

    “一线之隔,差的便是永远。”

    “当然,你是个例外,你的境界依然锁在了真仙之境中!所走的是大道的修为。”

    “不过,你应该是明白的。”

    苍心圣人笑着说道,仔细打量了一下叶天,让叶天有一种,自己完全被看穿的了感觉。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苍心圣人。

    他在说出自己的那句话的时候,哪怕是在苍心圣人说完之后,他依然觉得,这个存在是不一样的。

    要知道,在更多的时候,根本做不到其他的东西出现。

    不管叶天是在哪个境界,在哪个修为,逆斩,以下克上,似乎是他的拿手好戏。

    曾经,他在准圣之时,也和圣人之力硬碰过。

    现在,说起来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变化能力出现了。

    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已经完全克制了这些东西。

    所以,圣人的一线之隔,他不认为没有逆斩的机会。

    “他超出了原本的境界很多吗?”

    叶天开口问道。

    “不多!他也只是刚刚突破而已。”

    “如果他再往前走,我就没有力量完全去抗衡了。”

    苍心圣人意外的看了一眼叶天,似乎知道了叶天的一些想法。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道:“小子,我知道你的想法,或者,如你这般天才,确实很是稀有,不管是任何时候都可以逆斩天骄,跨越境界。”

    “但是,你要知道,我曾经也是如此!”

    “我曾以为,我也可以和那黑暗存在有一战之力,但越是了解,越是知道,如此多的纪元过去了。”

    “我反而是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了信心。”

    “所以,你还年轻。”

    苍心圣人笑道。

    “那么,黑暗存在,和你,为什么都关注在了我的身上。”

    叶天避开那个话题,他看着苍心圣人说道。

    “关注你么?你不觉得,棋盘上仅有的一个棋子,还是能够活跃的棋子,很稀有么?”

    “对于我等来说,现在,棋盘上的棋子都有了自己的归属,只有你是例外。”

    “另外,还有一个东西,你是很难去理解的,你的存在很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