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陈年鬼事 > 【028】终结

【028】终结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忆珂梦惜
    钟奎从陈俊口里得知蒋蓉的事情,暂时不敢告诉给冉琴知道。他是离开她接近三年之后,第一次通电话。寥寥几句,不温不火的话,却好似一股暖流融化了盘踞在心里久久不能释然的寒冰。

    陈俊对钟奎有意见,不光是心里骂,面子上也很难看。他怪钟奎没有爱心,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用来做诱饵,诱惑恶念出现……

    钟奎对于陈俊的指责,不予理会。他不担心蒋蓉会怎么样,打心眼里相信自己的女儿没有那么脆弱。不过有一件事是他最为担忧的,那就是一旦恶念占据蒋蓉的本体,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恶念的力量会陡增数倍……即使借来鬼兵,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陈俊深爱蒋蓉,心里撕裂般难受,害怕折磨着这个铁骨铮铮的七尺男儿。

    必须的呀!蒋蓉定力有限,在听到服务员说出旅馆里面没有孩子时,最终无法抗拒来自心底的恐惧。邪恶侵入思维,控制了她的意识,本体就像Abby一直努力抗拒。时而清醒,时而迷惘。

    在蒋蓉和韩雯雯在破房子里时,陈俊有查找到关于Abby父母的详细情况。

    Abby的父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那么消失得无影无踪。

    崔文母亲不知道是舍不得老伴还是别的原因,有人发现她的尸体时,已经被老鼠给啃食了一只手指。

    几经周折,钟奎在地府签署了借兵契约。

    黄昏褪去它妩媚的色彩,夜幕迈动蹒跚的步伐姗姗来迟。远山雾蒙蒙一片,视线越来越模糊,四周很安静,万物都好像在等待振奋人心的那一刻来临。蒋蓉还在014房间,旅馆里的人员全部撤走。她孤零零的伫立在窗口,明亮的眼睛失神地深陷下去,脸色蜡黄没有了光泽,久久凝视窗口下快步走来的奎哥,显出一种哲人似的深沉悲悯思索的神态。

    一盆黑狗血,墨斗线、噬魂枪,。前后左右,铺天盖地的鬼兵,隐没在暗影中乘风鬼祟而来。

    旅馆周遭变得诡异莫测,温度急剧下降,如寒冬腊月,呵气成冰般寒冷。

    现场除了钟奎和蒋蓉,没有第二个活人……

    蒋蓉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一双手慢慢慢慢的从后腰部位摸上来。这双手很冰,也很恐怖。身后传来嘶哑的声音:“跟我走吧!你和我是一样的(通灵)

    蒋蓉声色俱厉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是害人,我是救人。”

    ……砰然一声响,房门被钟奎一脚踢开。

    电光火石间,一股从天而降的腥臭味泼向蒋蓉。来不及哈气,来不及躲闪,墨斗线缠绕上来。接着她身上出现了诡异的重影,这支重影绝不要除了她之外才能获取的猎物。

    蒋蓉成为钟奎与恶念相互争夺的目标。

    钟奎胸有成竹,一挥鬼兵符第一队鬼兵出击,循环轮回游走在蒋蓉身边。巨大从磁力,牵引着恶念的能量……

    再挥动鬼兵符,第二队鬼兵出击。周而复始,循环不断……

    恶念不能融合进蒋蓉的本体,被硬生生的吸走能量。她尖叫着,极力挣扎,也有鬼兵被抓住生吞活剥掉的。缺失一个鬼兵,钟奎立马念咒挥动鬼兵符补充一个。

    这就是他的大计划:恶念聚集了无数的怨念本体在身,只有以牙还牙用鬼兵的磁力分散恶念的力量。一个鬼兵分散亿分之一,那么百万鬼兵就可以分散恶念所有的邪恶力量。

    Abby为什么没有出事?那是因为她在知道崔文因为自己死亡后。吓得不知所措,见路就跑,见缝就钻,结果误打误撞给钻到那家破房子里。

    破房子里有很多不甘幽魂,话说:人生前在什么地方,死后就会回到什么地方。所以她呆在那,饿是必然的,但是有其他鬼魁在,恶念暂时不能奈何她。

    这也是蒋蓉后来有想到的,才会陷入深深自责中难以自拔。

    医院里,韩雯雯木讷的呆坐着,她觉得自己命若琴弦。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在她的斜对面蹲着一个男孩……

    忽然,男孩口里发出尖锐的猫叫声……

    雯雯惊恐万状,瞪大眼睛。机械的慢慢站起,一步步的爬上窗口……就在这时,护士出现,一把拉住她……

    韩雯雯得救,定睛看病房里的男孩,已经不见……

    同时在红苹果旅馆,被团团包围住的恶念眼看就要溃败。忽然从她身边传来一声尖锐的猫叫声,蒋蓉和钟奎有看见是一个鬼孩子。

    听到鬼孩子凄厉的猫叫声,恶念一下子就振奋起来。再次投入到与鬼兵周旋的战斗里,蒋蓉浑身不得力,软绵绵的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钟奎眼疾手快,抛出五帝钱,对着鬼孩子掷去……

    鬼孩子大怒,抓狂般,张开黑洞洞的大口对着钟奎扑来。

    钟奎见鬼孩子气势汹汹,暗自道:小鬼难缠这句话果然不假。噬魂枪已然捏握在手,对着扑来近在咫尺的鬼孩子噗射出花瓣似的弹头。

    鬼孩子分心在恶念母亲身上,无法遁形,没有及时躲避开噬魂枪。当场,灰飞烟灭……

    鬼孩子灰飞烟灭,恶念大叫,一时疏忽。露出破绽,邪恶能量四下散开,纷纷被鬼兵吸收。

    钟奎只觉得眼前一闪,恶念不见了。

    鬼兵们则垂手而立,等待时机回地府。

    黑白无常自然是要来助阵的,可惜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激烈的场面。哥俩诡笑着递给钟奎一道冥王下的命令,勒令他即刻回地府报道。

    这是钟奎借鬼兵时,对冥王承诺的唯一条件。如是他不答应,冥王是不会借一兵一卒给他的。

    蒋蓉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陈俊,她错愕,很惊讶的样子道:“奎哥呢?”

    “不知道,我不放心你,赶去的时候只看见你趴在地上,没有看见其他人。”

    冉琴泪流满面,苦笑道:“你奎哥这次真的不要我们了。”

    “啊?”

    韩雯雯和张恒安慰她道:“钟奎叔叔没有死,是去他该去的地方了。”同时递给蒋蓉一张纸条。

    展开纸条上面写有:恶有恶报,时候未到,赠与罗永平!

    间隔一个礼拜后,蒋蓉把纸条焚烧给罗永平。之后在她们去过的地方,出了一件大事,有一家人莫名其妙的得了一种奇怪的疾病,求医问药均无效果,后来就嫣嫣就像得了瘟疹一个个死了。据说这家人,就是罗永平家的死对头,在罗永平家亲人过世时,这家人花钱找来懂邪术的地理仙(风水先生)用最恶毒的埋葬法(绝坟)埋葬了他们家的亲人。以至于后来发生了灭门惨祸,害人害已,始怂恿者最终得到了报应。

    那位帮助蒋蓉的老先生不是别人,是钟奎的徒弟小明。只不过他跟韩雯雯家门口那位算命先生的容貌相似,结果在韩雯雯去找他说那件事时,把人问得一愣一愣云里雾里的。(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