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阳债阴偿 > 第144章 大结局(终)

第144章 大结局(终)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红药原
    周围骤然阴风呼啸,扬起了遮天盖日的浓郁阴气

    这感觉似曾相识。

    不对,聂京儿不是修炼正统道术的吗?发起怒来为什么会带来阴风

    浓郁的阴风中,骆一川缓缓走了出来,身边没有红姨也没有五鬼,他扫了聂京儿一眼,表情看不出悲喜:“又见面了。”

    聂京儿听到他的声音也是全身一抖,阴狠地转过去看着骆一川:“八荒道门大会上。我已经知道你没死了,老家伙。”

    对于骆一川的出现,陶离并没有感到惊讶,反而是双方对视了一眼。

    想必他们之前都已经商量好了的。

    那么说鬼王也参与其中吗?看陶离的样子,今天是特意用手段把我带到此地的。

    “老家伙是叫我,还是你的自称?”骆一川也不恼怒,微微一笑道,“你敢摘下你的面具伪装让人看看吗?”

    骆一川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管为什么,他说出口的时候聂京儿身体更是剧烈地抖了一下,缓缓地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

    摘下的兜帽下面,一张孩童的脸逐渐从阴影下显露了出来,身子骨仍然瘦小,全靠着那副大氅撑着。

    这张脸,跟我在骆一川道骨的记忆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来,聂京儿从来没有长大过!

    “你逆天改命。把自己折磨成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得到了想要的‘永生’,还想靠着正统道门的道术来洗刷身上的罪恶,不再受着日夜换皮褪骨、重生一次的痛苦。聂京儿,你想太多了。”

    骆一川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聂京儿小小年纪却怀有如此深重的心思、高深的演技。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孩。

    当初在墓中墓里,老怪物也说她活了好多年,她师父跟她保证给她长生不死。

    如果是聂京儿的话,那怪不得老怪物特别相信。

    “少废话!如果乔羽在世,我不会选择投入你的门下!骆卅,你别太嚣张,今天我就一并了结你和你徒弟。让你们太虚道从此彻底湮灭!”

    聂京儿疯狂大喊。

    随着他的喊声,那股可怕的阴风浓雾越来越浓郁了。聂京儿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了,只是转瞬的时间,他就出现在了骆一川的身后,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骆一川仿佛早就料到他有这招,在聂京儿的身影消失的一瞬就猛然回头,一张符纸往聂京儿身上贴去!

    聂京儿看到符纸面色微微起了变化,瞬间又消失掉了。

    黑风阵阵,他的身影虚幻成无数道影子,每道影子都在说着同样的话:“等什么。还不动手?能杀谁就杀谁,骆卅要留给我。”

    原本跪地的白衣怪人听到他的吩咐才敢出手,实力也是不俗。

    陶离已经解开胸前的衣扣,露出锁骨下面妖艳的花朵。她一边备战一边跟我说道:“聂京儿多年以来抽了许多生人的精气,生死崖里面的人树林子就是他造的,利用八荒道门跟地门之间的恩怨,渔翁得利。他究竟还有多少底牌没亮出来我们不知道。只要不得到玄祖道人的东西。他就有被打败的余地,乔林,你快走,把东西保护好。”

    她的话音刚落,白衣怪人已经打过来了。

    双方很快就打得只能看到一层浅淡的影子,红色的长形花瓣犹如极美的鞭子,凌空抽出尖啸声。

    聂京儿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几乎称得上举手投足之间就能移山换海。骆一川则把自己这些年在鬼道上的修为都拿出来了。

    突然之间。聂京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愣。

    下意识看到那边正在斗法的骆一川,面前也有一个聂京儿,而我面前也站着一个

    聂京儿冷笑道:“你以为我就这点本事了吗?”

    他的目标还是我的封仙印,猛然朝着我的小腿处掏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我也立刻出手!“羽化”出鞘,拦住了他的迅猛一击!

    聂京儿全身犹如被力量灌注满了,皮肤的青筋一点点凸起。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可怖,“羽化”的表面桃木抵不住他的力量,已经开始融化剥落

    里面的青锋一点一滴地露出了原本该有的锋芒。

    我闭上了眼睛,全身的力量游走不停,聂京儿越是用力量来压我,我身上那股力量反弹的越是厉害。一时间我们竟然僵持不下,谁也不能把谁怎么样。

    聂京儿的脸上出现了一滴汗水,他的眼睛里有着难以置信的震惊:“你你何时变得这么强?难道说你残破了笔记当中的道术?继承了玄祖道人的衣钵?”

    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对青色小册子的修炼已经让自己实力大增!

    聂京儿的震惊当中,我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很快,“羽化”已经把他的手掌切出了血来

    沾血之后的“羽化”如同浴血过后的美人。变得更加明艳!

    我全身的血液都流淌得平静而缓慢,大道无形!

    一抬手!

    “羽化”划出一道青色的弧度!

    聂京儿嘶哑地吼叫了一声,他的一只手活生生地飞了出去,却没有血溅出来。我立刻欺身而上,一脚将他的身体踩在脚下。

    “小心!!”

    骆一川大吼一声,他面前的假聂京儿已经不见了,他看到我这边的形势立刻吼出声音来,一把密密的小钉子飞过来,聂京儿诡异一笑,我的脚瞬间落空了。他的人再度凭空消失,这一次,我不会让他再这么轻易逃脱!

    手伸到虚空中凭空一抓。把聂京儿从虚空中抓了出来。

    他满脸不相信,就在这个空档,我已经用“羽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不要动,除非你想立刻掉脑袋。”

    骆一川和陶离都已经围了上来,白衣怪人早就被陶离解决掉了,她胸前的红色花朵开的如火如荼。

    聂京儿知道这次逃不掉,只能冷笑着看着我:“阳灯归位,成全了你啊。”

    在此之前我虽然修炼了玄祖道人留下的道术。却始终发挥不出威力来,其实就是缺了一盏阳灯,身体本就不全的缘故。

    骆一川走到他的面前,他们两个对视很久。

    老头子突然一眼不发地出手,一枚简单的小钉子,一张黄色的符咒,钉在了聂京儿的天灵盖上。

    刹那间,绿色的鬼火燃烧起来。

    我下意识地缩手,只见聂京儿惨烈地嚎叫起来,鬼火从头顶蔓延到他的全身,仿佛有形的物体那般,不肯放过一丝一毫。

    那天晚上,我们沉默地站在树林里,看着不可一世的聂京儿别烧得干干净净,连飞灰都不曾剩下来。

    骆一川终于报仇了。

    我的阳灯也终于找了回来。

    十几天之后,我血洗了张轩朗所在的地方,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他就是杀了陶离的凶手,这点我绝不能忍。

    曾经的八荒道术世家彻底成不了气候了。

    骆一川抽空去祭扫了王麻堂的墓地,和红姨想办法去砍掉了人树林。那些尸体被树木吞吃的都不完整了。但是只要这些人树存活一天,这些地门的弟子就永不超生。一把火把那些人树烧掉的时候,树木发出可怕的惨叫声,人脸却都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鬼王给我们提供人手,却不愿意参与。

    我问他为什么要坚持留下我,为什么会跟陶离有所合作,这才得知,原来鬼王也是骆一川当年的朋友之一,为他年轻时的气度所折服。上次大闹他的生意场时,他没认出来。后来私下里达成了共识,帮骆一川照顾我。

    当一切都解决了之后,骆一川决定不再做太虚道的掌门,回去继续过自己的土豪日子。红姨追随他一起回去了。

    他们说小城市的悠闲生活过习惯了,不想走出来。

    傅颜的乾道也逐渐发展了起来,走不开。

    而我

    那天阳光很好,空气里泛着雨后的清新味道。我抱着小幸下车。陶离站在飞机场等我,穿着现代女孩的装扮,普通的蓝色牛仔裤,一件简简单单的白t,清爽舒服,引起不少人的驻足。

    她过来接过小幸,点了点她的鼻尖。

    小幸也很开心,甜甜地笑着。

    “西王母道,听起来挺神秘的啊。”我摸摸鼻子,也笑。

    陶离白了我一眼,脸色有些微微泛红:“就回去一趟,我道门虽然现在走偏了,对普通人无情得很,满手鲜血,可是道术高深,是八荒道门中保持的最好的。想让小幸永远留在你的身边,要先检查明白她身体里的秘密。”

    “然后呢?”我们换好了票,等着飞机起飞。

    她扭头看向窗外,淡淡道:“这种事还要问我吗?”

    虽然声音很冷淡,但是耳朵都微微泛红。

    我轻轻拽过她的手,把那枚戒指套到了她的手上。白皙的手指,古朴的戒指,特别好看。希望这辈子她永远在我身边,永远不再分开。就是我对她的有所求了吧。

    “我也要聘礼,特别特别多的那种。”陶离毫不客气地说。

    “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我自己了,已经给你了呀。”我无奈地耸肩,陶离呸了一声,说我不要脸。

    从西王母道中回来,我们俩自然会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好好把小幸抚养长大。

    此生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