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婚内有诡 > 第199章 洞房,是必须有的

第199章 洞房,是必须有的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鸣畅
    言默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女人。愛鞝尛說網

    她拥抱完乔浚之后,一脸开心的说着法语,言默英语虽然好,但法语却完全听不懂,不过显然乔浚听的很清楚,而且脸上还微微露出笑容。

    这个笑容,让言默的心揪的难受。

    两人在一起聊的特别开心,好像完全把她忘记了一样,言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大步迈开,不太稳的走向父亲的墓碑。

    乔浚看着她离开,马上跟女人告别。

    女人临走的时候还亲吻了一下他的面颊,乔浚也没有拒绝,欣然接受,言默并不想看他们,但是眼神就是不自觉的瞄过去,最后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莫名就一肚子的火,走路也变的快了,重了,可是她又没完全康复,一焦躁,就有些慌乱,竟然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轻体倾斜,眼看就要跟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一双大手却将她抱住。

    她抬头看着乔浚,看着他的脸,想着刚刚女人亲吻他的画面。

    她闷气的一把推开他。

    乔浚对于她的反应倒是很开心。

    “你吃醋了?”

    言默嘲讽:“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有什么好吃醋的?”

    “那你为什么生气?”

    “我没生气。”

    乔浚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更加的心情舒畅,不过他也知道不能玩的太过分,要一点一点慢慢来,所以他马上解释:“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她只是我的表妹。”

    “又是表妹?你表妹可真多。”

    言默脱口而出,乔浚马上惊喜道:“又?”

    “又?”言默自己也重复这个字。

    奇怪了。

    刚刚她为什么要那样说?

    那句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就好像他们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样。

    “你想起来了?”乔浚激动的询问。

    言默立刻摇头:“没有,我刚刚只是口误,而且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她慌忙的转移话题:“男人在这种时候总是喜欢撒谎,把自己的情人说成自己的表妹,不然就是义妹,反正跟妹妹脱不了关系。”

    “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的都跟我没关系,你不需要跟我解释。”

    言默的双脚已经走到言长庆的墓碑前。

    她弯腰,将手中的花放在地上。

    乔浚突然抓住她的手,非常认真道:“在你父亲的面前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正好她还没有走远,我现在就叫她过来跟你解释。”

    “不用了。”

    “这个必须要解释清楚。”

    乔浚说着就拿出手机,打通一个电话,然后对着手机冷声道:“你还没上车吧?马上过来一下。”

    言默没想到他这么认真,更没想到刚刚的那个女人真的折返了回来,而且速度还挺快。

    她对着乔浚又说法语。

    乔浚用中文回答。

    “她听不懂法语。”

    “哦,对不起,我刚刚回国,习惯了。”

    言默有些尴尬,但是那个女人却非常大方的笑着对她道:“嫂子,好久不见了。”

    言默马上解释:“我不是你嫂子,我是窦敏的双胞胎妹妹。”

    女人有些惊讶,双目看向乔浚。

    乔浚并没有解释什么。

    女人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在结婚之前对窦敏非常好,但自从他结婚之后,就对窦敏非常的冷淡,曾经她问过原因,他只说,窦敏欺骗了他,这个欺骗应该就跟眼前这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有关吧。刚刚她见到乔浚的时候也看到了她,不过因为以前他对窦敏的态度,所以她没有打招呼,但现在看来,他对这个窦敏的双胞胎妹妹,有着别样的情感。

    嘴角微笑,她对言默伸出手,大方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他的表妹,你叫我果果就好”

    还真是表妹?

    言默很是尴尬的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同样大方道:“我叫言默。”

    果果跟着解释:“刚刚你一定误会了吧?其实今天是我一个朋友的忌日,我特意从法国赶回来拜祭她,我在法国住了十多年,习惯了法国打招呼的方式,所以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对表哥这样的男人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就在门口等我,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叫他过来。”

    “不用,我没有误会什么,而且我跟他……”言默看了眼乔浚,很自然的接着道:“什么关系都没有。”

    果果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向乔浚。

    乔浚面容冷冽。

    “你可以走了。”他冷声驱赶。

    果果非常不爽的瞪了他一下,然后对言默道:“你看到了吗?就这样的男人,如果他不是我表哥,我连朋友都不想跟他做,不过作为一个表哥,他唯一一个优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言默眼中露出好奇。

    果果靠近她,小声道:“出手大方。”

    言默恍然大悟。

    乔浚显然有些生气。

    虽然他的这个表妹性格爽朗,为人直接,跟黄曼是很不相同的两个人,但是他也不喜欢她对言默说一些他不知道的话。

    “还不走?”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走了走了,我告诉你,你折腾我这一次,巴厘岛的那间房子,我要定了。”

    乔浚不以为然。

    果果笑着对言默挑眉。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言默点了点头。

    果果开心的离开。

    言默瞄了一眼乔浚。

    还真是大方,就这么几句话,一套房子没了。有钱人……果然任性。

    乔浚对刚刚她们的悄悄话很在意,正想问,言默就故意面对着言长庆的墓碑,深沉到:“爸,我来看你了。真的很抱歉,这么久才来看你,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埋怨我,也不会生我的气,因为你是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虽然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办法完全整理好,更没有办法接受,但是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爸爸,是我最爱的爸爸。”

    她说着,盈着满目的泪水,慢慢的屈膝,跪在地上。

    “爸……谢谢你让我成为你的女儿,我真的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乔浚站在她的身后,双目盯着墓碑上的照片。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他在心中发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会让她更加的幸福,更加的快乐。

    你的女儿,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你安息吧。

    言默拜祭完父亲后,又拜祭了一下母亲,然后两人才离开,在离开的时候,她不停的看着四周,想找机会逃走,可是……

    “我不会让你从我的身边逃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乔浚说的无比霸道。

    他早就猜透了她的小心思。

    言默怒瞪着他。

    “混蛋。”她咒骂着。

    乔浚嘴角轻笑。

    ……

    自从住进公寓,言默每晚都要忍受跟乔浚睡在同一张床上,不过乔浚也算老实,除了抱着她以外,并没有任何的动手动脚,当然很多时候她已经感觉到他的蠢蠢欲动,但他都一直忍耐着,而最让言默不明白的是,她在他的怀中,竟然每一次都能睡的特别特别香,还会不自觉的放下所有的警戒,更没有任何讨厌的感觉。

    这种感觉到底怎么会事?

    难道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不会吧?

    也太玄了吧?

    这一夜,她第一次从梦中醒来。

    灰暗的夜空下,她迷蒙的看着乔浚的睡容。

    他就那么爱那个女人吗?这些天他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陪着她,守着她,不论她怎么任性,他都微笑相对,完全没有半点脾气,但是对于徐助理,对于其他的人,他就会非常的冷酷,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好像自己对于他来说是唯一特殊的,特别的,如果她能想起那个女人的那些事情就好了,如果她能变成那个女人的话……

    言默的眼中忽然露出惊讶的神情。

    她在想干什么呢?

    她被这个男人迷惑了?

    不行不行,她需要清醒一下。

    匆忙的起身,却又小心翼翼的不想将他吵醒。

    她轻手轻脚的下床,然后走到客厅,喝了一口水,扫了一眼周围,视线停留在另一间客房的门上。

    这些天乔浚除了在卧房陪她,就是在这个房间里,一进去就是几个小时。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她好奇的走过去,然后伸出手,扭动门把手。

    “咔嚓。”

    房门被打开,她看向漆黑的房内。

    双脚走进房内,然后将灯打开。

    这里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房,没有什么特别的,非要说哪里看上去不太一样的话,那就是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黑色的盒子。

    整张桌子上就只有那么一个奇怪的盒子。

    里面有什么宝贝吗?

    她走过去,然后伸出手。

    还未碰到,胸口里的那颗心脏忽然加速跳动,就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东西一样,那种急切,激动,又忐忑的心情,让她不自觉的就屏住呼吸。

    “你睡不着吗?”

    言默的手突然停止。

    她转头看向乔浚。

    乔浚拿着毛毯走过来,披在她的肩上,温柔道:“虽然现在是夏季,但今晚下过雨,还是有些凉,你要小心一点。”

    “啊,哦……”

    言默垂目看着身上的披肩。

    他真的对她太好了。

    对了。

    “这是什么?”她指着那个盒子。

    乔浚的双目看着盒子,深邃的瞳孔变的极为深沉,而且带着一丝忧伤,不过他最后还是笑着道:“这是你的心脏。”

    言默惊讶。

    “我的心脏?”

    “是,在美国的那次手术后,陆忱西就将你的心脏给了我。”

    言默再次看向那个盒子。

    怪不得刚刚她会有那种感觉,原来这是她身体里的东西,是被姐姐偷走的那颗心脏。

    手再一次的伸出,手指微微有些颤抖,指尖轻轻的触碰着盒子。

    瞬间。

    好像有什么东西冲进自己的大脑。

    那一段又一段的记忆,那一次又一次的伤痛,还有她对乔浚的爱,瞬间闯入她的脑海,回归她的身体,眼中立刻就流出泪水,一颗又一颗,一串又一串……

    乔浚看着她哭泣的模样,担心道:“你怎么了?”

    “……”言默没有回应。

    乔浚焦急的又问:“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言默的双唇抖动的张开。

    “乔浚,你知道我在进手术室的时候,想要跟你说什么秘密吗?”

    乔浚震惊的瞪大双目,接着,眼眶也涌出晶莹的泪花。

    他的双唇也微微的颤抖:“那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秘密吗?”

    言默转头看着他,哭着看着他,又笑着看着他,然后回答道:“我爱你……”

    乔浚同样:“我也是……”

    言默已经忍不住将他紧紧的拥抱住。

    她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就在接触到自己心脏的那一瞬间,一切的一切都回来了,她爱这个男人,深深的爱着他,她说过一辈子都会留在他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他,没想到她真的可以实现自己的这个承诺,不过就算她没有找回这个记忆,她也还是会爱上他,而且已经在慢慢的在意他了。

    这辈子,只要她还活着,不论怎么样,她都只会爱这一个男人。

    唯独只爱他。

    乔浚还以为他会等待更长的时间,没想到惊喜会来的这么突然。

    她终于想起他了。

    这辈子,永远永远,都不会再放开她了。

    深深的亲吻上她,比以往还要浓烈,不愿离开,言默也是如此。

    乔浚将她压倒在床上,却又担心的撑起身体。

    “我可以吗?”他喘着气询问。

    言默笑着,似答非答道:“我现在的身体很健康,应该不怕被折腾。”

    乔浚迫不及待的再次亲吻她,然后……占有她……

    ……

    次日中午。

    言默全身酸痛的睁开双目。

    乔浚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道:“醒了?”

    “恩。”

    言默懒懒的回应,然后看向他俊逸的脸,傻傻的笑着。

    “怎么了?一大早就傻笑?”

    “没什么,就会觉得活着真好。”

    乔浚又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将她拢入自己的怀中,同样感叹着:“是啊,活着真好,你能活着真好。”

    言默在他的怀中笑着又躺了好久好久。

    “我今天想去见三个人。”她突然道。

    “诺诺,窦敏,莫斯南。”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你老公。”

    “你还不是。”

    “马上就是了。”

    “马上?”

    “等会再见到他们之前,先去领证。”

    “哦。”

    言默乖乖的答应。

    乔浚倒是有点不适用了。

    “你该不会是装作恢复记忆了,还想趁机逃跑吧?”

    “如果我是呢?”言默故意反问。

    乔浚这次吻上她的唇,笑着道:“昨晚我已经成为你的人了,如果你敢抛弃我,不对我负责,我就把你抓回来,永远关在这里。”

    “好啊,关吧。”她很乐意。

    乔浚笑着,又吻了吻她。

    她总是这么可爱,而且越来越可爱。

    ……

    起床后,两人走出卧房,走出公寓的门。

    徐斌见到他们,立刻恭敬的低头,叫着:“乔总,夫人。”

    言默看着他,故意道:“徐助理,几日不见,变帅了。”

    徐斌听到她的话,愣愣的看着她。

    “夫人,您……记得我了?”

    言默就只是笑。

    徐斌也难得的露出笑脸。

    真是太好了,夫人回来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乔总终于又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了。真的希望他们不要再有任何事了,因为他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害怕了,那段时间的乔总,真的是……恐怖至极。

    “阿斌。”乔浚叫着他,声音依旧冷冽。

    “是。”徐斌欣喜的回应。

    “备车,去民政局。”

    “是。”

    三人笑着离开别墅,坐上车,去那个神圣的地方。

    ……

    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

    一切都那么顺利,言默在结婚申请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这样成为了他的妻子,而随后他们来到医院,诺诺刚好从保温箱里被拿出来。

    只不过是短短数日不见,她长大了很多,变胖了,变白了,变的更加活泼了,而且一看到她,就不停地笑,就好像认得她一样,对她伸出小小的手。

    言默紧张又激动的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触碰着她的手。

    诺诺那么直接的抓住她的手指,开心的整个嘴巴都拉开了,眉眼也眯成了一条缝。

    言默看向护士。

    “我能抱抱她吗?”

    “当然可以。”

    护士将诺诺小心翼翼的送到她的怀中。

    言默轻轻的抱着她。

    她的身体软软的,嫩嫩的,就像棉花一般,她不敢用力,但是她却很大胆,张牙舞爪的,开心的不得了。

    乔浚看着他们,嘴角是满溢出来的幸福。

    言默笑着看着他。

    “你要抱抱她吗?”

    “好。”

    言默又小心翼翼的给他。

    乔浚完全的僵硬,整个身体都不敢乱动,言默看着他的样子,开心的笑着他。

    虽然他们是一对笨拙的新婚夫妻,但是他们一定会将这个孩子养育的非常健康,美丽,幸福,快乐……

    ……

    看过诺诺以后,徐斌去办诺诺的出院手续,乔浚带着言默来到窦敏的病房。

    “叩、叩、叩。”

    “请进。”

    言默有些紧张的犹豫着,她侧头看了一眼乔浚。

    乔浚对她温柔的笑着。

    言默瞬间有了勇气,将房门打开,走进房内,乔浚则留在门外。

    窦敏坐在床上,双目在看到言默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

    言默站在她的面前,轻声开口:“姐……”

    “默默?你……你不是已经……”

    “我没有死,是陆院长救了我。”

    窦敏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但更多的是对她歉疚,至于与双目不自觉的垂下,不敢去看她。

    言默看着她,笑着轻声道:“刚刚我跟乔浚去了民政局,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窦敏怔了怔,并没有回应,依旧不敢抬头。

    言默接着道:“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我先走了。”

    以前她每每见到姐姐都会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听,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话想跟她说了。

    转身离开。

    窦敏的收手攥了攥。

    “默默。”她忽然叫她。

    言默停下双脚,回应:“嗯?”

    窦敏颤抖着双唇:“对不起。”

    言默的眼中闪着泪花。

    她没有再说话,将房门打开,然后走出病房。

    窦敏的泪水簌簌的落下。

    乔浚始终不是属于她的,但是她不后悔假扮默默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不后悔嫁给他,她唯一后悔的,是不该夺走自己妹妹的命。

    她有罪。

    她应该受到惩罚。

    拿出手机,她播下警局的电话。

    “喂,你好,我叫窦敏,我杀了人,我想要自首……”

    ……

    房门外。

    言默将房门关上后,就抱住乔浚。

    乔浚也将她抱住。

    他明白她现在的心理有多难受。

    自己的姐姐陷害杀死自己,她没有办法不去怪她,但是她又对这个姐姐非常的喜欢,她很纠结,不过他也知道,她会很快的调整好自己。她就是这么坚强的人。

    “走吧,你不是还想见一个人。”

    “嗯。”

    ……

    会所。

    乔浚和言默站在一楼大厅。

    韩逸从楼上走下,站在言默的面前,低着头道:“言小姐,老板不想见你。”

    “我只想跟他说一句话。”

    “老板说他不想听。”

    言默其实是来感谢他的。

    毕竟在自己醒过来的时候,他那么细心的照顾自己,而自己竟然那样对待他,她应该跟他说句谢谢,再加上一句对不起,可是莫斯南在见过芮儿之后,就将自己闷在房间里,不停地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在听到她来找他的时候,他很开心,但在听到乔浚也一起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她已经全部都想起来了,而想起来后的她,就代表他没有任何机会了,其实他一直都没有机会,而她每一次都会对他说那两个字,他已经不想再听了。

    既然不能得到,何必再见面?

    他不是那种心胸宽广的人,他就是这么的极端。

    他已经订好了机票,今晚就会离开。

    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见到她了。

    言默看向楼梯。

    “你能帮我带句话给他吗?”

    “对不起言小姐,您请回吧。”

    言默还想劝说,乔浚一把抓住她,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言默看着他,犹豫着,点了点头。

    没有人比乔浚更了解莫斯南。

    他的不见,就是放弃,就是祝福,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告别,而到最后,他还是看他不爽,这辈子都会看他不爽。

    ……

    三个月后。

    一辆宾利车停在婚纱店的门口。

    徐斌下车将后车座的门打开。

    乔浚从车中钻出,回手牵着言默下车,然后言默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走进婚纱店,却在走进的时候,迎面看到正在选婚纱的芮儿和陆忱西。

    “芮儿?”

    “大叔?”

    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叫着不同人的名字。

    言默走过问:“你也来看婚纱?”

    “是啊,你也是?”

    言默点了点头。

    “那太巧了,我们一起看怎么样?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好看吗?”

    “这件不错啊,不过会不会有点太露了?”

    “我也这么觉得。”

    “那你看这个呢?这个好像更适合你。”

    “这个的确很好看。”

    “要不要试试?”

    “好啊。”

    两个女人一见如故,马上投入选婚纱的话题,而旁边的两个男人却十分尴尬,互相看了一眼,就马上避开视线。

    怎么会这样呢?

    不应该这样啊。

    应该是他们帮妻子选婚纱,开开心心的看着妻子穿上婚纱的样子,怎么好死不死,就碰到曾经的情敌了呢?

    唉……

    唉……

    两人各自在心中叹气。

    “乔总。”

    陆忱西忽然开口,问:“你结婚的日子选好了吗?”

    “嗯。”乔浚吝啬的回答。

    “是哪一天?”

    “你呢?”乔浚反问。

    “这个月的十五号。”

    乔浚的眉心闪动,霸道道:“换个日子吧。”

    “为什么?你们……不会是同一天吧?”

    乔浚面色冷冽。

    陆忱西也一脸的凝重。

    只听那边的两个女人兴奋的尖叫。

    “什么?不是吧,我们是同一天结婚?”

    “我也没想到是同一天。”

    “那不如我们一起结吧,一定会很热闹。”

    “好啊。”

    “不行!”

    “不行!”

    乔浚和陆忱西异口同声。

    言默和芮儿完全不理会他们。

    “到时候我们穿一样的婚纱怎么样?”言默提议。

    “可以呀。”芮儿点头。

    “不然这样吧,穿中式的,盖着红盖头,然后来一个唐伯虎点秋香的游戏,如果他们选错了,那就惩罚他们当晚不能进洞房,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且只给他们一个枕头。”言默一脸兴奋的出着馊主意。

    芮儿本是个乖巧的孩子,不过听着她的话,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那就这么定了。”

    芮儿刚要点头。

    “不行!”

    “不行!”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

    这都什么事?

    什么一起结婚?还唐伯虎点秋香?还不让进洞房?

    这不行!

    绝对不行!

    洞房……是必须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