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星君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星君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打眼
    “公子,你看这星河,像不像佛光。”

    神鳄大口一张,獠牙遍布显得极为狰狞,眼神却充满了恭敬。

    叶天眼眸看向神鳄,眼神充满智慧,思索片刻淡淡开口:“佛,无像,光乃韵。”

    神鳄一听心中有些明悟,在一旁暗自嘀咕一番:“佛,无像”

    叶天听着神鳄嘀咕,眼神淡漠撇了一眼,这惊鸿一撇似是将神鳄一切变化尽收眼底,不论表情与心神。

    眼神收回心中想到:“神鳄尚还有些愚钝,不懂佛有一颗向光之心,乃静魂之光,它现在不足以明悟。”

    暗自叹息一声,星辰似感受到波动,轨迹瞬间变换,犹如水里摇曳,波光连连甚至有星辰如浪花一般飘飞。

    叶天见此景,指间轻轻点去,一缕道之意浮现,将星辰拉回,心中不由自主就想道:“道韵如吾魂,吾之感就如丝丝道感”。

    神鳄被惊醒,天道的境界使他感受周身变化,刚才动作轻缓,也是被神鳄察觉。

    两眼看向叶天,眼里泛着光芒就道。

    “公子,佛道究竟是何物?”

    “道,并非物,物不会是道。”

    叶天平淡解释,无论它说出什么问题,皆是犹如古井无波。

    神鳄大嘴紧闭,它眸子里充满了对道韵的渴望,再看向叶天,望着叶天眼眸,两只鼻孔喷气,犹如太阳神火灼烧江海。

    道法,乃为天地般,万物都为道皆为无形,一草一木一世界,一魔一神一诸天,一落一起一位面。

    叶天眼神平静,如道,看着一旁闭嘴思索不解神鳄,并未说些什么,感悟不同走的道路就会不同。

    一路上无话,寂静,只留有两人在星空内漫步行走,神鳄神游天外,目光紧闭在思索般,佛的眼并非凡眼,乃心神之眼。

    “佛眼,乃是看破世俗之眼,你神魂有佛,嘴上哪怕再过粗鄙,那就是尊佛陀。”

    叶天也是一言,并未传入它心,好似说给自己听一般,犹如说给星辰,还像说给大道。

    突兀,佛光从那神鳄身后涌现,佛光大盛之间,盖过路之光,这一下也让叶天看到,他并未惊奇。

    “虽有神,无其韵。”话道出之际,那神鳄身后光芒暗淡,只留灿灿余晖,这就是没有神韵而变少。

    神鳄睁开双眼,它的眼眸光芒大盛,犹如有太阳在其内燃烧,覆盖了几个星辰,虽有烈焰那般光。

    但犹如佛一样未有半分威力,这是普度天下万民之光,看破世俗万盛之光,踏破虚空万道之光

    慢慢佛光暗淡,呆滞浑浊重回,神鳄没有领会,只是看到那路,现在没有踏上。

    叶天看到它眼眸淡淡道:“道路依旧会是道路”

    未等说完所有,神鳄好似明白了叶天的意思一般接。

    “我定会踏上这条道路向着远方行去。”

    它神色充满了向往,那双眼眸也清澈了半刻。

    叶天欣慰的点了点那清秀的头颅,刚想对着神鳄说几句话。

    只听远处踏祥云之声传来,显得不那么和谐。

    “道友,可否借宝物一看”一声悠扬之声传入两人脑海,那是道的体现,两人齐齐望着。

    只见宽袍白须仙风道骨的老人,一身酩酊之气,祥云在它脚下流转,犹如天生神圣,那是一个道人。

    他手持浮拂尘看像两人,他的目光打量,不由震撼许久,一个鳄身披破旧袈裟像一尊佛,却手持双板斧,显得凶恶至极。

    另一个一身白衣洁净,犹如天生神气,只是在哪里站着就给人一种高山峰仰止之感。

    “你是那里之人,一身道貌岸然,不知何人敢借宝物给你一看”

    神鳄眼中智慧流转,看出此人有些不凡,但看他那眼神就知道,并非是真性子。

    听到这句才刚回神:“我乃天庭天星之君,掌管万道天星,你们可称为之天星仙君”。

    神鳄眼神思索,并不记得有这一号人物,望向叶天。

    “天庭解散良久,这个只不过是一个土鸡瓦狗罢了,它想抢你手上的宝物。”

    叶天见他望向自己,眼神并没有任何的敬畏与恭敬甚至一丝神态都没有流露。

    “原来宵小之辈,怎的天星君还想在这里与我们较量一番不成”

    神鳄也是缓缓开口并未显得多么嘲笑,只是有佛光在它后显着,让人觉得有那么无波淡雅之意。

    天星君没有及时回应,只是静静的望着两人,看他们的目光似是在打量。

    两人也是没有再次开口,看向天星君目光也是未敬,尤其神鳄的眼神犹如看凡尘那般。

    天星君在盘算:“一个天道之境巅峰,与我未多相差,一个天道之境,两人联手怕是抵挡不住,保命却是无碍”

    探手将掌内拂尘一甩,就既卷向两人,叶天青诀冲云剑一出,一剑将拂尘逼退,眼神看着星君,白衣似与长空烈烈。

    神鳄大口一张,一呼一吸之间,提起双板斧就像星君劈去,它神色可怖,嘴上獠牙参差,不像一尊佛更像是杀神般。

    叶天并未前去,而是静静观息,看着两人交战哪处。

    星君的拂尘一卷,犹如星河一般向着神鳄就去,神鳄身形瞬间来到星君身旁,大斧直劈向下。

    大斧带于着焊天之势将拂尘劈的晃动,却没有劈坏。

    两人同时惊讶,都没想过对方威力竟然如此那样雄浑。

    拂尘卷住大斧,将困的死死的,大斧抽不回来犹如泥牛入海一般。

    突然佛光大放,异彩连连之间,似有佛音从内乍现,传进星君耳中,星君只觉头皮发麻,头脑快要炸开,星君目眩神摇。

    赶忙收回拂尘,抽身就极后退,后退之间祥云连动,裹挟着它的身躯,犹似千万条大河般化为浓郁道海。

    神鳄见此不禁大惊,显眼看出这祥云不是凡物,也许是哪得天生之物,但他也不会一般,大斧变化之际,犹如星辰相似。

    身形似鬼魅快速追起,大斧直劈而下向着祥云劈斩,身后念诵之声也是随着大增,却见拂尘之内惊飞出一颗种子。

    风中迎风就长,刹那之间变成苍天巨木,犹如百丈万丈形状时大时小。

    树木传出晦涩神音来压制经文之音,顿时压制住了,这让神鳄变得行动有些木讷,神音显然有压制。

    “吼”神鳄大吼,突破了桎梏,一下子飞至星君上空,鳞片纷纷覆盖,向着星君飞掠,两手合并之际。

    大斧脱手而出,万丈大斧劈斩,大斧犹如陨石一般,向着星君飞掠。

    星君自知不敌,又有一个小球飞出,转眼化为星辰,迎着大斧之威,大斧与之碰撞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大斧险些弹飞。

    双爪笔直伸出,爪风如利刃划破虚般,向着大斧就压,大斧光芒大放,与其形成抗力,一时间惊难分出高下。

    一只拂尘卷着狂风,以无可比拟之态碾压,神鳄已经无法退走,拂尘在它的鳞片之上,片片鳞片破碎如同那镜像般。

    一共两处被打,两侧腰间处,鳞片脱落犹如流星一般滑落下去,哪处鳞片之下显现白色的鳄鱼表层。

    拂尘正要再次落下之时,一道剑气将拂尘逼退,火焰挟带着神鳄向后倒退,神鳄差点躺倒在火焰之上,他已经有些气息匮乏。

    刚才的拂尘好似吸收力量,星君见它不敌,顿时踏云跟随,将大斧把握。

    大斧猛的变小,与拂尘大小一般,向两人抛去,威力好像增大几分,青天罡泯灭剑阵浮现,将大斧卸去。

    落入了叶天的手中,叶天看着大斧再一眼神鳄,猛的将大斧收了起来,像让神鳄空手与星君对抗,神鳄大惑不解。

    叶天望着神鳄目光就说道:“想一下刚才我说的话”

    神鳄仔细回想,却想不起什么,只好提着两只利爪冲向星君。

    “道,无形,无质。”

    一道声音似破灭虚空万道而来,传进神鳄神魂,神识微惊,一下子似明悟了什么。

    神鳄双手合并,念诵佛经之声从神鳄口中传出,似有虚影显现,光芒顿时压过拂尘,神树传来神音要压制。

    迎面撞来那星君有些诧异,双手来回变换,拂尘威力大增向着两人呼去,挟带着无比的威势,然而没等剑发声。

    神鳄大手向前拍出一掌,就径自收回,合并,宛如一尊真正的大佛,周身有佛光显现,显得极不凡。嗯!

    叶天将双板斧递还给他。

    大掌如天道,与拂尘碰撞,拍在拂尘之上,拂尘裂纹浮现,缩回了星君手中,星君眼神诧异看两人,带着深深地疑惑与不解,好似要看破他们一般,却怎么也看不到真实般。

    大掌之力并未有消散,直直拍向星君,星君一颗小球正要飞出,还未长大就被拍碎,宽袍直接炸裂,身上宝物被拍碎,将星君拍的进入虚空裂缝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