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一千四八三章 1997

第一千四八三章 1997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佛即心兮
    1997年的雪是不是来的比以前更要晚一些,方辰并不知道,但却明显能感觉到比往日里更冷一些。

    偌大的华夏,所有人的心都变得空落落了起来。

    在老人的弥留之际,方辰在朱院长的带领下去看望一下,老人并没有跟他多说什么,但一切都已然在不言中。

    华夏发展,改善华夏人民生活的大旗从他的手上交到了朱院长他们手中,也终将会交到他这一代人手中。

    这是一代代华夏人的宿命,更是不熄的星火传承。

    也不知道是真的感受到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还是因为年龄变大,整个人成熟多了,方辰到了擎天大厦干活的时间,跟去年相比,简直可以说与日俱增来形容。

    甚至段勇平已经在梦想,三个月之后,自己是不是能休一个产假,哪怕只有两个星期也好。

    毕竟女人还是挺记恨月子仇的,他也不想自己未来三五十年,总是因为这么一件事,被媳妇唠叨来唠叨去。

    嗯,没错,因为方辰最近一段时间的努力工作,张萌终于怀上了。

    呸!他的意思是说,因为方辰努力工作,解放了他,所以张萌才怀上的,主要功劳还是在他的不懈努力上,跟方辰关系不大。

    方辰到了办公室之后,沈伟已经坐在办公室里,跟吴茂才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看来在非洲的这几个月,两个人的友谊比之前更加深厚了一些。

    沈伟是今天刚刚回来的,在他这报个到,然后就要从燕京机场转机回洛州,而吴茂才比他早回来了一个月。

    上下打量了一下沈伟,方辰笑着锤了沈伟一拳道:“你去了这么长时间的非洲,瘦了我不奇怪,但怎么黑成这模样,如果我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哪位国际友人过来拜访。”

    此时的沈伟着实变得又黑又瘦,但又不黑的那么纯粹,露出的一嘴大牙,反而到没有黑人那么的白。

    “其实倒也还好,那边就是紫外线厉害一点,但实际上温度还是我们这里高,我在安哥拉当地又找了一个在咱们国内留过学的非洲翻译,他说他在羊城上学的时候,比他在安哥拉的时候还要黑,天实在是太热了,而且还有回南天这种鬼东西。”沈伟笑着说道。

    闻言,方辰和吴茂才等人不由会心一笑。

    因为小霸王的缘故,他们几个在岭南也算是待了好几年,对岭南的气候温度,实在太了解了。

    尤其是这回南天,衣服居然怎么晒都晒不干。

    “安哥拉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方辰问道。

    “海底光缆已经通过光缆船放置到了海底,并且连接到了英国的辅根服务器,只是这个距离着实令人有些头大,再算上在岸上的距离,比我们到美国的海底光缆还要长。”沈伟无奈的说道。

    安哥拉因为比较靠近非洲南部,所以英国即便是距离她最近的辅根服务器,也差不多要一万五千公里以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看,谁让非洲没有属于自己的辅根服务器,想要连通到国际互联网上,只能这么办。”方辰道。

    这就是落后的无奈,非洲可以说是几个大洲中,除了南北极洲,唯一一个本洲内没有辅根服务器的大洲了。

    “至于其他建设方面的工作,则基本上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且虽说人有点多吧,但安全问题还是能够保障的。”

    毕竟已经正式承接安哥拉的电信网络建设,而且这也是算是擎天通信正式迈向海外市场的第一步,所以他派出了一个将近六百人的网络工程团队,如果再加上从国内请来的监理单位,这零零散散的,差不多有小七百号人在安哥拉。

    而这些人的安全工作都需要他来负责,再加上彼此之间相互需要协调,所以才会一直待在安哥拉,直到现在马上要过年了,这才回来。

    “别列佐夫斯基办的那个安保公司发展的也挺快的,到现在麾下差不多有一千来个本地人了,弄得万博市那边都紧张的不行,当地的一个州长还专门派人过来问一下什么情况,话里话外都是在确认,我们有没有要攻打万博市的准备。”吴茂才突然笑着说道。

    “你们啊,就瞎胡来吧。”

    虽然话语中抱怨,但说着说着,方辰自己也忍不住笑开了。

    万博市虽说是一个市,而且还是安哥拉第三大城市,但总人口也就不到三十万人,毕竟万博洲的人口也就不到六十万人。

    说起来,顶多就是华夏一个县的规模。

    在一个县的旁边,突然出现一千来号全副武装,整日操练的武装力量,搁谁谁能不慌。

    “但不管怎么说吧,我们的安全是得到了足够的保障,不管是安盟那边的,还是安人运那边的,见了我之后,都客气的很。”吴茂才说道。

    闻言,方辰瞥了他一眼,说道:“这就是你乐不思蜀,不想回来的原因。”

    “九爷,您这可是冤枉我了,我可是日思夜想的想赶紧回来,只是不放心大家的安全,毕竟您也知道,别列佐夫斯基的事情太多了,不可能整日里在安哥拉盯着,这别列佐夫斯基都走了,我要是不再跟您盯着的话,那岂不是就乱了套。”

    吴茂才一脸委屈的说道,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吴茂才受了多大的冤屈。

    “而且我好赖还算是回来了,您怎么不说说韩光,韩光这小子直接留到了安哥拉,当起了安保公司经理。”

    似乎是觉得上面的说辞并不足以洗白自己,吴茂才又赶紧拉了一个垫背出来。

    见吴茂才这幅急于洗白的模样,方辰轻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调笑的光芒,但并没有再言语什么。

    吴茂才在安哥拉的一举一动,不管是别列佐夫斯基还是沈伟都会隔三差五的跟他汇报一声。

    总的来说,吴茂才做的还算是不错,基本上该做的工作也都做了,也就是稍微出格的小动作多了一点而已。

    就是那种类似于,猴子放到深山野林中,彻底放飞自我的意思。

    但这只是他的看法,毕竟如果按照安哥拉的看法,包括吴茂才在内的所有华夏人都可以说清教徒了。

    至于韩光想要留在安保公司的事情,是他准许的。

    毕竟韩光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既然现在有自己出去闯闯的想法,他肯定是要支持的。

    再者,不管韩光究竟在哪,不都还是在擎天,在为他工作,所以没什么区别。

    而且最近这些日子,他也没有出国的打算,并且就算是有,再从安保二部调点人过来就是了。

    也懒在去听吴茂才那些抓耳挠腮急于洗白自己的话,方辰详细的问了问沈伟关于擎天通信在安哥拉的一些工作安排,尤其是对于出海打拼这件事,有什么新的感悟。

    “行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反正过几天就要过年了,你还是要来燕京的,到时候我们再细聊。”

    见时间也不早了,方辰让吴茂才去给段勇平打声招呼,然后他们一行四个人去跑到了食堂跟着员工们,吃了顿职工餐。

    其实之前,方辰也没有在公司吃饭的习惯。

    但后来发现,他吃几次职工餐之后,这职工餐的水平明显变好了不少,而且也的确方便,所以也就把这个习惯给保留了下来。

    再者说了,他就算是不吃职工餐,平常也是跟苏妍一起在水木吃食堂的居多,没什么区别。

    甚至真的算起来,擎天食堂的饭是要比水木食堂好的多,而且他今天说一句什么菜不太好吃,明天擎天食堂这道菜立马就照着他喜欢的口味炒了,这一点显然是水木食堂办不到的。

    当然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苏妍同学,随着导师去参加什么学术论坛,不带他玩了。

    五天后,擎天大厦,大礼堂。

    跟往年一样,到了年会这一天,整个擎天包括下面分公司,都打扮的花枝招展,花团锦簇,将自己一年中最为光鲜亮丽的时间留在了今天。

    只不过跟前几年,一大巴车一大巴车的从各分公司往燕京拉人,有时候都能把燕京的三环路给堵了不同,今天各分公司就来了差不多五十辆大巴,连两千人都不到。

    虽说小两千人也不算少了,但要知道此时此刻的擎天已经是一个员工人数超过五十万人的庞大企业,只来了不到两千人,则意味着公司实行了六年的,保证每个班组都必须要一个人来总部参加年会,这个习惯被打破,甚至取消了。

    这次来的基本上都是各分厂级的先进代表,以及少部分能评得上总公司级的先进。

    这倒不是说,方辰招待不起这么多人了,只是方辰觉得今年,让大家尽量留在各自的分公司,比来总公司参加个年会,更有意义。

    再说了,又没人规定,今年不让大家来参加年会,明年就也不让,明年再恢复这个传统就是了。

    “今年公司的业绩相比于去年,又有了35%的增加,年营收从去年的一千八百多亿华夏币,增长到了今年的两千五百亿,不仅迈过了两千亿大关,甚至连两千五百亿大关也不小心,一下子给破了。从这个角度来看,擎天在去年的工作,无疑是成功的,跟在座各位的努力都是密不可分的。”方辰平静的说道。

    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台下的反应并不怎么强烈,甚至还有些冷淡的意思。

    以擎天现在的体量,一年还能增加将近35%,无疑是很成功的,毕竟算起来去年一年,擎天增加了差不多七百亿,可以说是创下了一个新的增长历史。

    毕竟前两年,擎天的年增长额都是在五百亿左右,甚至去年还比前年的要低一点。

    这倒不是说擎天不给力,只是前年太猛了,尤其是擎天通信一下子将国内的通信市场都给吃下了。

    饭都让擎天通信在前年给吃了,那去年自然就吃不了太多了。

    并且擎天在世界五百强的排名,更是从原来的二百来名,一下子进入到了前八十名,毫无意外的再次成为今年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企业。

    至于为什么大家的情绪并不算太高,主要还是出在了这个增长比例上。

    去年擎天通信增长了40%,就已经被广大的擎天职工们,认为是耻辱了,毕竟在之前,擎天的增速哪年低于100%过。

    今年他们攒着劲,主动申请加班的,可以说是不知凡几,但公司的总营收就增长了35%,比去年还要少,这让他们怎么乐的起来。

    “行了,你们也别给摆这么一副不高兴的死人脸,反正不管你们怎么认为,我还是觉得去年的一年是成功的一年,胜利的一年,擎天又创下了历史的新篇章,所以这次给大家发的奖金,跟去年相比,只多不少,而且我还有一份大奖等会要送给大家。”方辰道。

    一份大奖?

    这些别说在擎天大厦的员工们愣住了,就连数千公里,甚至数万公里以外,透过大屏幕再观看方辰发言的广大擎天职工们,也都愣住了?

    这次给大家发的奖金的确不少,即便是工龄最低,职位最低的职工,都拿到了三千块钱,差不多顶的上他三个月工资了。

    而像那些,工龄五年以上的,即便还没有当上干部,只是个普通员工奖金都超过了一万块钱。

    至于剩下那些,各分公司,各分厂发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年货,半扇猪、五十斤鱼、还有一些精美的礼品等等,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可以说,擎天职工们,光每年过年发的年终奖,都比寻常城镇职工一年的收入要高。

    所以他们也一直对公司的年终奖励满意的很,可现在方辰居然又蹦出一个大奖来!

    尤其是,这次方辰还十分反常的打破了擎天这么多年的传统,只让这不到两千个人来总公司参加年会,瞬间将他们的好奇心给引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