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养鬼为祸(劫天运) > 第三千六百八十一章:灰色

第三千六百八十一章:灰色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浮梦流年
    “师弟,你现在的剑法已经很厉害了,至少没有丢师父人。”香菱笑道,神近昭猛地点头,毕竟这些年来他吃了不知道多少苦了,一直潜心钻入剑法之中,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比之教剑学的大师都有过之无

    不及。

    “都是师父的和两位师姐,还有各位师叔们教得好……”神近昭说道,他如今也老大不小了,现在也有了意中人,听说过段时间就要成婚,所以我也很替他高兴。

    而就在我们说话之间,莫寒仙飘了出来,说道:“在遴选中排行前三十二名的仙家,请到本掌门处来,至于没能进入三十二名内的仙家,请退后一些。”

    大家当然都回过神来,随后云冰心带领我们飘到了前方。

    而莫寒仙很快拿出了一个方块来,快速丢到了天空,形成了三十二朵漂亮晶莹的小花,而花朵飘摇落下之间,莫寒又说道:“请诸位各选一朵小花,他们会告诉你相互之间的对手。”

    话音刚落,最靠近这些花朵的云星坠两指一捻,就把其中一枚拿了过来,不过他看了一眼后,蹙起了眉,因为这朵花很快从透明变成了绿色。

    而第二个拿到花朵的是北狐芸,她捻到花朵后,颜色变成了白色,显然和绿色不太搭调。

    至于李辰飞和李灵仙,他们拿到的颜色也是各异的,看来彼此肯定不是对手了。“诸位都看到了,拿到同样颜色的将彼此作为对手,也请带着这枚小花进入大阵中,若是输了,这朵花朵就归对手所有了,而拿到花朵最多者,将会获得变异果王,当然果实的优劣发放,也就全看诸位的花

    朵多少了。”莫寒仙笑道。

    “若是零分,则直接出场,并且盲选果实,当然,就算第一轮就输了,率先推出的十六枚果实差距也不会太大,但运气好的话,没准盲选到的果实也会很好,这就看诸位道运了。”张卧云淡淡的说道。“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只要修为压制于混元境内,而剑法和剑歌不限,至于判断输赢的方法,便是携带自己一开始获得的花朵,而每一次比赛,它所能承受的力量都是一致的,一旦达到一定的程度,它就会

    失去活力,一定时间后,才会在主人的佩戴下恢复过来。”周神意笑着解释,似乎对这朵小花的功能很是自信。

    我也拿到了一朵小花,到了我手中后就变成了灰色,而我扫了一样周围,发现左丘寒身边一位老太修鱼兰玉的手中拿着的也是灰色的花儿,这让我松了口气,看来这一战不用和自己人打了。但我的运气不错,就代表其他的人运气就不怎么好了,好比北狐芸,对上了和我打过一场的枯瘦老头,这老头名字叫子阳真,是道盟不世出的老剑仙,传闻年轻时候想要找个对手都很困难,这次来他自称

    是为了弟子找一果实的。

    即墨莹的对手则是左丘寒,也不知道谁的运气更好点了,毕竟左丘寒虽然之前在天之境屡战屡败,但不可否认他是个强者。

    而秦曼阑的对手居然是云星坠,这点让我也为她捏了把冷汗,估计想胜出都不容易。

    安驰星的运气不是很好,对上了东宫傲,输赢看着应该在五五开,毕竟东宫傲不但是剑法高手,还是后天九子之一。

    凌天的道运不错,对手是名不见经传的家族子嗣,叫青阳牧,当然,比赛什么都可能发生,所以未必赢定了。

    如雪的对手也不错,同样是家族子嗣,名叫祝丘丽,而因为之前她的颜色和云冰心的颜色近似,着实把我紧张了一下,毕竟十六种颜色又是半透明的,在阳光下有些难辨。

    云冰心的对手是轩辕辉,这个基本没什么悬念。至于李辰飞和李灵仙运气都很好,选中的都是年轻一辈的仙家,其中李灵仙则对上较为神秘的散仙身份少女,这胜负到也不敢去猜了。带他们来的一位入选老者,姓李名左行,则对上了截教的道姑千代兰

    ,两人这一战,恐怕精彩十分,只不过肯定是没办法看到了。

    其实最让我在意的是三个弟子,少梓对上了子桑奏,香菱运气差点,对上了散仙中看起来非常强的以为老者,而神近昭同样很危险,因为他的对手是左丘寒带来的老者之一,截教的老怪物郭龙。

    而剩下的选手我没有关注过多就被催促进场了,而我的对手修鱼兰玉也同样飘到了我身畔不远处,一同进入了大阵之中。

    很快,我们双双出现在了后山符文大阵之内。

    因为规矩和之前比赛的完全一样,所以不能使用法术,不能运用超出剑法和剑歌之外的技巧,所以倒也不用什么裁判,只要注意不被对手攻击到,让腰间挂着的小花受损就是了。

    老太也是道盟的剑仙,看了我一样,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随后一把青剑出现在手中时,背后衍化出百数十剑,竟是一开场就打算来一次大手笔!

    “听闻子阳说过,你的剑法不错,让他险些落败了,现在一看,确实很是神秘。”老太一笑,手挥动起来后,顿时到处剑雨,疯狂的朝我卷过来!

    这是剑的威能,对方的剑比我要厉害许多,所以这场比赛我要尽可能在剑法和剑歌中拿分,否则就得出动劫天神剑了,但这绝对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险些落败么……”我心下暗笑,别看叫子阳真的老头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没想到胡说八道起来还真不怕老脸丢尽了,虽然没达到最后,但老头可是输了我一分。

    不过还真别说,因为不会记录谁输了,所以老头现在这么说也由他了,至少一人打了这么多场,谁会没事留这些过往的证据?

    我瞬息移动,剑法也跟着对轰出去,而且一出手就是灵玉剑道只攻打一点的快剑,让那老太控制一大群飞剑的途中硬接我这一招,所以立即变得十分狼狈,只能是攻敌自救!

    我身后拉着一堆的飞剑,一击中的,三剑打中了她两剑后只能是脱身,因为大群的飞剑全都朝我卷过来!“啧!”似乎发现了老头给的情报不对,老太露出了一抹严肃,随后立即手一卷,剑都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而下一刻,她立刻脚踏七步,随后身影消失在了云端里面,而我抬起头,已经听到空中白云间传来

    剑歌:“桑田沧海怆独时,青锋出鞘尝云烟!谁念剑仙多死志,远持神兵长忆别!仙侠道!仙剑尝云!”

    我没有躲避的意思,立即此剑一横,脚步一抬,瞬息踏上云天,剑歌紧随其后唱起:“新雨暮暮剑纷纷,情缘多少再遇卿,此去云山无归路,深秋孤月不忍离!天一道!心剑别卿!”双方剑境立即形成,这可是一开场,双方就决胜负的节奏,因为那朵小花经过之前两剑测试,大概容量也出来了,也就是一首剑歌就能清空的量,所以就看谁的剑歌威力更厉害,而爆发更快,亦或者更快

    的打中敌人了!

    我这一道剑歌之前对战过剑灵,无论是速度还是威力,都在我剑法中属上乘,所以剑境凝聚飞快,随着我的踏步,周围新雨落下,云天之内,全都蒙上了一层灰色!

    层层的乌云铺天盖地,随时都会压制下来,而天空也黑沉沉如同黑夜,一轮明月很快出现在了我头顶上!对方的剑境形成也同样很快,而自她入云开始,就再无身影,可谓同等的玄妙!