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鬼画妖 > 番外2:来自阴间的信

番外2:来自阴间的信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属羊好
    狗,见字如晤。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爷爷已经不在人世了。

    而你看到这个消息,想必心里有些失望吧?

    五乘一直认为爷爷会死而复生,而他是欺负我宝贝孙子的人,你说爷爷能让他得逞么?

    就不复生,气死他。

    阴间,每个人最终的归属,多少人梦寐以求跳出轮回,实际就是摆脱阴间的掌控,要说他们怕死也不尽然,只是敢于老天爷斗的人都不喜欢命运不能自主的感受。

    你怕死么?

    想必是不怕的,可你想死么?

    一定是不想的,这人间有太多你无法割舍的人与物,你愿意为了他们付出自己的生命,却不愿意平白失掉性命而离开他们,其实死于活并没有区别,放不下是不是生命本身而是随着生命而来的那些。

    爷爷一样放不下,一样不甘心,但有三分奈何爷爷也舍不得离开这人世间,因为你们都在那里。

    但是不行呀,只有我死才会有你们生的余地。

    世间有种种分别,最让人心痛的便是生离死别,为了不让你们失去更多,爷爷选择了自我消失。

    但这种消失不会让你陷入危险,爷爷这一辈子所做的便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活下去。

    不要怕五乘,他以前摸不清爷爷底就一天不敢动你。

    所有人都以为爷爷心狠手辣是心智扭曲,可事实上却只是做给五乘看的,爷爷要让他看到这份歹毒的手段下隐藏了绝不会再追寻的过去,同时也让他感受到,如果有天敢把过去翻出来,这份歹毒就会落在他身上。

    爷爷从不自夸,可以打心底里告诉你,五乘怕爷爷,他是个不怕死的人,而爷爷最多也只能让他死去,可他就是怕,怕到藏在被窝里,一提起李凤凤这三个字都会吓得浑身发抖。

    对了,爷爷的真名是不是让你有些无奈?其实爷爷也挺无奈,最开始我叫李玄泉,虽然我爹没念过书可这名字起得还不错,直到有天爷爷掉水里即将淹死却被一个道长救起来后,他就给我改成了李凤凤。

    他说我命带龙腾势,即刻入海游,所以见到水就往里钻,把我淹死那龙腾势就能腾云驾雾的飞走,所以用凤克龙,改名只是小术,一只凤克不住大龙他索性给我来了两只。

    有时候爷爷夜里静思还在想,痴迷修道的原因也许就是为了摆脱这个名字,那时候谁敢叫我凤凤就死了,你看五乘现在折腾得凶,当年也只敢没好气的叫我李道士,背地里称两句凤凤而已。

    方航,你莫要怕他,他在我手里腾不起云,掀不起浪,在你身边依然做不出恶。

    让他杀,站到面前伸出脖子给他砍,也就嚷的凶罢了。

    别人笑他太疯癫,他笑别人看不穿,骨子里那五乘还是个正常人,疯是表象,真疯的是你陈爷爷,他也不算疯,简直到了憨傻痴狂的地步,你见过生吞活人的事么?他就做过!所以这疯子到了你的身边,小牛去了五乘麾下,爷爷虽然死去,可一切都给你安排好了。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爷爷对你有些过分的好?其实爷爷对谁都挺好,你曾说爷爷对你父亲三人漠不关心,可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只是爷爷换了一种方式去疼爱这三个儿子罢了,你想想,什么样的恶孽才会让满门被烧死?什么样的罪过会使得一家子亡魂滞留坟地作恶,连倌人那里都去不了?

    爷爷不知道,唯一能猜出的就是你太爷爷,我这辈子的爹,当初也不是好东西,爷爷害人仍找个理由,那老鬼动手只凭自己的喜好。

    可后来呢?他的三个孙子全都出人头地了,方家祖宗也得以在坟地里安生享受供奉,而不至于作恶太多到了魂飞魄散的惨状。

    恶人犹有三分善,你太爷爷再不算好人,对自家后代却极为照顾,这仅存的善引我心慈,免他悲苦,你说,这一切和老天爷的规矩相符么?

    但我们为什么要活在老天爷的操控下!

    上辈子的恶为什么要此生来偿还,既然要偿还有为何饮那一碗孟婆汤,这报应又怎么总落在亲近的人身上?

    因为这样才能让人心痛,才能彻底为上辈子的恶而忏悔,可爷爷不甘心,既然老天爷有如此规矩,上辈子所杀的都是他安排来的,总不能老子做了你的刀,事后再被你融成碗。

    它可以折腾我,但别动我在意的人,哪怕它是天,我也要捅个窟窿出来。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方航,记住你的初心,守护山女,就像她当年守护你。

    现在你应该遇到方盈盈了吧?哎,暗怜双绁郁金香,欲梦天涯思转长,几夜东风昨夜霜,减容光,莫为繁花又断肠。

    方航,方盈盈就是山女,当初你给她起这个名字时爷爷也很诧异,思前想后只能归结于老天爷又在和人开玩笑了,你赐此名,名此之女当是你妻啊。

    还记得五乘送你们的那首诗么?就是从一到万又从万到一的那首,有时候爷爷真不知道他是在暗喻你俩还是在暗喻山女和盈盈,思前想后,只能归结于老天爷借五乘之才又在和人开玩笑了,但是爷爷不服,凭什么它总和老子开玩笑?

    老天爷以五乘作矛,爷爷只能以阴间为盾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从五乘害了少游的那一刻就注定成为了老天爷攻击爷爷的兵器,若说彻底让爷爷想要摆脱命运的根结,除了少游也许便有五乘吧,无论如何,他是爷爷的兄弟呀。

    孩子,言尽于此,不要怕,天塌下来也有爷爷替你扛着,即便扛不住,咱爷俩一起赴死。

    方云讯绝笔。

    好了,这就是爷爷的信,也是鬼画妖最后一个番外了,有件事必须得说一下,那从一到万的诗,其实也不能算诗,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文体,这个思路来自于司马相如和卓文君。

    这两个人应该被大家熟知吧?卓文君是个小寡妇,司马相如是个穷书生,他写了凤求凰告白,卓文君下嫁,后来司马相如得势后找了个小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句耳熟能详的话就语出卓文君)。

    再说回来,他找了个小的,不好意思对卓文君说分手,就写了一封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万千百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关于这封信的意思大家也都确定是分手,只是解释略有不同,有人说是从开始到热恋而热恋过后又回到了未相见时的心如死水,就是说我现在对你没感情了。

    也有解释说从一到万又从万到一却独独没有亿。也就是忆,换言之司马相如想说自己对卓文君没有了思念。

    其实我感觉第二个说法挺扯淡的吧?那时候有亿这个字么?应该没有,我记得哪本书里记载过清朝乾隆时期的人口是三万万也就是三亿,要是清代都没有这个词,汉代更没有。而且他们那时候啥东西担得起亿的数量?估计也只有细菌,可他们也不知道细菌呀。

    卓文君收到这封信后回复司马相如:一别之后,两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谁知要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相思,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啊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基于这个思路,我改编了一下换成五乘送给方航的。

    一见容颜,两心相牵,只独自三四天,仿煎熬五六年,七言诗诉不完,八月夜总难安,九天仙飘然下凡,十里山外企盼青鸾,百相思,千系念,万字红笺倚窗燃,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凭栏,九逵无处觅人边,八月月圆我心如下弦,长生殿,七宝合璧人却残,六曲峦残,处处阻我寻相见,五枝青玉灯长明,照不见仙界倩影在人间,莲花四漏心烦,辗转不眠心意乱,鼓咚咚,三声本已清泪涟,月尖尖,二更执笔小眉弯,啊,美女呀,今天傻子来找你,一见之下却忘言。

    不得不说这首诗改编的我挺凄苦,清晰记得从凌晨两点编到三点半。

    当然这不是我要说的,我要说的只是一个意思,你们就不能说句好么?!!!

    OK,最后一个番外也结束了。

    昨天夜里有个哥们给我打电话,就是彭海庭,小狐狸是他的龙套啊。

    尼玛,夜里十二点!

    一直以来我都是白天深眠晚上码字,总感觉晚上安静一些思路比较顺畅,只是从踏入这行以来,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啊,最近感觉再熬下去说不定哪天夜里趴电脑前就猝死了,所以我决定早睡早起,昨天九点睡觉,十二点这哥们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睡觉,然后他也没说那你睡吧,而是开始说呀说呀说呀,说的我最后扛不住了,我说大哥求你让我睡觉吧,然后他才挂了电话。

    今早五点睁眼,依稀记得他给我打电话了,说了些什么却全然忘记,唯一有些映象的就是他说鬼画妖是不是真的完本了,我说完了呀,明天最后一个番外结束就没了,后来他好像说有些不舍吧,这段时间每天的阅读,偶尔的充值和投金钻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忽然间让习惯消失,总感觉有些别扭。

    我心说这是尼玛不准备看新书的节奏呀!!!!!

    后来我说了什么也忘记了,只是刚刚有些感触吧,刚完本那两天我只有一个字就是爽,现在想起来,不单单是大家的习惯,甚至连我自己也养成了习惯,新书有个老头叫诸葛雄,写他的时候总写成司徒雄,给新书传章节有好几次都传到了鬼画妖上,吓得我赶紧删除,一旦审核通过就删除不了了。

    我发现一个现象,有时候我想让赶紧审核那基本要等十分钟,一旦出了什么差错,刚上传再刷新就已经通过了。

    哎,唠叨半天,唱一句歌作为结束:就走到这里吧,什么话也不用讲,去看新书是最好结果,何苦还彼此折磨?如果能立地成佛,斩断这红尘是否一样活?没人看,网站一定不让我活脑补筷子兄弟的歌《祝福你亲爱的》

    再次推荐新书,暂命名《把我魂都吓没了》。

    个人感觉这本还算恐怖,大家有钻可以投给新书啊,谢谢大家!

    小方框里放链接,完本感言说放结果给忘了。

    么么哒,有缘再相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