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论功行赏皆将校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论功行赏皆将校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指云笑天道1
    京口,北府军大营。

    自从广陵大营被攻破之后,这里就成了新的北府军总部所在之处,就在江乘乡,一座方圆十余里的大型军营,横空出世,两万精兵,分列各营,校场之上,喊杀之声震天动地,哪怕是在建康城中,都能听到这里的战鼓与号角之声,自从上个月从吴地顺利班师之后,方圆百里之内的百姓们,就是天天梦回吹角连营了。哦不,不是梦回,每天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这座大营!

    营地的中央,中军主营处,一面“刘”字大帅旗,迎风招展,帅帐之中,各军将军以上的高级将领,多数列席于此,自从刘牢之升任镇北将军,执掌北府军之后,能列席这种北府军高级军议的,也只有中兵参军和各军的主将了,非将军以上的名号,不能列席。而上次刘裕站在这样的会场时,还是以中兵参军的身份,只是现在这次,却是光明正大地作为一军主将,与同为宁槊将军的刘敬宣,左右两列相对而立了。

    刘牢之帐下左首第一人,正是北府军的副帅,左将军,吴兴太守高素,他同样是春风满面,按着剑柄,笑道:“这回在三吴检地,可是没少忙活,各地的山贼土匪,天师道的妖贼余党,那可是层出不穷,幸赖朝廷福泽深厚,大帅指挥有方,这才把各路匪类一一剿灭,护送着各地郡守上任。而高某不才,也给加授了吴兴太守一职,这可多多仰仗了各位将军们的鼎力相助。在此一并谢过了。”

    高素说着,笑着行了个稽首礼,这是士人和世家子弟们见面时所行的礼,在这遍是全副武装的丘八们所在军帐之中,看得如此地不自然,多数人要回礼,本能地想要用军礼,行到一半才发现不对,改而要用这些稽首礼或者是叉手礼回敬,却因为从来没有练过,弄得不伦不类,看起来是格外地可笑。

    刘牢之面带微笑,抚着胡须,满意地点着头:“高将军多年来劳苦功高,积极奔走于朝廷与我军之间,为各位将军谋得了好前程,这回,也是个好的开始。三吴之地的郡守一职,一向是我大晋开国的世家大族子弟才能担任,这次却是一反常态地授予了高将军,这说明只要各位尽力竭力,报效朝廷,那以后的荣华富贵,不可限量,甚至,不局限于我们军中啊。”

    帐中响起了一片马屁之声,刘敬宣不屑地勾了勾嘴角,看着对面神色平静如常的刘裕,眉头微微一挑,做了个鬼脸,而身边的宁远将军檀凭之,广武将军何无忌,镇北中兵参军刘毅,建威将军诸葛长民等人,则会心一笑。

    高素的目光越过了站在前面的几位老将,投向了刘裕,咧嘴一笑:“对了,建武将军,上次忙于平定妖贼,还没来得及谢谢你,若不是你郁州一战大破妖贼,只怕我家那个不成器的雅之,也早就身死敌营了。”

    刘裕微微一笑:“高副帅过谦了,雅之是我们从小玩到大,一起从军,一起杀敌的生死兄弟,救他本就是我们份内之事。何谢之有?再说,那是为国讨贼,只可惜没有把三大贼首一并消灭,让他们跑了,以后恐怕还会留下祸端。对了,各位前辈,还是叫我寄奴的好,这样以将军号相称,听得好不习惯。在你们面前,我永远只是刘寄奴。”

    刘牢之笑道:“寄奴啊,上回本帅自作主张,分了你一部分的军功给了雅之,上报朝廷说他戴罪立功,逃出敌营后反攻敌军,生擒妖贼大将张猛,斩俘数以千计,可以说,是把铁牛向靖的功劳给抢了,你不会怪我吧。”

    刘裕笑道:“铁牛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雅之上次大意了,中了妖贼的圈套,兵败被俘,这是我们北府军的家丑,自然也要自己内部解决,还好最后仍然是击败妖贼,救回雅之,也把我们北府军失掉广陵主营的事情给隐瞒了过去。反正雅之给铁牛找了个好媳妇,铁牛现在正在家里当他的新郎官哩,什么将军,广陵相,那可根本看不上啊。”

    帐中一片欢笑之声,刘牢之笑着对高素,刘袭,刘轨,竺谦之等老将说道:“看到没有,寄奴这些年轻人都一转眼成为大将了,他们这些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可是比我们当年还要好啊。”

    刘袭微微一笑:“是啊,后生可畏,也许,再过两年,我们真的要脱下这身军装,回家抱孙子喽。寄奴,到时候北府军,就交给你,还有阿寿他们啦。”

    刘牢之的脸色微微一变,转而笑了起来:“阿寿,听到没有,以后你小子得多多努力,多跟寄奴学学。不仅要学怎么打仗,还要学怎么管理民众,战后封赏,明白吗?”

    刘敬宣咧嘴一笑:“我跟着寄奴打仗就行了,至于管事治政的事,那有刘胖子,徐羡之他们,也不需要我们这些军汉来管理啊。”

    刘牢之的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一派胡言,刚才本帅都说过了,这回高副帅当上了吴兴郡守,而雅之也因功升为广陵相,以后我们这些北府军的将帅,都可能会出将入相,成为地方郡守,封疆大吏。你们现在没一点治国理政的意识,以后难道想在这军中,呆上一辈子吗?现在你们一个个都有将军名号,可以开府招幕僚,而那些个失了庄园,田地的世家子弟,以后都只有从军建功这一条路了,听说,那庾悦都直接去了司马尚之的军中,你们要是动作再慢,只怕以后也剩下下什么有真才实学的人加盟了,只会来一些绣花枕头大草包,还得当个菩萨供起来,吃穷你们!”

    刘毅恭声道:“大帅说得好啊,我等需深以为戒。只是卑职有一言想说。”

    刘牢之点了点头:“希乐,有什么话直说吧。这里都是自己人。”

    刘毅抬起头,平静地说道:“大帅,这回您帮着会稽王世子,在吴地可把那些个世家大族得罪狠了,几乎是把他们八成的地直接给夺了,这样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