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何为正义? XIV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何为正义? XIV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在一片闪烁的白光构成的幕墙之中,有人骂骂咧咧地走下了台阶。

    从白光中走出的西里沙-灰炉头盔丢了,头发蓬乱,身上的甲胄破破烂烂,胡子也烧焦了,脸上也沾着一团黑灰。矮人正用手摸索着脖子,摇晃了一下脑袋,似乎在确认那里是不是还有一道口子。

    他忽然之间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眯着小小的眼睛,看向前方。

    那里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圣所,灰色的石墙上悬挂着一枚战争女士的圣徽交错的剑刃与奔狼。祭坛之外,几名女神的骑士半跪在地上,双手按在剑翼之上,虔心祷告,当他们听到咒骂不由抬起头来。

    还有许多相似的目光,大厅之中坐着许多与他一样狼狈的人们,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向这个方向看来。矮人犹豫了一下,将斧头拿起来,扛在肩头上,他认出几个熟人,吹了一声口哨道:

    “格里格尔,长耳朵的,怎么样了?”

    那个精灵环抱着双手,靠在一支大理石的廊柱之上,从那个方向回过头来,用翡翠一样的眸子看着他。

    “我问你话呢,长耳朵的。”

    “我们,赢了么?”

    话语在空空荡荡的大厅之中回响。

    有人站了起来,目光之中隐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用手向他指了指一个方向。

    一枚长长的水晶,足有人可以合抱,悬浮在大厅中央的基台之上。矮人微微张着口,向那个方向看去,从水晶多面的晶状结构之中,投射出的变幻的、闪烁的画面,犹如一道霞光,投在大厅的中央

    那已是黎明之前的最后一段时光。

    许多人正沉默着穿过森林,他们有人背着长弓,有人扛着巨剑,用手套扯开带着长刺的荆棘,穿过崎岖不平的地面,踏着错节的根支与岩石,扫开枝叶,抬起头看向前方,在那里雪松交错的树干,像是一道昏暝的分界线。

    森林外,云层后,已升起了一线曦光,如同正消停的风雪。

    在山谷的另一面,峭壁之上,从林地的边缘同样走出来许许多多的人,他们看向这个方向之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上不由自主地咧开了笑容。许多人又笑又跳着,用力挥起了手

    灼灼其华与岩心也在其中,只是两人稍显得有些安静,只默默注视着这一幕。

    那样的情感逐渐浸染了每一个人,从森林之中走出的人们互相看着,眼底里不由升起了一丝释然的光芒。人们回过头去,注视着身后正在传递的一面旗帜那面银色的旗帜,正从一只手上交接到另一只手上,并穿过了那道明暗的交界线,再由一双小小的手接过。

    梅伊举着旗帜,转过身去,抬头注视着面前的夜莺小姐。

    爱丽莎笑了一下,对她轻轻颔首,并用双手接过那面旗帜,转身经过沉默寡言的箱子与艾小小,后者漆黑的眼底,好像含着明亮的光芒,正看着爱丽莎一步步经过悬崖的边缘,逐渐向那山顶之上走了上去。

    她在那儿停了下来,仰头看着那个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那人身上。晨风扬起方鸻额前的乱发,与摆动的衣领之上,闪烁着的星辰他正注视着自己队伍之中的夜莺小姐:

    “团长。”

    方鸻并不作答,只用手接过那面旗帜,扬起头来,注视着旗帜之上垂下的图案那是自星门时代以来,人们所给出的许多理想之中的一个,它的光芒或许已经黯淡,但从未熄灭过。

    他一言不发,只手举起了旗帜,那旗面轻轻一扬,令每一个人皆看清了上面的图案圣白之盾,守护着黎明的星辰,七把利剑,象征着七个誓言,守护美好,和平,理想与永不止息的勇气,包容一切的胸襟,与理智的火焰,最后,则是正义。

    那一刻清晨的寒风正卷动着云层,穿过峭壁之上的森林,谷地正在渐渐退去黑暗的外衣,每个人都屏住呼吸,注视着那银色的旗帜之上,犹如点燃的信念。他们轻轻用手按了一下胸口,胸膛之下,心中竟微微有些激荡……

    社区上一片沉寂。

    人们眼中正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那个参与者正逐渐增加的组群之中,每一个人也安静下来,互相看了看彼此。

    弥雅眨了一下眼睛,眸子里含着一丝微笑,闪烁着点点光芒。

    那是

    圣约山的旗帜。

    群山之间,灰骑士们默然不语。

    峭壁之上,从森林的背后,浮现出了越来越多的旗帜,一面一面,在曦光之下,逐渐连成一片,犹如点点银焰。

    “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多人……”费摩恩用沙哑的声音,对那位大人说道:“那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巴德-黑羽默默按着自己的剑柄,注视着那个方向,但轻轻摇了摇头。“费摩恩,在我们对面的是一个敏锐的对手。他们没有在黎明之前选择离开,意味着他们早已计划好了一切,因此留给我们的选择只剩下一个,那就是离开”

    “可是,大人。”

    “费摩恩,通向胜利的方法有很多,但失败往往只有一个原因,”他回过头,看着这位脸色苍白的高阶骑士,答道:“那就是傲慢,轻视敌人会让你失去判断,从而看不到靠近的危险。”

    费摩恩低下头来:“那么大人,我们接下来?”

    “向古塔的方向撤退,等待补给抵达,”巴德-黑羽答道:“并把这场战斗如实地报告上去,我需要德拉贡和血眼的支持。”

    费摩恩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犯得着这样么,大人,仅仅是对付这些难民而已,让另外两位看守人大人来支援我们,这……这会让您成为其他人眼中的……笑柄的……”

    “我不在意什么笑柄,愚者的讥笑又何须理会,”巴德-黑羽默默注视着那个方向,“我要让血眼带着他的雇佣兵团来这个地方,并让德拉贡看守好宪章城一带,形势正在发生变化,与之相比,艾尔帕欣根本不算什么。”

    费摩恩沉默了片刻,心中不太明白只是一时的失利,为什么会让这位素来以谋略闻名的大人严肃成这个样子。

    但或许正如外界的传闻,这位大人有时候谨慎得有些过了头。不过他当然不敢多言,只又问道:“那么大人,还有什么其他的命令么?”

    后者第一次显得有些犹豫,用指头轻轻敲击着剑柄:“或许我们应该分出一些注意力,在灰树岭一带。”

    “大人!?”费摩恩有些惊讶地问道。既然他们兵力本就不够,怎么还能在这时分兵,再说灰树岭有什么好值得注意的?那里根本与这场战争无关不是么?

    但巴德-黑羽默默看了他一眼:

    “但愿是我想多了,不过还是要把这个命令执行下去。”

    “我相信自己的……”

    “……直觉。”

    看着那片退去的灰色的旗帜,黑白二色的战袍,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样,也如潮水,正逐渐从山谷之中消逝。

    当呜呜的号角声响彻山谷之时,许多人好像才一下子放松了绷紧的神经,忍不住彼此拥抱在一起,欢呼起来。

    我们赢了

    天蓝抓着姬塔的手,忍不住又笑又叫,搞得博物学者小姐手忙脚乱,连魔导书都落在了地上。她忽然大笑了一声,一下子把后者抱了起来,转了一个圈儿,“芙丽、芙丽,”姬塔红着脸叫道,“快放我下去。”

    天蓝这才放下头发散乱的博物学者小姐,后者咬着牙,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但天蓝才不在意呢,她气喘吁吁地回过头去,忽然之间,一道身影映入她眼帘之中。少女不由微微怔了一下,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情愫她默默看着那个手持法杖立在悬崖边上的少年,后者一言不发,正注视着远去的灰骑士大军。

    她不由自主想起了战场之上的那一幕。

    那个手持着法杖,沉默寡言,统御着千军万马的人儿。

    那或许,就是对方一直以来试图证明的一切,向她,也向自己的父母,向他每一个所在意的人。

    少女心中并不清楚那是怎样的情感,或许糅杂着些许的朦胧的好感,与一路走来的同甘共苦的经历,又有些气恼,与微微的醋意,但并不那么激昂与缠绵,只流淌着细细的涓流,宛若日常。

    只是时时刻刻,注入心间,久而久之,竟逐渐形成了一种使然的习惯。那一切的记忆皆化作曾经那束冬青枝,与绚烂的烟花,她注视着那道影子,心中似乎有一丝感悟。

    虽未开口,但已不言自明。微微的红晕,不由染上了两颊。

    洛羽正回过头来,有些意外地看着忸怩地看着自己的诗人小姐,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但天蓝剜了他一眼,闷闷不乐地转过身去。

    爱丽莎面魇上正升起曦光,回过头去,看着那个站在岩顶之上的少年,不由露齿一笑。

    她笑着说道:“干得不赖啊,团长大人。”

    方鸻摇了摇头。

    他目光注视着那面飘扬的旗帜,心中只思绪万千,圣约山,自己的老师R,还有弥雅小姐,自己竟与他们走上了一条同样的道路,这算不算是一种机缘巧合呢?

    而受赎者的前路真的是一片坦途么,那或许会是一条蛰伏于荆棘之下的道路,甚至无法通向最终的胜利。圣约山的梦见,真的映照着此刻的现实么,他没有经历过那场浩浩荡荡的斗争,但又有什么底气可以超越前人呢?

    或许他唯一可以做到的,无非是继续走下去而已。他在无意之中作出了这个决定,却从决定之中找到自己想要走的道路。

    或许,这才是机缘巧合罢。

    “干得不赖,爱丽莎小姐。”

    他这才答道。

    夜莺小姐眯着眼睛,轻轻一笑。

    而在两人身后,梅伊正仰着头,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她将小手轻轻放在胸口,感受着怦怦的心跳。导师曾问她追寻的目标,但此刻,她仿佛感受到了那样的情感。

    何为正义。

    这或许就是她所追寻的正义吧。

    她从未想到,被人们赋予勇气,与志同道合的人一道并肩而战,为他人成为所坚守的壁垒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好。

    帕帕拉尔人从腰间解下水壶,拧开盖子,将它举了起来,向着面前的两人,嚷嚷着:

    “兄弟们,让我们干杯。”

    “干杯。”

    罗昊也举起水壶,而箱子只犹豫片刻,才拿出了自己的小水瓶来。

    两只水壶与水瓶轻轻碰在一起。

    让我们庆祝胜利。

    社区之上,类似的话语仿若刷屏一样。

    每个人都如释重负,精神上犹如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洗礼一般。

    他们共同目睹了一出大戏,从不可能到可能,见证了真正的以弱胜强的过程,在短短的十几个小时之间,一切都发生得有若奇迹。

    虽然人们心中明白,鸦爪圣殿只是一时退去,随时会卷土重来,但既然一个奇迹已经发生,谁知道它会不会再一次降临?

    何况人们所看到的,还不仅仅只有奇迹,还有许多人团结在一起所塑造的那无声的话语那面旗帜,他们曾经见过,但早已消逝。而今,它与它所代表着的精神一起,又回到了这片土地之上。

    圣约山。

    那是一个时代的见证。

    无声的情感回荡在每一个人心中,那些对于弱者怀有同情,对于正义怀有同理心的人,皆仿佛感到了内心深处的触动。流浪的马儿坐在自己的屏幕之前,沉默了好一半晌,他犹豫着打出一行文字,又将之删除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他才真正理好了那个标题:

    ‘我们曾经的记忆’

    ‘强大并非正义,但正义,也不一定弱小。’

    弥雅所在的组群之中,过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有人问道:

    “你们……怎么看?”

    “我们有新同伴了。”

    “还是个小家伙呢。”

    “弥雅小姐,眼光还是一如既往地好。”

    “那是当然了。”少女自得地答道,关上了通讯频道,然后偷笑一下。

    她过头去,拖长了声音:“小白”

    那个少年皱着眉头,看了过来。

    ……

    “请问,接下来呢?”

    布莱克博有些小心地看着面前的舰务官小姐,与桌上那一摞厚厚的地图,显得有些拘谨。

    很少有人知道这位贵族小姐的来历,但击败击败了巴德-黑羽,纵使是依靠了方鸻独当一面的能力,可也让人明白对方绝不简单。在这个年代,又有几个人具备这样的知识与能力,排兵布阵,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涉及的。

    眼下鸦爪圣殿已经退去,但对方随时会卷土重来,他心中有一种紧迫感,觉得留在这里坐以待毙或许不是一个办法他们虽然获得了一次胜利,可下一次对方一定会更加准备周全。

    等大军压境,他们总不可能一次又一次地创造奇迹罢?艾德先生是很厉害,可这一次已经竭尽全力,他们不可能在这个地方一次又一次地击退鸦爪圣殿源源不断的支援。

    可要怎么做,他又毫无头绪,总不能主动去进攻古塔港或者其他地区吧?那听起来,更加无厘头,简直像是主动出去找死一样。双方实力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但他们又还有什么可以依靠呢?

    他一时间不由有些头痛。

    但希尔薇德只莞尔一笑,答道:“我是有一个办法,灰哨先生……在这之前,其实我也早和艾德他讨论过这件事。”

    屋内的两人都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不过希尔薇德显得有些安静,笑着说:“只是现在,我们还需要等待一些信息。”

    布莱克博忍不住问道:“请问是什么信息,希尔薇德小姐。”

    不过希尔薇德并不作答。

    她回过头去,看向一旁的砂夜:“砂夜小姐,其实我想起了一件事来。”

    砂夜怔了一下。

    “我记得你与艾德说过,关于影人的事。”

    砂夜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想起那件事,点了点头。她的确说过,不过那是方鸻主动询问他们的,只是她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忽然说起这个。

    她正要开口,但正是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那是留守在外面的游侠,他拍了拍身上的雪,看向屋内几人,才开口道:“希尔薇德小姐,砂夜小姐,布莱克博先生,镇外发现了一支身份不明的军队……他们、他们好像声称自己是玛尔兰与米莱拉的骑士……”

    希尔薇德好像早有所料一样微微眯起眼睛,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然后她才回过头来,看着两人道:

    “我们得把鸦爪圣殿调动起来,让他们疲于应付才行。”

    “但仅仅依靠我们不够,我们还需要一些援军。”

    她停了一下,又道:“灰哨先生,我想受赎者应该不止你们这点人手罢?”

    布莱克博微微一怔,然后才点了点头。“我们其实有一个共同的领导者,不过那位大人并不在这个地方,而那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也并不一定在灰鸮镇附近。我已经把所有人可以集结起来的人,都带过来了。”

    “那并不重要。”

    希尔薇德答道:“接下来我需要写一封信,然后,再去寻找鸦爪圣殿真正的弱点。”

    “圣殿真正的弱点?”

    “我猜他们总会有一个弱点,”舰务官小姐神秘地笑道,“而且我相信,在这场胜利之后,我们已经相当接近那个答案了。”

    她一边说,一边用纤细的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封信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