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五行遨游 > 第四百三十五章、虚惊

第四百三十五章、虚惊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西风的幻想
    readx;

    端木烽火两眼低垂,依旧是打坐时那番表情,不过他也很好奇,这几个平日里的高人为什么会这般气急,连平日里保持的涵养都不要了。

    “老朽推算之术最近也有了一丝眉目,自我进阶准圣以来,老朽时不时会撕开裂痕去探究一下这片位面的奥秘,老朽推演这片时空总感觉这片位面法则混乱,隐隐有层迷雾遮掩了天外星空,推演我故乡之地有些吃力,不过并不是没有发现!”

    四人听到端木烽火说道这里,纷纷目露询问之色。

    “这层空间之上依旧有其他高阶位面,不过老朽只能察觉到位面的存在,却不能在短短时间内找到节点,或许给老夫更多时间,老夫绝对能找到节点,并布置出跨界传送阵!”

    “说到底还不是一点没有用,当初真是糊涂,怎么就信了你的一面之词,你作为荣威六王率先向我们寻求庇护,那想必也很清楚荣威帝国建国以来的内幕,我来问你,在荣威帝国境内有没有发掘出超大型的遗迹,就是那种不能破坏的遗迹?”

    戈登说完就盯着端木烽火,丝毫不放过端木烽火的任何反应,不过很可惜,端木烽火神情依旧,不过稍作思索之后就摇了摇头。

    “废物!”德林气急之下朝冰馆之处就是一拳。

    拳头击出瞬时化作一只金色巨拳,拳风所过花木尽折,将大好的花圃瞬间轰成一堆碎末,拳势没有丝毫阻隔的朝着花圃中的冰馆冲去。

    圣阶一拳又是何等犀利,端木烽火惊怒交加,眼看着这一拳朝着自己女儿冰馆所在之处轰去,口中大声厉吼,无动于衷的他终于有了一丝挣扎不甘。

    其余三位仲裁见德林突然出手,也有些措手不及。

    宇文诚怒骂一声匹夫,急忙闪身拦截,一道透明的光罩出现在冰馆周围,巨拳轰在光罩之上,光罩一瞬间碎裂,巨拳依旧朝着冰馆直射而去。

    围绕在花圃上空的飞龙虚影朝着巨拳咬去,却在一瞬间被击打成点点星光,消散在空中。

    宇文诚见状暗暗惊呼大事不妙,这端木静可是端木烽火的命根子,没想到德林竟然如此莽撞,气急之下竟然直接攻击冰馆,除了暗骂德林莽夫不成大事之外,也暗暗后悔与他一同前来。

    眼见拳风带着毁灭一切的势头轰击冰馆,在场之人包括端木烽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拳风快要击中冰馆束手无策。

    这时,地面竟然瞬间塌陷,端木静的花圃一瞬间凭空下陷,金色巨拳擦着冰馆边缘朝远处轰去,顿时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端木烽火所在的山谷一下子被轰出一个大洞,无尽的寒风顿时涌了进来,一瞬间就将周围还未破坏的花木冻成了一朵朵冰花银树……

    “咦!”端木烽火悬着的心终于停了下来,可四大仲裁中的戈登和德林却有些惊奇,德林的一击竟然落空了。

    德林神色依旧如此,但一击不成便不再出手。

    虽然急怒出手,他也不是没有动过脑子,只有拿端木烽火最看重的人才能威胁他老实替仲裁所办事,不过端木静死不死就不再他考虑范围之内了,他本是武者出身,习惯了打打杀杀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已经没救的女人。

    非亲非故,又不是特别重要的人,杀了也就杀了。

    地面慢慢恢复原状,地面上又哪有什么花圃的痕迹,圣阶早已是这个大陆的极限,虽然只是随意出手但其中所蕴含的威力却足以惊天动地。

    不过摆在花圃中间的冰馆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个手持兽骨长枪的黑脸中年汉子。

    他一身破旧兽皮,不少地方已经破损不堪,露出一处处黑黝黝的皮肤,一张皱纹的瘦条脸上,隐隐有几道浅浅的疤痕,似乎是被魔兽利爪所伤,胡须有些凌乱,看样子此人并不怎么收拾自己的胡子,以至于长得横七竖八有些扎髯客的感觉。不过最让几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和从眼睛中流露出的怒火。

    看着眼前这个不惧怕自己中年男子,德林的怒火终于被勾引起来,区区战帝就想与自己抗争,可笑不自量。

    德林想到这里再次举起拳头,正欲将眼前男子轰成渣渣,结果右手猛然被戈登拉住,刚想喝骂戈登为什么阻止,结果却见到戈登朝自己猛施眼色,德林回头望去却发现宇文诚和贝琳脸色铁青,贝琳手中的魔法杖早已举起

    ,正对着自己。

    “怎么我教训一个战帝你们也要插一杠子,我可是圣阶。区区一名战帝就敢在我面前给我脸色看,你们越活越回去了。”德林的怒气更加膨胀。

    “那也要适可而止,你在仲裁所执掌期间怎么做我不管,但现在我是执行仲裁,轮不到你来,你不顾身份差点坏了大事,端木烽火这里不需要你管了,你还是负责兽潮这一块吧,遗址寻觅还是由我来寻找吧。”

    戈登作为和事老,看见平时和颜悦色的贝琳此时语气严厉,再看看一旁的宇文诚,知道德林冲动了,忙拉着德林走到一边。

    德林怒气冲冲,今天仲裁所面子可丢大了,既丢了祭坛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迫接受白龙至尊的承诺,这是一种屈辱和羞辱。

    德林的心里有股恨意,以前的记忆虽然还是很模糊,但他也时常会在沉思修炼中时不时想起以前血淋淋的一幕幕,仇怨早已在万年前就已种下,此时又怎么可能再受仇人恩惠,何况魔兽的话毕竟只是推测,可自己这边却实打实有些眉目了。

    “好,宇文诚、贝琳今天这事怪我,端木烽火这块我就不管了,但是林枫荷那边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我定会问出讯息,哪怕是废了她也要讲她的嘴撬开。”

    德林恨声自言自语说完就撕开裂缝消失在山谷之中,而一旁的戈登心里咯噔一声,这德林这次难道要对林枫荷下手?

    “这绝对不行,林枫荷绝对不能有闪失,德林这个莽夫!”

    戈登想到这里就急匆匆地在德林撕开的裂缝后迅速跟了上去。

    好若书吧,看书之家!唯一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