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奶奶,我们要吃糖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奶奶,我们要吃糖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臧福生
    切!

    横切!

    侧切!

    每次看到教科书上这些词语的时候,张凡就会想起当年看过小张主演的倩女幽魂主题曲!

    对于普通器官来说,比如阑尾,或者对于常规手术,比如剖腹产来说,这些名字,代表的就是未来预后的差别。

    比如剖腹产,早年的时候其实全是竖切的,而后来,几乎全部都是横切了。也是与时俱进了。

    竖切看起来好像很凶,其实它的损伤比横切小了很多,但,毕竟还有一个美观性,所以,往往大多数人选择了更美观的横切。

    可想而知,一点点美观都能让人不得不去选择,而对于一个男人最重要的特质,要是被切除了,得有多可怕。

    王领导已经傻了,四仰八叉的躺在特需科的病房里面,一脸的生无可恋。

    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当时来医院的意气奋发,哪里还有吹嘘炫耀的样子。

    现在的他,脑海里面就一个情景:一脸无须的他,牙也没了,肌肉也萎缩了,乳腺也开始变大了,然后一群小朋友围着他,大声的喊:奶奶,奶奶我要吃糖。

    一想,他就想哭,一想他就想哭。

    老王的老婆,这个时候坐在普外科的护士站台上,拍着大腿,连哭带骂。

    年轻时候的她,就是在县里干妇联,当年的那个时代,妇联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协助抓孕妇。

    她的个性很是泼辣的,虽然她老公也就是偶尔和她过过房事。

    但,现在算是彻底是没希望了。加上她泼辣的性格,这个事情能忍吗?不能。

    以前在县里的时候,她就能被称之为县城两朵喇叭花。

    现在来了市里,自诩已经是人上人的她,哪里能吃这个亏。

    坐在护士站台上的她,一边指着普外医生介绍栏,一边骂。

    “陈全平,全个屁啊,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连江湖骗子都不如,你怎么不把你的蛋(a)蛋切掉呢……”

    她谁都不骂,就指着普外主任的照片,越骂声音越大。

    而且,她是体制内的人,她对体制内的事情了解的特别清楚,特别透彻。

    比如今天要是个对体制内部不太熟悉的人,就算是全部是医院的过失。

    一般人也就两种选择,一,走法律程序,二,呼朋唤友的来堵门。

    可她不,她第一时间就去市妇联、工会、人(a)大、政协告了状。告状的时候,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她也想明白了,已经没脸面了,那就把利益最大化,自己孩子要来,被她给阻止了。

    “你还要做人,你以后还要发展,你别去,你就当不知道,连你哪个不要脸的爸爸都不要去探望。

    就我一个人去,我一个女人去了,他们更没办法了,不然他们找你上级,你就不好做了。”

    安排好一切后,她就来医院开始闹事,她太明白了,医院最怕的就是名声坏了。

    她老公现在也马上面临退休了,已经没多少什么可期盼的了,不如借着这次机会捞一笔。至于自己老公的身体和健康,她想都没想过。

    夫妻就是这样,一个把家当酒店,把老婆当邻居。那蛋的母么另外一个就会把他当下鸡。

    普外的主任赵全平都快把自己头发薅没了,欧阳办公室里,他都感觉自己羞的没脸见人了。

    “杨主任,我知道,我们虽然不是妇幼保健医院,但是,我们的宗旨还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特别是妇女儿童的健康而努力的。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职尽责。”

    欧阳面无表情的挂了妇联的电话,然后对着普外的主任,医务处的主任,还有任丽,老高,说道:“这是妇联的电话。”

    没一会,又一个电话:“主席,您放心,我们绝对事后进行自查自纠工作,一定不会出现疏忽大意。”

    人大的。

    “我们的拨款全部是合法合规的,没有任何不符合规章制度,请您放心,我们一定……”

    政协的。

    然后,工会的,卫生局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语气没了往日里的客气。

    也就是欧阳虎死威不倒,要是换个其他人,估计这时候已经乱了阵脚。

    公对公,有些时候,不光看事,其实还要看人,这两年,市医院风头太盛了,一栋栋大楼拔地而起。

    一台台设备不停的进入医院,一年的收入用亿来衡量,可欧阳太强势了,强势到风吹不来,雨撒不进的样子。

    现在,老王的老婆就如同一个点燃器一样,轰隆一下点燃了很多很多人的想法。

    这时候的欧阳反而平静了,也没有批评赵全平,也没有发怒翻脸拍桌子。

    “赵主任,尽快完善患者的病历,一笔一字你亲自过目。

    是我们的,我们承认,不是我们的,我们没有义务去承担。”

    “好的。院长,我现在就去。”老赵都快哭了,这个时候,他真的想让老太太收拾他几句,越是这样,他越是难受。

    “李主任,你现在赶紧去制定手术方案,从最坏的方面去做准备,一定不能打无准备之仗。拜托了!”

    泌尿科的主任老李都毛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欧阳没有如此用这种态度和他说过话。

    以前他们谈朋友的时候,欧阳都没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过。

    现在,都如此年纪了,欧阳用这种语气拜托他,老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放心,我现在就去,我一定把方案做到最好。你也不要太难受,张院不是马上就要来了吗!他……”

    欧阳摆了摆手,“他被公派去会诊,这次的事情与他无关。”

    “好!”说完,老李堵着一口气的走了。出了办公室的大门,就开始电话:“把科室里面的业务尖子全部召集到手术室。”

    “任书记,你现在去帮着安抚安抚普外的病号和医生。

    不管如何,我们是医院,还要给其他人治病瞧病。

    不能因为一个病号,就让所有人提心吊胆,更不能因为一个人,导致其他人也出现意外。”

    “好的院长,我马上就去。”

    任丽点了点头,出了医院。

    老高欲言又止,真的是好人,要是遇上稍微那个一点的人,这个时候,早就跳起来了。

    可老高没有。

    “高院长,现在我不方便去政府,我想清你亲自去一趟,其他人去了级别不够,也说不上话。”

    “行,我去的主要目的是?”老高点了点头。

    “你就去问问主管卫生的领导,市医院还属不属于政府的单位,她一个机关单位的有没有人管。

    因为她一个人的疯狂行为,导致其他人出现生命危险,上级是不是也不负责。”

    “额!”老高看了看欧阳,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往往有些时候,医院遇上这种事情时,情况也比较好笑,医院医生或者科室一级别的领导,主张走司法途径,走第三方鉴定。

    而到了医院领导这一级别,就不是这样了。有点息事宁人的意味在里面。

    平日里或许是举棋不定的领导,这个时候全部变的雷厉风行,快刀斩乱麻。

    赔钱,十万中不,十万不中,三十万中不,反正也不是自家的钱,只要不要闹出事情就行。

    钱从哪里出,医院承担百分之四十,科室承担百分之六十。

    然后当事的医生再从科室承担的这部分承担百分之五十。

    所以,或许你会感慨,以前的医生为什么那么好,是什么病直接就告诉患者和家属是什么病,该怎么治疗都不用患者和家属去选择。

    而现在的医生,学历越来越高了,可说话越来越迷糊。竟然会让家属和患者自己选治疗方案,这不是搞笑吗?

    这里面的是是非非说不清楚,但是,欧阳没有选择息事宁人,也没选择任人宰割。

    我们就事论事,请法律来说话,请第三方鉴定来说话。

    人走的差不多了,医务处的主任,轻轻的给欧阳水杯里面续了点水,“院长,要不等等张院吧。”

    他担心欧阳意气用事。

    “哎,我现在就等他呢,要不然,我亲自去政府那边了。”

    欧阳捏着自己的眼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管如何,患者私自离开医院,早晨医生又疏忽没有查房,这都是医院的错,说不过去的。

    就在几方扯皮的时候,张凡下了飞机,从鸟事到茶素,也就半个来小时多一点的时间。

    120已经等待在机场了。上了120,司机加速的超医院跑。

    “到底怎么回事。”张凡问向来接他的小干事。

    小干事,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张凡也就没有再多问。

    一进医院,张凡就觉得不对,进进出出的人,都好像在谈论着:乖乖,哪个女人太厉害,骂的普外主任脸都绿了。

    “能不骂吗,要切人家男人的……是个女人都着急!”

    张凡刚进行政楼门口,欧阳她们就已经下来了。

    “张院……”医务处主任看了欧阳一眼后,直接开始描述事情的头头尾尾。

    “我们先去看看,如果无法挽救,你就先去休息,这几天估计你也累的够呛。”

    医务处主任说完以后,欧阳面无表情的对张凡说了一句。

    张凡笑了笑,也没多说话,他懂,但自己能走吗?不能,这是一个团体,这是一个在同一战壕里面的战友。

    今天如果要是离开了,他自己都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