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养鬼为祸(劫天运) > 第四千一百七十八章:效尤

第四千一百七十八章:效尤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浮梦流年
    “呃……不是死对头?难道我的消息也是错的?”龙丘佑也感到不好意思了,李辰飞则说道:“或许是互相追求的男女吧?我感觉是……”1t;/pt;

    李灵仙瞪了他一眼,说道:“师父说,不许八卦这些事,况且小辈的事情,与你何干?”1t;/pt;

    “不是,这不是大家都在热聊嘛,总不能冷着吧。”李辰飞一脸的苦笑,怕是平时没少给李灵仙教训。1t;/pt;

    “灵仙,你也不要太过苛刻了,虽然这女仙长相倾世,辰飞也不会对她有任何惦记的。”香菱笑嘻嘻的说道,把李灵仙说的脸上全都红了,大家也全都笑起来,这两个少年男女可是一对璧人,听说很快就要成亲了,只不过以我现在的位置,估计只会通知到,却也不敢指望我会去,而我同样也没有时间去参加,路程实在太过遥远了,加上兴师动众,并非好事。1t;/pt;

    我笑道:“或许这一次回去,你们俩就要成亲了吧?师叔这里已经是富有九重天,占据最大的便利,然而唯独难抽出时间来,参加你们俩的婚礼,这次你俩亲事,就让少梓她们领队前往吧,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能代表我对你们俩的未来期望,我这里送你们一对宝剑,算是提前给你们的贺礼。”1t;/pt;

    李辰飞和李灵仙顿时脸上微红,不过我是长辈,倒也没那么尴尬,而且这事也有好些关系好的道友知晓,只是现在大庭广众下给说出来而已,我这么一说,连天城都会带队去贺,其他的实力弟子,又怎么能不去?1t;/pt;

    说罢,我从袖中抽出了一对卓越的对剑,是天城根据双天至尊剑仿制出来的双地对剑,色彩为一黄一绿,剑身也是相当的漂亮,上面符文满载,就算放到哪个一流门派里,也是镇山之宝,珍贵程度可见一斑。1t;/pt;

    “这……这礼物太贵重,师叔怎可……”李灵仙和李辰飞都是善剑仙家,对于剑器可以说是一眼就能够知道是否厉害,这两把双地对剑,甚至把宴会的重心都移到了剑的身上。1t;/pt;

    “有何不可?我将你们视若己出,你们如今已经是天下知名剑仙,你师父却仍然让你们用那两把用了不知多少年的对剑,如果我记得没错,那两把剑还都是我送的呢,现在不过是鸟枪换炮,又有什么问题?”我反而笑道。1t;/pt;

    “那……我们……”李辰飞已经忍不住了,看着剑都咽口水,要不是师门严谨,早扑过来了。1t;/pt;

    我笑了笑,也不管他们怎么想,把剑直接送到了他们面前:“拿去吧,莫要辜负师叔一番好意,若是你们师父敢说什么,便来禀报与师叔就是。”1t;/pt;

    有了我的保证,李灵仙和李辰飞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哆嗦的各自拿了冥冥中属于自己的那一把,李辰飞持黄,李灵仙持绿,确实是般配之极。1t;/pt;

    九方素靠近一看,顿时就脱口而出:“师父,为何跟双天至尊剑如此相似?”1t;/pt;

    “嗯,既有双天,为何不能有双地?正是根据白云剑宗的双天至尊剑锻造而出的两把神剑。”我笑了笑,虽然珍贵,但和双天至尊剑差距还是有的。1t;/pt;

    “师父偏心,我们都还没呢!”香菱一副吃醋的表情,我摇摇头,说道:“你们已有无限剑芒,又怎好意思跟师弟师妹们争锋?”1t;/pt;

    “好吧……”香菱顿时吃了哑巴亏,这无限剑芒可是比这两把剑都厉害的星域宝具级别的神器,价值和能力都在双地剑之上。1t;/pt;

    其他弟子当然都是羡慕妒忌的很,眼巴巴的连忙互相鉴赏宝剑,我倒也没有小气,说道:“其实今日来的,哪位师侄不是我所关注的九重天优秀仙家?既然能够受邀,皆能得赠一宝,还是量身定制之物。”1t;/pt;

    在场赴宴顿时响起了欢呼声和道谢的声音,而在新垣影的授意下,很快纸仆们就捧着写有各个宾客名字的宝盒走了出来,按照每人分了下去,接下来的宴会,顿时成了耍宝大会,大家兴高采烈频频饮酒,可谓欢喜不尽。1t;/pt;

    我的弟子们这一次当然什么都没捞着,毕竟就算送礼,也得暗里送。1t;/pt;

    1t;/pt;

    而这次天城交流会,让天下归心天城,笼络和稳住这些二代最优秀的人才,就是天城本身的职责所在,天城资源占据比例还是很大的,加上这数十年的经营,还有炼宝仪的存在,制造这类东西不在话下,现在只是集中由我亲自放,抬高宝物的价值罢了。1t;/pt;

    神近昭看到大家爱不释手,顿时乐道:“就怕知道是师父送的,大家都不敢拿去用,而是传家了。”1t;/pt;

    “若是打坏了,便亲自拿剑回天城修理便是了,哪一次修一修不是更好用的?”九方素笑道,神近昭连忙听话的点头:“素素说的是。”1t;/pt;

    “这么快就养成了听素素的习惯了?你可还记得进师门的时候,似乎好几年都在埋怨师父呢。”香菱笑道,这顿时让神近昭大窘,说道:“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老给师父惹事,现在不一样,我不止是听师父的,也听师姐的呀。”1t;/pt;

    香菱掩嘴一笑,说道:“这么多年,剑法长进不大,嘴皮子功夫倒是上来了,真该让师父以不进步的理由再罚你一次。”1t;/pt;

    “啊?还能这样?师弟只是资质有限,进境不快!”神近昭立即一副夸张表情。1t;/pt;

    “哼,你资质还有限?求生欲还挺强的嘛,这次婚后去面壁崖冥想剑法十年如何?”少梓冷哼一声,吓得神近昭连忙求饶不已:“师姐饶命,我去十年没什么,可素素不能也给你拉下水呀,你不是很喜欢素素嘛,看在她的面子上,饶了师弟吧?”1t;/pt;

    听俩师姐弟这详装认真的一问一答,耿直的九方素却当真了,脸唰一下都白了,连忙说道:“是呀,大师姐,您可不能真把近昭罚去面壁了,师父,你也给说说情好么?”1t;/pt;

    九方素这么一认真,大家全都给逗得笑了起来,九方素只能是一脸的懵圈愣在那,包括叶仙鸢,也是一时间不明所以,以为生了什么大事。1t;/pt;

    彼此分属不同势力,但这次的宴会,大家笑点不少,也融洽了起来,纷纷互相交流劝酒,喝成一团。1t;/pt;

    可宴会还没结束,忽然一道消息引得大家酒意醒了几分。1t;/pt;

    “这是真的?”神近昭嗖一下站了起来。1t;/pt;

    我看向了神近昭那边,问道:“怎么了?”1t;/pt;

    “天之境那边的骆寒,师父知道么?”神近昭问道,我点了点头,他接着说道:“赛后不久,他心情不好,招人嘲讽后,便与人相约斗剑,给那人打得遍体鳞伤,就差兵解了。”1t;/pt;

    “还有这种事?比赛输了,自己难道就没有责任了么?招人嘲讽就能斗起来?”香菱立即说道。1t;/pt;

    “这……其实这……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关键是这两人,都是身上有比赛资格的选手,要知道骆寒那一队还要和胜屠端那一队争夺季军,而把他击败的那位仙家,我们刚才也还提及过呢!现在我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取消他们的资格。”神近昭摇头苦笑。1t;/pt;

    “嗯?刚才还提及过?难道是明日争夺个人组冠军的男女其一?”香菱继续问道。1t;/pt;

    看神近昭点头,大家全都出了惊讶之声,这两人斗剑,精彩程度就不说了,但一个伤成这样,还能争夺季军么?而打伤他的那位,在比赛的流程里居然敢约架,剥夺比赛资格以儆效尤都够了。1t;/pt;

    怪不得神近昭要拿出来说了,这是要问我的意见呢。1t;/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